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 暗战 8.4分

杜琪峰的热血与梅尔维尔的冷峻

mauvaisang_
2018-03-25 17:51:3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当年,刘德华凭借《暗战》拿下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引发了不小争议。按理说,《暗战》应当是无间道式的警匪双主角戏,刘德华和刘青云二人本应享有同等的光彩,但毫无疑问,这一部电影里,刘德华的魅力远远超过了杜琪峰的今生挚爱刘青云。不过这并不代表刘青云与刘德华的演绎实力有巨大差异,张彼德(刘德华 饰)能够光彩照人,还是因为其形象更加矛盾、丰满而迷人。

张彼德在医生告诉他只有四个礼拜寿命后,一脸淡漠地让医生给自己开四周的止痛药。这让人不禁想起《独行杀手》中,阿兰·德龙被枪指额头时的不动声色。他们二人都如此轻松自在,毫不畏惧死亡的巨大杀伤力。

在其他方面,张彼德这个角色也像极了梅尔维尔电影里的主角形象——冷峻寡言的精明罪犯,无视社会道德我行我素,却又重情重义重原则。这已然成为传统犯罪电影的常见套路:将犯罪分子浪漫化,赋予他们独一无二的人格魅力。

都说杜琪峰对梅尔维尔推崇至极,之前也传出他要翻拍《红圈》以此致敬。他们都黑暗、细腻,热衷于展现宿命与个体的关系,但二人的风格与表达方式差别不小。人终极的宿命究竟是什么?是无法逃脱的死亡。在《暗战》一开始,杜琪峰就交代清楚张彼德的癌症晚期,所以张

...
显示全文

当年,刘德华凭借《暗战》拿下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引发了不小争议。按理说,《暗战》应当是无间道式的警匪双主角戏,刘德华和刘青云二人本应享有同等的光彩,但毫无疑问,这一部电影里,刘德华的魅力远远超过了杜琪峰的今生挚爱刘青云。不过这并不代表刘青云与刘德华的演绎实力有巨大差异,张彼德(刘德华 饰)能够光彩照人,还是因为其形象更加矛盾、丰满而迷人。

张彼德在医生告诉他只有四个礼拜寿命后,一脸淡漠地让医生给自己开四周的止痛药。这让人不禁想起《独行杀手》中,阿兰·德龙被枪指额头时的不动声色。他们二人都如此轻松自在,毫不畏惧死亡的巨大杀伤力。

在其他方面,张彼德这个角色也像极了梅尔维尔电影里的主角形象——冷峻寡言的精明罪犯,无视社会道德我行我素,却又重情重义重原则。这已然成为传统犯罪电影的常见套路:将犯罪分子浪漫化,赋予他们独一无二的人格魅力。

都说杜琪峰对梅尔维尔推崇至极,之前也传出他要翻拍《红圈》以此致敬。他们都黑暗、细腻,热衷于展现宿命与个体的关系,但二人的风格与表达方式差别不小。人终极的宿命究竟是什么?是无法逃脱的死亡。在《暗战》一开始,杜琪峰就交代清楚张彼德的癌症晚期,所以张彼德在与死神争分夺秒,力图在离开人世前实现复仇计划。时间以各种形式,在各个地方出现,三十秒、一分钟、钟表,这也正体现了电影英文名running out of time的含义。

但梅尔维尔从不刻意渲染时间的流逝,在他的电影里,死亡并不以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形象出现。我们不与死亡争夺时间,因为它贯穿生命始终,就像一块无时无刻悬于头顶的大石。他不插入悲壮煽情的背景音乐,认真描绘平淡乏味的细节,用冷峻克制的沉默影像打造出宿命的恐惧牢笼,而主角们身披风衣穿行其间,表情冷酷,看似自由,实则如笼中鸟一般无法逃脱。

与张彼德困于时间概念的被动姿态不同,梅尔维尔电影中的角色早早明了自己的宿命——《独行杀手》(1967)中阿兰·德龙说“我会照顾好一切(Je vais tout arranger)”,《眼线》(1962)里贝尔蒙多打电话给爱人时说道“法比恩,我今晚不去接你了”。他们自行定下了自己停止呼吸的时间,在结尾一言不发向死亡的枪口主动走去,决绝地与宿命一同按下板机。在这一时刻,他们与宿命共同主宰了自己,也是在这悲情瞬间,我们仿佛望见他们脱离牢笼,飞向了遥远的天空。

相比梅尔维尔在宿命主题上的探讨,《暗战》的表达更加戏剧化和冗长,杜琪峰压抑住了跃跃欲试的个人风格,在影像上力图端庄得体,插入黑色幽默增加笑点,丰富文本填补想象力的空白,但仍显啰嗦。开头的看医生桥段与茶餐厅吐血场景就显多余,而后者简直要把公交车奇遇的美感消耗殆尽。另外,杜琪峰将更多的笔墨放在了自己擅长的兄弟情谊之上。

虽然有如此多妥协,但到结尾时,你还是很难不被《暗战》二人的情义打动。很多人对最后一段有所疑问:何尚志(刘青云 饰)在下车前,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被骗了?当他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知道张彼德又一次欺骗自己时,头也不回向前走的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杜琪峰没有给我们答案,只给了何尚志一个沉默的背影,这就更加深了我们的困惑。

这得从开头说起——何尚志是一个拿捏人性的破案高手,他在影片开始时的现实处境由两处对比产生,一是处理案件的得心应手和黄启法(许绍雄 饰)的傻里傻气之间的对比,频频出现的“我系油尖旺高级督察黄启法”也总是令人忍俊不禁。还有一点就是,当何尚志谈完案件进程,问下属有什么建议时,他们纷纷要求五点准时下班,这二者都凸显了他的格格不入,他甚至对女人也没有多少渴望,还经常被同事误以为是同性恋。但其实,何尚志只是喜欢在破解案件中获得乐趣,就像是城市里长大的孤独小男孩,每天玩智力游戏自娱自乐,而这一个一个游戏太轻松又缺乏新意。

而张彼德的出现,让他第一次体会到了棋逢对手的痛快之感。在被一步步设局玩弄的过程里,他潜藏的斗志被激发,无时无刻想要和对方一较高下。所以在酒吧里,张彼德说服何尚志只用了这样一段话——“你知不知道,这两天你像什么?你只欠一条尾巴便活像一头警犬,我拉你往哪里,你便往哪里。”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何尚志只是因为碰到对手而想要获得胜利,强烈的胜负心让他一直执着于将张彼德带回警局。但电影的结尾,他却选择下了车慢悠悠走向大部队。在炸弹数字变为0时,何尚志抬起头来露出释怀的微笑(刘青云的大酒窝十分夺目),他的眼神里没有愤怒也没有悔恨。因为在下车时,他就已经预感到了自己再一次受骗的命运,但输赢已经不是最要紧的事。张彼德的话是真是假又如何?被再骗一次又如何?何尚志早就在与张彼德的惺惺相惜中,获得了比这些结果更重要的东西。

紧接着镜头一转,我们看到嘴角带血的张彼德,夜间温暖的灯光划过他亮晶晶的双眼,脸上展现出温暖又动人的一个笑容。

一个放下自尊甘愿受骗,一个不骄不傲心怀感激,彼此成全,皆大欢喜。两个聪明人之间的默契,大概就是心知肚明又不看穿不点破。毕竟,当情谊能够自然流动,那言语就不再是必需品。所以当看到张彼德以何尚志的名义捐款两千万,当看到何婉婷那条宝石项链时,何尚志内心深处多少是有所触动的吧。相信都能得到回报,孤独都能得到救赎,这大概也是杜大炮有温度的理想主义的体现。

“(这钻石)虽然是假的,但也很像真的。好好保留着它,说不定他会突然出现。吓你一跳啊。”就这样,《暗战》在一个温柔的谎言中结束了。

梅尔维尔电影中由里及表的那种自然的冷酷,杜琪峰没办法达到,他的电影基调总是偏暖偏温情的。我们会为《放·逐》的浪漫主义和兄弟情义热血沸腾,会因为《枪火》的风骚走位和风格影像连连尖叫,会在《暗战》里,看到何尚志和张彼德深情一吻(?)时心潮澎湃。

但正因为杜琪峰是热血的柔情的,所以每一次每一次,我们都会在情感上如此不自觉地亲近他。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暗战的更多影评

推荐暗战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