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对话 日常对话 8.2分

我不想做你一辈子的陌生人

李22
2018-03-25 15:36:5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知道你讨厌我。”

“没有,其实我觉得你讨厌我。”

这是一对一起生活了三十多年的母女的一次对话,在女儿的再三要求下,母亲坐在了录像机前,开始了交谈,但每每只是巨大的沉默横亘在两人之间,无言的母亲一次次的将迫切想要同她亲密的女儿疏远。这是日常,失败且艰难的谈话。

电影《日常对话》在赢得了2017年柏林影展的泰迪熊奖后,宣布将代表台湾地区参加第90届奥斯卡外语片奖的角逐,这让导演黄惠侦从未想到。一开始决定拍摄这部纪录片,黄惠侦只是单纯的想通过影像让自己有足够的勇气正面与母亲交谈,因为只有在录像机前才有足够的勇气和决心让自己开口。一起生活的三十多年里,母亲与她就像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这种隔阂是黄惠侦想要努力打破的。

每日除了母亲早早起来准备的饭菜,黄惠侦与母亲之间没有其他交集,那一桌饭菜是母爱唯一具体的关怀。从小到大,日日夜夜,没有过青春期孩子叛逆的教导,没有步入社会的诸多叮咛,甚至没有嘘寒问暖的关心,这种畸形的母女关系让黄惠侦曾不止一次的问自己,“为什么母亲不喜欢待在自己身边”,这个问题纠缠着她,让她不止一次的把问题的矛头指向自己,是不是因为母亲讨厌自己所以才不

...
显示全文

“我知道你讨厌我。”

“没有,其实我觉得你讨厌我。”

这是一对一起生活了三十多年的母女的一次对话,在女儿的再三要求下,母亲坐在了录像机前,开始了交谈,但每每只是巨大的沉默横亘在两人之间,无言的母亲一次次的将迫切想要同她亲密的女儿疏远。这是日常,失败且艰难的谈话。

电影《日常对话》在赢得了2017年柏林影展的泰迪熊奖后,宣布将代表台湾地区参加第90届奥斯卡外语片奖的角逐,这让导演黄惠侦从未想到。一开始决定拍摄这部纪录片,黄惠侦只是单纯的想通过影像让自己有足够的勇气正面与母亲交谈,因为只有在录像机前才有足够的勇气和决心让自己开口。一起生活的三十多年里,母亲与她就像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这种隔阂是黄惠侦想要努力打破的。

每日除了母亲早早起来准备的饭菜,黄惠侦与母亲之间没有其他交集,那一桌饭菜是母爱唯一具体的关怀。从小到大,日日夜夜,没有过青春期孩子叛逆的教导,没有步入社会的诸多叮咛,甚至没有嘘寒问暖的关心,这种畸形的母女关系让黄惠侦曾不止一次的问自己,“为什么母亲不喜欢待在自己身边”,这个问题纠缠着她,让她不止一次的把问题的矛头指向自己,是不是因为母亲讨厌自己所以才不愿回家。本以为随着年龄的成熟逐渐和解淡忘,可在自己的女儿降生后,这种情绪没有消失反而更加强烈。黄惠侦不明白浓烈的母爱让自己如此爱护女儿,而与母亲之间却只有无言的冷漠。

面对录像机,母亲回避着镜头,搪塞着试图了解自己的女儿。“想不想回北港老家看看?”想要打开母亲的心扉,母女决定一同踏上归家的路途,回到那个曾埋藏了母亲诸多秘密开始的地方。

亲人相聚没有热泪盈眶的激动,对待家人,自己的兄弟姊妹,只是淡淡的问候。他们不了解自己,自己亦没有想要了解他们的心,维系骨血亲情的唯一纽带的父母已经过世,再就没有见面的必要。

黄惠侦将录像机举向了自己的姨舅,想要通过他们进一步探索母亲当年的模样。可惜的是,他们所了解的也只是寥寥,他们不知道母亲喜欢的其实是女人,不知道母亲其实不愿意嫁人,因为在他们的印象里,女儿生下来注定要成为别人家的人,是要被嫁掉的,“祖宗桌上不会供奉女儿的神主牌位。”舅舅扭着眉瞪起圆目说着。在那个年代,没有结婚的女儿要被耻笑,成为一个家族的耻辱,哪怕这段婚姻在一开始就注定不幸福还是要硬着头皮走下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那个时代的铁律,不可违逆的命运。

在细枝末节的拼凑出,黄惠侦终于了解了母亲曾不愿提起的过往,那段对自己而言亦是惨痛回忆的经历。母亲结婚之后经常被家暴,困在狭窄的房子里遭受父亲醉酒之后的拳打脚踢,这样的情况,姨舅们不是不知道,但也只是默不作声。“嫁掉了又能怎么样呢?”这句话既是一种回答,也是一种无奈的感叹。

从小就喜欢女人,碍于时代的强威,选择了嫁人生女,从一开始,母亲的命运就注定是个悲剧。婚后无尽的家暴,穷困潦倒的生活,生活变成了一场煎熬。这也许不是那个年代每个女人都曾遭遇的,但在遥远偏僻的村族聚落,这是每个女人的共同命运,无力回天。

母亲还是勇敢的,她逃了出来,带着黄惠侦姐妹一起逃出了魔窟,“就算死,三个一起死”。她不会像自己的母亲那般想要自杀逃避,而是决定拼上一搏,这是忍耐许久的她第一次对于命运的反抗。

自此漂泊的人生开始,母女三人相互依存,这样的经历本应会让母女之间的感情更加深厚,毕竟在生活的低谷里一起翻滚过,一起抵抗过,但母亲对待自己的沉默从未改变,经常在外面游荡,只是很晚才回到家。母亲的存在形同虚设,让黄惠侦的童年既缺失了父爱,也没有母爱加倍的弥补。

黄惠侦很好奇,好奇在外面的母亲是什么样子,她采访了几个母亲女友,在与她们的交谈中听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母亲形象。“她很温柔”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母亲女友的脸上总会挂起腼腆的笑,黄惠侦很难想象到这样的母亲,这与自己见到的母亲形象构成强烈的反差,一股怨恨开始升起,比起女儿母亲好像更爱自己的女友,可比起怨恨,黄惠侦心里更多的是苦涩,因为她了解了母亲的过去,对那不愿提及的过往,母亲在用另一种方式逃避着,留恋与女友的温存,疏离着与女儿亲人的距离,只有这样才可以短暂的忘记。

“以为不说就会忘记,其实只会记得更加清楚。”当年魔窟的生活对母亲造成了伤害,同时也在黄惠侦心里埋下了一颗苦涩的种子。黄惠侦一步步探索母亲的同时,亦是对自己的一种救赎。

在外人眼里母亲无所畏惧,她可以带着女儿出逃,躲避拿刀追赶的父亲,她可以不顾别人的眼光,坦荡喜欢女人的性取向,在底层的边缘,独自一人摸爬滚打供养女儿,在外面的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快乐,面对至亲的女儿却总是隐藏。黄惠侦开始明白母亲不愿意面对自己的理由,那是一种愧疚自责。愧疚女儿从小无法像正常孩子一样可以念书上学,需要跟自己在生活里打滚,从事着低等的丧葬职业,被人看不起,愧疚自己的同性的身份会让女儿遭人耻笑,她觉得这是“丑”,会让女儿的身上贴上不好的标签,受人议论。“家丑不可外扬”的传统思想定势曾让她忍受了十年的家暴也不选择离婚,于是母亲独自吞下了所有的苦,缄默成为那个时代烙印在母亲身上的一个伤疤。

痛苦经历的怨恨,自我身份的顾虑,底层生活的艰辛,闭塞了母爱的流淌,在最后的谈话中,母亲已经放下了戒备,她坦言自己向往自由,不想结婚,但是对于黄惠侦姐妹的出生她从未后悔过。这样的回答已是母亲表达爱意最直接的方法,她说不出暖意绵绵的“我爱你”,而用自己笨拙的方式爱护着自己的女儿,弥补过往对女儿的创伤。这种母爱一直被黄惠侦难以理解,在一次次谈话的坦诚中,母女终于遇见了更加真实的彼此,她们不再畏惧过往的噩梦,更有信心的生活下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日常对话的更多影评

推荐日常对话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