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形物语 水形物语 7.2分

治愈的,止于治愈

夜枭
2018-03-26 看过
《水形物语》豆瓣上才7.3分,某种程度上说明豆瓣上的网友确实很年轻,毛发旺盛,还没到中年脱发的程度,要不然一个能治疗脱发的鱼人,怎么也应该圈粉无数。

从最直观的角度来看,这是一部讲述寂寞女主怎么救了一条鱼人,并与之相爱的故事。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寂寞女主。

一种是半卷珠帘、独坐窗前、托腮愿望的幽怨美人,满心盼望着英雄般的归人,将她从寂寞的囚笼中解救;

而本片的女主则是另外一种类型,作为哑女的她,同样处在无人理解的孤独中。但在电影开始不久,她就来了一场撩人的水中自慰,表明了她对摆脱寂寞的渴望——在那个解救自己的男性未曾出现之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说白了,这是一个主动的女主。

这样一个设定,也让后来的剧情得到合理的解释。一个愿意主动去打破寂寞的女主,才会主动接近不可预测的异类;托腮远望的美人,只会等待叼着玫瑰花的王子来到她窗前。

与她相比,其他几个同样处在孤寂状态的人则显得很被动。

她的邻居gay画家只敢去自己心仪的小哥店里,不断地点一份难吃的糕点,当他试图表明自己的心意被拒绝后,又缩回到了女主身边。

她的黑人女同事,在面对上司充满羞辱意味的诘问时,只会开一些“看来我妈没认真读圣经”之类的无伤大雅的玩笑,含糊地避免冲突;虽然不满意自己的丈夫,却只会跟女主倾诉抱怨,满足一时的口腔快感,而缺乏决裂的勇气。

那个貌似跟女主无关的苏联间谍、美国科学家霍夫斯德勒教授,其实跟女主一样处在孤寂的状态中。他在美苏两国间游走,貌似游刃有余,其实捉襟见肘,苏联同志一本正经的愚蠢(对暗号那一幕太讽刺了)和美国上司的高傲态度都让他不适。更主要的是,两边都不能理解他作为一个科学家的抱负,都把他看成异类。

这也是为什么,他看到女主与鱼人能隔着玻璃进行交流时,眼里流露出来的是一种近乎羡慕的眼光。那是异类与异类的交流,是孤寂打破了孤寂。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影片中的鱼人代表了压抑生活中的一种意外,让每个人都从自我的囚笼中看到了脱离常轨的可能——一种突破界限的交流可能。所以他们组成了联盟,对鱼人进行解救,其实是在借着解救鱼人这件事,来解救这种突破界限的可能。更进一步说,是对施加于他们身上的压抑与隔绝的一种反抗。

所以尽管有着压抑的时代背景和略显冰冷的画风,但本质上,这是一部治愈系的电影。

鱼人如同一剂灵丹妙药,不但能治疗脱发与擦伤,还可以疗愈那些因为心灵孤独而产生的畏葸与孱弱:本来只能摊手徒唤奈何的科学家,拒绝了苏联上司的命令,主动帮助女主;本来与丈夫生活不协,却苟且度日的黑人妇女,敢于跟丈夫叫板;本来自私冷漠胆小的画家,为了让鱼人逃脱,勇敢地揍了反派一下。

如果单从治愈这一点来看,影片无疑是成功的,上述的每一个人物的转变都能成立而不让人觉得突兀,每一条线索都有明晰的脉络。

当然,这也让它获得了奥斯卡奖,同时为它招来很多人的不满:它显得太投机,太政治正确,这种打破隔阂的主题,直白地回应了美国在特朗普上台后的政治现状。而治愈与打破隔阂这种烂大街的主题似乎不应该获得那么高的声望。

但面对这种指责,《水形物语》显得很无辜。就像很多人说金庸的小说,基本上都在讲一件事:一个籍籍无名的少年,如何经历了一番艰难险阻,得到名师教导,终成一代大侠。但如果因此认为金庸都在重复一种烂大街的主题,他的小说就不值得看,就很冤枉金庸了:因为,成长是一个永恒的主题,是一个注定会被一代又一代的人不断重复的主题,只是有人写得烂,有人写得好。

同样的,治愈与打破隔阂,也是一个会被不断延续下去的主题。

但这不意味着《水形物语》会被我视为多么经典的电影。它的好处是治愈,但它的局限也在于,它仅仅是治愈。

它把时代背景设计成压抑的冷战时期,却没有更多地描述这种环境的压抑。更重要的是,我们只是浮光掠影地看到了每个人都处在压抑与孤寂的环境中,却基本看不到这种压抑与孤寂是如何戕害人性的。

没有压抑下的苦苦挣扎,最后的反抗也就显得很无力。推翻一座大山是气壮山河的,但如果你感受不到那座大山的重量,就让这种推翻有了一种滑稽的感觉。

它本是可以成为一部展现每个孤独的个体,反抗时代压迫的史诗。却几乎是集中地把隔阂带来的苦难,全部转换成直白的虐待,施加给了那个虚构的鱼人,让众人的反抗有了一种圣母拯救孤苦儿童的廉价戏码感。

当然,这是导演的温柔所在,不愿去触碰那些更阴森的人性角落,但只有敢于去直面那些阴暗深渊的人,才能真正发掘出更有价值的人性瑰宝。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我的个人公众号:
0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水形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形物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