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樾的“复仇”拉开帷幕

黑金金金
2018-03-26 23:47:04
南方有乔木前两集播完,想就最吸引到我的一场戏瞎扯几句。时樾和郄浩在吧台前闲聊,后者抬抬手,指给他看在酒吧猛灌白酒的三位客人。时樾倚靠着吧台,姿态依然放松,探究的目光慢慢落到劝酒的人身上,然后凝固,再就是记忆闪回——这个害得他身败名裂、抹杀“好人”时俊青的元凶,常剑雄,出现了。
我不知道时樾是否一直在等待这一刻的到来,不过令我忍不住反复品味的是他的“反应”。
时樾眯了一下眼睛,他舒展了身体,慢条斯理地说了一句:这个世界,真小啊。嘴角的一点笑意,再没消失。从他貌似冲动、假公济私的“应该还没伤到脾胃吧,继续喝”到“他应该有分寸”我突然明白他的自信从何而来:这一次他站在高处、知己知彼,拥有绝对的优势视角,他成为潜伏黑暗的狩猎者,掌握一切主动权,他要“以直报怨”,要人之常情,要为本应该走在坦途大道上的时俊青,讨回一笔债。而最后的那句“这个女人我要定了。”并非什么霸道的追爱宣言,正是印证了他复仇下定的决心。在酒吧的霓虹光影的印衬之下,我甚至觉得他周身冒出了一点妖鬼之气。
像看见一只打呵欠的猎豹正在蓄力,想看他竭力狂奔、毫不留情撕破猎物喉咙,却也不介意看到他冲撞得头破血流,跌倒再爬起,破碎又重


...
显示全文
南方有乔木前两集播完,想就最吸引到我的一场戏瞎扯几句。时樾和郄浩在吧台前闲聊,后者抬抬手,指给他看在酒吧猛灌白酒的三位客人。时樾倚靠着吧台,姿态依然放松,探究的目光慢慢落到劝酒的人身上,然后凝固,再就是记忆闪回——这个害得他身败名裂、抹杀“好人”时俊青的元凶,常剑雄,出现了。
我不知道时樾是否一直在等待这一刻的到来,不过令我忍不住反复品味的是他的“反应”。
时樾眯了一下眼睛,他舒展了身体,慢条斯理地说了一句:这个世界,真小啊。嘴角的一点笑意,再没消失。从他貌似冲动、假公济私的“应该还没伤到脾胃吧,继续喝”到“他应该有分寸”我突然明白他的自信从何而来:这一次他站在高处、知己知彼,拥有绝对的优势视角,他成为潜伏黑暗的狩猎者,掌握一切主动权,他要“以直报怨”,要人之常情,要为本应该走在坦途大道上的时俊青,讨回一笔债。而最后的那句“这个女人我要定了。”并非什么霸道的追爱宣言,正是印证了他复仇下定的决心。在酒吧的霓虹光影的印衬之下,我甚至觉得他周身冒出了一点妖鬼之气。
像看见一只打呵欠的猎豹正在蓄力,想看他竭力狂奔、毫不留情撕破猎物喉咙,却也不介意看到他冲撞得头破血流,跌倒再爬起,破碎又重塑。也许这都是因为我只是个残酷的看客,只要过程精彩,愿意接受“美”的一切可能。












23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9)

查看更多回应(9)

南方有乔木的更多剧评

推荐南方有乔木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