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上尉 冒牌上尉 暂无评分

希魔的名义

Emmahouhou
2018-03-26 21:56:3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从偷鸡蛋以致误杀农夫那刻开始,邪恶已在灵魂播下种子。二战接近尾声,魔鬼选中步兵赫罗德,让他再逃亡时拾获一套军装。军袍加身,自称获希特拉直接任命,他由落难穷寇,摇身变成操生杀之权的纳粹将领。权力在手的快感,终炼成了平凡的邪恶。《时光旅的恋人》、《猛火爆》导演舒云奇从荷里活回流德国,以真人真事为蓝本,冷峻黑白光影以上帝视角俯视权欲熏心的世相,低角度仰察屈辱求生的苍生,呈现恍如博斯画中的地狱景象,历史的重担令人低回不已。

filming in stunning black and white ,this real-life story captures the transformation of a deserter during the final days of the third reich. desperately trying to escape, herold,an infantryman, finds a captain’s uniform.this turns him from victim to persecutor, someone who has authority over life or death. accomplished hollywood filmmakers schwentke explores a rich metaphor of the in toxication of power, punctuated with grotesque Hieronymus Bosch-style senes of depravity ,in a film with contemporary resonance.

...
显示全文

从偷鸡蛋以致误杀农夫那刻开始,邪恶已在灵魂播下种子。二战接近尾声,魔鬼选中步兵赫罗德,让他再逃亡时拾获一套军装。军袍加身,自称获希特拉直接任命,他由落难穷寇,摇身变成操生杀之权的纳粹将领。权力在手的快感,终炼成了平凡的邪恶。《时光旅的恋人》、《猛火爆》导演舒云奇从荷里活回流德国,以真人真事为蓝本,冷峻黑白光影以上帝视角俯视权欲熏心的世相,低角度仰察屈辱求生的苍生,呈现恍如博斯画中的地狱景象,历史的重担令人低回不已。

filming in stunning black and white ,this real-life story captures the transformation of a deserter during the final days of the third reich. desperately trying to escape, herold,an infantryman, finds a captain’s uniform.this turns him from victim to persecutor, someone who has authority over life or death. accomplished hollywood filmmakers schwentke explores a rich metaphor of the in toxication of power, punctuated with grotesque Hieronymus Bosch-style senes of depravity ,in a film with contemporary resonance.

欢乐园

《欢乐园》 按照伯格的解读,三联画《欢乐园》几乎是迪士尼乐园的暗黑版。该作上方是神奇的天堂,中间是旋转着的无节制的追逐,下方则是夏娃后代各自的乐园。二十世纪以来的人类,或许就生存在画面“下方”。伯格把博斯那些令人眼晕的形状解读成“副司令马科斯” (墨西哥造反运动萨帕塔民族解放军(EZLN)的发言人,作家,政治诗人,以及全球化、资本主义与新自由主义的公开反对者,有“新”与“后现代”切·格瓦拉之称)的七块拼图:绿色的是美元符号,三角形的是谎言(关于现代化的合理性),由强迫性移居组成的恶性循环的圆形,商业银行和国际金融骗子属于长方形镜像,五边形的是肉体镇压(对象是有可能破坏经济控制的异端分子),破损的边界线由强加的单一经济秩序、被推翻的民族国家而导致的界线崩溃和一群无形状、没纲领的异端分子组成。它们无法拼成有意义的图形,就像博斯的地狱:地平线不存在,世界在燃烧,每个人都关注眼前的需求和生存。“最严重的幽闭恐惧症并非过度拥挤,而是某个动作与下个动作之间缺乏连续性。”

Willi Herold

Willi Herold(1925-1946),原是伦策瑙的一位烟囱清洁工。1943年被空降部队征召,参加过卡西诺山战役。德国投降前夕偶然发现一身空军上尉的制服后遂决定进行伪装。并集合了另外一群逃兵进行无限制的杀人取乐,受害者包括东弗里西亚集中营的百余名关押者、一名普通农夫和数名荷兰人。

Willi Herol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横线以下为原创,以上为摘录

这部电影是本次香港电影节看的第一部电影,结果上来就漏了20多分钟,本来早早慢悠悠晃到,结果意外grand cinema没有城市售票网的机器,走了超级远去尖沙咀的文化艺术中心取票,虽然只有一个站,来回一个小时就没了。

进到影院黑压压都是人头,自觉坐在最后一排的台阶上,最后被赶到前排治疗颈椎病。。。电影是德语对白,英文字幕,没有翻译,有几个词还真没搞懂什么意思,不过大致勉强能看懂。我大概从Herold被拦下来搜查证件的地方开始看,首先第一感觉影片的质感很好,知道是亚洲首映,有一点点老的胶片电影的感觉,又没有老电影那种刺耳的声效和别扭的观感,很顺畅,既复古又现代。影片的基调是荒诞的,讲述权力对人的异化,有几个小片段印象很深。

一个是在Herold提审犯人的时候为了立威,手下痛扁拒绝回答的犯人,最后从犯人手中拿出一只口风琴,手下顺手在口中一吹,清脆的琴声在黑暗龌龊的世界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人即便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依然会追求那些精神上的小小享受。

一个是把拒绝挖坑的工人绑在一起,让他们跑,Herold在后面开枪打,他开了第一枪,让搞笑艺人开第二枪,搞笑艺人犹豫地接过枪后越打越张狂,另一个人接过枪先在地上打了一枪再对着自己的下巴打了一枪,宁可自己死也不愿意以别人的性命为代价苟活,搞笑艺人打光了子弹,军官的老婆也接过枪玩起来杀人游戏,最后多枪齐发,那个最后倒地的的人显得有那么一点英雄主义。这个场景非常有力地展现人性多样,以及揭示Herold可怕的恶趣味,他与这些犯人无冤无仇,只是取乐而已。

军装真是帅啊

一个是结尾时对Herold的审判,居然还有人认为这个混混在战时紧张之时还算得是个领导人才,毕竟口才和煽动力以及对权力的操纵都是一流,而最后让人唏嘘不已的是Herold死的时候仅仅21岁。

海报也拍的很好,Herold站在战车上,前面手下在埋头拉车,荒诞的场景预示着故事的荒诞,权力的对比一览无遗,Herold本和拉车的人是一样的,只是一套军装就被赋予了无上的权力。汉娜阿伦特的平庸之恶,指因不思想、无判断、盲目服从权威而犯下的罪恶,其实“恶”并不神秘,这样的恶可以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恶是不曾思考过的东西”,看一看Herold吧,这个年轻俊俏的小伙子脸上甚至有一些天真,谁能想到这个人竟然是个以杀人为乐的恶棍,而在纳粹的体制下,他的行为竟少有人觉得是不正常的。 换言之这就是恶的“平庸”,不去思考行为的后果,而只是冷漠、懒惰、无所谓,反倒是唯有善才有深度,是本质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冒牌上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