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荒诞越是讽刺

曾西涯
2018-03-27 00:57:2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是一个荒诞又讽刺的故事。
一个妇女——李雪莲与丈夫商量假离婚,为了多分一套房。结果丈夫跟她真离了婚,她觉得冤屈,实则是被欺骗的不甘。于是她便去找了个关系很远的法官王公道,送了他香油与腊肉,希望走走关系打赢李雪莲她与自己的丈夫秦玉河的官司。
在李雪莲带王公道去茶厂看秦玉河的时候,她道出了她与秦玉河离婚的原委,即自己出的主意,与秦玉河假离婚,多分房。结果秦玉河假戏真做与她真离了婚,这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实在气不过于是就起诉秦玉河,按理说这个案子都无法成立,但是却立案了,这是荒诞之一。李雪莲败诉了。这个案子判的没有错,白纸黑字的离婚证,具有法律效力。道德上不在理,法律上却是有理有据。
李雪莲不服,夜里拦了法院院长,一句“处处向着对方,肯定收了对方的好处”就说王公道收受贿络。这是荒诞之二。银幕上王公道有没有收秦玉河的东西不知道,但观众都可以看见李雪莲给王公道送的东西。因自己的愿望没达成(起诉秦玉河胜诉),便诬陷王公道收了秦玉河的贿赂。这种主观臆测符合世俗的常理,却也反映了女主角李雪莲的蛮不讲理。加之后面成为公安局长的那个官员对她的解释,以及对李雪莲那句“法盲”的谩骂。已经在逐


...
显示全文
这是一个荒诞又讽刺的故事。
一个妇女——李雪莲与丈夫商量假离婚,为了多分一套房。结果丈夫跟她真离了婚,她觉得冤屈,实则是被欺骗的不甘。于是她便去找了个关系很远的法官王公道,送了他香油与腊肉,希望走走关系打赢李雪莲她与自己的丈夫秦玉河的官司。
在李雪莲带王公道去茶厂看秦玉河的时候,她道出了她与秦玉河离婚的原委,即自己出的主意,与秦玉河假离婚,多分房。结果秦玉河假戏真做与她真离了婚,这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实在气不过于是就起诉秦玉河,按理说这个案子都无法成立,但是却立案了,这是荒诞之一。李雪莲败诉了。这个案子判的没有错,白纸黑字的离婚证,具有法律效力。道德上不在理,法律上却是有理有据。
李雪莲不服,夜里拦了法院院长,一句“处处向着对方,肯定收了对方的好处”就说王公道收受贿络。这是荒诞之二。银幕上王公道有没有收秦玉河的东西不知道,但观众都可以看见李雪莲给王公道送的东西。因自己的愿望没达成(起诉秦玉河胜诉),便诬陷王公道收了秦玉河的贿赂。这种主观臆测符合世俗的常理,却也反映了女主角李雪莲的蛮不讲理。加之后面成为公安局长的那个官员对她的解释,以及对李雪莲那句“法盲”的谩骂。已经在逐步揭示女主角李雪莲是一个怎样的人物——蛮不讲理、愚昧、法盲、犟、认死理。
在法院院长这里失败后,李雪莲边去拦了县长的车,说要告三桩案子,前面王公道、法院院长这些没有达成她愿望的人以及秦玉河。县长却因有事金蝉脱壳而没有管李雪莲的事。于是她又到了市里,静坐了三天,一群人(信访局的局长,各个副市长)都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去接手李雪莲这件事。等到市长回来了,把手下的人骂了一遍,恰逢创建文明城市的契机,便让人好好安置一下李雪莲,没曾想这话传下去,却把李雪莲抓进了公安局。
李雪莲回到家,下雪,揭示时间上此时是冬天。她依旧咽不下这口气便趁着两会期间去了北京,这在时间上有了合理的顺连。到了北京后在同学赵大头的帮助下算是在北京暂时住下了,拦了首长的车,首长一顿敲山震虎,一道道命令的传达下去。那些曾经没能达成李雪莲心愿的人都被免了职,除了王公道。李雪莲在寺庙里想菩萨祈愿,说菩萨不能捡了西瓜丢了芝麻,秦玉河那个畜生还没有得到惩处。李雪莲的思想非常简单,也与她的身份十分对应,二元对立,非黑即白。没有在她起诉秦玉河这件事情上帮她的都属于坏人,都要受到惩处。这里出现的西瓜与芝麻这种“大”与“小”在后面的叙事中会多次出现。
李雪莲从北京回到她的老家永乐市光明县拐弯镇,这里从北京到她老家的一个转场做得非常好。北京的方形画幅,李雪莲出现在一个圆形的窗户里,然后画面一转又回到她老家圆形画幅里。画幅自然不被人察觉的转变。



画幅是这部电影的一大亮点。很多人认为圆形画幅暗示着一种偷窥的视角,我认为不是。不同的画幅代表着不同的环境已经人物不同的生存状况。圆形画幅自古有之,在两宋的宫体画中就常见。圆形画幅抛开旁边的黑幕,圆形之内的画面是想要营造一种传统、古典。传统、古典意味着什么,小农经济下的中国社会是一个讲求关系而期待趋向和谐的社会。而电影中圆形画幅也是都出现在李雪莲的老家,从画面中的马头墙、宫灯笼,这些传统的意象给人的感觉是安逸和谐,揭示李雪莲所处的一种环境:不希望有打破平衡的因素出现的环境。而李雪莲偏偏是那个打破平衡的因素。当你处在一个少数的时候,却在搅动一个平衡的环境时,你周遭的多数必定在压迫你。
而北京就是一直处于方形画幅之中,四四方方,端端正正,象征着一种公平,是李雪莲找寻公平正义的所在之地。
从北京到李雪莲老家的这个转场像是影片叙事结构上的对称轴,影片开端,李雪莲打着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去找法官王公道,在李雪莲北京回来之后,王公道又打着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来找李雪莲,希望她不要再进京上诉;之前县长借事躲开李雪莲,现在县长亲自来找李雪莲,市长也是。地方官员的态度经56分这个转场的对称轴,前后呈现出明显的变化与不同。从之前的不想搭理到现在的担心自己的官职而各个想方设法地来找李雪莲,让她保证日后不再上访,市长甚至亲自到她家做饭。
李雪莲十年上访已经让当地地方官员不信任她,而李雪莲也因为坚持死理,最后在本来不打算去上访的时候又决定去北京上访。这其中有以前去北京帮忙的赵大头的帮忙,然而赵大头的帮忙也不是无私的帮助也有他自己的目的,他与法院厅长贾聪明商量好了,赵大头稳住李雪莲,而贾聪明则帮赵大头在畜牧场工作的临时工儿子转正。在一次通话被外出给赵大头买衣服回来的李雪莲听见之后,李雪莲愤怒了,她再一次的被欺骗了,并且还失了身子,她觉得自己有点坐实了“潘金莲”的称号,这是她最在意的事情之一。她不能忍受,于是她一个人继续往北京去。贾聪明的计划落空,李雪莲所在县的地方官员找她找得人仰马翻,最终决定去北京拦住李雪莲,防止她“告御状”。
殊不知李雪莲却在途中生病了,李雪莲在医院的场景,整个话画面都是绿色的。这个绿色也十分有意思。整部影片中一共出现了三次。第一次片头,很鲜活的绿色;第二次就是在医院,一种比较暗沉的绿色;第三次便是片尾,一种偏黄失去生机的绿色。片中的绿色可以说是象征着李雪莲的一种生命力的存在,一开始的鲜活,与李雪莲不屈不挠地上诉鲜明地映衬着。而医院里的绿色的低沉则反映了李雪莲再次受骗后身心的受创,也作为一个过渡,承接着李雪莲后面生命力精神支撑枯败。





李雪莲到达北京后,最终还是被她老家当地的官员拦住了,并带来了一个噩耗:秦玉河死了。李雪莲十多年的精神支撑没了。她想过上吊自杀,却被果园的承包人拦住。李雪莲彻底无望,画幅也变成了正常叙事的画幅。影片的结尾说到李雪莲的十多年的上诉上访成为了人们口中交谈的故事,而她自己有时听到这些故事也会笑笑。影片最后正常的画幅象征着李雪莲的故事成了故事,一个像祥林搜一样被人谈论的故事。
一个僵持了十年的事情,地方官员只想着如何阻止李雪莲上访,却从来没有想过如何从实质上去解决李雪莲这个问题。李雪莲她的这个问题本身也是一个很荒诞的问题,一个道德上的欺骗问题,一个法律上无法立案的问题,她却希望用法律的手段去解决,从未想过在道德层面上去调解。地方官员也是一个个只管自己利益的人,也从未实在地去帮助李雪莲解决这个问题,想到的只有自己的官位。殊不知解决了李雪莲的问题,她就不会去上访,他们的官位也就保住了。双方都在荒诞地拉扯之中,最终迎来一个秦玉河的死亡、李雪莲精神支撑断绝的一个结局。
在这段荒诞的拉扯里,各种显性的隐性的讽刺。李雪莲最初的愚昧、官员的相互推诿不作为。在片尾,来背景谈生意的曾经李雪莲老家的县长在李雪莲的面馆里见到了李雪莲,他当初的不管事不作为导致他掉了乌纱。多年相见问及原因,却是一件小事。估计县长心里也是五味杂陈,当初如果不怕玛法解决了这件事情他也不会是今天这种地步。因小失大、因小失大,这个在影片中多次出现的成语成了最好的讽刺。
这部影片,我认为不仅旨在讽刺官员的种种不作为,大抵有一种鲁迅批判国民性的味道。李雪莲的愚蠢无知,对法律的一无所知,多年的坚持最终迎来一个荒诞的结局。她何尝不是因小失大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潘金莲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潘金莲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