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导演是个哲学家,除了一起纠结,你还有其他选择吗?

荔枝
2018-03-26 01:07:5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三块广告牌》是一部偏现实题材的电影。主人公海耶斯是一位母亲,她的女儿在一次独自外出时惨遭奸杀,但这件案子迟迟没有侦破。

海耶斯决定不能让案子一拖再拖,于是做了一件轰动小镇的事——在路边租下三块硕大的广告牌,上面赫然写着“威洛比局长,奸杀我女儿的罪犯,还没有抓到吗?”

她希望以这样的方式推动案件的侦破,伸张正义,但这个过程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简单,她所面对的,并非简单的是非对错。


她有三个面向,三个面向组成活的人格。

电影开头的配乐极其温柔。这部电影开始吸引我,是从音乐开始的。
如果只听配乐,几乎所有人都会觉得它是温柔的,舒缓的。但如果你知道伴随音乐的缓缓流淌,画面上是海耶斯略显苍老面无表情的脸,以及她的儿子埋怨又不理解的怒视,两人开着车走在空无一人的郊区马路上。我相信你会跟我一样,有那么一瞬间,以为电影搭错了音轨。

没错,海耶斯根本不是打官司的“秋菊”,她是穿着牛仔连体衣,用蓝头巾包头,臭脸的,满嘴的F word的“男人婆”。

“强硬”是她的第一个关键词。跟丈夫离婚,独自抚养两个孩子,在遭到这样的不公时,她不是去哭诉或者去警察局讨个说法。而是选择以如此













...
显示全文
《三块广告牌》是一部偏现实题材的电影。主人公海耶斯是一位母亲,她的女儿在一次独自外出时惨遭奸杀,但这件案子迟迟没有侦破。

海耶斯决定不能让案子一拖再拖,于是做了一件轰动小镇的事——在路边租下三块硕大的广告牌,上面赫然写着“威洛比局长,奸杀我女儿的罪犯,还没有抓到吗?”

她希望以这样的方式推动案件的侦破,伸张正义,但这个过程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简单,她所面对的,并非简单的是非对错。


她有三个面向,三个面向组成活的人格。

电影开头的配乐极其温柔。这部电影开始吸引我,是从音乐开始的。
如果只听配乐,几乎所有人都会觉得它是温柔的,舒缓的。但如果你知道伴随音乐的缓缓流淌,画面上是海耶斯略显苍老面无表情的脸,以及她的儿子埋怨又不理解的怒视,两人开着车走在空无一人的郊区马路上。我相信你会跟我一样,有那么一瞬间,以为电影搭错了音轨。

没错,海耶斯根本不是打官司的“秋菊”,她是穿着牛仔连体衣,用蓝头巾包头,臭脸的,满嘴的F word的“男人婆”。

“强硬”是她的第一个关键词。跟丈夫离婚,独自抚养两个孩子,在遭到这样的不公时,她不是去哭诉或者去警察局讨个说法。而是选择以如此醒目并具有轰动性的做法引起警察局的注意,希望舆论的压力可以迫使警局重启调查。

这一举措确实奏效了,她被请到了警局,半劝说半喝茶地希望她能暂时撤掉广告牌,但海耶斯想都没想地拒绝了。
在她看来,案子迟迟没有侦破,警局应该负全部责任,她没有理由,也没有任何责任撤掉广告牌。

警局局长威洛比在小镇上声望很高,也为镇上的人做了很多事,最近又查出得了绝症。小镇的人都觉得,海耶斯这种做法有失妥当,对局长个人的问责也非常无理。他们选择同情局长。

不仅如此,连海耶斯的儿子也反对母亲的这一举动。他还没从失去姐姐的悲痛中恢复,就又一次被狠狠地揭开了伤疤。

广告牌不仅是警局的肉中刺,更是每每唤起这家人痛苦的回忆。连儿子学校的人,都开始敌视他。海耶斯不管这些,惹急了对学生也毫不客气。

尽管身边所有人都不支持她,但她没有退缩。面对所有的指责,她是克制的,她应对的方式就是不理会。

在故事的大部分时间里,海耶斯都只有一个表情,那就是面无表情,她似乎毫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和感受。对这件案子的态度,也冷漠地不像个母亲,更像是职业私家侦探。不说话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但这是事实吗?如果真的没有感情,海耶斯何必大费周章地逼着警局破案,难道只是对“正义”二字偏爱有加?

正是电影的配乐给了答案。音乐、广告牌、面无表情三者构成了海耶斯本人的三个性格表象。

女儿在海耶斯心中,正如夏季的最后一朵玫瑰那般珍贵。她所受的厄运,对母亲来说,是致命的伤痛,更何况在事情发生前海耶斯还大骂女儿一通。女儿是海耶斯心底最柔软的一块,是一首温柔的歌,包含着怜爱、悲伤和后悔。

三块广告牌,是海耶斯的愤怒。想到杀害女儿的恶人还逍遥法外,每一个母亲都会生出愤怒,心底越柔软,被伤害的愤怒就越强烈。

硕大的广告牌,代表着愤怒和力量的血红色背景,以及那句直指人心的质问,构成了海耶斯最强烈的情感表现。

海耶斯的面无表情,构成了她的第三个面向。若没有前两者,这个面无表情就显得太单薄。但现在,这张褶皱的脸上,写着“克制”两个字。悲伤和愤怒,她都选择暂时压制,只有这样,她才能尽快找到凶手。尽管她采用了相对极端的做法,但在情绪上,她是努力克制的。

不悲悲切切,不疯疯癫癫,不丧失理智,就这样一个人默默对抗着。


丰满的性格,结局总是选择和未知。

《三块广告牌》和《水形物语》两部片子,可以代表两种不同的讲故事的方式:以人物为主导和以事件为主导。

简单来讲,《水形物语》是以跨物种相爱而不得,两人想尽办法在一起的故事。以事件为主导的故事,会专注在事件的过程和衔接上。就《水形物语》来说,结局有两种:在一起或不在一起,但两个不同结局的路是同一个方向。

这个方向就是两个相爱的人要想办法在一起。情节的设定是确定的,所以你无法想象这两个人不相爱,也无法想象在恋爱过程中一方移情别恋。

更明显的表现在于,通常真心相爱的人都会有恶人来阻挠。在《水形物语》里,就是那个无情、暴力的警官,他是绝对的反派,单一的性格。只为了恶而表现恶,为了情节能够推进而存在。

简单回想一下,我们就会发现:小时候的安徒生和格林童话都是这样的模式,是以情节为导向的,善恶如黑白分明。通过这些故事,孩子可以很容易分辨善恶,故事虽然简单但可以很合理。

而《三块广告牌》不是以故事情节为主导。导演努力使人物性格变得多面复杂和丰满。之后,便把人物所面临的问题丢给人物自己来选择,而不是帮人物设定好情节让她去走。

海耶斯为女儿伸张正义,看似没有什么可指责的。但她矛头所指的威洛比局长,并不是个十足的大反派(如果他贪污、懒惰、玩忽职守,故事就很好办了)。事实上,他为破案做出了很多努力,也确实得了绝症,甚至还匿名帮海耶斯出过广告牌出租费用。

然而,破案似乎不是只有努力就能做到的,还有很多其他原因。威洛比局长最后也没能找出凶手,在疾病带来的绝望之下,他选择了自杀。


不管是威洛比自杀本身,还是他的遗书,都表示这场自杀和海耶斯没有直接关系。但在镇上人看来,是海耶斯害死了尽忠职守的威洛比。即使是这样强硬的海耶斯,在知道真相之后,也不免在感到愧疚。(有时候理智和情感真的无法完全分开)

已经“间接”害死了威洛比,如果电影足够“政治正确”,或许会让海耶斯选择撤下广告牌,至少选择一个相对温和的方式伸张正义。但这会破坏海耶斯这个人物性格的完整性。

如果海耶斯是海耶斯,她会怎么做?这是导演丢给海耶斯的问题,也是在观影过程中会有的疑问。海耶斯没有撤掉广告牌,而是顶着更大的压力坚持自己的诉求。这是海耶斯会做的事,也只有海耶斯会做这样的决定。

尽管这决定不一定是正确的,但它是经过选择后的决定。而且,是非对错在现实生活中,并不那么容易区分。如果真这么简单,人们就不会为了各种社会议题争论不休了(而争论,有些时候是好事)。

这样的选择在《三块广告牌》中比比皆是,几乎每个人都有他的善恶,他的诉求和难言之隐。每一个人物,在面对事件时,都是以自身性格为出发,做他觉得最合理的选择。这就是以人物为主导,人物决定了情节的前进和走向。

这也是我认为《三块广告牌》更优于《水形物语》之处。当然,以事件为主导的故事并不一定坏。在我看来,大部分的悬疑推理故事都是靠事件来编织的,而且非常精彩。只是,《水形物语》在情节设置上有些过于简单和扁平化,使它逊色于以人物为主导的《三块广告牌》。


海耶斯是理性的吗?
她是客观而克制的,但同时也会因为愤怒而诉诸暴力。

海耶斯是道德的吗?
她为女儿是正义的,但也偷袭了警局,间接害死了威洛比。

海耶斯是好人吗?
她可以是,也可以不是。她在不断选择,选择靠近自己心目中的好。


复杂又不失温情的人性,才是最美最精彩的故事。

有兴趣请关注个人公众号:无足的飞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