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运气有多重要?分享一下我拍电影时的“惊”“彩”经历

忻钰坤
2018-03-22 看过
摘自电影《暴裂无声》创作手记

2016年7月16日,我带着剧组勘景队伍第一次走进内蒙古包头市以西的乌拉山国家森林公园。身为一个包头人,我很惭愧自己对家乡的了解并不多,为了电影勘景,我才有机会走遍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和附近的山山水水。

当下的困境是,奔波十几天了,我们还是没有找到几个特别重要的场景,尤其是剧本结尾处的那场重头戏,出于调度和情节需要,必须有一片茂密的树林;这片树林最好是处在一个有斜度的山坡上;至于树种和坡度,我没有太具体的概念。于是,我们多次在本地“土著”的热心指引下满心欢喜地扎进城郊好几处深山,却次次疲惫失望而归:有树林也有山坡,但跟想象中的差距太大,不是树木太稀松,就是树种不理想。不过也没白跑,我脑海中的理想场景也随着这一次次翻山越岭建构得更加清晰具体,但是也越发担心,这样的场景是否真的存在于我们的“理想范围之内”。

今天的乌拉山国家森林公园,是最后的希望。

因为,考虑电影制作周期及制片成本,拍摄的场景越集中越有利。我的第一部长片《心迷宫》能在24天里完成拍摄,也得益于所有主场景都分布在方圆1公里之内。当下,如果我们把搜索面积扩大,确实找到理想场景的概率也更大,但制片主任看过场景统计后发现,树林的戏份并不多,算不上一个主场景;如果为了一个次要场景来个几百公里的大转场,不仅有可能时间吃紧,资金压力也会剧增。

进山。北方多石头山,从石头缝隙里长出的灌木是夏季荒野里唯一的妆点。路边极少见有成片密集的树林,往往刚为几棵树下车,没走多远就看到了尽头。走走停停、上上下下好几公里,依然没有收获,我们有些心灰意冷:或许这里也没什么希望了。外联制片胡老师说,眼前这条水泥路可以一直通到山顶,既然来了就走到头看看吧。又经过几公里的平缓行驶,车开始沿路绕山而上;差不多20分钟后我们停止了爬升,汽车拐上一个平坦的山顶,视野一下变得开阔。下车远眺,城市密密麻麻的楼群在天边铺展开来,视线向旁边微转就是绵延的沙漠。仪器显示海拔2100多米,原来这山有这么高。但!是!一眼望去附近并没有树林!脚下的水泥路还没断,于是已经没了脾气的我们决定再往深处扎。汽车经过大片草甸,因为海拔的变化,植被的多样性慢慢显现,但树木仍然不多。拐上一条笔直通路,路两边的草坡倾斜而上:左边坡上是零星的石头和灌木,右边不远处的坡顶惊现大片深绿。我们几乎同时大叫:树林!

登上山坡接近这片针叶林看清它的一瞬间,我心中一阵狂喜,这就是我脑海中的那片“山野密林”。

剧本中以三人三线并行叙事,最终三人在山野中展开生死追逐,完成人物命运真相的交织。所以这个场景的形式感必须能为整场张力十足的戏定下基调。而眼前这片让我们“踏破铁鞋”的针叶林,占地面积很大,地势复杂,有缓坡急坡以及沟壑,给追逐和打斗戏创造了无限可能性。最让人兴奋的是,深色的树干笔直高耸、枝杈细密横叠,形成了一种诡异阴森的气氛;再预想10月后的深秋,整片树林的绿色褪去,取而代之的萧瑟感也正是影片需要的调性。

后来的筹备期里,我会给每一名新加入的主创、演员介绍场景,这片“山野密林”自始至终都是我的挚爱;虽然已经预见到拍摄难度肯定不小,我们也提前预设了各种各样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但“意外”的发生还是让人防不胜防。

———————————————

制片部门在场地方建议下把这个场景的拍摄计划放在了11月上旬。一方面,在山区降雪前“杀掉”这个场景是最省时省力的;另一方面,这个时间点已经开机快一个月,各部门经过工作磨合也有了一定的默契度,挑战更高难度的时机到了。

5天时间,剧本4页纸;光照时间短,大部队5点出发,每天能利用的有效时间也不到5小时;从路面到坡上密林,看上去没多远,但带上几十公斤重的设备深一脚浅一脚地爬坡搬运是巨大的体力消耗,可能还要面对一天数次的内部小转场;林中地面不平,轨道需要用几十个苹果箱垫地铺设,每一次机位调整都是“大动干戈”……这注定是一场与种种“不可抗力”的较量。

头两天,相对简单的追逐和打斗戏顺利完成,这得益于组员们的专注高效和演员的专业。男主角宋洋穿着笨重的大头皮鞋在林子里跑了几十个来回,奔跑时既要避开眼前密集的树杈免被划伤,又要注意脚下的坑坑洼洼谨防摔跤,同时完成既定表演。为了光线接戏,我们等到下午2点以后才能开拍,而在5点半太阳落山前的30分钟,天光走得特别快,所有人都把自己绷成了一根弦儿,没有丝毫懈怠,效率极高。

有前两天的热身,第三天的打斗戏拍起来也并没有很棘手,一切按部就班、流利顺畅。然而就在工作即将收尾的时刻,意外发生了。

一个贴身扭打的镜头拍摄过程中,宋洋脸部眉心位置不慎被动作替身演员手中的道具击中,瞬间血流不止。值守现场的医务人员迅速处理伤口,确定伤势需要马上送医院缝针,宋洋被送上救护车紧急驶离现场,一个多小时后被推进了手术室。

这一切的发生快得让人来不及惊慌,山林里的天色暗了下去,这天收工时现场特别安静,大家好像都能感受到彼此心里的那点沉重情绪。返城途中,我思考不了任何别的问题,只希望宋洋一切无恙。

伤口缝了十三针,憔悴的宋洋反过来给我们打了一针强心剂,他表示只要伤口一愈合就可以随时复工;看到他伤势稳定,我们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收拾心情重整旗鼓。等待拆线需要时间,拆线后至少十天不能化妆、碰水,这意味着我们接下来至少15天拍不到男主角的戏。统筹紧急调整拍摄计划,这个场景就暂时被甩到了后面。

—————————————

重回这片山野密林,已经是12月初。即使心有余悸也来不及多想什么,我们只有短短的2天时间。一是因为已经落后计划太多,要尽量往前赶;二是天气预报说未来几天很可能会有大面积冷空气来袭,对于这海拔2000米的高山来说就是连绵不断的降雪。当然,入冬了,这里的雪已经不知道下过几场,原先拍摄的场地早已被厚厚的积雪覆盖,雪深深地渗落到了满地的松针落叶里,光用扫帚是根本无法清除的。于是制片部门加购了数台汽油吹雪机,在拍摄日到来的前两天,场务组10名组员带着吹雪机和各种工具提前进山,把整片山坡的积雪扫除了。

为了影片品质的消耗和周期成本控制的角力始终伴随在电影的制作中。学会如何在这种情况下权衡利弊、选择坚持还是适度妥协,是做一名导演的必修课。

在争分夺秒的这两天里,我记不清拍了多少个镜头,只是尽量把我要的画面抢到,哪怕有瑕疵也只能接受。时间紧任务重困难多,我们已经承受不起任何可能打乱计划、消耗时间的突发状况了。

最后一天下午,眼看太阳就要落到山后面去了,天光渐暗还有好多镜头没有完成,大家都觉得今天一定“杀不掉”这个场景了。制片部门开始头疼因此带来的诸多问题,我还来不及想这些,只是更快的要求各部门的配合,能抢一个是一个。每喊完一次“过!”我都会往摄影指导何山的方向看一眼,他和助理在机身上快速调试,不断提高摄影机的感光度为我们争取最后的时间,即便如此我们也追不上天光逝去的速度。就在我们的视野因为黑暗越收越窄的时候,突然一瞬,天亮了!不知从哪射来一片光线笼罩了我们这片林子。所有人都惊呆了,四处张望才发现,这片光线竟来自对面的山坡。原来,从我们身后山坡落下的夕阳在划过另一座山时跟我们对面的山坡在某一个角度上形成了反射,对面一整片足球场大小的山坡成了一块天然的反光板。犹如收获神谕,所有部门投入百分之百的专注,争取每一个环节顺畅流转,最终,我们完美利用了上天恩赐的这份礼物,完成了“山野密林”中所有镜头的拍摄,这个史上最难“啃”的场景终于杀青了!林子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声,组员们都激动地相互击掌、拥抱。

一个一个镜头,一个一个场景组合出了一部电影,每个场景都有着它画内画外的故事。至今回想起来,仍会惊讶那些时刻一次一次从困境中突围的心境,要感谢每一名工作人员的努力,成就了这部电影。倾注在每帧每秒里的付出,为的是不辜负观众的期待,也为了不辜负我们自己。

5948 有用
313 没用
暴裂无声 - 豆瓣

暴裂无声

8.3

30348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97条

查看更多回应(397)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