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与歌

李梓然
2018-03-26 01:16:56

一年前在某视频网站发现了一个十分小众的综艺节目,区别于其它有一众明星的搞笑综艺,这档节目的形式很简单,甚至十分单调,不过一人一书而已。

这档节目的名字叫《一千零一夜》,由著名的文化学者梁文道主持,于夜幕后行走于城市街道之中。头戴礼帽,身着斗篷,配合着平和的音乐,别有一番意味。摄像师跟在梁文道身后,拍的是他的背影和街边的路人,情侣、商贩都在无意间被拍进了镜头。配乐结束,梁文道先生便拿出一本书来,开口用他那有点别扭的普通话讲解这本书。讲书的作者,讲书的背景,讲书的内容,也讲这本书所要表达的深意。

初看时觉得滑稽,不了解他也不了解这个节目,只觉他有点故弄玄虚,活像个在天桥上摆摊的算命先生,觉得他是个江湖骗子。但节目继续往下进行,却完全不是我以为的那回事了。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字字珠玑,言简幽默却别有深意。他讲书却不单讲书,他更讲文学、讲社会、讲历史、讲人性。这不单只是档推书的栏目,更多的是个宣传文学思想与哲学思想的栏目。他像个传教士,教人们读书、悟理,并不手执《圣经》,但经他讲解过的书在我眼里却都成了《圣经》,难怪他被人称为“道长”。

一期节目最长不过几十分钟,但在这几十

...
显示全文

一年前在某视频网站发现了一个十分小众的综艺节目,区别于其它有一众明星的搞笑综艺,这档节目的形式很简单,甚至十分单调,不过一人一书而已。

这档节目的名字叫《一千零一夜》,由著名的文化学者梁文道主持,于夜幕后行走于城市街道之中。头戴礼帽,身着斗篷,配合着平和的音乐,别有一番意味。摄像师跟在梁文道身后,拍的是他的背影和街边的路人,情侣、商贩都在无意间被拍进了镜头。配乐结束,梁文道先生便拿出一本书来,开口用他那有点别扭的普通话讲解这本书。讲书的作者,讲书的背景,讲书的内容,也讲这本书所要表达的深意。

初看时觉得滑稽,不了解他也不了解这个节目,只觉他有点故弄玄虚,活像个在天桥上摆摊的算命先生,觉得他是个江湖骗子。但节目继续往下进行,却完全不是我以为的那回事了。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字字珠玑,言简幽默却别有深意。他讲书却不单讲书,他更讲文学、讲社会、讲历史、讲人性。这不单只是档推书的栏目,更多的是个宣传文学思想与哲学思想的栏目。他像个传教士,教人们读书、悟理,并不手执《圣经》,但经他讲解过的书在我眼里却都成了《圣经》,难怪他被人称为“道长”。

一期节目最长不过几十分钟,但在这几十分钟里他往往能让你了解到许多你从未知晓的东西。他在讲书,也在讲他的想法。他说“语言有一种魔力,它不只可以反映现实,它更加能够塑造现实,而文学就是让我们揭穿这种魔力的秘密工具”。在他眼里,文学如同一柄无坚不摧的长剑,它可以劈开天地,刺破洪荒。

《一千零一夜》打出的一句标语是“只有晚上,只在街头,只读经典”。诚如他所说,节目只在夜幕后的街头拍摄,用纪录片的手法勾勒出世间百态,如同一本书描绘了一个世界。华灯初上,喧嚣未止,时有行人匆匆,他却依旧缓缓前行,娓娓道来。

他讲《百年孤独》,讲《狂人日记》,讲《了不起的盖茨比》,古今中外全都涉及。我感叹于他的博学,也赞叹他独到的见解,当然,还有对他走上街头的欣慰。在快节奏的当下,已经很少有人能腾出时间静下心来读一本书了;另一方面,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互联网和移动设备带来的便利,阅读的内容变得碎片化、精编化,已经很难再去读一些“长篇大论”了。人心变得浮躁,各种“鸡汤”读物盛行,初读似有道理实际却毫无内涵。而梁文道先生却反其道而行,每夜手捧一本经典书籍走上街头,俨然一位固执而又儒雅的独行者。

曾买过两本梁文道先生的书,一本《常识》,一本《读书》。前者还同其它未拆封的书放在一起来不及看,而后者却不知在何时何地遗失了。这使得我总觉得自己成了个做了错事的孩子,心有羞愧。

我也开始在夜里独行,戴着耳机,听着歌,只是却没有梁文道先生那样博学,也没有他那样独到的见解。如今《一千零一夜》已做到了第三季,名曰《出走季》。他不再只于夜间出现,也不再只行走于街头,还走进了文化古迹、风景名胜;他不再只讲文学,还讲文化。在陌生的场景里还是熟悉的拍摄方式,熟悉的配乐,熟悉的人,熟悉的声音。听他说话,似有歌声在耳畔播放,他的思想依旧随着歌声缓缓到来。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琴上偶然音

扫描二维码关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千零一夜 出走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一千零一夜 出走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