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27 00:00:02

本片是山田洋次导演的系列喜剧片《男人的烦恼》的第一集。到1991年为止,这部系列喜剧片已拍了45集,并且仍然以每年两集的速度继续拍摄。这套喜剧片在日本一直受到广大观众的欢迎,并且已达到了家喻户晓的程度,这是因为本系列片的诞生有着很扎实的群众基础的缘故。最早由导演山田洋次和喜剧演员渥美清合作的《男人的烦恼》,是由富士电视台摄制的电视片,该片在第26集的结尾让主人公寅次郎在奄美士岛被毒蛇咬伤致死。当时观众对这个结尾很不满意,电视台收到了许多抗议的信件和电话。观众质问为什么让寅次郎死掉?甚至有的青年愤怒地说:“要去揍你们!”基于这种反应,导演山田洋次便下决心在电视片的基础上拍摄系列影片《男人的烦恼》。

影片《男人的烦恼》是山田洋次最具代表性的喜剧作品,在这部影片之前,他还拍过《赤裸裸的傻瓜》、《忘乎所以的傻瓜》、《难忘的流浪汉》等喜剧片,而《男人的烦恼》则标志了山田洋次喜剧的新发展,在这套影片中,男主人公寅次郎和他的妹妹樱花,始终由日本著名演员渥美清和倍赏千惠子担任,而每集里的女主人公分别由日本著名女演员担任,其中包括若尾文子,秋吉久美子、三田佳子、栗原小卷、松坂庆子、吉永小百合等。

...
显示全文

本片是山田洋次导演的系列喜剧片《男人的烦恼》的第一集。到1991年为止,这部系列喜剧片已拍了45集,并且仍然以每年两集的速度继续拍摄。这套喜剧片在日本一直受到广大观众的欢迎,并且已达到了家喻户晓的程度,这是因为本系列片的诞生有着很扎实的群众基础的缘故。最早由导演山田洋次和喜剧演员渥美清合作的《男人的烦恼》,是由富士电视台摄制的电视片,该片在第26集的结尾让主人公寅次郎在奄美士岛被毒蛇咬伤致死。当时观众对这个结尾很不满意,电视台收到了许多抗议的信件和电话。观众质问为什么让寅次郎死掉?甚至有的青年愤怒地说:“要去揍你们!”基于这种反应,导演山田洋次便下决心在电视片的基础上拍摄系列影片《男人的烦恼》。

影片《男人的烦恼》是山田洋次最具代表性的喜剧作品,在这部影片之前,他还拍过《赤裸裸的傻瓜》、《忘乎所以的傻瓜》、《难忘的流浪汉》等喜剧片,而《男人的烦恼》则标志了山田洋次喜剧的新发展,在这套影片中,男主人公寅次郎和他的妹妹樱花,始终由日本著名演员渥美清和倍赏千惠子担任,而每集里的女主人公分别由日本著名女演员担任,其中包括若尾文子,秋吉久美子、三田佳子、栗原小卷、松坂庆子、吉永小百合等。

寅次郎自幼外出流浪,靠做点小买卖过日子,他没有文化,常常自以为是,不拘小节,尽干出些叫人哭笑不得的蠢事。然而寅次郎心地善良且讲义气,总是同情别人,因此又常常赢得女人的喜欢。在每一集中,他总能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交上朋友,却往往是自作多情,对方并未有与他相爱之心,他最终不能如愿,每每都是从失望、消沉到又鼓起勇气,去开始新的生活。

山田洋次是当代日本电影界一位现实主义的艺术家。他在自己作品中所表现的主人公都是普通人,可以说表现下层人们的喜怒哀乐是山田洋次所有作品的创作主题。《故乡》、《家族》、《幸福的黄手帕》、《远山的呼唤》等,都是表现日本下层人民生活、遭遇以及他们的高尚品德的。山田洋次说过:“……绝大多数的素材取自我自己的生活之中。”

山田洋次1931年出生于大阪,在战争年代他随父亲到过中国的大连、哈尔滨,战后回日本考入东京大学。在大学读书时,因家境不好,他开始半工半读,广泛地接触社会,尤其是下层社会中人们的艰苦生活和可贵的友谊,为他以后从事电影的创作提供了厚实的基础。

早在山田洋次开始创作喜剧片时,他就尝试将日本的传统曲艺形式“落语”的艺术手法运用在自己的作品中,他吸收了“落语”中的精华,从而丰富了自己的喜剧艺术,至今在《男人的烦恼》系列片中仍保留着这种痕迹。“落语”是日本江户时代的一种传统曲艺,与中国的单口相声相似。这种艺术形式原产生于日本民间,可以说是一种庶民文化。山田洋次没有全盘照搬传统的“落语”,因为在“落语”中除了反映贫苦人民的喜怒哀乐之外,也有些低级趣味的糟粕,山田洋次吸收的是其部分精华,把“落语”的语言中所表现出的粗犷、纯朴的幽默感,巧妙地运用在电影人物的对话中。比如,在各集《男人的烦恼》的开头,经常有一段寅次郎的旁白:“我叫寅次郎,父母双亡,生我养我的地方是葛竹的柴又……”饰演寅次郎的渥美清就是以“落语”的语言特色,勾画出了寅次郎的出身为人,其效果正像我国的京剧中的亮相,既自我介绍了身份,又省略了不必要的繁冗情节,使观众很快就了解了寅次郎那种豪放直率还有些高傲的特点。再如,在《男人的烦恼》中经常出现俏皮话,本片中就有这样的情节:在阿博约寅次郎来到船上谈他与樱花的关系时有下面的一段对话。

阿博:“阿寅,我问你,你是大学毕业么?”

寅次郎:“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阿博:“假如你爱上了一个女人,可是她的哥哥因为你不是大学生,就不愿把妹妹嫁给你,那你怎么办?”

寅次郎:“若是有这样不明事理的家伙,我非把他一脚踢飞了不可!”

阿博:“那么说,你是理解我的心情了?”

寅次郎:“我理解?理解什么?”

阿博:“唉!你为什么还不明白呢?”

寅次郎:“你脑袋有病吧?我和你是两个人。为什么?为什么?这很简单。我吃白薯,你怎么能放屁呢?我和你是两回事呀!”

这一段幽默的对话很能代表两个人的性格、身份和他们当时的心情。阿博急切地希望寅次郎明白自己的想法并能支持自己,而寅次郎心中早已明白却故意兜圈子佯装不知。

23年后的今天,这部系列故事片的上座率仍经久不衰,寅次郎这个形象也成了观众喜爱的老朋友,人们在每逢过年和夏天的暑期,都要去影院看看阿寅,共享他的欢乐,分担他的苦恼。这部系列片成功之奥秘,就在于山田导演善于捕捉生活中的素材,再用它特殊的幽默语言和滑稽情节把人们带入轻松的精神境界中去。日本人个个都生活在强烈的快节奏之中,这部系列片至少能把他们从压抑的空气中暂时解脱出来,让他们跟阿寅一起,想说就说,想走就走,生活在轻松气氛中;跟阿寅一起经常外出旅行,时而走在田间小路,时而又到了外国(有一集阿寅去了维也纳)去饱览一下欧洲风光,时而又回到温馨的故乡。人们茶余饭后便想去影院看看阿寅近日的生活,跟他一起快乐地笑、苦恼地哭,为他至今还未找到对象而分忧……特别是70年代以来,随着日本社会的经济高速发展,人与人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人们像机器一样,过去那种相互关心、舍己为人的品德越来越少。时光流逝,山田洋次不仅让寅次郎这个人物既保留了过去的原型,如那种粗犷、高傲的特点,而且在不知不觉中使他变得有些温和而含蓄了。他不仅不像过去那样,头脑简单,动不动大打出手,而且加强了寅次郎助人为乐的行为。如在第39集中寅次郎千方百计地成全老兽医的婚事的情节和第40集中寅次郎为了替一个小孩寻找母亲,发誓不找到她自己就永远不找对象的情节,使人们被他的善良所感动。寅次郎品德的升华也正是作者对美好品德回归的呼唤。这不仅符合人物性格发展的逻辑,也赋予影片以新的生命。据统计,系列片《男人的烦恼》已有14部在历年的《电影旬报》评奖中名列前10名之内,有两部获得第1名,有资料说明,已有105个国家放映过这一系列片,其中有意大利、美国、英国、波兰、匈牙利等;美国《新闻周刊》还特地开辟专栏评介《男人的烦恼》。

寅次郎的扮演者渥美清1928年生于东京上野,原名田所康雄,曾就读于中央大学, 1951年开始进入电影界。从1969年拍摄《男人的烦恼》第一集至今,他始终饰演寅次郎一角,这些年来他已经成为观众们离不开的好朋友。山田洋次导演的《男人的烦恼》能拍到第46集,与渥美清这个优秀演员是分不开的,他已60有余,身体也不好,但在拍戏时不论是什么天气和季节,都认真地表演,做到一丝不苟。他为人正直,从不说别人的坏话,是个非常注意人格修养的好演员。成了大明星之后,他也从未忘记当年在浅草小剧场时的观众,仍像过去一样,人们要求和他握手时,他总是笑脸相迎,永远以普通人的身份置身于喜爱他的观众当中。

扮演寅次郎妹妹樱花的倍赏千惠子,是著名的电影演员,同时也是一名歌星。她1941年出生在东京的贫民区,从小擅长歌唱,后来加入了松竹舞蹈学校。她演唱的《下町的太阳》曾名噪一时,松竹公司特地让山田洋次编导了以此为名的影片,倍赏千惠子担当主演并主唱了这支歌,她与山田导演的合作正是从那时开始的。后来,她在山田导演的《难忘的流浪汉》、《同胞》、《故乡》、《家族》、《幸福的黄手帕》、《远山的呼唤》等部影片中担任女主角。在《男人的烦恼》系列片中她始终担任妹妹樱花的角色,她以质朴的表演风格塑造了一个对四处流浪的哥哥倾注了近乎母爱的纯真女性形象,深深地吸引了观众。

《男人的烦恼》已创下了世界吉尼斯纪录。成功的原因之一还因为它有一个非常和谐的摄制组,人们称为“山田组”。“山田组”的基本成员始终未变,导演谦虚平易的为人,每个成员认真自觉的工作精神,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能按时出片等等,在松竹公司都是有口皆碑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寅次郎的故事1的更多影评

推荐寅次郎的故事1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