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灭 湮灭 7.3分

作为臆想的《湮灭》与作为《湮灭》的臆想

李🐑。
2018-03-26 22:12:11
最近在北美爆火的科幻电影《湮灭》(《Annihilation》)终于在大陆定档(4月13日上映),铺天盖地的剧透式影评也随之而来,许多人将其与原著对比,认为导演的改编遗漏了原著的经典,又有人认为这部小成本的科幻缺少轰轰烈烈的大场面,或剧情太过平实。《湮灭》改编自杰夫·范德米尔所著的《遗落的南境》三部曲中的第一部。由亚力克斯·加兰执导,奥斯卡影后娜塔莉·波特曼主演,剧中的主要角色分别为:
生物学家:莉娜Lena(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 饰)
    心理学家:文崔斯博士Dr. Ventress(詹妮弗·杰森·李Jennifer Jason Leigh 饰)
    勘探专家:安雅·索仁森Anya Thorensen(吉娜·罗德里格兹Gina Rodriguez 饰)
    物理学家:乔茜·拉德克Josie Radek(泰莎·汤普森Tessa Thompson 饰)
    人类学家:凯茜·谢帕德Cass Sheppard(图娃·诺沃尼Tuva Novotny 饰)
    陆军中士:凯恩Kane(奥斯卡·伊萨克Oscar Isaac 饰)
    莉娜同事:丹尼尔Daniel(大卫·吉雅西David Gyasi 饰)
  







...
显示全文
最近在北美爆火的科幻电影《湮灭》(《Annihilation》)终于在大陆定档(4月13日上映),铺天盖地的剧透式影评也随之而来,许多人将其与原著对比,认为导演的改编遗漏了原著的经典,又有人认为这部小成本的科幻缺少轰轰烈烈的大场面,或剧情太过平实。《湮灭》改编自杰夫·范德米尔所著的《遗落的南境》三部曲中的第一部。由亚力克斯·加兰执导,奥斯卡影后娜塔莉·波特曼主演,剧中的主要角色分别为:
生物学家:莉娜Lena(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 饰)
    心理学家:文崔斯博士Dr. Ventress(詹妮弗·杰森·李Jennifer Jason Leigh 饰)
    勘探专家:安雅·索仁森Anya Thorensen(吉娜·罗德里格兹Gina Rodriguez 饰)
    物理学家:乔茜·拉德克Josie Radek(泰莎·汤普森Tessa Thompson 饰)
    人类学家:凯茜·谢帕德Cass Sheppard(图娃·诺沃尼Tuva Novotny 饰)
    陆军中士:凯恩Kane(奥斯卡·伊萨克Oscar Isaac 饰)
    莉娜同事:丹尼尔Daniel(大卫·吉雅西David Gyasi 饰)
    影片主要讲述了SR组织对该地区的第12次考察,前11次全都失败,而且都发生了诡异的事件:第二次去的考察队员集体自杀,第三次考察队拔枪互相残杀,第11次队员全体失去神志,回来后不久都死于癌症……。这次考察由心理学家文崔斯博士组织的一行五人进入“X区域”,在前往灯塔的过程中发生的种种惊异事件。在观影结束后,我同样陷入了久久的沉静,平凡与安逸的生活虽然足够麻痹,但对于柔弱又愚蠢的生命是多么的慷慨。于此,我写下了对该影片的几个臆想:1.向死而生的原乐追求与他者欲望之间的悖论;2.愚蠢与无知始终是碳基生命的标签;3.“女性”不过是一个可滑动的能指;4.死亡的毁灭即是重生。
    科幻即是一种臆想,从《遗落的南境》的作者到《湮灭》的导演、演员,我们无法对这种臆想作出理性的评析,即使理性也会始终带有移情与偏见,所以,我的解析也将是又一处臆想——作为臆想的《湮灭》与作为《湮灭》的臆想。

1.向死而生的原乐追求与他者欲望之间的悖论
    影片中的每个角色都具有受罪与施罪的背景,都对原乐的追求进行过僭越。“X区域”是作为一个禁忌而存在的,正如拉康所描述,原乐是对禁忌的僭越,而禁忌是以法的形式存在的。列维·斯特劳斯在人类学中划定了人之所以成为人的原初大法——乱伦禁忌,由此发展而来了父法的权威,发展而来了现今的道德与法律。原乐并不是对享乐与痛感的追求,而是一种僭越或过度,如对原始父亲的谋杀、对父法之禁令的僭越、对死亡的凝视、对他者欲望的捕捉等等。原乐是以一种永远无法到达的彼岸形式而存在的,欲望的根本是对原乐的追求,而这种过度的追求更像是自我毁灭或向死而生,其暂时的不可能性导致了这种追求的反复,这也使精神分析中驱力的存在成为可能——驱力的运动打开了永远不能满足的欲望的无限循环,我们永远欲望着欲望且永远不会欲望着满足,欲望的永远不是自己的欲望而永远是他者的欲望。
    在影片中,女主角莉娜的欲望清晰可现,与黑人同事的偷情使她享受又负罪,这正是人性所暴露的缺陷——自恋式的侵凌性,她欲望着丈夫又欲望着他者,贪婪而真实的存在为她后来的向死而生做足了铺垫。男主凯恩对前往X区域的决定自然也是一次自我毁灭的冲动,对妻子出轨的不满与爱的矛盾交合迫使他将欲望的矛头指向了自己(其实依然是他者)——“我爱你”并不是向你表达“我”无私的付出,而是对对方的要求,“我爱你”是要求“你像我一样爱我”,但这种要求在出轨的遭遇中受到了创伤,从而使男主对女主进行了自我毁灭式的报复——男主的毁灭给女主带来了道德负罪,也使她走进了X区域。心理学家文崔斯博士作为一种禁欲式的形象而存在,她没有家庭没有朋友没有正常人的一切而只有工作,她自始至终都为“X区域”所牵引,但却从始至终都极少表现出恐惧,就如她自己的解释:“大多数人都会自我毁灭,只有极少数人会自杀。”文崔斯在影片中的从不畏惧是以自杀为前提的。剩余三人的组成则大同小异——瘾君子、失女、自残,皆表现出一种厌世的状态,但愈接近死亡则愈具有求生的欲望,乔茜最终的变化更像是一种以自知的态度选择了重生。
    她们的共同特点不仅在于每个人都是科学家、每个人都带有生活缺陷,还在于每个人都不屑于普罗大众的追求及层层叠置的物质欲望,她们寻求刺激、寻求更高的知、寻求赎罪的方式,这都因为曾经的生活使她们过于接近原乐,由此导致的焦虑使她们最终都指向了“X区域”,而一切的冲动都将回报性的指向自身的愚蠢。

2.愚蠢与无知始终是碳基生命的标签
    之所以选用“碳基生命”而没有直接指向我们自身是因为每个人都难免的自卫,正如基督教对布鲁诺(哥白尼“日心说”的捍卫者)的火刑——我们自知自明但却不敢直面。苏格拉底一直声称自己的无知而却是当时知识最渊博的人之一,拉康所宣称的“愚蠢的主体”与“被无意识操纵的主体”又一次揭露了人的本质。我们知的越多就越能认识到自己的无知,我们做的越多就越能发现自己的愚蠢,当我们一次次观看到更为广博的宇宙,就一次次发现自己的渺小,科技的每一次革新都让我们再一次充满自信,但却始终不能跨越三维的场设,单讲时间就限制了我们太多的突破,“贫穷限制了想象”实是“时间限制了想象”。
    我们自认为是地球上最高级的生命,比任何动物、植物都更具思想与创造力等等,这仅仅是在人类文明存在的时间区间内,由此我们必须直面我们的缺陷——愚蠢与无知始终是人类的标签。我们始终有完美的冲动但却始终不能够完美,甚至连说话都时有口误,摔盘子摔碗更不必自辱。每个人都是被结构而存在的,而且是一种缺陷的存在,自诞生之初与母亲整一体的分离就注定了我们一生的创伤——肚脐,自诞生之前父母就已有了对我们的设想——起名等。成长过程中不断的与环境融合,在他人的叫唤与认识中形成了“我”在这一环境中的存在,不仅如此,每个人都是以一种被抛状态存在,我们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中就会更多的接触什么样的文明规范,比如一个纽约城的市民很难对中国的一个乡村文化有什么了解。
    影片中文崔斯在湮灭之前诉说道:“这是最后一个阶段,在破坏中消失,深不可测的想法,现在是灯塔,现在是大海。……它现在在我的体内,它跟我们不一样,我不知道它想要什么,或者使它是不是想要,但它会生长,直到包围一切,我们的身体和思想,都将分解成最小块的部分,直到一块都不剩……湮灭。”文崔斯的话语是以一种代理的形式存在的,她在替那个充斥着她身体的“闪光”在说,或者说是“闪光”在背后操纵着她在说,代理的即是“真理”,而“真理”通过语言在此展现的是一种“半说”,即永远不可完成的陈述,莉娜只读懂了自己即将遭遇而并不知自己将遭遇什么。语言永远无法替代体验,语言的表达永远存在剩余。

3.“女性”不过是一个可滑动的能指
    我没有在此采用拉康那句极具暴力调侃的话语——“女人不存在”,因为这句毒舌仅仅想展现一种语言效果。在剧中我们看到的五个女性其实已不再是日常认知中的那种婀娜娇羞的形象,而已然建立起如男性一般的权威姿态。在此的评述并没有字面上的男权色彩,仅仅是一种抹平性别的观点,且来自拉康,且不懂拉康。
    性别的差异并不是自然就有的,而是后来划分的,最初是对于菲勒斯能指的拥有与否而划分的,一种权利的划分。无论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完全的男性或完全的女性是不存在的,每一个个体都是两性的混合体。女性在象征中主要指带有遮蔽的面纱或裙衣→娇羞→嫉妒→眼泪→歇斯底里症状等特征而存在的,“女性”是一种能指,对于其所指具有意义的滑动效果,“男性”同样如此。当一个男人流下懦弱的眼泪,他就已不再占有那个代表耸立的权威的男性位置,而滑入了女性的角色。电影中五个女子组成的分队走进预示着未知与死亡的“X区域”,她们就已不再是以女性自居,而是肩负起男性的责任,性别只是一个标签,作为一种特殊的能指并不能永远指向特殊的个体,因为能指与所指之间永远是划杠的。
    性别的划分更是一种权利的标签,是文明发展中划下的一种偏见,以生理的区别强行划定了两种阶级,在女性的非整一事实中来建立的女性的地位。影片中女子队的前进亦是这一历史话语的反驳,我们并不应对她们本应孱弱的性别表现出的强硬感到惊讶,面对灾难时,人所呈现的无畏或胆怯才是本该关注的焦点。

4.死亡的毁灭即是重生
    如果转位思考,死亡在影片中始终是以重生的姿态来展现的,死亡仅仅是对自然的归还,将原本组成我们的、成就我们的、给予我们的所有再次归还给自然。躯体作为精神的载体只是一个临时居所或囚笼,此在的死亡成为对存在的一次伟大献祭,布满尸体的变异菌类绚丽而多彩寓意着生命的又一重生。大自然的生生不息构成了毁灭定律的一个悖论,我们永远无法完成永恒的毁灭,任何摧毁都将仅仅是改变形式,把本属于大自然的元素归还给大自然,再由自然重塑出另外的生命。影片中的“闪光”就像这一驱动的催化剂,正如剧中物理学家在屡屡遭遇后的恍然大悟:“‘闪光’是一个棱镜,把所有东西都折射了,不仅仅是光和无线电信号,还有动物的DNA、植物的DNA,所有的DNA…”虽然这样的设想完全不符合我们现今认知的科学,而且深究会让人感觉荒唐可笑,这样的科幻并没有像《星际穿越》那样硬性的科学理论支持,但这仅仅是一个支撑剧情发展的设想,或者说是大众贬称的“软科幻”。


    在该篇评述中我尽量避免了对影片剧情的透露,主要侧重于观影过后对我所引起的所思所想,也并没有能力评判影片的制作优劣、剧情优劣等等,一非专业影像制作者,二非阅片无数之人,仅仅是移情,仅仅是臆想,天方夜谭,小生做戏。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湮灭的更多影评

推荐湮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