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形物语 水形物语 7.2分

《水形物语》:孤独亦有了颜色

lululina
2018-03-25 18:16:0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水形物语》上映的时候恰逢北方乍暖还寒的仲春,坐在影院中看这部电影的时候,离我从湿热的南方回到老家所在的北方小城快两年了。这两年当中经历了老家的拆迁,亲人的离世,还有对未来生活的不知所措,所幸电影和文字可以成为寄托。

Elisa出神望着水面的孤独身影

整部电影从头到尾都弥漫着水气,场景和人物就像刚从浸泡的水中捞上来一样,水淋淋,湿嗒嗒,像极了南方春天的“回南天”。现在的我却怀念那个城市,那时候的自己和那些熟悉的人。

一切仿若浸入水中的场景

作为墨西哥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Guillermo del Toro

...
显示全文

《水形物语》上映的时候恰逢北方乍暖还寒的仲春,坐在影院中看这部电影的时候,离我从湿热的南方回到老家所在的北方小城快两年了。这两年当中经历了老家的拆迁,亲人的离世,还有对未来生活的不知所措,所幸电影和文字可以成为寄托。

Elisa出神望着水面的孤独身影

整部电影从头到尾都弥漫着水气,场景和人物就像刚从浸泡的水中捞上来一样,水淋淋,湿嗒嗒,像极了南方春天的“回南天”。现在的我却怀念那个城市,那时候的自己和那些熟悉的人。

一切仿若浸入水中的场景

作为墨西哥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Guillermo del Toro(人称陀螺)又一部魔幻现实主义力作,故事的背景定在了上世纪60年代初的美国,又是一个动乱、压抑、疏离和黑暗的年代。 【这个社会处于一种有组织的混乱,一种制度化了的疯划之中,这个社会的一切只服从于“第二十二条军规”的荒诞逻辑。这样的社会只有“黑色幽默”这样的创作手法才能够更好地表现它。】

地下试验室的监控室

陀螺和另一个鬼才导演蒂姆.波顿Tim Burton都擅长讲述这种暗黑气质的成人童话,他们像两个孤僻而又童心未泯的老小孩儿,即使童话外壳阴暗诡异,想象离奇怪诞,主题内核却总是阳光而又温暖。

陀螺
蒂姆.波顿

除了电影画风的魔幻诡异,陀螺的电影画面用色讲究、克制又极有分寸,红、黄、蓝三种颜色在陀螺的电影中变成了猩红、冷蓝和琥珀黄(金色),这三种颜色的交相辉映,使得电影画面呈现出瑰丽奇幻的效果,如《潘神的迷宫》(2006)、《猩红山峰》(2015)和这部《水形物语》(2017)。

潘神的迷宫
猩红山峰
水形物语

【有人说电影是造梦的光,留下的是时代和心灵的投影,也有人说电影可以延长生命,每扎进一部好片,就像步入另一种生命的感知通道。】

影片如梦境般的诗意画面

陀螺用他的电影为我们造了一个梦,你只有走进这个梦里,才能切实感受到诡异冷冽外表下包裹的诗意和温暖。在上述三部以女性为主角的电影中,除开电影里的各种隐喻和魔幻的剧情,我更痴迷于陀螺电影中的色彩和女主的服装造型。

【色彩作为电影语言的一部分,是最具感染力和表现力的视觉语言,是最能唤起人的情感波动的因素,用色彩的转换来暗示角色的成长或改变。】 这部《水形物语》以幽深的蓝绿色作为电影的主色调,也为故事定下了基调,又暗合了冷战背景下压抑、疏离、冷漠的氛围。电影精心设计了每个场景,而每个场景都有一个主色调,将人物所处的环境加以烘托渲染,看的时候不自觉地被带入了场景。

Elisa的小窝
Giles的画室
Richard的家
地下试验室
Robert在孤独地等待
Elisa和人鱼在浴室水中
Elisa被人鱼带入水中

这部电影的女主艾丽莎Elisa和《潘神的迷宫》中的小女孩奥菲莉娅Ophelia有着迷之相似:她们善良敏感,独立勇敢,有强烈的好奇心,当然内心也都很孤独,就连发型和服装颜色都很相似,Elisa就像是长大了的Ophelia(忽略颜值)。

Ophelia望着小精灵
Elisa在和人鱼沟通

绿色衣服的她们安静、平和、友善,又有着说不出的孤单,即使湮没在世俗生活的庸常中,她们仍然形单影只;作为最具有传统生命表征的颜色,绿色被赋予了更多女性特质,在电影中有一种复古的美感,亦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孤独。

Ophelia的灰绿外套
Ophelia的墨绿连衣裙
Ophelia的薄荷绿睡裙
Ophelia的浅绿晨衣
Elisa的橄榄绿外套
Elisa的墨绿毛衣
Elisa的墨绿睡裙
Elisa的浅绿开衫

而在她们感受到爱和温暖时,衣服的颜色则变成了浓烈的红色,甚至连头上的发带、发卡和脚上穿的鞋子都变成了红色,只是这种变化在Elisa身上体现得更为有趣,这个过程是渐进的。色彩就像是画外音一样,揭示人物情绪的波动和内心的变化。

Ophelia的金红外套和金色裙裤
Elisa换了红色发带
Elisa的红色毛衣和丝巾
Elisa的红色大衣

魔幻的剧情不过是对现实的投射,所谓人鱼之间跨物种的恋爱只是浪漫的电影表现手法,不过是每个孤独的个体在现实世界对爱、温暖和自由的渴求罢了。

如果人生来都是孤独的,都在找自己的另一半,与自已灵魂相似的那个人,只是有的人找到了,有的人终其一生都未能找到。

陀螺对他电影中的女主寄予了美好的理想,即使她们是孤独甚至是残缺的。美好的生命个体在那个残酷冰冷的现实世界就像异类,或许她们原本就不属于人类的世界,所以她们身上都带着特殊的印记,终归要回到她们原来所属的世界,Ophelia回到了她温暖明亮的地下王国,而Elisa随人鱼回到了自由神秘的水中世界。

Ophelia回到了地下王国
Elisa随人鱼潜入了水中世界

用电影最后的一首诗作结: Unable to perceive the shape of you,

I find you all around me. Your presence fills my eyes with your love. It humbles my heart,

for you are everywhere.

我无法看清你的轮廓, 因为你拥绕着我。 你的存在让我眼底的倒影充盈着你的爱。 让我的心低到尘埃里, 因为你无处不在。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水形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形物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