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形物语 水形物语 7.2分

水形物语的背景为什么设置在冷战?

甜蛋
2018-03-26 18:54:3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中午和朋友吃饭。
聊到最近有没有什么好看的电影,我说,《水形物语》啊。

朋友说没有看懂。我:“不是就是一个爱情故事么?”
朋友:“我不明白为什么背景要设置在冷战的时候。”
我仔细想了一想,发现这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
有病的时代,有病的人,有病的爱情。(以下皆为个人观点)
这三者很契合。

艾丽莎从小不能说话,只能依靠手语和人交流,她很擅长倾听,所以即使她无法发声,塞尔达还是能在干活的时候和她交谈很久。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有时即使遇到不认同的意见也无法发声,艾丽莎生活在一个寂静而孤独的世界里,她虽然与别人有交集,但是她身边都是较她而言更“正常”的人,无法判断他们对她的喜爱是出于平等的互相吸引,还是施舍的同情。
鱼人来自遥远的野蛮部落,在部落里他被当作神一般供奉着,虽然他有着和常人无二甚至超越常人的理解和学习能力,但是无论是被捧在神坛之上的他,还是被当作货物运回美国的他,也都是格格不入的局外人。
写到这里,如果要说艾丽莎和鱼人的爱情是有病的爱情,那么必须清楚什么是“没病的爱情”?什么是健康的正常的爱情?

提到爱情,你最先想到什么例子?
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Jack和Rose?他们都是如何认识、如何相爱的?借用网络上的一段话,“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痴于肉体,迷于声音,醉于深情”,可是艾丽莎和鱼人之间,我看到的是惺惺相惜,就是如果鱼人是女性,他们也会惺惺相惜的惺惺相惜,只不过鱼人是男的。
因为同情、孤独、寂寞而走向的相互吸引,因为看到对方的处境凶险而心生同情进而铤而走险,这在我看来,并非正常爱情的发展过程。但是有病的爱情,也是爱情,也能打动人心,不是么?


再来说人,《水形物语》里的人不说有病,起码都是矛盾的,不怎么快乐的。画家老头昼夜创作画作,但却会因为“果冻的颜色不对”而被拒绝,商店里的派难吃极了,但是为了能够见到为人随和的侍应小哥,老头总是带着艾丽莎去吃,最后因为他伸手摸了侍应小哥的胳膊,就被永远地拒绝了;科学家罗伯特身负双重任务,他既是一个追求真理的科学家,又是两国冷战期间的卧底间谍;塞尔达敢怒不敢言,一直忍受着她的窝囊废丈夫,直到最后爆发;理查德刚买了新车,车头就被撞坏了,而且好不容易抓回来的“试验品”也消失不见,平时冷酷无情,还骚扰艾丽莎的他逐渐和坏掉的指头一样逼近疯狂。
而什么样的情况下会有这样的人,这样的爱情啊?
就是在冷战那种高压的情况下,人和人完全不能坦诚相待,两国竞争、形势紧张、一触即发的时候,这种高压的环境提纯了人物的性格,让他们更加激烈地选择自己的道路,科学家用杀鱼人的毒药杀了门卫,胆小鬼画家老头竟然答应帮助艾丽莎,塞尔达终于对丈夫表明了态度…鱼人和艾丽莎的爱情也被提纯了:就算在那样的时代里,爱情也依然能够美丽,而且长久。
冷战的背景让所有人的反应都变得合理了。
人性本来就追求爱情,人是社会性动物,虽然我们总是标榜着自己有多不一样,但是也是在“一样”范围里的不一样,渴求同类,厌倦孤独,希望得到理解,是出自温暖的本能。越是缺乏温情、缺乏人性、缺乏信任的时代,对温情、人性、信任的需求也越是强烈。


我的逻辑是从鲁迅先生在《由中国女人的脚,推定中国人之非中庸,又由此推定孔夫子有胃病》里学的: “‘割不正不食’,这是他老先生的古板规矩,但‘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条令却有些稀奇。他并非百万富翁或能收许多版税的文学家,想不至于这么奢侈的,除了只为卫生,意在消化之外,别无解法。况且‘不撤姜食’,又简直省不掉暖胃药了。何必如此独厚于胃,念念不忘呢?曰,以其有胃病之故也。”
所以,把这个故事的背景设置在冷战时代,我觉得是合适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水形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形物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