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镜头之外的肚财

粉条儿
2018-03-26 15:14:33
昨晚看完电影,准备睡觉时,有个细节令我念念不忘。
肚财的死,充满暗示。从黄启文见了菜埔,肚财似乎就在冥冥之中,知道了自己的死期,先带屏幕前的观众去见了之前一直没出现的、待他如父母般的面客饭老板,吃了一顿有鸡腿的饭,然后就在第二天一早。镜头扫过长势喜人的麦田,进入一道长长的沟渠,看到了沟里的垃圾、小车,看到了和垃圾一样,没了生命的肚财。
之后,警车来到,人们抬起了蒙着白布的肚财,送上车。导演既没有给死去的肚财一个正脸镜头,也省略了肚财死去的过程,为数不多的信息,全部都藏在旁白里。
这感觉让我就像看着行车记录仪的肚财,只能看到车外的景象,听到车内的声音,真正发生了什么,是不会告诉我的。
是谁不想告诉,是黄启文,还是导演?

在肚财死前,之前一直隐隐约约出现的黄老板大放异彩,他不再借由偷窥的视角,而直接走到了观众面前。他找到菜埔,毫不忌讳的拿下了发套,少了一层男性魅力的装点,反而更强悍更危险,话里话外展示出的权势,将菜埔吓得失去了主张。像菜埔和肚财这样的人物,对于周遭发生的一切,都是接受的,就像台词里讲,“不管晴天雨天,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麻烦。”而黄启文不同,“他的人生,都是这样搏





...
显示全文
昨晚看完电影,准备睡觉时,有个细节令我念念不忘。
肚财的死,充满暗示。从黄启文见了菜埔,肚财似乎就在冥冥之中,知道了自己的死期,先带屏幕前的观众去见了之前一直没出现的、待他如父母般的面客饭老板,吃了一顿有鸡腿的饭,然后就在第二天一早。镜头扫过长势喜人的麦田,进入一道长长的沟渠,看到了沟里的垃圾、小车,看到了和垃圾一样,没了生命的肚财。
之后,警车来到,人们抬起了蒙着白布的肚财,送上车。导演既没有给死去的肚财一个正脸镜头,也省略了肚财死去的过程,为数不多的信息,全部都藏在旁白里。
这感觉让我就像看着行车记录仪的肚财,只能看到车外的景象,听到车内的声音,真正发生了什么,是不会告诉我的。
是谁不想告诉,是黄启文,还是导演?

在肚财死前,之前一直隐隐约约出现的黄老板大放异彩,他不再借由偷窥的视角,而直接走到了观众面前。他找到菜埔,毫不忌讳的拿下了发套,少了一层男性魅力的装点,反而更强悍更危险,话里话外展示出的权势,将菜埔吓得失去了主张。像菜埔和肚财这样的人物,对于周遭发生的一切,都是接受的,就像台词里讲,“不管晴天雨天,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麻烦。”而黄启文不同,“他的人生,都是这样搏出来的。”黄启文能搏,他有资本,甚至于他虽然代表着权力邪恶的一方,但在面对比他更高的权力面前,他还是有反抗的意识的,就如他在车里放下秘书长电话后的辱骂。
肚财与菜埔也包括了土豆和释迦,导演虚构出的这些底层,是毫无反抗精神的。他们蓬勃的生命力里装满了对权力的艳羡与臣服。“有钱人的世界果然是彩色的”“身体是有在练的”“强”还装了很多对于同类的体恤,看到老板对叶女士的无情,觉得不该如此,看到废屋里的生活出了问题的陌生人,会前去询问,这种直觉式的善良与同情,不是真正的底层会做的事儿。肚财,与其说是社会里存在的一个人,不如说是导演心中浪漫情结的化身。
这种情结早已无法寄托给上层,只能给到游离在社会边缘的肚财。
肚财很穷,但这种穷没有伤害到他,没有让他愤世,反而愿意拿着不多的钱,去夹娃娃,因为这很“疗愈”;肚财聪明,但这聪明也没有让他去偷奸耍滑、谋求更好的生路,而是仅仅在两平的警卫室内,找到记忆卡,操作着电脑,看到老板的风流人生,发出老板果然很强的赞美。
这么乖顺的底层,只能是来自非底层的想象。
导演现实的一面在哪里呢。
在黄启文身上。
他缠绕在权力、女人之中,他有阴暗狠戾的一面,也有大方风流的一面,他的生活复杂,人格也更为饱满。
最终,当菜埔穿着“真的人间净土”文化衫,走入肚财的家时,满屏的娃娃和裸女贴画,旁白说,人看不到另一个人内心的宇宙。
我觉得那种悲凉与遗憾,更像是说,变得现实的人,已经走不到另一个人心底的天真之处。

社会的现实,渗透进了导演的心,而后从他的镜头流露给了我们,肚财的美好善良和浪漫,他的生机勃勃,是在这个社会里活不下去的,而像黄启文这样冷酷无情的人,才会成功,他遭受的报应,或许是一道佛身后的阴影,或许是社会里闷响的轰鸣。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