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與藍。

KKQT
2018-03-26 20:48:4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
 
這部電影有些不平衡。
 
七月與安生,在電影的最初總會讓人感覺她們的名字是不是取反了?看起來文靜乖巧的女孩怎麼會取了個燥熱的「七月」,看起來放縱不羈的女孩怎麼會取個了安定生活的「安生」,總讓人感到有些古怪的不平衡。
 
就像這部電影的原著是女作家安妮寶貝,改編這個故事則是四位女編劇(她們在寫劇本時分成「七月派」與「安生派」,寫到互相吵架冷戰再一起痛哭),最終,卻是一位年輕的男導演來表達這些女人的心思。
 
就像這個身為香港商業電影領頭人曾志偉的兒子曾國祥,最喜歡也深受影響的導演,卻是藝術取向的王家衛跟岩井俊二。
 
在跑片尾「特別嗚謝」欄之時,曾國祥第一感謝創造這個故事的安妮寶貝,第二則是感謝「岩井俊二先生」,因為《七月與安生》的精神與骨肉是多麼岩井俊二啊,它像是將一切攤牌的《情書》,它像是更宿命論的《四月物語》,它像是更哀傷的《花與愛麗絲》。
 
曾國祥將一切融合攪合,在一切的不平衡裡,從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意義、自己的女人故事。
 
--
 
(2)
 
安生是紅色的。
 
她永遠穿著一襲亮麗的,有時可愛的,渴望帥氣的紅色,紅襯衫紅外套



















...
显示全文
(1)
 
這部電影有些不平衡。
 
七月與安生,在電影的最初總會讓人感覺她們的名字是不是取反了?看起來文靜乖巧的女孩怎麼會取了個燥熱的「七月」,看起來放縱不羈的女孩怎麼會取個了安定生活的「安生」,總讓人感到有些古怪的不平衡。
 
就像這部電影的原著是女作家安妮寶貝,改編這個故事則是四位女編劇(她們在寫劇本時分成「七月派」與「安生派」,寫到互相吵架冷戰再一起痛哭),最終,卻是一位年輕的男導演來表達這些女人的心思。
 
就像這個身為香港商業電影領頭人曾志偉的兒子曾國祥,最喜歡也深受影響的導演,卻是藝術取向的王家衛跟岩井俊二。
 
在跑片尾「特別嗚謝」欄之時,曾國祥第一感謝創造這個故事的安妮寶貝,第二則是感謝「岩井俊二先生」,因為《七月與安生》的精神與骨肉是多麼岩井俊二啊,它像是將一切攤牌的《情書》,它像是更宿命論的《四月物語》,它像是更哀傷的《花與愛麗絲》。
 
曾國祥將一切融合攪合,在一切的不平衡裡,從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意義、自己的女人故事。
 
--
 
(2)
 
安生是紅色的。
 
她永遠穿著一襲亮麗的,有時可愛的,渴望帥氣的紅色,紅襯衫紅外套紅圍巾,拿著紅色的打火機點火,就連電影的開場三分鐘,看起來已經平靜冷淡的安生,還是擦著紅色的指甲油(在電影裡只出現過一次的安生母親,也是穿著大紅色的洋裝)。
 
她充滿熱情,充滿爆烈,說話直來直往,她絕對不輕易給別人自己想要的東西,喜歡說反話,喜歡開玩笑,別人說她的個性豪爽,那是因為她太沒有安全感了,追求自由的路途上每個瞬間都是渴望平穩幸福的挫折,她只用這種紅色來隱藏自己的自卑,只能用這種紅色來壓住家明這個男人,對一切的平和假裝,然後說謊。
 
她比誰都還要清楚,這輩子真的只有七月是真的愛她的,流浪五年之後,她知道七月是她真正的家,是她真正的唯一掛念,但她早就習慣用這種笑著的假裝,來藏住壓住自己的自卑。
 
七月說她很賤的時候,雖然還是笑著的,但是在那個瞬間,她也許已經了解,這五年不光傷了七月的心(離別時看見了玉墜及「問候家明」四字),也早就知道自己那個不是血熱紅色的心已經碎的連拼都拼不出來。
 
七月去家明的家質問安生,說她是「自欺欺人」,但自欺的是誰呢,是這一生根本沒有真正擁有過什麼事物,連友情也是七月口中「除了我之外有誰會跟妳當朋友」的安生,還是早就知道一切真相的七月呢,這個問題,可能連她們自己也搞不清楚。
 
安生養著七月的孩子,也一樣讓她穿著可愛的大紅色外套,說話跟安生自己也有點神似,但安生卻變成了那個平時安靜沉穩的七月,她知道她這個謊這輩子可能都圓不了了,但安生會用一輩子讓紅色繼續下去。
 
因為她知道,這個紅色已經不是她一個人的顏色了。
 
--
 
(3)
 
家明喜歡跑步。
 
他說跑步的時候可能什麼都不想,可以不想煩惱事,不用想過去與未來,不用想七月與安生。
 
他們三人一起去爬山的時候,在後面走著的家明,看見安生一次又一次踩著七月的影子,就像她們十三歲時的玩樂,他比誰都還要清楚,她們兩個是彼此的影子,他深知她們之間的矛盾,卻在自己的矛盾(安生說「你還真矛盾啊」)裡不停轉圈,給玉墜的時候矛盾,在北京遇到安生的時候矛盾。
 
他一直無法為自己下最危險的決定,在最後的攤牌,矛盾如他,還是那個最被動的人,兩個女人給了這個被動男人一次最主動的選擇:七月選擇給了他一個月的時間要他決定,安生選擇不說再見就離開他(因為說了就會真的再見)。他的矛盾,始終都是被動的。去銀行對七月求婚的時候,他非常誠懇,但是主動的七月選擇拒絕,他依舊只能被動的離開,就算知道那是自己的女兒,他只淡淡的說「那我還可以來看孩子嗎」。
 
因為他知道,他這輩子都踩不到七月與安生的影子了。
 
--
 
(4)
 
七月是自私的。
 
小時候只吃包子餡,再把包子丟回盤子,明明是那麼聽媽媽的話,但還是忍不住,碎唸著「人吃飯要是能吃自己喜歡的就好」過了數年這句話在她的心裡變成「人要是只能擁有自己最想要的幸福就好了」。她去爬山的時候,說「我最喜歡的兩人都在一起了,我還有什麼必要上去許這個願」,是啊,她當然不用許願,因為幸福就在旁邊,她只要能擁有這樣的友情與愛情,其他的一切就可以通通不用管了吧。
 
她比安生還要早穿上胸罩,她比安生還要早知道,這是追求幸福的手段之一,因為媽媽說「女孩子將來要習慣很多不舒服的事」,在這些不舒服的事物裡,只能一項一項的去尋找,去穩定自己想要的幸福。
 
她當然早就知道安生跟家明的事情,安生離開的時候哀傷哭泣,不光只是為了她而難過,也是為了他而痛哭,但是她從來不說,也絕對不能說,她一直以來都是當那個比較笨,比較木訥,比較不敢去追求幸福的那個影子,但她明明就比紅色的安生聰明多了,而她是一道安穩的藍色。
 
第一次去買胸罩的時候是藍色,安生告訴她「別穿了,體會體會一下什麼是自由」,但她要的不是自由,從始至終,她要的只有幸福。
 
家明喜歡白色的,所以她穿上白色的胸罩,她才不需要什麼需要象徵自己的紅色呢,明明知道她是沒有信心,所以才需要這樣耀眼的顏色來說謊。
 
當她跟安生在家明的家談判時,原本文靜的她終於爆發用力的關上鐵門,她知道自己再也無法當那個笨拙,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女人了,把所有的難聽話都在安生面前說完後,她崩潰,為了自己的難堪而哭,為了再也無法還原的崩壞而哭。
 
她告訴家明,「我不想跟一個不夠愛我的男人過一輩子」,自私如她,終於明白這樣的幸福根本不是真實的,只有捨棄,才能找回真正的自己。從那個瞬間開始,原本在電影裡大多數都穿上藍色的七月,也漸漸開始穿上了紅色的外套,戴上了紅色的毛帽,不是去追逐穩定的藍色幸福,而是追逐那個原本在追逐自由的紅色安生。
 
因為她知道,自己的自私就是安生,她能擁有的,就只有安生了。
 
--
 
(5)
 
2015年,野木亞紀子改編西尾維新的忘卻偵探系列《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時,非常深刻地刻劃了一個用故事來延續生命的角色:推理作家須永晝兵衛。
 
他是一位擁有眾多連載系列作品的暢銷推理作家,當他還是個高中生的時侯,他的初戀朝美小姐在十七歲的時侯就過世了,他看著她,「難道她的生命就只能走到這裡了嗎?」,所以他在自己的故事裡,將她的人生與未來,隨著自己的故事繼續活下去,須永晝兵衛透過這種方式,來延續她的時間,她的人生,她的幸福。
 
 
而七月的影子是安生,安生的影子是七月,誰也離不開誰,就算有一人在她想要的二十七歲走到終點,另一人也會延續她的時間,她的人生,她的幸福。
 
她用七月的名字,寫下《七月與安生》這個故事,擅長說謊的安生,改變了故事裡的人生。因為她知道,七月就是安生,她讓七月擁有自己的紅色,讓她去追逐自己的自由。
 
七月一定會找到自己的幸福,一定會的。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七月与安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七月与安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