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飘香剑雨 6.3分

《情陷夜中环》《飘香剑雨》陈茂贤:编剧汰弱留强

释凡
2018-03-26 03:37:59

陈茂贤与郑中基合影

随着《情陷夜中环1&2》、《小鱼儿与花无缺》、《浴火凤凰》、《仁者黄飞鸿》、《百星酒店》、《卧底巨星》等影视剧的诞生,香港编剧陈茂贤已在业内小有名气。从影18年,他作品涉及武侠、商战、悬疑、喜剧、黑帮等各类题材,却从不拘泥于某个“安全区”。就像最近热播武侠大剧《飘香剑雨》,陈茂贤的剧本干脆“跳出去”变成《古龙群侠传》,在收获4亿播放量+八千万条微博话题同时,也引发了空前争议。

此次接受专访,陈茂贤直言:“我写了这么多年剧本,其实没有什么满意不满意,说白了每个戏都满意,因为都是经过努力才弄出来的!你问我什么样的剧本才是好?我只能答你,用心写的剧本就是好!等如我问你:你生了十个孩子,难道你能说满意你最大的那个,不满意最少的那个吗?都是自己的孩子嘛,人家可以不满意,自己必须都要满意,因为它们是从你的手中孕育

...
显示全文

陈茂贤与郑中基合影

随着《情陷夜中环1&2》、《小鱼儿与花无缺》、《浴火凤凰》、《仁者黄飞鸿》、《百星酒店》、《卧底巨星》等影视剧的诞生,香港编剧陈茂贤已在业内小有名气。从影18年,他作品涉及武侠、商战、悬疑、喜剧、黑帮等各类题材,却从不拘泥于某个“安全区”。就像最近热播武侠大剧《飘香剑雨》,陈茂贤的剧本干脆“跳出去”变成《古龙群侠传》,在收获4亿播放量+八千万条微博话题同时,也引发了空前争议。

此次接受专访,陈茂贤直言:“我写了这么多年剧本,其实没有什么满意不满意,说白了每个戏都满意,因为都是经过努力才弄出来的!你问我什么样的剧本才是好?我只能答你,用心写的剧本就是好!等如我问你:你生了十个孩子,难道你能说满意你最大的那个,不满意最少的那个吗?都是自己的孩子嘛,人家可以不满意,自己必须都要满意,因为它们是从你的手中孕育出来的!”他还指出,任何编剧如若原地踏步,则会被行业淘汰!

十八岁进入王晶工作室

年轻的时候,陈茂贤本来是立志要当一名赛马评述员的,没想到高中毕业之后,却认识了第一位恩师——马恩赐先生。后者年轻时是TVB的编审,就把陈茂贤推荐给晶哥,从此改变了他的人生。进入王晶工作室后,王晶和马恩赐两位恩师都教了他很多关于编剧的方法和理论,差不多是捉著手都教的一样。

起初,陈茂贤曾对自己能否当一个编剧抱有怀疑,不过身为“香港商业电影教父”的王晶却说:“我教你的话,怎么当不了?”所以,后来他索性放弃当赛马评述员,立志要当编剧,那年陈茂贤才18岁,一进入这个圈,转眼快二十年!

当时陈茂贤年纪轻,很多时在开剧本会的时候,都是负责聆听和学习。在筹备《小鱼儿与花无缺》之时,王晶第一次叫他常识写剧本,结果陈茂贤费尽力气写了一个他认为很满意的一集剧本,结果王晶看了就说:“不行!回去再写!”

起初陈茂贤不知道什么原因,究竟我错在哪里?但是碍于胆子小,不敢问他,所以只能拿王晶的手稿来看,不断看不断找方法,怎么才能写得好。到后来,写了很多遍之后,他战战兢兢的拿剧本给晶哥看。他看了一会,没说什么话,就拿起笔开始笔改了,这代表陈茂贤写的这集剧本在他的眼中是能修调的。

一天之后,王晶把剧本交回给他,内里被改得满缸红,当时陈茂贤很失望。不过王晶给予安慰:“每个新编剧都是这样的,当有一天你的剧本可以让编审修改得很少的时候,那你就不再是新编剧了!”

自此之后,陈茂贤努力视“晶哥编审修改的最少”为目标。到后来,《情陷夜中环》的开始,因为当时有某些原因,团队的编剧要被调过去做《浴火凤凰》,所以晶哥便把编剧团队一分为二,他带著其他的编剧去做《浴火凤凰》。

而陈茂贤则跟著另一位恩师马恩赐去做《情陷夜中环》,终于幸不辱命,两集都做好,口碑跟收视都不错。然后,王晶就说:“过来一起做《浴火凤凰》吧!”那时,陈茂贤视这次创作机会,是王晶来之不易的一次肯定!

到了《仁者黄飞鸿》的时候,陈茂贤得意称:“我们在晶哥的带领之下,已经是一个合作无间,而且发展成熟的编剧团队了。从故事大框架到剧本,一层一层的打磨都分工有序,晶哥负责题材故事大框架,我们负责把每个人物和情节做好,最后再由他作最终把关,现在回想起来,那些时光真的很快乐。”

王晶也是陈茂贤心目中最尊敬的编剧之神,他的脑子转得快,触觉也很敏锐,对市场又能掌握。陈老师称:“小时候看着他跟我们开剧本会,看他对故事起承转合的把控,人物冲突所制造的戏剧效果,实在拍案叫绝。”

让观众得到一次如坐过山车般经历

王晶曾跟陈茂贤说过一句话:“一个好的编剧是能够在剧情上带动观众情绪,你的责任是让观众得到一次如坐过山车般经历!”

“除了在技术上学会如何写剧本,如何写好剧本更是重要”,陈茂贤认定自己年轻时看王晶写出来的剧本,可以说是一种享受。“在他的剧本文稿中,他彷佛有一种魔法,能将文字加持成画面。你只是在纸上读了他写的几行字而已,画面彷佛就在眼前浮现出来。而且,他的戏剧冲突特别浓特别好看,看完有让你产生的情绪的那种。这些属于他的绝活,我不会说自己已经学会,但我肯定是深受他的影响。”

“《情陷夜中环1&2》可以说是晶哥当时愿意放手让我们搞的电视剧”,陈茂贤称自己非常喜欢这两套剧,因为一来有成绩有口碑,因为需知道那时在香港,TVB有惯性的收视率,要在别的平台对抗到TVB,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晶哥最先把这个故事框架都弄好了,然后我们去执行,虽然剧本赶,制作条件亦有限,但是幸好大家同心合力,总算干出一点成绩来。”

起初陈茂贤入行当编剧这么久,最早他的母亲一直反对。当时她只看到儿子每天早上晚归,在写写写,究竟在忙什么?却不知道。因此担心赚钱不稳定,而且朝不保夕。

直到《情陷夜中环》播出了,母亲看到了,觉得挺好看,陈茂贤才告诉她这是自己弄的剧本。起初,母亲并不相信,直到陈茂贤把电视录了下来,在片头出现自己字幕名字时,就按暂停让她看,母亲才信。

而且她当时生平第一次为自己儿子感到骄傲,终于不但不反对,还支持有加,每逢看到亲戚都会说:“《情陷夜中环》的本子我儿子有份参与。”,陈茂贤得意说:“试问如此,我焉能不喜欢这个剧呢?”

《情陷夜中环》是叶琁离开TVB之后的第一部戏,她对这个戏很紧张!陈茂贤回忆第一次见叶琁时,除了觉得她漂亮之外,还觉得她特别认真,对角色的提问都很到位,当她了解完自己的角色之后,便说:“会回家做功课。”结果,后来大家在剧里面就看到了,她的确演得挺出色。

对于男主角谢贤,陈茂贤则称:“四哥是晶哥的老搭档了,他们彼此都很熟悉。四哥其实是个很认真的人,尤其拍戏,还记得后来写到黄浩然要虐待他的时候,又要躺在地下,又要脱墨镜,结果照单全收,我们看到片子之后都忍不住大赞!”

在内地市场的打拼岁月

2009年,陈茂贤离开了晶哥工作室。之后,他到过北京、横店跑剧组,因为想了解更多这里的市场和拍摄的运作,就干脆进行了三年的北漂。那时在北京、横店跑剧组当磨练,同时不停交际认识这一行的朋友,陈茂贤扩大自己的人脉圈子。

当时北漂的时候,日子过得挺苦的,幸好最常照顾他的是曾拍过《小鱼儿与花无缺》谭朗昌导演,“一来大家都是香港人,二来他可以说是除了晶哥跟马恩赐之外,第三个从小看著我长大的影视导演。”那时谭导常常拍戏,每逢需要帮忙修剧本的,他都会找陈茂贤。久而久之,双方建立了一种默契,“但凡他一句说话,无论我在地球那个角落,他需要我时我都会出现。”

到2012年左右,那时在北京遇到不开心的人和事,令陈茂贤对北京这个地方有点意兴阑珊,想回香港了!就在这个时候,他遇上了谷德昭导演,后者说:“既然留在北京不开心,回香港跟我弄喜剧开心一下吧!”

于是,陈茂贤便回香港,跟他合作,一直到现在。他称:“谷德昭导演跟我的关系,可以说是亦师亦友。我在他身上学到很多,他是九十和二千年代香港最卖座的喜剧导演,他的喜剧很创新好玩,我也是他的粉丝。”他还笑称:“如果你问我想不想跟晶哥合作,怎么会不想?始终在他身上能学会的东西太多,我就等他召唤我而已!”

谷德昭拥有一颗善心

其实谷德昭在搞鬼搞怪的背后,拥有一颗善心,陈茂贤曾问过他,“为什么一定要弄喜剧?”谷导演说:“令人发笑是一种功德,观众日常生活已经够累夠辛苦了,如果看我们的喜剧能轻轻松松的笑几下,暂时把现实的累和辛苦都放下,那我们就功德圆满了!”“说实话,我被他这句感动了!亦认同他这句说话!”所以,双方才能走在一起默契合作!

陈茂贤介绍说,“他是狮子座,喜欢带领。而我是射手座,比较随心随意!所以我们挺合得来,但是我们也会有意见不合的时候,因为我很注重细节,过不了这个点,很难去到下一步。”每当去了关键点上时,两人便停下来,有时候各持己见。陈茂贤说:“有时他不退,我不让,但是大家都是为了作品好。时间过了,气下了,他会知道我的坚持是有原因的,一定是我过不了,他会退后一步,大家取得共识。同样地,有時候我气下了,也会让步,结果又为这个退让的关节上又各持己見,再吵一次,哈!”

但是,在本子和拍摄上,谷德昭是一个很认真的导演,因为他常说,“虽然我们拍的是喜剧,但是我们不能马虎。”而且,谷德昭是一个很聆听编剧意见的导演,或许他本身也是编剧出身的缘故吧!陈编剧称,“每次我们在现场拍戏,他都会问我觉得怎样,只要他觉得好的一定会采纳!”

“我跟谷德昭导演合作,每部戏在现场,我们都有一种默契”,谷德昭在前面跟演员沟通,陈茂贤就在显示屏前把关,反之亦然。而且,最重要的是,谷德昭很愿意放手让编剧跟演员沟通,因为他认为剧本编剧也有想法,先把你的想法跟演员磨合一下,然后到正式拍摄时,再由他以导演的角度去调整,对于这么多年默契合作,陈老师说:“这一切都使我感到尊重和自在,我愿意继续跟他合作下去,谢谢谷德昭导演!”

不过从《百星酒店》到《六福喜事》《恶人报喜》等片,谷德昭和陈茂贤合作的喜剧片,却在内地市场饱受质疑与诟病,甚至很多影迷都在骂:“这些犯傻的闹剧烂片。”对此,陈老师辩解称,“也许不是每一个观众都认同我们的喜剧,我们有时也会气馁,但是也会互相鼓励,下次再做好点吧!但是我还是那句老话,我们对得起自己的作品,因为我们有用心去做!”

陈茂贤认为一套作品面对观众时,都会有好评与差评!但他很奇怪,但凡自己的作品,无论电影还是电视剧,他都从不看好评,只看差评!“因为差评会让我时刻保留一份危机感,就是原来有观众是不喜欢的。人最怕就是觉得自己成功,久而久之就会活在自己成功的世界里。”

《百星酒店》其实在南方是大受欢迎的,甚至在香港是当年的贺岁档票房冠军,陈茂贤透露,“那时我在香港差不多天天都进电影院看反映,笑声此起彼落!”陈茂贤也从不认同喜剧是最难写的,他觉得喜剧不难写,但难写得好。

针对很多影迷都称《恶人报喜》《卧底巨星》搞笑格调太低,陈茂贤回应说:“这个问题有点诡异,怎样去定夺格调高与低?格调高就是好?格调低就是差?我会反问,做喜剧为什么一定要走格调高的路线?为什么你认为的高格调就是高格调?有沒有客观的方法去量化呢?是大众觉得?还是有一個特定的标准?”

“世界之大,众生平等,何必要去分什么格调高格调低呢?只有喜欢与不喜欢而已,你不喜欢,没问题,你不去接触,不去涉猎就好了!喜欢的观众,能逗到你们笑。如谷德昭導演所言,功德圆满了!又何须执着?我不是超级英雄,我能力有限,影响力有限。我无法满足所有人,所以面对这些差评,我会记下来,时刻让我记住,我还有一些观众无法满足的。也许待我能力再大一点時,我的责任自然变得更大,到時候看能不能满足他们吧!”陈茂贤无奈说道。

而著名影星郑中基在《恶人报喜》这部喜剧中,也被很多人质疑演技太差。大家质疑他表情浮夸,行为离谱弱智。但身为合作伙伴的陈茂贤则坚决力挺。他甚至认为郑中基是继周星驰之后一个不可多得的瑰宝“我这样说,当然大家会觉得郑中基是我的朋友吧?但,我可以告诉你,他体内有一种特质,是一举手一投足都能令你发笑,逗人发笑真的不容易,就如周星驰一样,没有上乘的演技是做不到的!”

陈茂贤很严肃地说,“他贵为香港电影金像奖和台湾金马奖双料最佳男配角,你以为他是吃素的吗?当然,郑中基有的是演技,有演技的人演正剧喜剧都行。虽然荧幕上比较少见他演正剧,但是我敢写包单,不久的将来,你们就会在萤幕上看到他演正剧,到时就知道我说的是事实!”

2018年,谷德昭导演与陈茂贤编剧合作的喜剧新片《卧底巨星》热映后,不仅票房仅仅达到3925万,就连豆瓣网评分居然达到惊人的3.7,再创这个团队的口碑新低!而著名影星陈奕迅,同样被质疑是在用张牙舞爪的耍贱在进行搞笑。

对此,陈茂贤同样力挺合作伙伴:“陈奕迅亦是好演员,他是从内到外都充满能量的人。演喜剧需要能量,而在角色上,只要给他一个演绎的对境,简单点就是把陈奕迅变得不是陈奕迅,他就能生龙活虎,他演活了元豹,跟他合作很过瘾!”

在喜剧电影《卧底巨星》高潮戏时,陈奕迅拿自己假发当绳子滑下高层,很多人觉得太假太夸张,脱离实际,根本笑不起来,所以纷纷在网上吐槽。

对此陈茂贤则辩解称:“从剧本的角度来看,元豹有两大缺点,一是恐高,二是秃头!最后在Ending上一次过把内心两大梦魇都克服,是人物的一大成长!当然,制作成品出来之后,效果可能有点夸张,但到头来我还是觉得,大家喜不喜欢而已。当大家喜欢的时候,这种夸张会变得好玩,不喜欢的时候,就变得太假太夸张了!”

而对于网上铺天盖地的“弱智闹剧”恶评,陈茂贤辩解道,“其实,我做的喜剧,是以取最大众的观众层面,甚至希望连小孩都看得懂,根本就是真人演的卡通片。与其用“弱智”,陈茂贤倒宁愿用“童心”来形容,“小孩是最简单最容易发笑,最懂得什么是笑,他们的行为简单直接,所以我们成年人看完也会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他还说:“你看卡通片时,看见大雄跌在地上,难得你会说大雄弱智?有时候,我很希望这个世界不要这么Harsh(严厉),不然这样活在世上很痛苦。电影神奇的地方,是将不可能发生的事都透过银幕呈现于观众眼前。尤以喜剧为例,或许放下所谓逻辑、正经、常理,尝试放轻松投入会有另一番体会。”

谈到《天生不对》男主角周渝民,陈茂贤盛赞道:“仔仔给我的感觉,是一个比较安静的人,惟跟他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便慢慢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很热情很健谈的人。作为演员,他对自己有要求,每天都会跟我研究,一会拍摄的时候该怎么演绎,觉得这一条演得不好,他会坚持再来,十分专业。”

拍《天生不对》时,作为男一号,每逢不用拍摄他的镜头时,仔仔都不会回化妆间休息,宁愿待在现场准备。陈茂贤认为,“他是少数能适应任何造型的男演员,现代、古装和年代都各有味道,我很希望往后的电视剧,不论是我写本子的,还是兼任导演的,可以再跟仔仔合作就好了!”

回应《飘香剑雨》巨大争议

陈老师透露前阵子热播的网剧《飘香剑雨》这个项目刚开始不是找的他,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辗转之下找他编剧。他接手之后,重新温习《飘香剑雨》那是必然的,在看著最后一回的最后一段时:「大地永恒地没有一丝变化,人类却时刻地在变化着,只是这一切变化只不过是人海中一连串小小的泡沫,开始和结束,在永恒的宇宙中,都不过是刹那间的事情罢了!

所以,既然如此,我这小小的故事的开始与结束,不更加渺小和可笑了吗???? 所以,既然如此,我要说!“世上任何一件没有结束的事,其实也可以说是已经结束,世上任何一件结束了的事,其实却也可以说是没有结束,因为结束与不结束。这其间的距离,真是多么可怜而可笑地短暂呀!」

读到这里,陈茂贤的内心异常感动,“我是一个佛教徒,开始和结束对我来说只是一个过程,这不正正是古龙先生结尾的话吗?于是,突然有了一个想法,除了重塑古龙先生的武林宇宙外,我想在《飘香剑雨》里体现这种唏嘘……”

但是,唏嘘只是一种无形的东西,除了重塑古龙宇宙外,陈茂贤跟自己的编剧团队研究过之后,发现首先定一条界线:怎样去将武功分等级,一步一步去让观众打开脑洞,重新认定那个是高手,那个是武林高手,那个是绝世高手!

他认为《飘香剑雨》的男女主角在这个戏里面,可以说是另一惊喜!首先,男女主角的颜值都相当高,惟在角色上,对吴优和任言恺来说,实在是一大挑战。孙敏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女侠,对所有的情感都完全压抑下去,那种外表冷操,内里躁动,她算是拿捏得挺好的了。而且,她的清丽脱俗,美到连我到看进去了!

任言恺方面,颜值爆灯,我当初都怀疑,他这种撕漫男究竟能否把搞鬼搞怪和情深款款的伊风演到呢?结果我看到成片之后,就放下心来了,我觉得他的伊风,惟一的缺点就是太帅了,哈哈!但是我能接受!“当然,在于我的角度来看,他们都能有更大的进步空间。但是,他们毕竟是相对较年轻的演员,我认为不要太苛刻,要好好保护他们,给他们继续成长,为将来的影视圈培育新血。至少起码今次大家能看到,任言恺不一定只能演高大帅的花美男的!吴优是美貌与演技成正比的!”陈茂贤说道。

还记得第一集开始时的四句话吗?"忘记你看过的,忘记你听过,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目的就是要告诉观众,在这个故事,所有你看过的,听过的武侠片,内面所说的一切都不再重要,你要在这里重新适应一个全身的世界观。

然后,我们总得要找一点新,这点新是之前的武侠片没有写过和拍过的,我跟我的团队谈过后,古装武侠片比较少提及练功的过程,究竟一众古装大侠是咋练的功呢?我们看过往的武侠片,大侠练功,都是坐著打座,然后身体冒烟,之后就学会了绝世武功,那究竟他们在打座的时候是做什么呢?于是,答案显然而见,靠的就是观想,引气打通奇经八脉,所以常常有个说法是打通任督二脉,然后功力大增。

很多人看到百晓生所教的借假修真,引气通脉就觉得这个武侠片变玄幻剧了。其实古龙先生的小说内均详细说明过,“嫁衣神功”与“无相神功”这两个武道佛禅,乃是古龙先生的小说中天下无敌的内功心法,它们都是无招式纯武学理念,实为内功。

但是,怎样解释打完座,引完气,通完脉之后,明明没有练过剑,怎么会懂得剑法?因为在脑内练过一次,练得好,出定之后就学会了,练不好就会走火入魔,所以我们看从前的武侠片,才会有高手出现打座练功到走火入魔吐血的情况。

可是,要实行观想里的练武内容时比较困难,陈茂贤提议必须采用实况的手法拍摄,因为本身说的理论比较虚,如果再用特技帮忙的话,就会变玄幻了。可是,最后出来的成品还是得靠特技帮忙呈现,这个我有点无奈,但也惟有接受,也许是怕观众分不清那个是现实,那个是观想吧!”

改编成现在带有《古龙群侠传》感觉

在陈茂贤看来,《飘香剑雨》是古龙先生早期的作品,“那个时候古龙先生还在摸索期,说实话,这故事跟古龙先生成名的作品,的确有段距离。”至于改编成现在带有《古龙群侠传》感觉,盗帅、孔雀翎、长生剑、龙凤环、短铁拐、小李飞刀、霸王枪、银戟...聚贤山庄与天真教全上了。

陈茂贤表示,“这的确完全是我的意思,全因从小我就喜欢古龙先生的小说,看完他的书后,很自然会在脑内建构一个古龙宇宙。”究竟,西门吹雪与小李飞刀相遇会发生什么事?楚香帅与陆小凤碰面又会如何?而且,古龙的武侠世界,跟美国漫威宇宙很相似,漫威塑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超级英雄,我们没有超级英雄,但是我们的古龙先生却塑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大侠。

总会有人去试新的东西

当然,这在创作之前,陈茂贤已经作了巨大的心理准备会被可能很多古龙粉丝各种吐糟,“这个我是十分理解,换转是我,我可能也会吐糟。但是,作为一个编剧,我觉得有必要走上这一步!毕竟眼下已经到了廿二世纪了,年轻人看电影和电视剧的模式不同了,武侠剧差不多已成明日黄花,不能再停滞不前,墨守成规了,总会有人去试新的东西。所以我才决定挺而走险,那怕是被人吐糟,也要冒险一试,决定以《飘香剑雨》作背景,重塑还原整个古龙宇宙。”

当然,现下虽然有不少观众吐槽,但是同样的亦到不少的认同。陈茂贤坦言:“其实两边的观众都有道理,可是,一个戏写了一百遍都是这样写,换个角度写也许会不同!我不会说今次成功了,但是我也觉得没有失败,只是作了一个大胆的尝试而已!”

其实,《飘香剑雨》是一个关乎因与果的故事,内里每一个人的遭遇和过程,都是昨日的因导致今天的果。整个戏的创作时间虽然不是十分充裕,但还好爱奇艺的总监樱子姐对陈茂贤这个大胆的改动能接受,像她之前在一个论坛说的的:“飘香剑雨为什么好看?因为强情节,快节奏!”所以,往后一切进展得十分顺利。对此,我要谢谢樱子姐的支持和体谅,期望再跟她合作,做更好的剧!”

不过,陈茂贤也透露,“全剧的制成品出来后,虽然跟我本子里的东西的确有点出入,可是我也明白制作的难度,就像我所说的,无论是赞赏还是吐糟,台前幕后整个团队都有份一起扛的。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们再做得更好,更尽善尽美!”

针对网友在弹幕吐槽《飘香剑雨》里面台词都是现代化的,大家都说编剧瞎写,陈茂贤回应道:“瞎不瞎写,要看严重性。我承认内里有些台词是比较现代化,例如:「任务」、「人质」(虽然春秋时已有质子一词),而且由于要作出很多科学化和物理化的解释,所以难免会带点现代化。但,有个地方我得说说,就算台词再现代化,我的本子里也会有界线,现下观众看到的制成片,有很多字眼上已经在配音时被改动,跟本子里的台词有出入。”

最佳例子的是:第三十五集伊风跟颜子仲教他针灸助进入定境,现在的台词出现了“中国的针灸博大精深”,那个时候没有中国,陈茂贤在本子里没有写过“中国”一詞的,正如他前面说过,“影视作品是整个团队共同努力去打造出来的,出现这种失误。我也觉得无奈,希望下次再做得好点吧!”

对编剧与影视剧有全新认识

从前,陈茂贤以为编剧是神,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谁生就生,要谁死就死。可是,渐渐开始,他发现编剧在一个作品的影响力终归有限,“因为就算你的剧本怎样花心血,如果遇到一个不了解你,不了解你写的东西,怎样也拍不出你的原意。”

当然,他也见过是某些导演会把剧本的素质有提升的,但是这个情况很少,少得可怜。另一个情况他看到的就是,编剧与编剧之间,能放下身段合作的情况很少,“我明白同行如敌国,但是一个人的能力有限,为什么编剧不团结一点,把作品再提升一点呢?”

也许行内充满很多能力不够,打着编剧为名,享受人家称呼自己为编剧。但是实际创作力有限,只懂混饭吃人实在太多,形成编剧一种独有的生态。毕竟编剧的专业除了读出来之外,就得看作品了!他觉得业内所谓的“内容为王”很正确,但内容不完全是剧本,两者要相辅相成,大家都同气连枝,不可分割的!

美剧最多给你多一集的机会

至于现在的影视剧对编剧的要求更高,陈茂贤也深有体会,“尤其现在由电视台转战网路平台,观众更加不卖账,你要是节奏稍慢,水份稍多的话,观众已经弃剧了。换过来我们自己,在网上看美剧,开头看了一集,不好看,最多给你多一集的机会,第二集还是不好,我们也会弃剧。”

“所以,现下的生存难了,大家要自强,不要再用以往的方式做影视剧了,全地球都在进步,我们也得进步,不然很快被淘汰!”陈茂贤称这绝非危言耸听。

如果要写好一个剧本,陈茂贤认为灵感次要,心为首要!只要用心写,剧本烂不到哪里去。他还总结一个多年编剧心得:首先要准备一颗真心,没有这颗真心,根本写不出来好剧本。

其次,要准备一个时刻被批评的心理状态。我常常给很多人看我的剧本,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我都会找不同界别的人看。因为,他们才是观众,但不会每个人都喜欢你写的东西,要虚心看一下为什么对方不喜欢,那里有问题?要是他们从文字的角度都喜欢、都笑的话,那你第一步成功了!

第三,在整个剧本创作的过程中,不断地跟自己交战,举个例子,当有些戏写了一百次都是这样写,我会问自己一个问题,有没有别的方法写得不一样?然后写出来,让其他人看,再从中看看别人接不接受。第四,要准备愿意写的状态,我看过坊间有太多所谓的“编剧”,连剧本也不写,只会口若悬河,有些甚至连口若悬河都不会,只懂唯唯诺诺,应个声罢了!这样莫说把剧本写好,把剧本写完已经算很不错了!

其实这几年来,陈茂贤透露自己一直有机会向导演的工作延伸,可是当时他问了自己一个问题:“究竟你是为了当导演而拍戏,还是为了拍戏而当导演?”这问题很简单,因为有很些人是为了当导演才拍电影,他们渴望能满足自己那种拥有权力的欲望,在现场对其他指指点点,一声令下,所有人都要听他的。

另一种是为了想拍电影才当导演的,因为真的想拍自己的电影,讲自己的故事,所以才渴望当导演。陈茂贤认为自己是后者,“这也许因为我是编剧出身吧!大部份的编剧,总是觉得导演拍不出他们的想要的东西,所以很多编剧最终都会转为导演。年轻时,我也会这样想,但是久而久之,我认为除了写剧本之外,还要懂得制作。因为创作是无限,但制作有限。即使你脑袋如何厉害,创意如何天马行空,不懂制作的话,是没办法把你想拍的东西实现出来。”

所以,那时陈茂贤便告诉自己,不要急,必须按步就班,继续当编剧,同时在现场学习,“因为我的每套电影,我都坚持在现场协助导演,这不单是为了作品负责,也是一种自我增值。虽然任何时候我都不会说自己懂得如何制作电影。但是经验累积下来之后,我慢慢觉得当导演的时机来临了,所以未来不久的日子,我就会向导演的工作进发了。”

陈茂贤透露自己正在筹备一部新的电视剧本子,同时准备筹拍自己的首部导演作品,预计年后开机!

释凡:您写过喜剧、武侠、爱情等题材,自己最喜欢哪种题材?

陈茂贤:喜剧跟武侠我都喜欢,但不是最喜欢,最喜欢的题材悬疑!

释凡:很多人都说电影才是艺术,电视剧和网剧不是艺术,您认同吗?

陈茂贤:要要先界定什么叫艺术,电影是通过光与影拍摄成影像,里面包含了故事、剧本、演员、演技、摄影、灯光、服装、美术,导演的价值观等等,那我反问一句:以上有哪些是电视剧和网剧没有的?我认为影视没有分艺术与不艺术,真正会分的却只有人!

大IP、大阵容、大营销的戏,就有人看?

释凡:现在有一种说法是有大IP、大阵容、大营销的戏,就有人看,不需要编剧编好剧情,您如何看这种情况?

陈茂贤:我觉得彼此得环环相扣,缺一不可。大IP、大阵容、大营销等这些都是外在,内在则靠剧本啊!我只能说:“IP、阵容、营销等都会有过时的时候,但是戏剧是永远都不会过时的!”而编剧就是负责搞戏剧的,如是我信!

释凡:《大明劫》编剧制片人谢晓东说过,“电视剧普遍三天拍一集,一周就能拍一个电影,纯粗制滥造”,您赞同吗?

陈茂贤:电视剧三天拍一集,这只是中国和香港才会出现的情况。观乎美国,英国,甚至韩国也不是这样,各个地方都有他们运行的生态特色,何必执着?

释凡:有没有人拿钱就让您编一些您不喜欢的项目?您入行多年片酬是否飞涨?

陈茂贤:我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暂时没有试过有人用钱砸过我!(一笑)至于片酬飞涨这个是观点与角度的相对问题,看跟谁比,我只能说,找我编剧是很化算的!哈哈!

释凡:您合作过演员与团队,哪个最喜欢?

陈茂贤:我合作过的演员,最喜欢的香港当然是郑中基啦!毕竟跟我合作无间,彼此也是好朋友,大家都知道对方想什么。内地方面,就非潘粤明莫属了,我跟他合作过一个剧叫《儒林外史》,他是专业到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而且演技是无懈可击的!我很希望能再跟他合作……至于团队方面,香港我当然首推谷德昭导演,内地就是谭朗昌导演!

释凡:如何看业内演员乱改剧本不念台词的现象?

陈茂贤:我还是比较幸运,合作过的演员都会跟我商量台词,甚至心理状态。我觉得演员也是一种专业,要是能提升质素,改动也无可厚非。

释凡:如何看业内影视剧的飞速繁荣?

陈茂贤:繁荣发展只会出现一种情况,汰弱留强,适者生存,这将会是一件好事,是观众们的福气。

释凡:港剧现在都说不如内地剧,您认同吗?

陈茂贤:港剧在制作上有所局限,论成品当然难与内地剧相比。但是香港的电视剧也有受欢迎的作品,例如最近的《反黑》也都挺火的,内地与香港成绩都不错,接下来还会有《反黑二》呢?我只希望大家以后都越来越进步,制作更多好的作品。

释凡:您个人事业目标是什么?

陈茂贤:希望无论是编剧或导演方面,都能制作出一部自己满意的代表作吧!

释凡:您平时爱看什么样的影视剧?

陈茂贤:平時看的戏挺广的,从日本卡通、港剧、美剧、英剧、韩剧、国产剧,我比较习惯看美剧,所以我自己写剧本都走美剧节奏,能打开脑洞,提供世界观的。电影方面,港产片、好莱坞片,国产电影等等,基本上好看的不好看的都会看一下,我相信再烂的戏都会有东西得着。得参考一下,为啥人家能拍到这个戏?

释凡:您如何感谢自己的粉丝与合伙人?

陈茂贤:我觉得作为编剧,应该努力做戏剧,做好戏剧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飘香剑雨的更多剧评

推荐飘香剑雨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