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牛郎 午夜牛郎 8.3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26 10:54:47

本片是从德克萨斯州一个空旷的汽车影院拉开序幕的,巨大的银幕下有个小型儿童乐园,年幼的乔身穿牛仔服孤零零一人在骑木马玩。导演施莱辛格以这个镜头告诉观众,乔在牛仔的故乡是看西部片、做白日牛仔梦长大的。接着镜头又展示成年的乔边洗澡边哼“纽约将是你的新家园”的西部老调。随后他换上簇新的牛仔装,手提皮箱踏上了东去的汽车。他要洗去旧日的恶梦,然后身穿新牛仔服开始梦寐以求的新生活。旧日的恶梦在小说中平辅直叙占了三分之一篇幅,而在本片中施莱辛格巧妙地以一组组闪回镜头穿插于乔的回忆或梦境中,显得更自然、紧凑,更符合电影的特性。将散在的闪回镜头串接起来,观众最后便可对乔的身世及他的生活目标产生一个明晰的整体印象。乔的母亲是朝鲜战争时美军的随营妓女,她把私生子乔扔给了同是妓女的母亲莎莉·巴克,从此幼小的乔有了巴克这个姓并与外祖母相依为命。外祖母的相好是位驯牛师,于是乔的生活便与牛仔结下了不解之缘。长大后乔的女友安妮也是妓女,两人相爱甚笃。不幸安妮又被一帮小流氓霸占,他也遭到鸡奸。外祖母去世后乔对这小镇已毫无眷恋之情,他从电影中看到的大都会纽约是那么令人神往,因此他打工攒钱,决意去那里闯世界。乔的三个亲人

...
显示全文

本片是从德克萨斯州一个空旷的汽车影院拉开序幕的,巨大的银幕下有个小型儿童乐园,年幼的乔身穿牛仔服孤零零一人在骑木马玩。导演施莱辛格以这个镜头告诉观众,乔在牛仔的故乡是看西部片、做白日牛仔梦长大的。接着镜头又展示成年的乔边洗澡边哼“纽约将是你的新家园”的西部老调。随后他换上簇新的牛仔装,手提皮箱踏上了东去的汽车。他要洗去旧日的恶梦,然后身穿新牛仔服开始梦寐以求的新生活。旧日的恶梦在小说中平辅直叙占了三分之一篇幅,而在本片中施莱辛格巧妙地以一组组闪回镜头穿插于乔的回忆或梦境中,显得更自然、紧凑,更符合电影的特性。将散在的闪回镜头串接起来,观众最后便可对乔的身世及他的生活目标产生一个明晰的整体印象。乔的母亲是朝鲜战争时美军的随营妓女,她把私生子乔扔给了同是妓女的母亲莎莉·巴克,从此幼小的乔有了巴克这个姓并与外祖母相依为命。外祖母的相好是位驯牛师,于是乔的生活便与牛仔结下了不解之缘。长大后乔的女友安妮也是妓女,两人相爱甚笃。不幸安妮又被一帮小流氓霸占,他也遭到鸡奸。外祖母去世后乔对这小镇已毫无眷恋之情,他从电影中看到的大都会纽约是那么令人神往,因此他打工攒钱,决意去那里闯世界。乔的三个亲人都是吃性饭的女人,耳濡目染,乔自然也性早熟并决心以性谋生(乔的姓氏巴克Buck在英文中便有“性欲旺盛的男子”之意)。这一切综合起来就引出了乔这个天真无邪的现代性牛仔(“午夜牛郎”即性牛仔的委婉称呼)憨闯纽约的离奇故事。

然而乔的玫瑰梦很快便被纽约无情的现实粉碎了,上流社会根本不需要性牛仔,他只能徘徊于下层社会,最令他意外的是他这个富有阳刚气的性牛仔招来的不是阔太,而是形形色色、光怪陆离的同性恋者。这其中有与宗教狂热杂混的,有专嗜口交的,有施虐狂(闪回镜头中将乔按在汽车车头鸡奸的暴徒),也有受虐狂(片中描绘比较含蓄,唐尼就是受虐狂的一个典型,他把乔骗到住处,故意加以激怒,招惹乔揍他,乔先拿起棒槌形的台灯打他,最后甚至把电话话筒往他被打掉假牙的嘴里塞,这些动作都极为明显地隐喻着性行为)。对同性恋问题的探讨是本片的主题之一,乔和里佐为了生存,相依为命,共同生活,组成了一个“家”,在某种意义上也可被视为同性恋。尽管编导一再点明两人间不存在性接触(乔本人很厌恶同性恋,他也知道里佐有病,根本不具性能力,在一次争吵中他就明白无误地以此挖苦里佐)。一向以性能力自豪的乔施展其性牛仔的魅力招徕异性顾客久久不能成功,不抱希望时却突然引起了谢莉的青睐,然而由于长期营养不良和久未有性生活,他竟头一遭阳痿了,谢莉很自然地把这归咎于同性恋(她一见到里佐与乔在一起就怀疑他们是“一对儿”)。正是这同性恋三个字极大地刺激了乔,顷刻间他的性能力便恢复了,此事也衬托出乔对同性恋的反感。60年代以前在以清教精神立国的美国,同性恋还是个讳莫如深的问题。正是本片编导打破了此一禁忌,第一次在美国影坛直言不讳地揭示了同性恋问题。本片的首映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有人谴责它“肮脏、不道德”,但更多的人认为它是严肃地探讨了美国社会早已存在的普遍现象。影片因同性恋被定为少儿不宜的X级电影,这也是历来奥斯卡最佳影片中唯一的X级片。本片中的同性恋和异性恋一直是精神分析学家们甚为关注的一个问题。

本片的热点在于同性恋,然而影片真正引人沉思的还在于它以批判现实主义的态度揭示了美国社会的种种阴暗面,展示了现代社会人的疏离与孤独。乔一到纽约便看见了无数高楼大厦,奢华的酒店商场。然而这个世界与他无缘,他属于下层社会,只能来往于廉价旅舍,灯红酒绿的42街、地铁、贫民窟和当铺之间,日夜与妓女、小偷、吸毒者、男妓、皮条客、人妖、骗子、嬉皮士等下九流人物为伍。好莱坞这个梦幻工厂总是把镜头对准中上层社会,粉饰现实,70年代前很少触及龌龊的底层社会生活,本片编导敢领风气先,在60年代末率先把影片的主要篇幅用来正面描写大都会最底层的小人物的凄苦生活,他们的悲惨命运在美国社会引起了巨大的震撼。这方面的典型便是里佐,他父亲一天14小时给人擦皮鞋,只能拿回家二三元沾满鞋油的硬币。成天呼吸鞋油味更加重其结核病,死时洗不净指甲上的鞋油,只好戴副手套。里佐不但患有肺结核,而且还跛脚。他无以为生,只好东偷西骗,成了都市混混、痞子,然而他内心极为善良,当他发现乔无处栖身时便大度地收留了他并处处照顾他。最后他自知已病入膏肓但又无钱医治,只能请乔带他到佛罗里达去,然而还未能看一眼那心中的天堂便撒手人寰。此外,编导还粗笔勾画了美国社会形形色色的怪诞人物,如乔吃饭时邻座一位带小孩的神情恍惚的青年女子竟掏出一只橡皮老鼠在自己和孩子脸上拨弄,令人毛骨悚然,这显然是个吸毒者。特别是在那格林威治村的嬉皮士聚会上更是汇集了各色颓废诡谲的怪异人物。这些描写突出了美国社会畸形、堕落的一面,也具有鲜明的批判性。

本片的中心人物无疑还是午夜牛郎乔·巴克,编导在其身上着墨最多,特别是在表现他的孤独与疏离感以及他对友谊的渴求上描写最生动。乔在失去三个亲人后就有一种孤独感,这种感受在他来到纽约、迭遭挫折后更是日益强烈。社会处处排斥他,周遭的人时时算计他,四周充满了敌意。他渴望爱和友谊的慰藉,但又对周围环境深怀不信任感。里佐请他同住时他开始还十分警觉,因为他毕竟受过里佐的伤害,然而一旦意识到里佐的真诚后他便加倍以友谊回报。他本质上是善良而富于同情心的,他在与卡丝和口淫的中学生交往时最后的退缩均说明了这一点。他在得州寻爱的失败以及初到纽约遭受的挫折更使他意识到友谊的珍贵,这就诠释了他后来为何对里佐如此尽心尽意。这种对友谊的珍视,对再度孤独的恐惧甚至促使他违背天性,殴打并抢夺唐尼的钱。当里佐终于离他而去时,他忍不住悲哀,双手把里佐抱在怀里。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拥抱一个男人——当然不是出于同性恋。编导对乔心路历程的演绎也是令人信服的。最初乔对生活充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只想利用自己的天赋条件以性谋生。然而经历种种挫折后,他逐渐成熟,不再梦想当男妓了。最后他对里佐表白说到了迈阿密他要找工作做,开始新的生活。在整部影片中乔总是身穿牛仔装(这件仔装寄托着他的理想,随着剧情发展,牛仔装越来越旧,寓意他的理想越来越渺茫),然而他在说要找工作做之前终于换上了短袖衬衫,而把那寄寓理想的牛仔装扔进了垃圾箱。影片一开始乔乘车驰向纽约的新生活,影片结束时他又乘车驰向迈阿密的新生活,然而这次他更现实、更成熟了。

施莱辛格在本片中大量运用短镜头进行闪回(这几乎成了本片影像风格的一大特征),这种手法有其高明的一面,即不堪回首的往事像梦魇一样纠缠着乔。这样既精炼地交待了乔过去不幸的遭遇,同时又巧妙地将其与现实对比,诠释了乔的行为动机。如乔首次被里佐带到其破败的住处后很快入睡,这陌生而脏乱的环境使他恶梦不断。他梦见安妮和自己双双被奸,他被鸡奸的感觉又令他回想起幼时生病,外祖母用粗大的灌肠器为他洗肠的情景。这鸡奸的梦魇使他惊醒后对里佐极不信任,甚至怀疑他有同性恋目的。然而这些闪回短镜头的快速切换给人以眼花缭乱的感觉,从积极的一面来说它们有助于营造剧情所要求的诡秘气氛,从消极的一面来说不谙剧情的观众思绪往往跟不上这快速切换的短镜头,理不清闪回中蕴蓄的情节链,从而削弱了对影片主题的理解。尽管用短镜头表明心理活动在60年代末曾是西方影坛的一种时尚,然而施莱辛格功夫有欠火候,这不能不说是本片的一点缺憾。

施莱辛格对色彩的运用也很有特色。影片开始时乔对纽约充满了幻想,因此施莱辛格基本采用高调摄影,在展示佛罗里达的情景时也用了明快的色调。但表现乔羁留于纽约底层社会时影片大多采用的是阴暗的低调,而在嬉皮士聚会那一段落影片又充盈着灯红酒绿的迷幻色调。施莱辛格对一些细节的处理也深有寓意。如他在乔乘车抵纽约前特意加了一段戏来强化乔对未来的幻想,乔从他不离手的收音机里听到纽约的一个广播节目:主持人问一些女性她们理想的男人是什么样的,回答五花八门——“年轻英俊”、“体贴人”、“积极进取”、“活泼好动”、“能与我在床上谈心”。乔一听全与他对路,不禁开心得大叫起来。这种逆向强化手法更加大了与冷酷现实的反差,从而使乔后来所遭受的挫折显得更为沉重。乔抵纽约住进廉价旅店后,施莱辛格用一张挂在墙上的保罗·纽曼的特写剧照进一步刻画了乔此时的心态。纽曼因主演了影片《赫德》(1963)当时在美国红极一时,赫德是得州一个牧场主的儿子,也可说是个牛仔,然而他不务正业,心思都放在女人身上。乔把他作为偶像崇拜,边看着纽曼边自我欣赏,这与前一场戏有异曲同工之妙。

影片结尾时,换穿短衬衣的乔噙着眼泪,双手搂着穿上绘有椰树图案花衬衫、已停止呼吸的里佐,默默坐在即将抵达迈阿密的汽车里。施莱辛格从窗外拍摄这个镜头,车窗玻璃上闪映出路旁的大海、棕榈树和饭店别墅,车内两人凝滞的身影和车窗上缓缓移动的倒影叠加在一起,两个画面自然地融为一体,画框中的景和物都寓意深长。施莱辛格以这个巧妙的构思结束全片的确是余味无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午夜牛郎的更多影评

推荐午夜牛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