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失序“社会秩序”的书写方式

文芒
2018-03-25 23:27:35
忻钰坤导演的作品常关注对“社会秩序”的书写,并由此揭露人性中的暗黑面。《心迷宫》里通过一起扑朔迷离的“乡村杀人案”展现了当下中国乡村秩序、传统伦理秩序的失守。而在新作《爆裂无声》中对“社会秩序”的探讨扩大到了更广层面,失声的张保民的“寻子线”与昌万年“掩盖非法采矿线”双线交叉并行,探讨的层面不仅涉及乡村内部秩序,更涉及乡村与城市之间、富人与穷人的阶层关系之间、城市各利益主体之间秩序的混乱。影片对于这种复杂的“社会秩序”的书写,主要是从以下几个方面达成的。
    第一,悬疑叙事焦点的转移。“悬疑感”是忻钰坤导演影片的特点也是强项。在《爆裂无声》中的悬疑点不断转化(这不是一个严谨的提法,姑且用之)引导观众进入一个悬念迭出的故事情境中。先是张保民怀疑大金因为报复偷走了儿子,发现预设错误后,在老昌的办公室发现神秘的“暗室”,引导观众将“凶手”锁定在老金身上,当张保民误救徐文杰的女儿后,悬疑点再次转移到徐文杰身上,观众以为是徐文杰是为了案件将儿子偷走,直至最后,观众才知晓是当时老昌因为买羊误杀了儿子。一次失误引起的失踪事件,串联起了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并借助复杂的社会关系,展示了多层次的社会秩序问题。
    第二,叙事空间的封闭性。忻钰坤导演作品中的叙事空间往往是相对封闭的,这保证了对影片主题探讨的纯粹性。《心迷宫》中是一个封闭的乡村空间,《爆裂无声》中的叙事空间复杂一些,主要是村庄(忘记名字了)、大山和老昌办公室。封闭空间叙事让叙事元素、叙事焦点更加集中,更容易制造紧张感和悬疑感。
    第三,“失语”性人物的设置。片中张保民因为年轻时打架咬断了舌头从此不再说话,让他成为了“失语者”,这种失语不仅是生理功能上的缺陷,更是面对社会话语权的旁落。当表达的权力被剥夺,张保民选择用“以暴制暴”的方式粗暴的解决问题,而片中的老昌一伙人是同样的行为方式,显现了现代文明社会中令人恐惧的“丛林法则”,靠社会秩序难以维系的社会状态,最终大家都选择用暴力的方式解决问题。现代社会中的执法机构、法律等秩序的维护者在这种社会状态下往往缺席。
     《爆裂无声》通过对社会秩序的书写,以点带面的勾勒了复杂的社会百态以及人性状态。片中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他们在无序的社会规则中被裹挟进残酷的生存丛林,在丛林中以自己的方式选择向善或者向恶。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