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释重负 如释重负 暂无评分

《如释重负》电影剧本

Maverick
2018-03-25 20:25:26
《如释重负》电影剧本

文/〔加拿大〕雷让·杜贡姆
译/贾叶

1.白天。乡镇警察局门口。
警察局局长莫里斯下班出来。他弹了弹帽子上的土,上了车,哼着小迎朝乡下驶去。
前面有辆大卡车,莫里斯拉响了警笛,超了过去。

2.米歇尔家的小院。
米歇尔带着十一岁的女儿玛农和玛农的傻舅舅迪盖正往车上装木柴。他们以卖木柴为生。莫里斯的车响着警笛驶进院子。玛农见了狠狠地把手中的一根圆木柴摔在地上,使劲骂了一句:“傻瓜!”
米歇尔伸手给了她一耳光:“你敢再说一句!”
玛农:“你要是在外面过夜,我又得和这个傻瓜一块呆着。”
米歇尔笑着朝莫里斯的车走去。
莫里斯:“晚上我带你去圣安代吃饭好吗?”
米歇尔半伏在摇下的车窗上,探进头吻了他一下:“噢,我累得要死,而且又脏得要命。我也没有干净衣服穿,衣服都送去洗了。你有香烟吗?”
她说着伸手从车座上拿起他的烟,点燃一支。莫里斯正斜着眼睛瞄着她的胸部:“嗨,你怎么没戴胸罩,我可没这样教你。”
米歇尔:“我一使劲把带子拽断了。”
莫里斯:“那个背带吗?”
他们俩都笑了。
玛农和迪盖已装好车,玛农坐在驾驶室里,推开车门,没好气地嚷道:



















...
显示全文
《如释重负》电影剧本

文/〔加拿大〕雷让·杜贡姆
译/贾叶

1.白天。乡镇警察局门口。
警察局局长莫里斯下班出来。他弹了弹帽子上的土,上了车,哼着小迎朝乡下驶去。
前面有辆大卡车,莫里斯拉响了警笛,超了过去。

2.米歇尔家的小院。
米歇尔带着十一岁的女儿玛农和玛农的傻舅舅迪盖正往车上装木柴。他们以卖木柴为生。莫里斯的车响着警笛驶进院子。玛农见了狠狠地把手中的一根圆木柴摔在地上,使劲骂了一句:“傻瓜!”
米歇尔伸手给了她一耳光:“你敢再说一句!”
玛农:“你要是在外面过夜,我又得和这个傻瓜一块呆着。”
米歇尔笑着朝莫里斯的车走去。
莫里斯:“晚上我带你去圣安代吃饭好吗?”
米歇尔半伏在摇下的车窗上,探进头吻了他一下:“噢,我累得要死,而且又脏得要命。我也没有干净衣服穿,衣服都送去洗了。你有香烟吗?”
她说着伸手从车座上拿起他的烟,点燃一支。莫里斯正斜着眼睛瞄着她的胸部:“嗨,你怎么没戴胸罩,我可没这样教你。”
米歇尔:“我一使劲把带子拽断了。”
莫里斯:“那个背带吗?”
他们俩都笑了。
玛农和迪盖已装好车,玛农坐在驾驶室里,推开车门,没好气地嚷道:“快点,妈妈。”
“来了。”
米歇尔又从盒里抽出几根香烟,把盒子扔回车里。
莫里斯问:“嘿,几点钟?”
米歇尔:“八点,靠边点。”米歇尔上了女儿的车,往里推了推玛农,关上了车门。两辆车一前一后离开了小院。

3.白天。维奥夫人家。
维奥夫人家的露天客厅里,装饰典雅。一张白色的木桌上放着一瓶鲜花。桌子周围有几把白色的椅子。
院子的一角,米歇尔一家正在卸木柴,迪盖往下扔,米歇尔和玛农整理着。迪盖傻头傻脑地不停地往下扔着。
“别扔这么快!”玛农恶声恶气地嚷嚷。
迪盖瞪了她一眼。
卸完木柴以后,玛农和迪盖坐在客厅里。迪盖喝着一小瓶酒。维奥夫人和米歇尔在聊夫。
米歇尔:“你家布置得真不错,我这是第一次来,真漂亮。”
迪盖不停地喝。
玛农:“你喝吧,喝醉了拉倒。你这只猪。”
迪盖似乎没有听见玛农的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维奥夫人。
维奥夫人:“我想,你再给我送点点火用的柴,不要太粗,这么粗就行了,你觉得行吗?”
米歇尔:“当然可以。”
玛农鄙夷地自言自语道:“瞧这个漂亮女人……城里人就是能说会道。”
米歇尔:“你要一捆还是两捆?”
维奥夫人:“多少钱一捆?”
米歇尔:“装卸都算上三十五元。”
维奥夫人:“那一捆就够了。”
米歇尔:“维奥夫人,如果你有朋友……或者是熟人,他们有壁炉的话……”
维奥夫人:“我懂了,如果我的朋友需要木柴,我就把你的名字告诉他们。”

4.米歇尔家。傍晚。
玛农在水池旁一边洗碗,一边看小说。迪盖在屋里东翻西找,不知在找什么。米歇尔正在洗澡。
迪盖:“米歇尔……米歇尔……”
米歇尔:“等一下。玛农,玛农……”
玛农头也不抬地答道:“等我看完这一段。”
米歇尔坐在浴盆里,玛农给她搓背。
米歇尔:“没有衣服,怎么打扮呢?”
玛农:“你变老了,身上都有斑点了。”
迪盖终于找到了钱包,钱包里夹着一张他和米歇尔的合影,他看了看把它撕了,然后从钱包里拿出钱,塞进兜里,把钱包往床上一扔,就走了。
玛农:“你多大有我的?”
米歇尔:“十八岁。”
玛农:“那时候你跟谁一起出去?”
米歇尔:“那时候我不出去,我得照顾你姥姥。她卧病在床。”
玛农:“干吗说我姥姥,她也是你妈妈。”
米歇尔从浴盆里出来。
玛农:“我来给你擦干,我喜欢这样。”
她为米歇尔擦身,边问:“照顾病人你不嫌烦吗?”
米歇尔:“什么病人?你生病了吗?”
她俩正说着,院子里响起汽车发动、驰去的声音。米歇尔顿时感到有些不妙:“迪盖!”
玛农赶快跑进屋里,然后气喘吁吁地拿着米歇尔的钱包跑回来,把钱包往米歇尔怀里一扔,气鼓鼓地嚷道:“看你还敢不敢乱扔东西!”
米歇尔:“你给我闭嘴!”
玛农:“我真希望他喝醉了撞在树上。我最讨厌傻子!”
她话音未落就挨了一个耳光。

5.夜晚。
玛农坐在桌旁读小说《呼啸山庄》,米歇尔穿戴好,只等莫里斯来接她。
米歇尔问玛农:“我这身打扮怎么样?”
玛农爱理不理地哼了一声,然后说:“把你的房间收拾好。”
米歇尔:“好吧,小祖宗。”
米欺尔把扔在床上的衣服收拾好。
玛农:“要是你半夜还不回来,我就把门插上。”
米歇尔:“好吧,小祖宗。”
玛农:“澡盆收拾好了吗?”
米歇尔:“收拾好了。”
窗外传来汽车喇叭声。米歇尔掀开窗帘朝外面张望了一下。见是莫里斯的车停在院子里,她穿上大衣,摸了一下玛农的脑袋,匆匆离去。玛农不满地望着她的背影。

6.院子里。
米歇尔上了车,亲了一下莫里斯,问:“我的样子怎么样?”
莫里斯:“有点神经质。”
听到汽车离去的声音,玛农从屋里跑出来,朝着汽车驰去的方向望了一会儿,孤单单地进屋去。

7.酒吧间。夜晚。
一个舞女扭动腰身,翩翩舞着。几个年轻人正饮酒作乐,迪盖已经喝得醉熏熏,他走到他们那儿,把酒往他们头上浇。他的好朋友,也是一个傻子,正竭力想把他拉开。

8.夜晚。饭店。
莫里斯和米歇尔在吃饭,可是,米歇尔似乎食欲不振,不时看着盆子发呆。
莫里斯:“怎么?不好吃吗?”
米歇尔:“不,好吃。我在想玛农,不知她最近怎么了……一会儿跟我很亲热,一会儿又疏远我,一会儿哄我,一会儿又攻击我……”
莫里斯:“你一直在唠叨你的兄弟。现在,就别再谈你的女儿了。”
米歇尔:“你想让我谈什么?百万法郎?……我的全部财产就是迪盖和玛农……我又不是维奥夫人。我父亲留给我的全部家当就是一架扫雪机和付了半价的房子。”
莫里斯:“还有漂亮的脸蛋和臀部。”莫里斯吃得津津有味。
米歇尔:“也许你对这些事情也不感兴趣……可是,我有两个月没来月经了。”
莫里斯停住了刀叉:“你这是什么意思?”
米歇尔有些神情恍惚:“猜猜看。”

9.夜晚。米歇尔家。
玛农泡在澡盆里看书,她出声地念着:“他不在的这三天,日子好象过得很慢。小凯蒂经常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这一天,海尔赫太太推迟了往日开饭的时间,想等他回来吃晚饭……”
她似乎听到什么动静,停下来侧耳听了一下,又继续念道:“夜晚降临了,他们的母亲本想让他们去睡觉。十一点钟的时候,门被轻轻地推开,先生进来了……”

11.深夜。旅店里。
米歇尔和莫里斯躺在床上。米歇尔在被单下摸索着。
“怎么了,我的心肝?”莫里斯睡意朦胧地问。
米歇尔:“我穿不上裤衩了。”
莫里斯:“要帮忙吗?”
米歇尔已经穿好,她下床去穿裙子:“太晚了。”
莫里斯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什么意思?”
米歇尔:“你猜吧。”
他咕噜一句又躺下了。米歇尔穿好衣服,把莫里斯的衣服扔给他:“快起来,过了半夜了。”
她坐在床边穿靴子,又催促道:“快穿衣服。”
莫里斯把身子凑到她那儿,懒洋洋地道:“你要是聪明点的话,亲爱的,就别再想你那些麻烦事了。把你的烦恼留在家里吧,怎么样?再和你的老莫里斯睡一会,这样你也可以休息休息脑子。”
米歇尔:“莫里斯,我不放心迪盖。”
莫里斯泄气地把被单一扯,盖在头上。
米歇尔:“你要是不走,我用用你的车。”她拿起床头柜上的香烟,数了数,还有九根,“这下我该欠一盒了。”

12.夜晚,大街上。
酒巴里的那几个年轻人正在欺负迪盖。他们围着他打。有个人一下把他推倒在地,几个人骑在他身上。米歇尔开车过来,见状拉响了车上的警笛。那几个人一哄而散。米歇尔急忙下车朝着迪盖跑过去。
米歇尔:“迪盖,他们打伤你没有?你哪疼?”
迪盖一下把她推了个趔趄。
“费尔南,帮我一下。”她叫迪盖的那个傻朋友。

13.夜晚。米歇尔家。
迪盖在打鼾。费尔南守在他床边。玛农和她妈妈睡在一起。她们俩都没睡。玛农转过身来搂着妈妈。
玛农:“你嘴里有味。你喝什么了?”
米歇尔:“喝了点白兰地。”
玛农:“也不刷牙?”

14.白天。树林里。
迪盖正用电锯锯一棵树。不一会儿,树被锯倒。米歇尔用斧子砍树枝,砍了几下,抬头发现迪盖拿着斧子站在那儿发呆,她没好气地说道:“你还愣着干吗?”

15.白天。马路上。
玛农背着书包在街上无聊地走着。负责开车送孩子们上学的加里昂开车从后面过来。他跟玛农打着招呼。
加里昂:“喂,你干吗?”
玛农:“我还能干吗?”
加里昂:“走着吗?”
玛农:“比爬着好。”
加里昂:“你不去上学?”
玛农:“太没劲了,你呢?你干吗去?”
加里昂:“我去取零件。”
玛农:“听着还有点意思。”
加里昂:“那你上来吧。”
车停下了,玛农上了车,坐在加里昂边上。“你抽什么?”加里昂笑着问。
玛农:“卷烟。”
加里昂:“你自己能卷吗?”
玛农:“行。”
“给你。”他把驾驶台上的一袋烟丝递给她。玛农卷了一支抽起来。她觉得很开心。
玛农:“我喜欢开快车。”
加里昂:“那你母亲呢?”

16.白天。树林里。
迪盖发动马达,车轮陷进泥淖里,任凭米歇尔在后面使劲推,车子依然一丝不动。
米歇尔嚷嚷:“把速度放慢,慢点,也许就行了。”
迪盖仍一个劲地加油门。米歇尔拍着车身朝他嚷道:“停下,停下。你来推。”
迪盖下来,米歇尔坐进驾驶室。迪盖走到车尾,又站在那里发起楞来。米歇尔探出头來:“你还等什么?快推呀!你真让我心烦。你是等我推你,你才能动弹吗?快推……我可警告你,你已经快惹我发火了……”

17.加里昂的车里。
车开得挺快。
加里昂:“这样怎么样?”
玛农:“不错。”
加里昂:“女孩子都喜欢这样。”
玛农笑咪咪地看着他。
加里昂:“你看着我笑什么?”
玛农:“这只能算是苦笑。要是我喜欢上你,真不知道会怎么样?”
加里昂:“那你妈妈呢?”
玛农:“她最近谁也不喜欢。”
加里昂:“她喜欢照镜子吗?”
玛农:“你自己去问。”
加里昂:“这主意不错。”
汽车朝玛农家的方向驶去。他们俩仍在车上打趣闲聊。
加里昂:“你爸爸好吗?”
玛农:“我没有爸爸。”
加里昂:“只有你母亲和上帝喽!那个警察局长呢?”
玛农:“也和过去不一样了。”
加里昂:“那迪盖呢?”
玛农:“他也很好。”
加里昂:“那只狗呢?”
玛农:“也很好。”
加里昂:“你们家一切都挺好吗?”
玛农:“当然。”
加里昂:“这么说没人想我。”
玛农:“没人……只有我想你。”
她天真地笑着道。
加里昂:“你可当心点,你那双眼睛能引起一场车祸。”
汽车快到玛农的家了。正巧遇上了米歇尔,她看见玛农和加里昂下了车,诅咒自己道:“我真该死。”
她快步迎了上去。加里昂抱起玛农。
加里昂:“这是我在路上捡到的,是你的吗?”
米歇尔气坏了,喝问:“为什么又去上学?”
玛农瞪着眼睛嚷道:“用不着你管,我什么都知道。”
米歇尔想抓她,,她跑开了,边跑边笑,似乎觉得很好玩。
米歇尔:“看我抓住你。”
她边跑边嚷。加里昂也在一旁开怀大笑。
米歇尔:“玛农……你觉得挺好玩的,是吧?……我警告你,过来……玛农。”
玛农跳过一条小溪。米歇尔也追过来。不想脚底一滑,一屁股坐在水里。加里昂笑得更开心了。玛农也搭着嘴笑起来。米歇尔爬起来,一只手拎着开了扣的裤子,往回走,加里昂拦住了她。
米歇尔:“你有千斤顶吗?”
加里昂嘻皮笑脸道:“当然有,那要看你干什么用。”说着,想搂抱她。
米歇尔:“放开我,畜牲。”
她挣脱开走了。

18.白天,米歇尔家的小院
米歇尔正在换衣服,外面传来警车的叫声。她走窗前往外一看。莫里斯开着车进来,后面还跟着加里昂的车。
米歇尔喃喃自语:“又来了。”
玛农本来就讨厌莫里斯,她从加里昂的车上跑下来,把她的狗放开。
玛农:“去,咬他。”
她一松手,狗朝着莫里斯扑过去。莫里斯刚想下车,又急忙缩了回去。玛农和加里昂在一旁大笑。米歇尔急忙从屋里走出来。
米歇尔:“行了,我已经笑够了。”
她走过去,把狗赶开。加里昂又挡住了她的去路。
米歇尔:“我还欠你什么?”
加里昂:“装上卸下,然后又装上,你看该值多少?……”
米歇尔没理睬他,她走到自己的车前,从里面抱出一大团绳子:“把这个给我收拾好。”她边往屋里走,边道:“玛农,进屋来,我有话跟你说。”
玛农:“什么事?”
米歇尔:“进来告诉你。”

19室内。
米歇尔在洗手,玛农在一旁懒洋洋地擦着一双大皮鞋。
米歇尔:“我不想让迪盖看见钱,你懂吗?你去找维奥太太,就说是我让你去拿钱的,听懂了吗?”
玛农点点头。
米歇尔:“重复一遍。”
玛农:“我又不是鹦鹉。”
米歇尔:“那你是什么?”
玛农:“你不是说我是个小讨厌吗?”
米歇尔:“那是因为爱你。”
玛农语气中流露着不满:“你可真爱我。”
米歇尔:“我爱你爱得要死。”
米歇尔使劲胡噜一下玛农的脑袋:“一共是三十五元,别忘了数一数。”
米歇尔穿戴好,坐上莫里斯的车走了。玛农气鼓鼓地看着远去的车,又看看脚下那一团乱绳,踢了一脚,嘀咕道:“我还得收拾这玩艺。”
迪盖从屋里出来。
玛农:“迪盖,这儿来。”
迪盖看了看她,朝车子走去。
玛农咬牙切齿地喊道:“我警告你,你要后悔的。”
迪盖发动了车子。
玛农:“回来,迪盖,回来……”

20.迪盖从一家小店里抬出一箱子酒,他把箱子放进驾驶室,坐在里面喝了起来。

21.医院的诊室。
米歇尔还在穿衣服。她摸了摸肚子,浮起了微笑。

22.酒巴。
米歇尔走进酒巴,她朝莫里斯坐的桌子走去。
莫里斯:“护士怎么说?”
米歇尔兴冲冲地说:“这还看不出来吗?”
莫里斯:“她说不是?”
米歇尔:“她说是。”
莫里斯:“这下你满意了?”
米歇尔:“不是满意,是幸福。”
莫里斯一付沮丧的神色。他叫来招待。
莫里斯:“再来一杯,不,两杯。给夫人拿包烟来。”
米歇尔:“我也来一杯。”
她拿起一支烟,微笑着对莫里斯道:“如果你允许的话。我要戒烟了,这是最后一支。”
玛农和迪盖驱车前往维奥夫人家。迪盖一边开车一边喝酒。
玛农:“给我喝一口。”
说着她夺过酒瓶,喝了一口。迪盖伸手去拿,她把胳膊伸到迪盖够不着的地方。
玛农:“你不能再喝了,你这该死的猪。”
迪盖:“讨厌。”

23.酒巴。
莫里斯:“我去给你找个医生。我有钱,你不用担心。”
米歇尔:“你也不用担心。”
莫里斯:“你是不是想说这事与我无关。”
米歇尔:“是,与你无关。”
莫里斯生气了。
莫里斯:“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不是孩子的父亲吗?”
米歇尔:“可你不是母亲,孩子在我的肚子里。”
莫里斯:“也许你是故意这么干的,也许你认为你上半辈子都白过了,一切都要重新开始,还想继续洗尿布,给小孩擦屁股,你跟我睡觉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就是这些吧?”
米歇尔:“跟你睡觉的时候我脑子里只想着那个事。”
莫里斯:“你能不能严肃点?再有三四年你就熬出来了,那时,玛农可以养活她自己了,迪盖嘛,也不再拖累你了。”
来歇尔:“这就是你说的解脱吗?好象一个没有客人的舞会。”

24.车停在维奥夫人的院子里,迪盖下车把后门打开,然后站在那几发楞,玛农坐在驾驶室里,转过头来冲他嚷道。
玛农:“还呆着干什么?别指望我帮你。我警告过你,应该听我的话。”
迪盖开始卸木柴。玛农按响了门铃。维奥夫人来开门。
维奥夫人:“快进来。亲爱的。”
玛农:“是我妈妈让我来找您……她让我说……”
维奥夫人把玛农让进屋。
维奥夫人:“先杷你的靴子和外衣脱下来,先坐―会儿,我正在接电话,马上就来。”
只剩下玛农一个人。她自言自语道:“你这个有钱的坏女人,还会在乎我?”
另一个房间里传来维奥夫人的声音。
维奥夫人:“随你便吧,亲爱的,我什么也不能干。你应该知道什么对我有好处。我知道你很不幸。可我不能帮助你。你想让我流眼泪好感到内疚……”
玛农手插在兜里,满不在乎地参观着室内。
玛农:“了不起的爱情……了不起的音乐。”
她一边看着房间里的摆设,一边喃喃而语。
玛农:“了不起的绘画,了不起的书。”
她在书架前停下。书架上面一个华贵的狗项圈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把它从上面拿下来,用手轻轻擦了擦上面镶嵌的白色珠子,左右顾盼了一下,就把项圈塞进外衣里,然后装作无事的样子流览书架上的书。这一切都被站在屋外的迪盖看在眼里。维奥夫人打完电话,过来招呼她。
维奥夫人:“亲爱的你想喝点什么?”
玛农:“我不渴。我喜欢你的书。”
她从书架上取下小说《呼啸山庄》,在整个影片中她始终读着这本书。
维奥夫人:“那是我小时候买的,没多大意思。”
玛农不高兴了。
玛农:“别这么说!”
维奥夫人:“我保证,再也不这么说了。我作了点热巧克力饮料,你喝点吗?”
她俩说着朝另一房间走去。迪盖站在窗外,呆呆地望着她们的背影。

25.酒巴。
米歇尔和莫里斯仍在谈论着。
莫里斯:“见鬼,别再唠叨你兄弟了。”
米歇尔:“你也别再说让我把他甩了。自从他小时候得了脑膜炎,他就开始不幸了。就算他有点迟钝,可是仍然有权力生活。”
莫里斯:“当然有权力,可是别人怎么办?他不停地喝酒,然后就去打架。要不,就在路上玩命地开那辆破车。”
米歇尔:“别人也这样。”

26.迪盖开车从维奥夫人家返回。
玛农正在看小说《呼啸山庄》。迪盖突然把车里的收音机开得更响。玛农伸手把音量扭小,迪盖又把它扭大。玛农气得把它关上。迪盖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想再把它打开。玛农用手把开关按住。
迪盖:“放开!”
玛农:“你已经醉了,别想吓唬我。你这个胆小鬼!”
迪盖:“该死!”
玛农又低头看书。银幕上响起她念书的话外音。
玛农(话外音):“有时候,我会陷入深思,会突然产生一种恐惧感。我站起身,戴上帽子,想去看看呼啸山庄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想让他知道,我有权提醒他……”
他们的车前面有一辆大卡车。迪盖使劲按了几下喇叭,卡车没有让路。马路对面开过来另一辆车。迪盖仍不顾一切地超车。玛农吓得直往后缩。
玛农:“小心点。傻瓜!”
迪盖:“该死的,该死的。”
玛农:“小心点,傻瓜!”
他们的车超过去了,刚刚能避开对面的卡车。玛农惊魂未定。
玛农:“停下,快停下,我要下去!赶快停下!”
车子在路边停下。迪盖为她打开车门。
迪盖:“滚下去吧!”
玛农跳下车,这时,天已经全黑了。马路闪耀着过往车辆的灯光。玛农一个人孤零零地往回走。

27.米歇尔家。夜晚。
米歇尔正站在窗前朝外张望着。
迪盖:“米歇尔,米歇尔。”
米歇尔:“怎么了?”
迪盖正躺在床上抽泣。米歇尔安慰着他。
米歇尔:“别哭了,别哭了,别担心,她会回来的。”
院子里传来狗叫。米歇尔欣喜地奔到门口。
米歇尔:“玛农?玛农?”
从黑影中传来玛农的声音。
玛农:“是我。”
她从黑暗中走出来。朝米歇尔走去。
玛农:“这不是我的错,是迪盖把钱拿走了,然后把我赶下车。”
米歇尔:“来吧。”
玛农走到她身边。
玛农:“你好象一点也不着急。”
米歇尔:“过来,我给你暖和暖和。”
她搂着玛农,边说边往屋里走。
米歇尔:“真把我急坏了,我给你洗个热水澡,给你好好搓一搓。”
玛农走到狗身旁,从兜里掏出那个项圈。
玛农:“过来,看看你的老朋友给你带来什么礼物了。我给你打扮一下……”
她把项圈戴到狗脖子上。她发现米歇尔在看她。
玛农:“我在路上捡的。”
米歇尔疼爱地对她笑笑。
米歇尔:“快来洗澡吧。”

28.玛农洗盥完毕,去跟妈妈一道玩耍。她发现妈妈没精打采地躺在床上。
玛农:“你怎么了?”
米歇尔:“什么怎么了?”
玛农:“你怎么那么心不在焉?你肯定有什么心事,我知道你。要我踣陪你吗?”
米歇尔:“不用。我太累了。一个星期没睡觉了。明天你自己做饭吧。”
玛农:“我就陪你呆两分钟。”
玛农爬上床依在妈妈身旁,可米歇尔似乎一点也不感兴趣,她懒懒地。
米歇尔:“我可知道你的两分钟。”
玛农下了床,回到自己房间,靠在床上又读起《呼啸山庄》。
玛农(话外音):“看在上帝份上,小祖宗,这个时候,别再说这些了。你总是那么冷酷,从来不懂得什么是激情,你的血管里流的都是冰水。可我总是满腔热情。”
玛农听见妈妈房间有动静,她停下来。拿起手电筒。米歇尔穿着外套,走了出来。玛农的手电光晃在她脸上。
玛农:“你去哪儿?”
米歇尔忙用手拦住脸。
米歇尔:“出去走走。”
玛农:“我也去。”

29.她们俩在外面散步,寂静的夜色,似乎更为米歇尔增添了几分愁色。她们走到小木桥上。
米歇尔:“回去吧。”
玛农:“有个水怪从水里出来了。咱们用手电给它催眠吧。”
米歇尔无可奈可地对她笑笑。
米歇尔:“好吧,小祖宗。”
玛农觉得米歇尔不相信她的话,有些不高兴,她坐在桥上,搂着她的狗,跟它说起话来。
玛农:“你听见了,是吧?告诉她,你听见它钻进水里,还溅起了许多水花呢,她一点也不了解我……她不相信我,老觉得我在说谎。”
米歇尔:“走吧。”
玛农:“走吧。”
玛农拉着米歇尔的手,她走着走着,抬起头对米歇尔道:“妈妈,我爱你。”
米歇尔:“天哪,你肯定是累了,有一天你情绪很好,也跟我这么说。我希望在你清醒的时候听到这话。”
玛农:“那天下午,我没笑你,我在笑加里昂。妈妈,我一直是爱你的,我真的爱你。尽管有时候我没表现出来。你很聪明,漂亮。我爱你。妈妈说我幻想着咱们在海上遇难了,只有我们俩个人飘落在一个很远,很远的荒岛上。你不喜欢吗?”
米歇尔:“别说了,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玛农用手电照米歇尔的眼睛。米歇尔把脸扭开。
米歇尔:“别照了。我也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玛农:“什么?”
她一脸的兴奋,期待着米歇尔的答复。
米歇尔:“我怀孕了,又要有一个小孩了。”
玛农脸色骤变。
玛农:“你别让我担心了,要生个什么?生一个小警察?生一个小莫里斯吗?在我告诉你说了那些以后,你告诉我的就是这个吗?你别操心我了……”
玛农嚷着跑开了。米歇尔忧郁地望着女的背影。
米歇尔:“玛农!”
玛农:“别管我!”

30.清早。街上的电话亭里。
玛农拨电话号码。

31.米歇尔家。
米歇尔在厨房做早餐。
米歇尔:“早饭好了,迪盖,快起来,饭要凉了。”
迪盖翻了个身。又睡过去了。此时,电话铃响了。米歇尔拿起电话。
米歇尔:“喂?……是玛农?”

32.电话亭。
玛农:“怎么,我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

33.米歇尔家。
米歇尔:“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34.电话旁。
玛农:“知道。你不祝我生日快乐吗?”

35.米歇尔家。
米歇尔:“你怎么了?”

36.电话亭。
玛农:“没怎么。就是想跟你说说话。你不想听吗?”

37.米歇尔家。
米歇尔:“你又逃学了?被开除了?”

38.电话亭。
玛农:“没有,可是我不想去。今天太热。老师都感冒发烧了……这不公平。我也受不了。……”

39.米歇尔家。
米歇尔:“你不想告诉我怎么了?你宁肯生闷气是吗?说话呀?”

40.电话亭。
玛农:“即使我很不幸,也不是我的错。”

41.米歇尔家。
米歇尔:“那你说吧。给你一分钟考虑,我去叫醒迪盖。”
她连拉带拽,把迪盖从床上拖起来。迪盖穿上裤子坐在桌旁。米歇尔又去接电话。
米歇尔:“喂,喂,玛农……”

42.电话亭。
玛农望着手里的听筒,她听见米歇尔在叫她,但她没有回答,放下听筒。走出电话亭。
听筒挂在那,还在晃动。里面传来米歇尔的呼叫声。

43.米歇尔家。
米歇尔放下电话。
米歇尔:“快吃吧。”
她没好气地对迪盖嚷道。

44.米歇尔从一家店铺出来。上了车对迪盖道。
米歇尔:“列车房停一下,我有点事。”

45.车房。
吕西安正在干活。米歇尔从外面气冲冲走进来,把一张账单举到他的眼前。
米歇尔:“这是什么?”
吕西安正在过滤油。他跟米歇尔打岔。
吕西安:“亲爱的,跟你说实话吧,这是一种用旧的油,非常旧。可以说是古代的油。”
米歇尔不理他的碴。
米歇尔:“用一下你的千斤顶,你要我25元!”
加里昂从后面出来。
加里昂:“怎么了,宝贝,又在这儿耍威风了。看来得制制你了。”
米歇尔朝他走去。
米歇尔:“亲爱的,要说耍威风,也是你。快去把老板找来。”
说着她朝里面走。加里昂嘻皮笑脸地拉着她。
加里昂:“我不是石头做的,我根本没喝酒,我谁也不碰,只要你。不是一时的,是永远。”
他抱住米歇尔强行吻她。米歇尔边挣扎,边使劲打他。打得他只好求救。
加里昂:“吕西安,……吕西安……快去叫警察!”
吕西安:“怎么了……怎么了……”
他在一旁看热闹。

46.马路上。
玛农坐在一张长凳上又读起她的小说。
玛农(话外音):“林顿小姐总是闷闷不乐地在花园里散步。她沉默不语,几乎总是眼泪汪彺的。她哥哥埋头在他的书堆里等待着卡特琳娜忏悔,主动跟他和解,请求他的原谅。”

47.米歇尔家。
米歇尔正在打电话。
米歇尔:“是中学。找不到吗?学校委员会的名字?有许多委员会吗?不,不,我说的是……给我举个例子,也许我女儿跟我说过,也许你一说我就想起来了……你不愿意?我是个呆子,可你是个光拿工资的白痴。”
她把电话放下。自言自语道:“也许我真的是个呆子。”

48.一家超级市场。
玛农在里面逛着。她走到化妆品部,看到浓眉膏,很是喜欢,左右看看,就把它塞进书包里,然后,假装镇静,走出市场。

49.米歇尔家。
她拿着两瓶饮料刚从厨房里走出来。电话铃响了。
米歇尔:“喂?”

50.电话亭。
玛农:“你真难找呀,不是干这个就是干那个。你不担心我吗?”

51.米歇尔家。
米歇尔:“我听着呢。”

52.电话亭。
玛农:“你不听也没关系。我已经习惯自言自语了。既然我已经打了电话,就不用担心了。我象一只无家可归的狗一样在街上闲逛。我不是个乖孩子对吗?……所以你不爱我。……你爱我吗?……一点也不爱我吗?……要是你不爱我,活着也就没意思了。尽管这样,我还是想马上知道,你为什么不爱我?如果你不爱我,现在就告诉我。”

53.米歇尔家。
米歇尔:“别说傻话了。”

54.电话亭。
玛农:“妈妈,我讨厌上学。学校里烦死人了,你要是爱我,就别再送我去了。我要跟你在一起,”

55.米歇尔家。
米歇尔:“你也不能总跟着我。”

56.电话亭。
玛农:“我想跟多久就多久。我会照顾你的……我给你干活……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弄来。”

57.米歇尔家。
米歇尔:“那你到哪去弄来?”

58.电话亭。
玛农:“这要看你要什么了……要是我挣不来,就去偷……就连你也一样。要是得不到你,我就把你来。”

59.米歇尔家。
米歇尔:“你想偷我吗?”

60.电话亭。
玛农:“如果需要的话,我就绑架你……你不喜欢这样?……把你弄走,藏在一个地方……谁也找不到你……也不能跟你睡觉,或者让你干那些无聊的事……谁也不能强迫你干你不喜欢的事。”

61.米歇尔家。
米歇尔:“藏在哪?在我的坟墓里吗?”

62.电话亭。
玛农稍一停顿。
玛农:“在我心里……”

63.米歇尔家。
米歇尔:“行了……我现在心都乱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64.电话亭。
玛农:“你别难过……”

65.米歇尔家。
米歇尔:“就到此为止吧,行吧?我在家等着你,一会儿见。”

66.电话亭。
玛农:“我衷心地拥抱你,我真心爱你,妈妈,一会儿见。”

67.米歇尔家。
米歇尔:“一会儿见。”

68.电话亭。
玛农:“你先挂吧。”
电话咔嚓一声挂上了,玛农仍恋恋不舍地望着电话筒,轻声说了一句:“一会儿见。”便把听筒挂上了。

69.莫里斯的汽车里。
莫里斯和米歇尔驱车去市场。米歇尔还在为刚才玛农的话哭泣。
莫里斯:“你女儿惹得你眼泪汪汪的,可你还要给她买礼物。”
听这话,米歇尔哭得更伤心了。

70.市场里。
他们俩在为玛农挑选礼品。莫里斯拿起一个假面具戴上,见米歇尔不太喜欢就走开了。过一会儿,他骑着一辆小自行车过来了。
莫里斯:“哟,好……”
他老远就打招呼。
米歇尔自语道:“他瘦了。”
莫里斯:“你没想到吧?玛农会乐得跳起来。”
米歇尔:“这东西太贵了。”
莫里斯:“别在意,没什么。这车有三个速度。”
他说着就在一小块空地上给她示范起来。
莫里斯:“这是第一档……这是第二档……这是第三档……此外,还有二个刹车。”
他光顾着看米歇尔的表情了,没有注意前面。结果,脚下一使劲,冲进了那些挂着的衣服堆里面,车子倒了,衣服也都落了一地,他刚从衣服堆里探出头来,就看见一个肥胖的女管理员,叉着腰在那儿瞪着他。米歇尔笑得前仰后合,开心极了。

71.维奥夫人家。
迪盖在敲她家的门。
迪盖:“夫人:夫人……”
没有人答应。他就顺着房子往前走。在一间大玻璃房前,他停下来,往里一看,维奥夫人正背对着他在里面游泳。他不禁为之心动,两只眼睛死死地盯住维奥夫人,直到她马上要转身游过来,也才急忙躲开,蹲到较远一点的地方,痴痴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72.米歇尔家。
玛农正要进门,莫里斯从里面走出来,玛农厌恶地瞪他一眼。
玛农:“你怎么还在这儿?”
莫里斯笑哈哈道:“我去找你的表兄弟的。”
玛农:“等等,我也去。”
玛农走进屋。米歇尔拿着一盒礼物高兴地对她说:“生日愉快。”
玛农拉着脸冷冷地看了一眼,不高兴地把它扔到桌上。
米歇尔:“不想打开看看吗?”
玛农:“你不想亲亲我吗?你不想拥抱我吗?”
米歇尔:“我给你买了件衣服,穿上试试。”
玛农:“我没空,我要和莫里斯出去。”

73.米歇尔为玛农穿上了新裙子。
米歇尔:“干吗去?”
玛农:“就是说了你也不听。”
米歇尔:“转过来,我看看。”
玛农:“有点短。”
米歇尔:“你毛病太多。”
玛农:“我不愿意让人看见我的裤衩。”
米歇尔:“你裤衩上有什么呀?”
玛农:“别人看见你的裤衩你一点都不在乎吗?”
米歇尔:“行了,这裙子漂亮得可以作广告了。”
莫里斯在外面按汽车喇叭催促。玛农跑出去。上了莫里斯的车。莫里斯赞赏地望着她。
莫里斯:“你看上去真象个小姑娘了。”
玛农:“我在作广告,你感兴趣吗?”
汽车远去了。

74.夜晚。维奥夫人家花园。
迪盖躺在地上已经睡着了。维奥夫人想在花园里散散步。她发现了躺在地上的迪盖。
维奥夫人:“你在这儿干吗呢?”
迪盖:“夫人,夫人……”
他一副呆相,傻乎乎的,但又挺多情地叫着她,想要说些什么,口水从他的嘴角淌下来。维奥夫人突然感到害怕。
维奥夫人:“你走开。”
说着想逃走。迪盖拽住了她的胳膊。经过一番挣扎,她挣脱了迪盖的手,朝屋里跑去。迪盖坐在地上,手里举着项圈,朝她的背影嚷着:“夫人,你的项圈,夫人……夫人,给你……夫人……夫人……夫人……别怕……夫人,你的项圈,夫人……别害怕……夫人……”
他的声音渐渐弱下去,随后他伤心绝望地倒在地上。

75.米歇尔家前的空地上。夜晚。
米歇尔、莫里斯和玛农的表兄弟们正在为玛农过生日。莫里斯带着几个孩子,举着火把在寻找送给玛农的生日礼物。
米歇尔正在火上烤肉。电话铃响了,她回到屋里。

76.玛农的一个表兄找到她的礼物,高兴得叫了起来:“自行车。”
那几个小孩子兴奋地围了过去。玛农觉得无聊。她摘下假面具,独自回到屋前,坐在台阶上,跟她的狗亲热起来。

77.室内。
米歇尔正在接电话。
米歇尔:“是,维奥夫人,是,我明白,可是这不能怪他……对,维奥夫人,警察?你干吗找警察?……对,我明白,可他并不坏,只是象个孩子……对,维奥夫人,什么项圈?……对……我很抱歉,可这不关你的事,我有很多礼物了,我已经说对不起了。……”
米歇尔把电话挂上,心事重重地在桌旁坐了一会,然后站起身,拖着疲惫的双腿,朝室外走去。
外面,莫里斯和那几个孩玩得正开心。米歇尔看了看坐在门口的玛农,没有理她,朝莫里斯他们走去。过一会儿,莫里斯骑着那辆自行车得意洋洋地来到玛农面前。
莫里斯:“怎么样?”
玛农斜了他一眼。
玛农:“你要我怎么样?”
莫里斯:“你怎么了?”
玛农:“我讨厌傻子。”
她抚摸着她的狗。
莫里斯:“你怎么了?你没发烧吧?你不喜欢自行车?”
玛农:“你好象很得意?”
莫里斯:“要是我能送給你一个月亮,那我会更得意。……不过,月亮嘛,你知道随着科学的发展,早晚你可以骑着你的自行车到月亮上去。……来吧,别再惹你妈伤心了,来吃个热狗。”
玛农:“我不喜欢热狗。”
莫里斯:“你可真特别。”
玛农:“我的口味也恃别。”
莫里斯收敛起笑容。
莫里斯:“随你去吧。”
他气呼呼地走到米歇尔那儿,跟她说了几句什么,米歇尔拿过一个热狗走了过来。
米歇尔:“给。”
玛农:“我不饿。”
她仍然耷拉着脸。
米歇尔开始生气了。
米歇尔:“你不要热狗,也不要自行车,也不去上学……你到底想要什么?”
玛农:“什么都不要。……项圈怎么了?”
米歇尔:“什么项圈?你偷的吗?就是你偷的那个吗?说话呀?”
玛农:“我在电话上说什么来着,我打赌,你早就忘了。说话呀!”
米歇尔:“我知道你要什么了,你需要的是两个耳光。可今天是你的生日,就饶了你了。”
她想要走开。玛农瞪了她一眼,嘀咕道:“老一套。”米歇尔转过身把她拽了起来。
米歇尔:“你想要干什么?你为什么这么狠心?你在电话上说得还不够吗?你回家时那付脸色还不够吗?说话!你到底怎么了?”
玛农:“没怎么……”
米歇尔:“你再不说,我就要动手了……”
玛农:“我不敢告诉你。”
米歇尔:“说……”
玛农看了看正在旁边玩得开心的莫里斯,突然装出一付可怜巴巴的样子。
玛农:“就是那个老家伙,摩尔斯……”
米歇尔:“他怎么了?”
玛农:“他摸我了……”
米歇尔:“什么时候?”
玛农:“今天下午在他的车里。”
米歇尔心疼地捧着玛农的脸。
米歇尔:“告诉妈妈。他摸你哪儿了?这不可能,告诉妈妈,这不是真的。”
玛农:“我向你发誓,妈妈,是真的。”
米歇尔朝莫里斯呆的地方转过身去,然后抄起一个铁锨朝他奔过去。莫里斯莫名其妙,他一边躲闪,一边道:“你怎么了?”
米歇尔:“我真想砸烂你的脑袋,我要杀了你。”
莫里斯:“住手……”
他一边招架,一边朝他的汽车的方向移动。
米歇尔:“……你别在我眼前晃,你再不滚开我就杀了你。……”
莫里斯:“住手!”
米歇尔:“你这个卑鄙的人。”
莫里斯:“住手!”
莫里斯终于缩进汽车里。
莫里斯:“你怎么了?怎么回事。”
米歇尔:“你太过份了。”
莫里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莫里斯:“我干什么了?”
米歇尔:“你快滚,滚吧!”
米歇尔的铁锹砸在了车门上。
莫里斯:“住手。”
他急忙开车离去。
米歇尔:“快滚,狗杂种!”
她冲着车影喊道,然后,她感到精疲力尽,手中的铁锹滑落到地上。
玛农看着刚才的那场戏,暗暗地抿着嘴笑了,她的计谋成功了。
这时,一辆警车鸣着笛开进院子。车子一停,两个警察从里面拖出已醉得不省人事的迪盖,把他扔到地上。米歇尔扑过去。
米歇尔:“你们干吗这么粗暴?”
警察:“他到处乱吐,你好好把他看在家里。”
警车开走了。米歇尔试图拉起迪盖,但是,拉不动。
米歇尔:“玛农,玛农,帮我一下,玛农。”
玛农厌恶地朝他们看了一眼,没有理会米歇尔,转身进屋了。

78.深夜。迪盖的房间。
迪盖鼾声如雷。玛农睡不着觉,打着手电轻轻地走过来。米歇尔坐在床上,迪盖在她怀里睡得很香。玛农把手电光打在米歇尔的脸上。
米歇尔轻声问:“你干吗呢?”
玛农:“你来吗?”
米歇尔把手指放在嘴上轻轻嘘了一声。

79.早晨。卧室。
米歇尔和玛农睡在一张大床上。天已经亮了。加里昂开着送孩子上学的小巴士停在米歇尔家门前,使劲按着喇叭。米歇尔还在熟睡,玛农已经醒了,但她没有动。汽车又开走了。这时桌上的闹钟把米歇尔叫醒。她爬起来,拿过闹钟一看。
米歇尔:“玛农、玛农。”
玛农假装未睡醒。
玛农:“干吗?”
米歇尔:“已经晚了,车已经走了。快点,我送你去。”
玛农懒洋洋道:“算了吧,你一夜没睡,眼睛都肿了,上床来,我给你放松放松。”
米歇尔在穿裙子。
米歇尔:“看我待会怎么给你放松。”
玛农:“你这人真没意思。”
米歇尔牛仔裙前面的扣子撑开了。
米歇尔:“我还在发胖,裤子都穿不上了。”
玛农坐起来,她觉得冷,抓过被子往身上一蒙又倒下了。
玛农:“真冷,我要感冒了。”
米歇尔马上把被子从她身上掀开。
米歇尔:“就该冻着你。”
玛农一脸不高兴,无可奈何坐了起来。
玛农:“不是打,就是骂,别人难受你就高兴。”
玛农洗盥完毕。米歇尔还在弄她的裤子扣。
玛农:“我看该上学的是你,你的语言太贫乏了。”
米歇尔:“闭上你的嘴巴。去给我拿根别针来。”
玛农:“是嘴,不是嘴巴。真可怜,好象受苦越多,功劳就越大……这就是生活的哲学。”
她又抱着那本小说在桌旁坐下。
米歇尔:“我要是上过学,知道的就更多了。”
玛农:“那你会懂得,为了成功,必须受苦,受很多苦。”
米歇尔:“你就会空谈。”
玛农:“那也比无聊强。”

80.公路上。
米歇尔开着地那辆拉货的小车送玛农去上学。一路上玛农一直在唠叨。
玛农:“你怎么开得这么慢,不能开快点吗?发动机都凉了……你不讨厌这辆破车?我认识一个女孩,她妈妈勾搭上一个有钱的小伙子,她过生日的时候,给她买了一辆赛车。”
米歇尔:“你叨咕什么呢?”
玛农提高了嗓音:“我班上有个女孩,她妈妈找了一个有钱的小伙子,给她买了一辆赛车。……你不喜欢赛车吗?你挺漂亮的,也可以勾搭上一个有钱的……然后,你跟他要一辆车咱们俩一起出去。把车开得飞快,一小时跑150公里……然后,发生了一场车祸,流了好多血。咱们俩的血混在一起流在马路上,然后,从那个地方长出一朵鲜花,揪不断也压不坏……你觉得怎么样?”
这时,轮胎撒气了,汽车突突了几声,停在了路上。她们俩从车上下来。米歇尔急忙去检査轮胎。玛农仍然懒洋洋,幸灾乐祸。
玛农:“虽然不是车祸,也比什么都不发生强。”
米歇尔:“如果必要的话,我就背你去。”
玛农:“你的背上已经没地方了。”
她舒服地往车身上一靠,望着天空。
玛农:“这儿挺好,干吗不呆在这儿?为什么不敢放弃一切?就呆在这儿慢馒饿死?咱们换个样吧,就一次。”
见米歇尔没有理她,她又走到车后。
玛农:“你没带备用件。再说那个洞很大,你没法补。”
米歇尔:“闭上你的大嘴!”
玛农生气了,她回到驾驶室看她的书去了。
米歇尔去想办法去了。不知过了多久,一辆小车按着喇叭停在玛农她们的车后,玛农回头一看是加里昂。
加里昂:“玛农。”
玛农没有理他。他跑到车前头,敲着玻璃逗玛农。
加里昂:“你情绪不太对劲,玛农,你是不是饿了?你不舒服吗?你是不是该割扁桃腺了?要花生米吗?来点口香糖?看来,你宁愿吃手指头?”
这时,米歇尔坐着一个男人的小车回来了。他们俩都走下车。
米歇尔:“去汽车游馆?”
男人:“为什么不,这也不复杂。如果有兴趣就给我打电话。”
玛农一看见她妈妈跟男人亲近,就生气。这会儿,她又瞪起了眼睛。
那个男人打开车后盖想取轮胎。
米歇尔:“不,不,不,别弄脏了你……让他干吧。”
她说着朝加里昂那边一努嘴。
米歇尔:“这是他的工作,再说也是他的错。”
男人:“我等你的电话。”
米歇尔:“一会儿见。”
男人:“一会儿见。”

81.米歇尔的车和加里昂的车,一先一后进入市区。
玛农:“我不想去学校……你强迫我也没用。我太笨,都因为我小时候太不幸了。”
十字路口红灯亮了。他们的车停下来。玛农乘机打开车门跑了出来。米歇尔在后面追她。
米歇尔:“看我抓住你的。”
玛农象只小鸟在马路上的车中间跑来跑去。加里昂站在马路边上给她助威。
加里昂:“快跑,玛农,快跑。哈哈哈……哈哈哈……”
眼看就要追上了,一辆小汽车挡住了米歇尔。玛农乘机钻进加里昂的小汽车里。她把车门卡上,玻璃窗摇上。米歇尔的裤子扣又开了。她提着裤子追过来,被加里昂拦住了。
米歇尔:“你干吗老象条狗似的跟着我?”
加里昂:“这是我发明的新技术,为了重新得到你。”
米歇尔敲着玻璃。
米歇尔:“玛农,出来!”
加里昂跪下为她别裤子:“这就叫干扰,我就要这样下去,直到你再回到我的怀里。小情人。”
他在米歇尔的肚子上吻了一下。
米歇尔:“玛农,你去不去上学?”
玛农隔着玻璃深恶痛绝地喊道:“就是不去。”

82.迪盖和他的傻朋友费尔南在买酒。他们俩总是在一起。

83.米歇尔把车停在一家大饭店门口。然后,一个人走进去。加里昂的车随后也到了。
加里昂:“你一个人呆这儿行吗?”
玛农:“行。给我两支烟。”
加里昂一摸口袋。
加里昂:“没有了……我马上回来。”
他下了车,开着车门嘱咐玛农。
加里昂:“车里有录音机,四个喇叭的。给你穿上这个吧?”
他想脱下背心。
玛农:“不用了,你马上就回来吗?”
加里昂:“绝对的。”
他一关车门,跑进饭店。

84.饭店的酒吧。
酒吧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男招待为他们端来了两杯酒。招待刚一离开。
米歇尔:“看他那傻头傻脑的样儿。”
招待好象听见了她的话,回头看了她一眼,但脸上仍然毫无表情。
加里昂:“你只欣赏你那类的男人。”
米歇尔:“象是搞同性恋的。”
加里昂:“噢,两个男人被你打倒了。”
米歇尔:“别想再让我相信你喜欢女人,你和吕西安从来就不爱女人。”
加里昂:“噢,三个男人被你打倒了。”
米歇尔:“你们俩……天生的一对。你们需要的就是妓女。你们俩甚至可以分享一个。”
加里昂:“你不是妓女,是天使,我愿意吊在你的翅膀上。如果你不那么骄傲,我也上天了。”
米歇尔似乎心绪不佳。
米歇尔:“我不是妓女,这你是知道的。”
加里昂:“看上去,你好久没有喝酒了。”
米歇尔:“你失望了,是吗?”
加里昂:“为什么?”
米歇尔:“因为我一喝了酒,就更象个妓女,裤腰带也就松了。可是,玛农和迪盖会怎么想?他们什么都看得见,听得见。”
加里昂:“人一感到内疚就开始受苦,受了苦就觉得轻松些。”
米歇尔白了他一眼。
米歇尔:“你这个烂舌头。”

85.饭店门口。
玛农坐在饭店的台阶上。加里昂从里面跑出来。
加里昂:“你在这儿?”
玛农:“你自己看嘛!”
加里昂递给她一支烟。
玛农:“你跟那个女人的事怎么样了?”
加里昂:“她说我是烂舌头。”
玛农又开始不高兴。
玛农:“她可真是高速度。”
加里昂:“你冷吗?”
玛农:“我直冒火。我等了两个小时了。有火吗?”
他为玛农点上烟。
加里昂:“你还是在车里等着,我把马达发动起来,暧和一点。”
玛农:“不用,我宁愿冻着。她想惩罚我,我也给她点颜色看看。”

86.酒吧。
加里昂又回到酒吧。米歇尔还在喝酒。
米歇尔:“她怎么样?”
加里昂:“挺好。”
米歇尔:“她恐怕气疯了。”
加里昂:“这倒没看出来。她宁肯冻死。”
米歇尔:“她们本来就是折磨我。……随便放点什么,我想跳舞。”
加里昂放上唱片,传出男高音抒情的歌声。
唱歌:“请靠近点,
我们终于相聚,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奇妙的时刻,
永远不会……
我的生活从此变样……”
空荡的酒吧里只有他们俩个人在中间跳舞。他们搂在一起慢慢跳着四步。
加里昂:“想起来了吗?”
米歇尔:“你管这个叫跳舞吗?”
加里昂的手在抚摸她的臀部。
唱歌:“我将永远不会忘记,永远……”
加里昂:“你觉得怎么样?”
米歇尔贴得更紧了。
唱歌:“我的生活从此变了样……”
加里昂:“我爱你,非常爱你……”
唱歌:“请靠近些,
我们将生活在一起,
我们将同甘共苦,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加里昂:“来吧,我知道你想要。”
唱歌:“现在我们的生话将……”
加里昂:“你以前从没后悔过。”
唱歌:“将会变个样……”
米歇尔:“我不会后悔的……”
唱歌:“再一次……”
米歇尔:“每次我都忘了。”
唱歌:“再一次……”
加里昂:“可你不能说不喜欢。所有的人都喜欢。但不是人人都有机会。你很幸运,得到了我。”
米歇尔:“有人想给我赛车,有人想给我身子……”
唱歌:“请靠近些,我们终于相聚……”
米歇尔:“我是可以选择的……”
加里昂:“不管怎么说,你说过你有兴致,当一个女人有兴致的时候,她干吗呢?”

87.天已经全黑了。玛农一个人坐在车里。她正在描眉。米歇尔和加里昂摇摇晃晃从饭店里出来。米歇尔已经有些醉意。加里昂扶着她她还想自己开那辆小货车。
加里昂:“等等。”
米歇尔:“放开我……我……行。”
加里昂:“你不行。”
米歇尔:“我不行,谁行?”
加里昂:“反正你不行。”
米歇尔:“这车我开了多少年了!”
她钻进驾驶室。
加里昂:“小心摔断你脖子。”

88.他也进了自己那辆小车。玛农以为他跟她妈妈有了什么关系,一脸的不高兴。
玛农:“事情怎么样了?”
加里昂:“我可花了本了,工资已经花了一半。”
玛农:“后来呢?”
加里昂:“后来她饿了,这下,又得花20元。我一点也不能背定能得到什么好处。”
玛农笑了。
玛农:“没关系,等我长大了,连本带利一快还你。”

89.夜晚。
一家小酒巴的门突然被打开,从里面推出两个醉鬼。原來是迪盖和费尔南。
费尔南在埋怨迪盖。
费尔南:“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他们会把我们赶出来。”

90.加里昂他们把车停在一家餐馆前。
加里昂:“你来吗?”
玛农:“不。”
加里昂熄了火。他搂着米歇尔往里走,到了门口,米歇尔让加里昂先进去,她回到玛农这儿。
米歇尔:“你去不去上学?”
玛农:“这要看你了。”
米歇尔双手抓着玛农的肩膀。使劲摇晃她。
米歇尔:“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你老是给我捣乱?……为什么你老是伤我的心?你喜欢这样,嗯?为什么你总是伤害我的感情,你是想逼着我打你一顿,伤了你的感情吗?你就是想这样吗?”
米歇尔伤心地哭泣。玛农也搂着她哭了起来。
玛农抽抽答答道:“别哭了,妈妈,别哭了,别哭了,我再也不惹你伤心了,再也不了,再也不了。”

91.餐馆里。
他们三个人在吃饭,玛农看了看盘子里的牛排,好久没有食欲,把叉子放下,依偎在妈妈怀里。
加里昂:“这是上等牛排。”
米歇尔:“你不爱吃?”
玛农:“我爱吃,可我想留给狗吃。”
加里昂开始嚷嚷:“这要化掉我好多钱,女孩子总是没胃口。”

92.他们开车往回走,就在刚才迪盖他们被赶出来的酒巴门口停下。加里昂想去买点酒。
加里昂:“等我一下。”
他到门口,发现坐在门两边的迪盖和费尔南。
加里昂:“玩得好吗,伙子们?”
他说完进去了。米歇尔走过来。
米歇尔:“你们肯定没吃饭,走吧,上车吧。”他们俩乖乖地上车了。
加里昂瑞着一杯酒从里面出来。
加里昂:“要点吗?”
米歇尔点点头。加里昂喝了一口,然后,嘴对嘴地喂给米歇尔。
玛农:“还有我呢。”
她从车上跑下来。米歇尔抱起她,又嘴对嘴地把那口酒喂给她。他们三个人情绪都很高涨。米歇尔抬头望望天空。
米歇尔:“要下雪了。”
玛农:“是呀!”
米歇尔:“你知道我想起什么?”
加里昂:“什么?”
米歇尔:“去滑冰。”
玛农:“好呀!就咱们三个人去。”
玛农乐得直蹦。
米歇尔:“不行,不行,迪盖他们还没吃饭,所有的人一起去。”
玛农:“他们已经喝迷糊了。”
米歇尔:“那也不能把他们扔下。”
玛农:“你这人又没意思了。”
玛农又生气了。

93.滑冰场。
迪盖他们先下场了。米歇尔站在一旁,她满面春风。
米歇尔:“你看迪盖。”
她对走过来的玛农道。
玛农:“我才不想看他。”
米歇尔:“你不是保证过再也不惹我生气了吗?”
他们伴着溜冰园舞曲的旋律,轻快地滑着。
米歇尔:“咱们来个飞机吧!”
米歇尔和加里昂在两边,玛农在中间,扶着他们俩的手臂。他们喊一、二、三。三个人一起单脚滑行。
迪盖在他们后面。他脸上毫无表情。趁他们不注意,他一转身滑开了。
过一会,米歇尔在四处张望,寻找迪盖。
米歇尔:“看见迪盖吗?”
费尔南:“他不是上厕所,就是去喝酒了。”
米歇尔:“玛农,看见迪盖吗?”
玛农:“没有。”
米歇尔:“赶快去把车上的钥匙拿下来。”
玛农:“就穿着冰鞋去?”
米歇尔:“我就你赶快!”

94.玛农穿着冰鞋走出冰场。外面夜色很浓。玛农走到小货车前,她拉开驾驶室的门。看见迪盖在里面喝酒。
玛农:“你去哪儿了?”
迪盖:“没去哪。”
玛农:“你干吗不去哪儿?你害怕吗?你怕什么大概是酒喝得还不够。那你喝呀,不是有一箱子吗?你喝了酒,胆子也就大了。你也就走了。”
迪盖盯着玛农。
玛农:“你干吗盯着我?你不喜欢我这张脸?既然不喜欢,干吗不走哇?你滚吧,该死的猪,你让我恶心。”
她使劲摔上了车门。过一会儿,传来马达发动的声音。玛农回到溜冰场。
米歇尔焦急地问:“他在哪?”
玛农:“他已经走了。”
米歇尔:“什么?”
玛农:“这不关我的事,他已经走了。”

95.迪盖把车停在一个悬崖边上。他坐在那儿,两眼发直地盯着前方。他仿佛看见维奥夫人开门走出来,对他一笑,张开双臂。迪盖朝她奔过去。这时,银幕上传来女高音的独唱,突然,仿佛是车前的玻璃挡住了视线,迪盖用锤子把玻璃砸碎。他仿佛看见自已就要扑到维奥夫人的怀抱里了。他一踩油门。汽车在爱情的旋律中跌下悬崖。

96.米歇尔家。
米歇尔躺在床上,玛农在她身边,为她念书。
玛农:“我听得出先生的脚步声。他来回踱步。他的沉默常常被深深的叹息声打断,那声音听着仿佛是在呻吟。你没听?……”
米歇尔!“听着呢,听着呢。”
玛农:“你要是把眼睛闭上听,一会儿就睡着了。真的,古代那些皇后都是这么睡觉的,他们的心事比你还多。”
她又接着念道:“……他也前言不搭后语地嘟囔几句。我只听你出一句……”
米歇尔:“我已经开始心跳了。”
玛农:“你闭上眼睛听我念。”
她又继续:“我徘徊在坟地中,空气是那么的清新,我看见娥在风铃草中飞来飞去,……”
电话铃响了。米歇尔似乎已经睡着。玛农下床,轻手轻脚去接电话。
玛农:“喂?”
她轻声说。听筒里传来莫里斯的声音。
莫里斯声音:“我要找米歇尔,找你妈妈。”
玛农:“她不想跟你说话。”
莫里斯的声音:“喂,玛农,迪盖出事了,出大事了,真是一场悲剧,玛农,玛农……”
玛农:“她不想跟你说话。”
说完,她把电话挂上了。
玛农又上床,她轻声呼唤米歇尔。
玛农:“妈妈,妈妈。”
米歇尔迷迷糊糊:“我听着呢,完了吗?”
玛农又拿起书念道:“我听见一阵微风摇动着小草,我思忖道在这块宁静的土地上,竟会有人睡不着觉。真是难以想象。”
她合上书,也躺在妈妈身旁。
玛农:“妈妈,妈妈。”
米歇尔:“什么,亲爱的?”
玛农:“我念完了。晚安。”
米歇尔和玛农脸贴着脸,安然地进入梦乡,画面渐渐淡出。

1987、9、4日

(全剧终)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如释重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