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 花千骨 6.0分

《花千骨》:求道求情求画骨,虐仙虐神虐老少

剧忘矣
2018-03-26 10:27:50
一股‘洪荒之力’,席卷了2015的整个暑期。时至今日,此股力量仍在延续着,并不断引起观众对‘生死劫’、‘执念’等问题的探求,看似‘粗制滥造’的《花千骨》却掀起了全民追剧的热潮,这其中的原因不由得令人深思。


‘仙侠’一词本脱胎于‘武侠’,其滥觞于我国古典神魔类文学,露锋于民国武侠大师还珠楼主之《蜀山剑侠传》(第一部纯正的仙侠文学小说),兴盛于‘网络仙侠鼻祖’《诛仙》(网文中第一部纯正的仙侠小说)。

笔者为何于前文特意注明‘纯正’一词?这是有原因的。在如今的网文和影视领域中,打着‘仙侠’旗号的作品比比皆是,可是仔细思之,都是空有其名,现今所谓的仙侠,不过是一种‘言情’类型作品的变体。他们之所以‘打着仙侠的幌子卖言情’就是想在‘无限制的大空间下,谈不着边的爱情故事。’《花千骨》自也不能例外,但即便如此,其仍不失为一部‘未失去底线的仙侠言情剧’。


所谓的‘不失底线’就是首先你要明白‘仙侠’探求的是什么问题。当“何为道”、‘何为爱’于白子画口中说出时,这部剧已经成功了一半,你可以说它是‘仅仅说说而已’,但就是这个‘说说而已’却是很多同类剧想说却说不出来的。从《仙剑奇侠传》到







...
显示全文
一股‘洪荒之力’,席卷了2015的整个暑期。时至今日,此股力量仍在延续着,并不断引起观众对‘生死劫’、‘执念’等问题的探求,看似‘粗制滥造’的《花千骨》却掀起了全民追剧的热潮,这其中的原因不由得令人深思。


‘仙侠’一词本脱胎于‘武侠’,其滥觞于我国古典神魔类文学,露锋于民国武侠大师还珠楼主之《蜀山剑侠传》(第一部纯正的仙侠文学小说),兴盛于‘网络仙侠鼻祖’《诛仙》(网文中第一部纯正的仙侠小说)。

笔者为何于前文特意注明‘纯正’一词?这是有原因的。在如今的网文和影视领域中,打着‘仙侠’旗号的作品比比皆是,可是仔细思之,都是空有其名,现今所谓的仙侠,不过是一种‘言情’类型作品的变体。他们之所以‘打着仙侠的幌子卖言情’就是想在‘无限制的大空间下,谈不着边的爱情故事。’《花千骨》自也不能例外,但即便如此,其仍不失为一部‘未失去底线的仙侠言情剧’。


所谓的‘不失底线’就是首先你要明白‘仙侠’探求的是什么问题。当“何为道”、‘何为爱’于白子画口中说出时,这部剧已经成功了一半,你可以说它是‘仅仅说说而已’,但就是这个‘说说而已’却是很多同类剧想说却说不出来的。从《仙剑奇侠传》到《花千骨》,此类剧有了新的突破,正邪泾渭分明、必有一死的‘脸谱化’已经为‘生死劫’所取代,这算得上是一个创新。

《花千骨》没有把最后的‘大boss’设置成一个邪派大魔头,取而代之的是意味深长的‘生死劫’。从佛家的‘星宿劫’到道家的‘天劫’,再到如今的‘生死劫’,无不在阐释着列子所说的‘力与命’,《花千骨》的成功便也是源于此。


《花千骨》给观众呈现的视觉感受可以称得上是‘深入人心’,它牢牢地掐准了每一不同层次阶段观众的心理诉求。看完之后,我们会感到‘痛并快乐着’,一个是高高在上,以天下为己任的长留上仙;一个是人人喊打,欲逐之而后快的花骨妖魂。

在责任与守护的‘缘劫’中相爱相杀,在追求‘执念’的道路上摆脱执念,所谓:

吾爱小骨,则奈天下苍生何;吾爱小骨,天下苍生又奈我何。

‘墨冰’也好,白子画也罢,‘傻白甜’也好,妖神也罢,终不过是‘浓妆淡抹总相宜’之观感。

“一步一微笑,一步一伤心,一步一劫难”

我想这便是对这部剧最好的诠释了,前半部分的‘一步一微笑’堪称‘羡煞旁人’,甚至于我们也想像花千骨一样去长留‘求道求情’,求‘画骨’天作之合;

后半部分‘一步一劫难’又是‘痛煞旁人’,上仙如何,妖神又如何,一个‘虐’字当头,任你神仙也无奈。同样是虐,该剧虐出了一片新天地,“虐小骨者如虐我”成了无数观众的心声,以至于在此期间,女性观众们的心理变得更加微妙起来,而这微妙的心理变化来源于该剧巧妙地心理捕捉。


世间人分三六九等,可无论如何分,也逃不出‘年龄段’的限制。天真而富有童趣的儿童,萌动而理想化的少年,活力而充满激情的青年,渴望守护而承担责任的成年,以至于回过头来找乐子的老年,都被《花千骨》算计在内了。


几毛特效制作出的‘糖宝’毫无压力地勾起了儿童们的兴趣,以至于糖宝玩具供不应求;

‘傻白甜’的花千骨是少年所喜爱的,‘高富帅’的白子画是少年所崇拜的;

饱含激情的青年们被‘五识俱丧’的东方彧卿、‘沉睡千年’的杀阡陌感动得热泪盈眶,以至于女子放出豪言‘非此不嫁’,男子委曲求全‘生当如此’;

看清人世的成年人需要的是一份安全感,而这种安全要依靠‘守护与责任’,白子画、杀阡陌、东方彧卿这三人便是赤裸裸的理想化的‘守护与责任’的诠释;

至于老年人,要求不高,看得一乐,看得明白便好,而《花千骨》的‘主角不离线,配角不抢戏,单刀直入,砍掉支线’等设置也正满足了少儿与老年的观剧体验。

《花千骨》的‘洪荒之力’爆发在于‘老少通吃’,而老少通吃则在于把握观众的心理诉求,所谓‘大众文化’,不是你让大众看什么,而是大众想看什么。大众所喜闻乐见的,便是我们所极力追求的,这种追求也是有度可循,迎合大众与拒绝烂俗之间的尺度把握,方是如今影视制作的第一难关。
4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花千骨的更多剧评

推荐花千骨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