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形物语 水形物语 7.2分

21世纪《黑湖妖谭》

ET內星人
2018-03-26 22:53:2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必须承认,在2018年3月4日之后,《水形物语》注定是一部争议之作。 大陆公映日期是3月16号,基于种种原因我并没有去大银幕刷一遍。因为在确认引进之前的两个多月我就到找了资源。当时看之前的期待值可是很高的,毕竟它已经拿到了金球奖最佳影片和更早时候的威尼斯金狮。 可能我和很多人一样,往往在满怀期待的看完一部电影后,会觉得它有点名过其实。但是它毕竟是击败了我心中头号种子《三块广告牌》的奥斯卡最佳影片,于是在前两天又重温了一遍。 我一直在想:《水形物语》到底是凭借什么得到了学院派的青睐。 在奥斯卡颁奖礼后,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就在采访中表示,这个故事取材于他儿时观看的《黑湖妖谭》中美女与鱼人的故事。“那是一个非常浪漫、唯美的画面。我觉得,这就是爱情,虽然那时我才六岁,但我开始憧憬爱情,我希望他们最后能在一起,但他们并没有,所以我一直很纠结,他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我花了46年才找到合适的故事,打造合适的怪物,讲述我小时候就向往的故事。” 关于这类人与兽的故事,在2005年环球翻拍的《金刚》中,彼得·杰克逊就开始将金刚往某类悲情角色方向去塑造。其后几年间,非人类角色在电影中的反派属性开始逐渐减弱(《第九区》《侏罗纪世界》),《猩球崛起》甚至一度陷入过“反人类”的讨论之中。到了《水形物语》于是彻底完成了主视角转换。 毕竟,能从50年代的对抗式时代思潮中发现鱼怪之悲哀的陀螺是个充满同情心的胖子,《黑湖妖谭》到他的手里成了《水形物语》,影片中的每个角色都变成了社会中的边缘存在:人不人鬼不鬼的鱼怪、同性恋画家、黑人女清洁工……用哑女做主角则正代表了他们的全面失语。 这些人经过对抗、挣扎和威胁,影片最终用充满神性,或者说反宗教的解释,为两位主角创造了完美结局。看得出,陀螺是真的爱这个故事。 很多的评论也从这一点出发,说它是一篇浪漫感人的童话——是的,确实是。 可惜奥斯卡不是用爱投票的东西,要是浪漫+感人就管用那《E.T.》早就该拿了。 所以我有必要把这个故事往下再延展一点,试着找一下它征服小金人的G点到底在哪里,或许能一窥奥斯卡到底有什么样的终极品味。 首先《水形物语》是一出年代戏,它调用了一个已经去政治化的政治背景:冷战,提供了两个不义的霸权:苏联/美帝。 其次它安排了一群欲望无法达成的人物——备受歧视的哑女(残疾)、家庭不和的同事(黑人)、事业感情皆不得志的同性恋画家(lgbt)甚至反派理查德也在上司面前敢怒不敢言。 在这种刻意设置出的环境里,陀螺在影片中投射了过多的私货,为表达而表达,反而忽视了影片最关键的部分:流畅度、节奏,以及让观众入戏的手段。

就拿中国的人兽题材《白蛇传》为例,传说在白蛇身上反复加诸人性和某些超人品格,原本令人恐慌的蛇反而成了美和人性的化身,大众对她的共情也变得顺理成章。 而处处精打细算的《水形物语》在这方面反而格外简单粗暴,鱼人圆溜溜的大眼睛确实很萌,至于其本身的性格完全没有展现。

造成“纸片人鱼”的主因就是哑女和鱼人的感情线丝毫没有真正的阻力,甚至都不存在《小美人鱼》式的误解。 在这部电影里,所有人物的爱,论行动、论代价、论奉献,只有艾丽莎一个人完胜,陀螺爱这个故事也爱这个人物,为她的这份爱配置了很多的黑暗邪恶阻力,却也为她装饰了更华丽的歌剧舞厅。鱼人没有性格,只能被熟女牵着鼻子走,而她的队友们,黑人大姐、同性恋画家参与劫囚的动机完全不存在任何真实的压力,你会觉得他们都是很善良的,他们都是边缘群体,所以会你帮我我帮你。 唯一令人感动的也就是苏联间谍了,他是体制的执行者和反抗者,就算不反抗到头来还是落得个被灭口的结局。 对比法斯宾德的类似题材作品《恐惧吞噬灵魂》就会明白在冷战时期这种阶级、种族区隔可能带来怎样的焦灼。陀螺当然比不了法斯宾德,但该片的投机就在于刻意坐落于一片虚假化的真实中,更让这个故事的社会指向趋近于零。俄国人的渗透、政府的绝对邪恶,都可以抽离影片的语境,进行抽象的比较。 而与其经由他者获得语言、重新发声,倒不如在似悲不悲的童话里大团圆,则是易于被更多人(陀螺自己)接受的价值。

不过《水形物语》当然不是一部毫无亮点的作品,至少,它在两个层面上博得评论界的好感。 ①色彩美学与复古音乐 从《潘神的迷宫》到《猩红山峰》,托罗的作品怪味越来越淡而开始注重色彩审美的传达。《水形物语》也是自2012年的《艺术家》以来,奥斯卡获奖影片中最传统、最依赖视听语言的一部。

影片的视觉语言系统中以绿为主。绿色即是水色,卖汽车的销售员说这是水鸭色,是未来的象征。水却有多重含义,从片头室里艾丽莎晨起自慰到她与鱼人构建沟通,浴缸里满溢的水、时不时下雨的场景。嗯,鱼人也是蓝绿色的。 同样,在死板机械的政府地下研究所里,地板、工作服、实验器材,甚至打卡单也都是翠绿的。 绿色至此,代表着神秘、冷漠、压抑、刻板的教条,也代表了生命、性和情爱带来的情绪。 在视觉中能和绿彼此相衬并产生强烈对比的,莫过于红。 红色在这部片中的“戏份”是越往后越多。 艾丽莎万年不变的蓝灰色装束一直维持到她第一次与鱼人交合。从这以后影片的主色调发生了改变:红色发箍,橱窗中艳羡许久的红色高跟鞋,甚至涂了口红。而在二次交合以后,她换上了全红的连衣裙。

而红色不仅代表悸动和热烈的爱情,更多的是血的颜色。 两女最初遇到理查德,他的电棍在洗手池边上留下的血迹;理查德断指后冲洗出大片的鲜血;鱼人显露兽性吃掉猫咪时洒满地板的血;理查德兽性大发扯下腐坏断指时,侵染纱布的血;以及最后受伤的苏联间谍、还有理查德被画家一棍打到喷出来的血,残忍的暴力和漫天阴冷的雨水交融。 最终,红色的艾丽莎和蓝绿色的两栖人交织拥抱,他将人类的恶意——艾丽莎颈部的疤痕,幻化成腮,给了她第二次生命;而她也将有机会倾注自己全部的爱。这些矛盾而统一的意象,就像生活,多面而现实,在这里达到了恰当而适度的和谐。 最佳艺术指导奖拿的没问题。 在听觉语言方面,说多了都是废话,听一听OST就明白了。亚历山大·德斯普拉的最佳原创配乐小金人可谓实至名归。 ②致敬好莱坞的旧时光 陀螺说为了花了46年去寻找一个合适的故事来弥补儿时的回忆,而这份心心念念就是《黑湖妖谭》。 不同于其他像彩蛋一样被插入进影片的老片子,《水形物语》基本上就是《黑湖妖谭》的高清普拉斯版。在那个年代,鱼人是蠢的,坏的,美女是卖肉的,是用来尖叫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衬托男性的勇猛。 到了当下时代,鱼人是萌的,有神性的,美女善良却不一定穿着暴露,拯救美女的不一定是英雄,也可以是毫无社会地位的受歧视者。这就是诞生在21世纪的《黑湖妖谭》。 更重要的是,这部上映于1954年的3D电影在打破了当时好莱坞的票房纪录,鱼人也成为与金刚、哥斯拉并列的经典怪兽形象。 纵观全片,这位墨西哥导演对好莱坞黄金时代的致敬绝不止这一个。其余片段虽然一闪而过,不仅为整部影片增加了怀旧的底色还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影片叙事。 吉尔斯和艾丽莎在电视上看的就是1935年的《小上校》。这是好莱坞的奇迹童星秀兰·邓波儿的代表作之一。主角小上校,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凭借一己之力弥合了外公和妈妈之间的裂痕,也弥合了南北战争时期白人和黑人之间的矛盾。放在当下确实是最合适的。

1960年的《路得记》在片中多次出现。 开场不久,艾丽莎来到楼下,影院经理向她介绍即将放映的新片,并且塞了两张电影票到她手里,就是这部电影。 后来,当鱼人被艾丽莎和吉尔斯救到家里,兽性大发吃掉了吉尔斯养的一只小猫的之后,冲出家门,误打误撞进了楼下的影院。当艾丽莎找到他时,银幕上正在放映的还是这部电影。

也许是受到电影的感召,重新回到艾丽莎家的鱼人,开始有了温情和人性的一面。他动用自己的神力让那只猫死而复活,治好了之前吉尔斯被他攻击受伤的手臂,还治好了他的秃顶。 1936年的《海上恋舞》则出现在艾丽莎的想象里。告别的时刻即将到来,她心中奔涌着对鱼人的情感,于是想象自己和鱼人是《海上恋舞》中的阿斯泰尔和罗杰斯,在聚光灯下翩翩起舞,舞池中,天地间,只有她和他。

这简直就是一封吉尔莫·德尔·托罗写给奥斯卡的一封情书不是吗? 我不愿意把《水形物语》想成是陀螺的奥斯卡投名状,但它确实出奇的“稳”。我一直以为这会是部有点非的片子,然而它的叙事是好莱坞最典型的模式,没有回环套层,没有多线叙述,完全是循规蹈矩的因果线性结构。 艾丽莎身上带着灰姑娘的影子,好莱坞最擅长的美梦成真套路。艾丽莎和两栖人的相恋,我们又看到了《美女与野兽》的影子,好莱坞百年来不断地重复着的套路。从美苏冷战的故事背景,我甚至还看到了三年前《间谍之桥》的影子。 这样一部混搭着灰姑娘、人兽恋和冷战的拼盘能够获得13项奥斯卡提名和4项大奖足以说明在一个反复主张变革,强调电影作为对社会制衡力量的颁奖典礼上,好莱坞总是活在那个过去的年代,并且乐此不疲。旧有模式的更迭的确需要假以时日。至于这回,只能说学院派的老头们是喜新厌旧,弃政治而玩浪漫了。 最后还得来点私货哈!如果喜欢我的影评,请扫码关注公众号“白垩纪公园”,更多影评、书评以及各类杂文。

1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水形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形物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