日落黄沙 日落黄沙 8.3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27 10:30:18

《野帮伙》是美国西部片发展史上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它以非英雄化的主人公,含混的道德判断,充满暴力和血腥的场面以及令人颓丧的结局,标志着西部片长期以来所叙述的“神话”终于走向了彻底的解体。

在美国的类型影片中,西部片称得上是历史最为悠久、也是最具有所谓“美国精神”的片种之一。其形态的萌芽甚至可以追溯到爱迪生时代。1903年,著名导演埃德温·鲍特的《火车大劫案》则被看做是西部片最初的范型。它的成功使这一类型影片在默片时代起就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其后经过几起几落,到1940年代,西部片已开始走向成熟和定型。它们以美国西部开拓时期的生活为背景,通过描绘白人拓荒者与土著印第安人、代表法律与秩序的地方警长与西部小镇上的歹徒们之间的争斗,演化出无数动人心魄的故事。好坏分明的人物,激烈的动作性和荒凉而富于生气的西部荒原构成了其充满魅力的银幕景观。

就其内容来说,西部片的永恒的魅力则在于它所不断叙述的一种关于美国的“神话”,其间充满了对于美国历史及其意识形态精神的诠释。在这里,埋藏着巨大金矿的西部荒原向人们展示着美国这一广阔的土地所蕴藏的无数的机会与可能;白人拓荒者——从大蓬车队、牛仔,到美国边疆骑

...
显示全文

《野帮伙》是美国西部片发展史上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它以非英雄化的主人公,含混的道德判断,充满暴力和血腥的场面以及令人颓丧的结局,标志着西部片长期以来所叙述的“神话”终于走向了彻底的解体。

在美国的类型影片中,西部片称得上是历史最为悠久、也是最具有所谓“美国精神”的片种之一。其形态的萌芽甚至可以追溯到爱迪生时代。1903年,著名导演埃德温·鲍特的《火车大劫案》则被看做是西部片最初的范型。它的成功使这一类型影片在默片时代起就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其后经过几起几落,到1940年代,西部片已开始走向成熟和定型。它们以美国西部开拓时期的生活为背景,通过描绘白人拓荒者与土著印第安人、代表法律与秩序的地方警长与西部小镇上的歹徒们之间的争斗,演化出无数动人心魄的故事。好坏分明的人物,激烈的动作性和荒凉而富于生气的西部荒原构成了其充满魅力的银幕景观。

就其内容来说,西部片的永恒的魅力则在于它所不断叙述的一种关于美国的“神话”,其间充满了对于美国历史及其意识形态精神的诠释。在这里,埋藏着巨大金矿的西部荒原向人们展示着美国这一广阔的土地所蕴藏的无数的机会与可能;白人拓荒者——从大蓬车队、牛仔,到美国边疆骑警,与土著印第安人之间的冲突象征了文明对野蛮的征服;小镇警长击毙歹徒的壮举意味着法律与秩序的胜利。而那些往往单枪匹马,驰骋于西部边疆的牛仔们,更是西部荒原上一个充满“神话”意味的“家族”。他们扶危救难,仗义行侠,与代表着野蛮的印第安人和无政府的白人歹徒展开着惊心动魄的搏斗。更重要的是,在这块“美国”的土地上,他们不必依靠金钱、门第的支撑,而仅仅凭着自己非凡的勇气和高超的枪法便可以建功立业。对于一种美国的意识形态来说,他们既是文明与秩序的象征,又是充满美国精神的个人主义价值观念的充分体现。这两种精神在西部荒原和牛仔身上的和谐统一,为观众勾勒出一个充满魅力的美国的神话。

但是,进入1950年代,传统的西部片中开始出现了某种现实的因素。到1960年代,随着美国社会生活的变化,一种更加悲观的气氛开始笼罩在“西部荒原”上,甚至连创造了西部片经典模式的大师约翰·福特的作品也不能免“俗”。与此同时,以法国新浪潮为代表的世界电影新潮流也开始冲击北美大陆。其结果是一批秉承着新电影精神的风云人物逐渐走上好莱坞影坛。在创作中则出现了许多对传统类型片中的神话进行彻底“反思”式的经典之作,如亚瑟·潘恩反讽强盗片的名作《邦妮和克莱德》。在西部片中,代表了这同一趋向与思潮的则是派金帕的这部《野帮伙》。

《野帮伙》明确标志了自1930年代以来那种所谓“高尚的”传统西部片的结束。在影片中,以往西部片里那种充满理想化的文明对野蛮的胜利以及正义对邪恶的胜利已不复存在。观众看到的只是一场缺乏明确道德目标的帮派之间的火并和无谓的行动。与此相对,无节制的暴力和疯狂的气氛则成为影片的基调。一开始,导演就展示出一个令观众惊慄的场面:一群天真无邪的孩子欢叫着观看一群蚂蚁咬噬一只蝎子,接着,他们又用火把烧着这些小生物。随后不久出现的便是一场疯狂的屠杀:派克的人马遭到伏击,而实际上却是文明的小镇遭受无辜的劫掠。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小镇居民横遭枪击马踏,大街上尸横遍地。影片前所未有地在刚开始不久就以暴力形成了一个高潮段落。而这种疯狂气氛差不多贯穿了整部影片。在影片后部,马帕奇一时高兴,竟架起机枪朝着自己人胡乱射击,以及最后派克的人马和马帕奇的人在对射中再一次出现的机枪疯狂的扫射和血肉横飞的场景,使暴力的展示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它彻底撕碎了古老的西部的神话,把浪漫的西部变成了一场展示暴力与血腥的“芭蕾”。

与此相联系,片中的人物也缺乏传统西部片中明确的道德与意志的品质和超人的标志。派金帕没有塑造那种身怀绝技、行侠仗义的西部好汉,也打破了简单的好坏分明的人物模式。片中的主角派克纵然不是毫无理智、随意杀人的枪手,但却是一个正在走向“老化”的西部英雄。他行动迟缓、自怨自艾,不断做出错误的或者是漏洞百出的决定和计划,使他手下的人频频处于危难之中。片中第一个“事件”——抢劫银行,一定会使熟悉西部片的观众感到大失所望。这是一场极不“漂亮”的抢劫:派克不但陷入伏击圈,仓皇逃走时竟把老朋友赛克斯的孙子丢在银行里,使其遭乱枪打死,而且更令人难堪的是,他损兵折将抢来的竟是一堆无用的垫片。另一段与此相似的场面出现在抢劫失败后派克的一段闪回中:他当年与一位有夫之妇偷偷相爱,正在幽会时,女方的丈夫突然出现,并开枪打伤了他的腿。而派克在这里远没有表现出牛仔式的神功和绝技,只能眼看着对方带着自己的心上人夺门而去——这次失败使他的腿至今仍留有残疾。

这些失败使派克不断受到手下人的嘲笑,也为他在片中做出的许多决定提供了基本动机。他决心要做出一件能够挽回他声誉的事。正是出于此,他同意与马帕奇将军合作,为他抢劫军火。而这已是他拯救自己名声的最后机会。抢劫行动本身几乎是完美无缺的。但随后他却犯了两个致命的错误:一个是使老友赛克斯无端受伤,其二是使安吉尔落入马帕奇的手中,受尽折磨。这接二连三的失败使派克已别无选择,只能在最后的一场疯狂的枪战中以命相抵。

虽然就西部片自身的演化来说,派金帕仍可以说是西部电影大师约翰·福特真正的传人。他所描绘的派克也仍然有着传统西部片中牛仔们对于荣誉的看重。但就整体而言,他在《野帮伙》中更加突出地表现出美国新电影的导演们对于美国生活(包括历史与现实生活)的一种近乎粗粝的真诚和真实的态度。他拒绝去复制传统的西部神话和美化那些在公众意识中已成为传奇式的西部生活和人物。歹徒不再被浪漫化,暴力则充满了痛苦。一个真正的西部似乎被还原了。在这个意义上《野帮伙》又是一部真正的西部片。派金帕对于西部神话的这一态度显然不仅是纯电影的,而且是现实“文化”的。1960年代末,正值越战时期。充满暴力与血腥的战争给绝大多数美国人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在这一背景下,派金帕不再以一种简单的判断去赞美美国的冒险主义和自我肯定的精神,并对这种已充斥于国内外的暴力进行了尖锐的批判。派金帕在影片中突出地描绘了马帕奇将军那辆红色的小汽车和机关枪。这些现代化的物品在西部的出现表明了,生活在这一时代环境中的派克等已经属于一个过时了的家族,他所信奉的那套价值观念在机枪面前已毫无存在的可能。就此,一位影评论家指出,影片中的第一个场景可以说是隐喻性的。在那里,孩子代表着未来,蚂蚁代表着现代世界,而蝎子则代表了“野帮伙”,他们终归难逃被现代世界吞噬的命运。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日落黄沙的更多影评

推荐日落黄沙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