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经久不遇的幽默与深刻

阿番
2018-03-27 00:04:5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贯穿《大佛普拉斯》的,是一种黑色幽默的讽刺,以及以小见大的深刻。

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是片子的叙事完成于底层人对上层人的审视——特别是,对上层人“隐私”的审视(某种程度上讲,底层人没有资格谈隐私)。一直以来,我们面对的情况是,只有上层人对底层人的评头论足,对他们的猎奇、蔑视和同情,而底层人则无法了解到上层人的生活,即便有声音发出,也不会被人们听到。而片子中的菜埔和肚财,一个夜间守门人和一个拾荒者,面对着菜埔老板——归国风流艺术家的奔驰行车记录仪,给出了他们自己的意见:

“你老板怎么电话接起来就变成龟儿子,平时装的好像很有气质。”

“我老板日也操夜也操,比较虚啦。”

上面一句台词,出自影片中最老实的人菜埔(菜埔!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他是影片中四个底层主角的一个。其他三个人:肚财、土豆、释迦,和他一样,都是单身汉。而肚财的前女友小兰,跟着一个有车的退伍兵跑了。他们几个和“日也操夜也操”的老板

...
显示全文

贯穿《大佛普拉斯》的,是一种黑色幽默的讽刺,以及以小见大的深刻。

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是片子的叙事完成于底层人对上层人的审视——特别是,对上层人“隐私”的审视(某种程度上讲,底层人没有资格谈隐私)。一直以来,我们面对的情况是,只有上层人对底层人的评头论足,对他们的猎奇、蔑视和同情,而底层人则无法了解到上层人的生活,即便有声音发出,也不会被人们听到。而片子中的菜埔和肚财,一个夜间守门人和一个拾荒者,面对着菜埔老板——归国风流艺术家的奔驰行车记录仪,给出了他们自己的意见:

“你老板怎么电话接起来就变成龟儿子,平时装的好像很有气质。”

“我老板日也操夜也操,比较虚啦。”

上面一句台词,出自影片中最老实的人菜埔(菜埔!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他是影片中四个底层主角的一个。其他三个人:肚财、土豆、释迦,和他一样,都是单身汉。而肚财的前女友小兰,跟着一个有车的退伍兵跑了。他们几个和“日也操夜也操”的老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对于无法取得交配权的肚财和菜埔,已经无法满足于观看旧杂志上足以获“诺贝尔摄影奖”的色情照片,看老板的行车记录仪,听听里面蝇营狗苟的事情,也就成了最大的乐趣。

可他们的命运也因为这份乐趣而改变了。老板在运行的行车记录仪前将自己的老情人杀死。几天后,肚财冒雨来看“片”,怂恿菜埔拿出老板新车记录仪的内存卡,观看他最近的“543”——肚财最后的死,可以说是自己“作”的。

不过,杀人的一幕出现在影片的后半部分,导演似乎并不着急表现这个转折性的情节,在前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讲着肚财和菜埔鸡毛蒜皮的生活。但是实际上,他已经对此情此景的出现,做了很多的铺垫。

大佛的头还没有装上时,有个工人在佛的身体里做工,别人问他怎么还不出来,他说:“你以为我在里面玩吗?热到被人干,内裤都湿了。”这为后面老情人的尸体被藏进大佛里埋下了伏笔。

藏尸后的第一天,老板奔驰车的标歪了,让菜埔给他整理一下。实际上,这是他杀死老情人时往车上撞给撞歪的。其他的铺垫还包括肚财和菜埔看到老板和旧情人年轻时开车时的记录仪内容,老板和Gucci在车里寻欢等场景。片子的语调本来就幽默,加上导演一直在旁边逗闷子刷存在感,使得即便我们好像在看一些不相关的叙事也沉浸其中,直到关键性的情节将一切串联起来才恍然大悟。

本片的导演是有很强的存在感的。

这种存在感首先体现在旁白上。这份旁白不太“旁”,因为它不仅剧透(“释迦只有这一句台词”,“这是肚财今生的最后一顿饭”),要跟影片中的人互动(旁白:“不知道肚财为什么那么喜欢夹娃娃。”肚财回过头来给出解释:“因为夹娃娃很疗愈啊。”),让影片中的人跳出戏来说话(肚财问土豆:“男人为什么要骑粉红色的摩托车,难怪都交不到女朋友。”土豆:“这电影是黑白的,你不说别人看得出来吗?”),还要吹一吹自己的牛逼(旁边:“我们的镜头不会晃来晃去,毕竟拍片是我们的专业”)。光从这份旁白来看,这部片子已经足够自由了,这也是我在看王小波的书所拥有的的感觉。

说完是黑白的,摩托车的粉红色便浮现出来

存在感还体现在一些小心机上。比如影片的名称。在这部片子之前,导演拍了一部短一点的纪录片《大佛》,这部片子是拓展版,所以为“大佛Plus”,似乎是跟iPhone学的。“正常”一点的导演,大概会叫“大佛2”,或者与大佛相关的其他长一点的题目。他不,非要用“Plus”的音译版,搞得很高大上似的,也和影片中艺术家的文创中心“葛洛伯”(Globe)相呼应了。另外就是释迦这个人物。虽然只有一句台词,但导演简直是将他当作灵魂人物在塑造。释迦T恤的乌龟,应该是为了效果画上去的,因为乌龟的图案和衣服本身的印花重合了。前面交代释迦是个爱干净的流浪汉,在后来肚财出殡的艳阳天,导演还让释迦打了一把防晒的伞。(导演,皮一下很开心哦)

将幽默和深刻结合在一起并不容易,笑中带泪——尤其是真诚的泪水更不容易。但这部片子就有能力将二者结合在一起。

虽然是表现小人物的片子,但导演仍旧抓住了缝隙,对政治家们进行了讽刺(郑智化的《大国民》可以唱起来了……)。在开篇的水池联欢中,局长唱了《台东人》,一首表现风月场所的歌曲(歌词“甘蔗好吃头硬硬”……简直,很黄很暴力);在介绍高委员时,讲到由于来了新的女秘书,办公桌的底下便多了一张挡板;菜埔家漏水时,他拿刘副议长的选举海报遮住屋檐,从而起到了他为人民“遮风挡雨”的作用;肚财和菜埔因“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四处求神拜佛,拜到了蒋介石的庙里,因为“蒋公有空”,而“猪八戒都有人拜了”。甚至,钻进大佛里的工人,外号也叫“欧巴马”(奥巴马的台湾官方翻译)。

影片也着重表现了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没有人见过老板秃头的样子,直到被肚财他们看了行车记录仪;没有人知道释迦的过去,只知道他听着海浪才能入睡;没有人进过肚财的家,直到他死后,菜埔才“闯”进去,满天花板的美女和满椅子的娃娃,才发现从没了解过他;没有人肯帮肚财照顾老母亲,连小叔都是不耐烦地“你妈妈我见过啦,你不要总是提你妈妈”;肚财死了,释迦终于释怀,或许肚财的死并没有什么不好——“起码在他死的时候,在地上还能画出一个人形,像他这样的流浪儿,应该是死了很久后才会被人发现”。

肚财死去的姿势,看上去很像在跳舞

片中的四个单身汉,也反映出了一个核心的社会问题。郝杰有个片子叫《光棍儿》,表现的就是农村“剩男”。这些年,因为男女出生比例差异较大的问题,连国家都在为“男孩以后娶不到媳妇”而发愁。实际上,即便比例相等,还是有男孩娶不到媳妇。甚至现在或许是男孩娶到媳妇最多的时代了。毕竟在古代,皇帝的后宫佳丽和有钱人的三妻四妾,足以让社会上有无数的剩男。吊诡的是,人们关注的反而是“剩女”的问题——因为剩女更多是中上层的女性,她们会发出声音,而底层光棍儿则不会。毕竟,如片中所说:“社会常说公平正义,但在他们的生命中并没有这四个字,毕竟他们连捧饭碗都没有力气,哪里有空去说有的没的。”(当然导演不一定要表现这个问题,我只是联想到这一点。)

当然,影片最具讽刺意义的,就是那尊大佛了,谁也不会想到,普度众生的佛祖,目睹了一场由创作者主导的杀人案,并且,尸体还藏匿在自己的金身里。艺术家黄启文无疑也是信佛的,从他胸前佩戴的玉佛,以及文创中心广告牌上的佛祖形象便可以看出。在这个“工商社会”,信佛的方式已经千奇百怪了,信仰因为各种解构而变得荒芜。在另外一部出现佛像的电影《k歌情人》(休·格兰特主演,电影的音乐元素用的太赞了)里,一个当红女明星对佛很痴迷,说完话一定要双手合十,连演唱会都以一尊大佛为背景,但形象和表演无不以激起人的欲望为出发点;李诞在《十三邀》里承认自己无法坚持最初的理想,最终选择创立《吐槽大会》,娱乐大家也娱乐自己,但他是一个坚定的佛教青年;写出爆文《张杨导演,我爱你》的小二姐,最终选择了剃度,挥泪斩断了情丝。他们都是如此的虔诚,但我总以为,他们是伪的佛教徒。

影片最后的画面颇有深意:佛祖终于面见了世人。众人在藏有尸体的佛祖面前诵经,方丈的头上不住地冒汗,而高高的墙壁上,投下了佛祖巨大的阴影。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阿番树”。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