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需要观众跳出容器的“沙盒电影”

筷子手拔刀斋
2018-03-27 04:23:23

在没有看这部电影之前就已经听说拍摄中演员们不知道凶手到底是谁,甚至连导演也没搞清楚凶手是谁。嘛啊~~~看过之后才知道导演并不在意凶手是谁。我们只需要在他制造的沙盒中漫游即可。

说到“沙盒”,不得不提到“沙盒游戏”,其特点为在有限的游戏世界里不受主线和支线任务的约束,可按照自己的喜好游玩、创造。自由度高,有随机事件发生,创造性强。

把这部电影看作“沙盒电影”实在是很符合导演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意图,也很符合这部电影从皮肤到细胞都透露出的那犹抱琵琶半遮面气息。观众本身已身处电影品类和模式的容器之中,看完电影后依然在容器中忖度这部电影是什么类型?凶手到底是不是三隅……等于没有看这部电影。唯有跳出容器才能漫游于导演创造的世界之中。

片中的人物和观众一样是普通人,自然也处在容器之中。一开始重盛是不在乎真相只管司法胜败的律师,一副成功阶层的相貌,对三隅的案子也是能信手拈来的样子。对于三隅多次出现变化的说辞也是全盘接受,虽然按照律师的守则这样做毫无问题。随着逐渐接触了解之后重盛逐渐改观,自己变得真实起来,这份真实是跳出容器后的结果,造成这一结果的便是女儿、小咲、三隅。

重盛这一角色无疑是电影中重要的看点之一,另一个重要的是小咲和她的妈妈。死者的相关都靠这对母女描绘出来。在厨房里妈妈从背后靠近贴近小咲那一幕着实让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中间的情绪流露随着后面谈话的一句“也不是只有爸爸不好吧”,更增加了许多不寒而栗的遐想。

直到知道爸爸多次强奸小咲,才把那句“也不是只有爸爸不好吧”落了地,但是!请注意妈妈第一次见重盛还有重盛和女儿面对面相谈以及关于小咲腿脚不好的戏份。妈妈第一次见重盛时沉吟良久,导致重盛当时都目露异样,之后妈妈留下了一行眼泪;接着看重盛和自己女儿面对面对谈说到女儿为什么当时会哭,女儿说是装的并当场露了一手;小咲的腿脚不好被说成是撒谎,但并不清楚为什么撒这样的谎,之后重盛提到为腿脚不好撒谎一事,小咲矢口否认撒谎。这几个地方都透露出事实的真假难辨,也是贯穿电影始末的影子。因为事实都只是我们看到和听到的碎片,而且还是被人倒罐进容器中的,身处这样充满碎片的容器中,无论是剧中人物还是观众都不敢一口咬定自己充分了解了真相。至于三隅有没有去河边,恐怕只有交给99.9的松润的还原基本法了,不过在影片中可以看出的是,三隅从头到尾甚至判决死刑后也没有看过小咲一眼,也许真是像重盛反问的那样,只是自己一厢情愿,小咲一厢情愿以为三隅是为了自己杀了爸爸……一厢情愿想要救三隅。三隅从头到尾没有表达过强烈的求生欲,他在第二次杀人时已经把自己埋进了带十字的坟墓里,他一直觉得自己不该出生在这个世上。影片的第三次杀人则表现为重盛在夕阳余晖下用手擦左脸,暗喻他杀死了三隅。重盛也一直没有相信三隅不是凶手,只是三隅的倾诉和案件本身缺乏人证之类的疑点让他觉得可以争取为何不争呢?律师助手小哥在庭外说没人相信三隅不是凶手啊的时候,重盛满脸不是坚定而是满脸的犹豫……一开始想把案件往仇杀方向引导也是重盛身在容器中不愿也不能去追求真相的反映。

重盛最后问难得你是……容器?三隅并不是虚位中空的容器,而是身处在容器中,认罪与否都是律师、地检、司法倒灌入容器中的罢了,当然,这里也是导演向观众的容器中倒灌的东西,唯有跳出容器,才能在这沙盒中体会到被放飞的金丝雀那般的畅然。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