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观音 血观音 8.2分

遙遠的彼岸是彼岸花。

KKQT
2018-03-26 20:49:4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

很多似寓言般的故事,喜歡在一開始就告訴你最終結局是什麼,走唱賣藝數十載的秀卿嬤雖然看不見棠真的嘴,眼盲心卻不盲,讀出了很多記者看不出真意的三個字,「救救她」,要救誰?為什麼要救?這些問號是故事要讓觀眾承接下來的懸念。
 
楊雅喆的寓言故事用破題的方式很早就告訴你了,就像院長夫人在最一開始就不小心說出棠家的真相是「一家三代」,就像棠夫人說了一句「觀音替夫人擋災了」,災在哪裡?棠夫人笑而不答。
 
因為事實很早就放在哪裡了,雖是匆匆一瞥,但本就無謂,知道了又能怎樣呢,沒看見的人還是不會看見,但真能望見的,不用眼,也能看見。
 
--
 
(2)

棠真看起來什麼都不懂,但是什麼都懂,因為大人總誤會小孩子無法理解複雜的事物,但越是複雜的真相,最卻需要真純的心靈才能完美的體悟到,是痛是悲是苦還是喜,因為她們單純執著,因為打從一開始,那樣的環境凝結著太多的貪,自己早就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事物了,這樣反倒能退一步、退十步地觀察自己,察顏環境,仔細算計最後還能留下什麼,只是,一切要藏在乾淨清純的外表之下,小心地用大人的方式娛樂自己。
 
林翩翩跟她是同一路人,她就像













...
显示全文
(1)

很多似寓言般的故事,喜歡在一開始就告訴你最終結局是什麼,走唱賣藝數十載的秀卿嬤雖然看不見棠真的嘴,眼盲心卻不盲,讀出了很多記者看不出真意的三個字,「救救她」,要救誰?為什麼要救?這些問號是故事要讓觀眾承接下來的懸念。
 
楊雅喆的寓言故事用破題的方式很早就告訴你了,就像院長夫人在最一開始就不小心說出棠家的真相是「一家三代」,就像棠夫人說了一句「觀音替夫人擋災了」,災在哪裡?棠夫人笑而不答。
 
因為事實很早就放在哪裡了,雖是匆匆一瞥,但本就無謂,知道了又能怎樣呢,沒看見的人還是不會看見,但真能望見的,不用眼,也能看見。
 
--
 
(2)

棠真看起來什麼都不懂,但是什麼都懂,因為大人總誤會小孩子無法理解複雜的事物,但越是複雜的真相,最卻需要真純的心靈才能完美的體悟到,是痛是悲是苦還是喜,因為她們單純執著,因為打從一開始,那樣的環境凝結著太多的貪,自己早就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事物了,這樣反倒能退一步、退十步地觀察自己,察顏環境,仔細算計最後還能留下什麼,只是,一切要藏在乾淨清純的外表之下,小心地用大人的方式娛樂自己。
 
林翩翩跟她是同一路人,她就像溫貞菱自己在14年電影《共犯》的朱靜怡一樣,看起來接近善良,但有心機也有城府。她笑著說棠真很下流喜歡偷看別人做愛,那是因為她也很清楚自己是個下流的人,在用大人骯髒的方式在娛樂自己,用著清純的方式玩著看似單純的男孩,棠真只能笑笑,因為自己還沒有辦法用這種骯髒玩弄清純。
 
棠真看著林翩翩死掉的時候,床底下出現了一顆蘋果,那是人類的禁果,她低下頭伸出手去握住果實,抬著頭卻能見到人類的死亡,是生是死是殺,都在她的清純與單純,眼眶含著淚,看著林翩翩,所有的一切都變成骯髒的,門後的棠夫人笑著,因為原本是假的母親,在那一瞬間看見她新生了,誕生成更殘忍的自己。
 
棠寧要偷偷帶她離開的時候,她能毫不猶豫地打給棠夫人告密,也能親口吐出那口早該吐出的開水在媽媽的臉上,她就像希臘悲劇的伊底帕斯王,一切早就注定是悲劇,但她沒有「弒父娶母」,卻在電影的開始親眼見到親生母親的性,在電影的結束親眼見到更似父親的棠夫人的「亡」,但是她死亡毀滅之後,卻變成更完美的「棠夫人」。
 
「盛棠集團」,盛開的是棠,卻不是她的真。
 
她的最後一句台詞是,「妳一定要長命百歲。」
 
在電影的字卡結尾,《雙瞳》打上了「有愛不死」,《無間道》打上了「壽長乃無間地獄中之大劫」,《血觀音》打上「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罰,而是那無愛的未來」,三部看似不相同的電影,卻講了類似的罪與罰。
 
知道自己骯髒,活著無愛,如身陷地獄。
 
--
 
(3)

楊雅喆最後要讓棠寧這個角色去緬甸,這像是他借用的隱喻,因為趙德胤讓吳可熙多次去緬甸都沒有好下場,《冰毒》的那頭牛死了,《再見瓦城》直接死在床上,難道楊雅喆不知道這吳可熙成名作裡的「緬甸」情緣嗎,但是楊雅喆即使知道她會死,還是讓她走著。
 
就像她做愛的時候總喜歡下意識喊出「那裡」「帶我去那裡」,那裡是那裡?被封在藐視一切的外表下除了渴望高潮,也渴望天堂,天堂之處其實不是死路一條的緬甸,也不是有豬的香港,只是一個沒有棠夫人的世界。因為,她雖自居為「棠夫人的人頭」,但棠寧不是人,不如人,只是一隻棠夫人眷養的博美犬「大白痴」,也像是一隻會在棠夫人腿上討搔癢的「黑貓」(而「白貓」在臨走前反咬了她的親生女兒一口讓她斷腿)。
 
她告訴廖隊長「麝香貓咖啡是貓的大便」,那麼那些男人都像是一臉歡喜嘗著自己的屎,演著逢場作戲是屎,到處替棠夫人辦些私下勾當是屎,但這美麗的屎沒有人討厭啊,自己優雅也淫蕩,在最後一瞬間告訴女兒「我是為妳好」,誰信呢,沒有人會相信她,因為所有人早就習以為常,她的一切都是不真實卻充滿蠱香的貓屎,一瞬間,她頓悟。
 
她的最後一句台詞是,「妳要活得像人樣。」
 
之後通往地獄的路途,她不再優雅不再淫蕩,她狼狽地倉惶地,四腳併用跑在海岸上,像獸。
 
但是,這瞬間,她終於活的像人。
 
--
 
(4)

一切逐漸崩壞之際,棠夫人開口說著要帶棠真去香港,這個故事發生在民國85年(電影的最初有拍到日曆),是1996年,難道棠夫人不知道這時的香港面臨97回歸,這些香港人恐怕要迎接的是更殘忍的崩壞。
 
這個從香港來到台灣的寡婦,到了這時又要回香港,是避難,也是等著在崩壞的地點看著崩壞的世界逐漸崩壞,因為這世界早就充滿混亂,就像這個充滿真貨也有假貨的古董商房,宴客用歐美式的buffet,跟最大的勢力院長夫人交關卻變成中式合菜,但所有人進到這個日式建築卻必須脫鞋跪地,混亂中的平衡,源自棠夫人處變不驚。
 
她說「心沒有狠過一回,哪來的淡」,她狠的恐怕不只一次,對棠寧狠過一次又一次,親眼見到棠真的狠時,她歡喜笑而不語,自己看似平淡,是因為每一次都是狠。
 
就像讓惠英紅翻身拿下各種影后的《心魔》,她的兒子在第一幕平心靜氣拿熱水燙死老鼠,像是埋下殺人的起因,母親知道兒子的狠,但又能怎麼辦呢,還是得讓他發洩出爆發出這樣的狠,在這部電影的惠英紅,最後一幕是笑著流下一滴淚,她深信著這樣的愛,是真正的「我是為你好」,讓她在香港金像與台灣金馬拿下獎的兩部電影,殊途同歸。
 
但《心魔》的她還能流出一滴淚,《血觀音》卻沒有眼淚。
 
那句「觀音替夫人擋災了」是關鍵,觀音沒擋災,棠真抱著觀音盒亂跑讓祂斷手是災的開始,棠真是災的一切,而災又是所有的狠。
 
棠夫人不恐懼,唸著經平心靜氣的迎接這一切,死者的嘴塞滿了「糖」是棠,那句「我插播」是隱隱爆發出的狠,但她沒能聽見的那句「救救她」,才是最狠的那句話。
 
她躺在床上,等了幾十年,那滴淚終於落下了。
 
--
 
(5)

市川崑改編谷崎潤一郎的《細雪》,講的是優雅燦爛的四女家族崩壞,森田芳光改編向田邦子的《宛如阿修羅》講的是檯面上平和檯面下衝突的四女家族崩壞,楊雅喆改編了台灣這個社會的各種「真實」,只用了三女,宛若一場誇張的三立八點檔、中視九點半檔的花系列,卻又比什麼都還要真實,奇情又驚世的家族崩壞。
 
柳依蘭畫著她們的這幅畫叫做「遙遠的彼岸是彼岸花」,象徵著「她們的心機算計」,但在日本,彼岸花的花語卻是「悲傷回憶」。
 
 
斷手的觀音沾著血,淡淡地看著一切,無愛、似獸、落淚,悲傷回憶著,這些荒謬的女人、荒謬的政治。
280
59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2)

查看更多回应(22)

血观音的更多影评

推荐血观音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