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尔·丹妮斯:永远猜不到她的下一面

陆冠均
2018-03-16 看过

一部主打反恐、悬疑、谍战的剧情向美剧,刚面世后横扫艾美奖,第六季还没播出就被Showtime续订第7和第8季,七年来已经死了两位核心男主却依然人气不减……上述光环汇集一身不得不说是个奇迹,这部美剧就是《国土安全》(Homeland)

能获得如此成绩,女主角卡莉的扮演者克莱尔·丹妮斯(Claire Danes)功不可没,今天我们就来好好认识一下这位“CD姐”。

在不少人眼中,克莱尔算不上是那类“第一眼美女”,很大程度上因为《国土安全》中的卡莉就是个“蛇精病”——她本身是个患有躁郁症、需要长期吃药才能保持精神情绪稳定的人,时常以夸张、疯癫的“表情包”式形象面向观众,有人欣赏不来也属正常。

当然,现在人们谈到克莱尔,绝不会停留在颜值上,更多是对她出众的演技、真诚的性格与独特优雅的气质津津乐道。

尤其是演技,以《国土安全》首集中的一场戏为例,“导师”索尔发现卡莉私自监控布罗迪,对她提出了严厉质疑。

——你发现什么了吗?

——没有。

卡莉先像个犯错的学生那样垂头丧气,又在认错瞬间显出了没有收获的懊恼,以及渴望“老师再给我一次机会”的焦急。

当索尔明令她终止违法行为时,卡莉的表情开始明显“加速”。

瞪眼、抿嘴、晃头、竖眉、假笑,然后央求,一气呵成。

神情、话语和肢体动作配合推进,卡莉把无理可讲的窘态演变成了耍无赖式的苦苦央求。

这段的节奏好比“急促短点”,卡莉散发着急躁的慌张,随后“色诱”也保持了这种感觉。

卡莉没有下意识放缓她一手捋发一手摸索尔下体的动作,反而用加快的动作粗暴硬上,把暧昧气息扫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了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拙劣和混乱。

克莱尔把握住了“压缩快进”的神态渐变,连续表情变化的压力也没让她失去稳定。

等索尔离去时,开始冷静的卡莉才松开了快进键。

转头的一瞬间,她还留下了委屈、懊悔及无可奈何的神情。

克莱尔对卡莉这个角色的理解相当到位,她虽热是个料事如神的女特工,但她也是一个在前辈羽翼下慢慢成长起来、渴望将功补过的大孩子。

当她发现布罗迪暗中打手势的行为后,立刻跑去索尔家“邀功”,老师的承认,使她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得意和庆幸。

光靠“扮丑”可无法收获如潮好评,卡莉最大的魅力,在于她能在癫狂的表面下奉上苦恼、纠结、不甘、幽怨、患得患失等多种不同心态。

不过——真要拼盛世美颜和年少成名,克莱尔也不会输给任何一位“青春偶像”。

克莱尔·丹妮斯1979年出生于美国纽约,6岁学习现代舞,9岁学习表演并登台,11岁时出演了自己第一部影片《爱之梦》。

1994年克莱尔饰演了电视剧《我所谓的生活》(My So-Called Life,又名《我的青春期》)中的红发女孩Angela,开始在圈内崭露头角。

这部青春剧真实反映了90年代早期青少年的情感和烦恼,因为偏于灰暗,加上当时的低收视率,才播出19集就被ABC电视台取消。不过,克莱尔凭借剧中的出色表演获得了次年金球奖剧集类最佳女主角奖。

同年,她还参演了电影《小妇人》,与薇诺娜·瑞德、克尔斯滕·邓斯特、克里斯蒂安·贝尔等人一同出镜。

1996年的《罗密欧与茱丽叶后现代激情篇》(Romeo + Juliet),让克莱尔真正成为了美国家喻户晓的明星,影片中她与“小李子”莱奥纳多搭戏,共同演绎了一段举世闻名的爱情故事。

“茱丽叶”使克莱尔成为少男少女们心目中的偶像,她(16岁)与小李子(21岁)之间的恋人关系也是人们时常八卦的话题,比如小李子与克莱尔交往超过1年(已属长寿),而小李子交往过的历任女友身上都有克莱尔的影子等等。

但最出名的,要数克莱尔拒绝出演《泰坦尼克号》女主Rose的事。

当时克莱尔以“刚拍完一部爱情史诗,不想再和相同搭档拍类似的电影”为由拒绝了詹姆斯·卡梅隆……值得一提的是,此后克莱尔与小李子再无交集或合作。

当然,推掉了《泰坦尼克号》的大好机会,事后她是淡然处之还是肠子悔青,只有天知道了。

2012年时,两人在颁奖礼上再次碰面合影,看样子当年的种种心事应该都已放下。

话又说回来,克莱尔似乎总在拍戏的时候和搭档擦出火花。1997年拍《造雨人》(The Rainmaker)时,她和“呆萌”马特·达蒙约会。

之后拍摄《舞台丽人》(Stage Beauty)时,她又和比利·克鲁德普陷入爱河。

克莱尔有这样“放肆”的资本,当年她长相清纯,又有奖项傍身,人气超高,可能是她这个年龄段最成功的女演员。

1997年,克莱尔·丹妮斯被《人物》杂志评选为全球50最美女人之一。

翻看克莱尔的履历,能发现与她合作的多是大牌演员、导演,这并不奇怪,不到20岁的她本身来头也不小。

像是1998年那版《悲惨世界》(Misérables, Les)中,她饰演女孩珂赛特,养父冉阿让是连姆·尼森,母亲芳汀是乌玛·瑟曼。

此时的克莱尔已具备了成熟演员的心智和条件,但她却突然决定“趁年轻,去做该做的蠢事”——1998年,克莱尔转身去了耶鲁大学读书,推荐信还是导演奥利弗·斯通写的…… 抽烟,喝酒,补回一个少年老成小姑娘所缺失的青春时光,用她的话说,“有机会重新体验一把‘青春期烦恼’,虽然错过了《泰坦尼克号》,好在没错过人生。”

当她完成两年学业(辍学),准备专心表演事业时,却发现好莱坞的聚光灯早已不在自己身上了。

接下去几年,克莱尔接触了不同类型的电影,在《时时刻刻》(The Hours)里给“梅姨”当女儿,在《终结者3》(Terminator 3: Rise of the Machines)里和州长大人一起打怪。

但这些尝试大多不够理想,比如《终结者3》中的扮演凯特的经历就让她觉得“心碎”。

2007年对于克莱尔来说具有特殊意义,这一年她出演了《羊群》(The Flock)、《星尘》(Stardust)、《夜幕》(Evening)三部电影,既有商业大作,也有文艺小片,与各类电影人的合作让她受益匪浅。

其中,《夜幕》由普利策获奖小说家迈克尔·卡宁汉姆担任编剧,影片汇集了大批实力演技派明星,克莱尔饰演的年轻时的女主Ann,被认为不输于梅姨饰演的老年Ann。

更值得一提的是,克莱尔通过这部电影的拍摄,认识了自己的真命天子——英国演员休·丹西。

两人在2009年结婚,第一个孩子于2012年年底出生,可以说是非常美满啦。

爱情的丰收似乎也为克莱尔带来了事业上的好运,2010年HBO的传记电影《自闭历程》(Temple Grandin)助她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华丽归来”。

该片根据自幼患有自闭症的美国动物科学家、畜牧学博士天宝·葛兰汀的个人自传改编,讲述了她的成长经历。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克莱尔研究了葛兰汀的纪录片和传记,观察了自闭症病人的生活和说话习惯,之后还获得了葛兰汀本人的认可。

这个复杂而极具层次感的角色,充分释放了克莱尔的演技,她以此一举赢得了艾美奖、金球奖、卫星奖及美国演员工会奖的四个迷你剧集最佳女主角奖。

正当所有人以为克莱尔会继续在电影创作上深耕细作时,她却一头扎进了美剧《国土安全》……结果,这成为了克莱尔·丹妮斯表演事业上一座新的高峰。

克莱尔彻底丢掉了“偶像包袱”,观众们被她“神经质”的表演折服,还有人心生反感——这恰恰说明了她演绎到位。

多年来,克莱尔不断突破和不可被预知的潜力早已被证明:《罗密欧与朱丽叶》里,她迅速完成三种情绪的过渡;《小妇人》中,她怀揣着一份简单的纯真;《悲惨世界》里,她演出了珂赛特的希冀;而在《导购女郎》中,她又饱含惊喜与怨恨的矛盾。

在她的演艺生涯中,真正为她带来荣誉和突破的角色,往往都是一些“不太正常”的女性形象。

得益于过往的丰富经验,克莱尔把演戏时习惯于“收”的心得运用到了卡莉的“放”上面,那些经得起推敲的躁狂和纠结,正是她多年来拾级而上的成就。

克莱尔偏向于斯坦尼斯表演体系,无论出演什么角色,都力求演得像、演得逼真,在具体的情景中去想、去体会,从而引起观众共鸣。

她在《国土安全》中就活灵活现演出了卡莉的焦虑和燥郁,克莱尔彻底融入了卡莉这个角色,观众看着她,不会联想到茱丽叶或者是葛兰汀,而是重新认识了一个精神状态不太稳定的CIA女特工。

后面有场戏,卡莉撺掇自己线人去执行危险的间谍任务,结果没多久线人被杀了……克莱尔自然展现了卡莉的复杂心理。

略微惊讶后的尴尬自嘲,立刻转变成伤怀和自责,克莱尔把她的“拿手好戏”用得游刃有余。

而在监控、接触布罗迪期间,卡莉还“撩”过他,当布罗迪主动找上自己时,卡莉露出了先惊后喜的果决。

在克莱尔眼中,真实、完整的故事情景是必须存在的,她想要表演成功,就要尽可能去还原这份真实,让观众感觉到身临其境。

最“颠覆性”的场景当属住进精神病院,卡莉在一个似缓实急的情绪节奏中不断加速,实现了从理智发声到无理取闹的转换。

偏偏她前后说的话又都有实际意义,这就更考验克莱尔在“可控”与“失控”间的摇摆和分寸,最终效果出类拔萃。

首季大结局时,卡莉确信布罗迪将发动袭击,冲去他家发出警示,但周围没一个人相信她。

克莱尔在短时间内变换了数十种表情,充分表现了卡莉的心急如焚和气急败坏,同时也让她看上去像个胡说八道的精神病患者。

该炸的炸弹没炸,危机暂告一段落,卡莉和布罗迪告别后,选择“认命”去医院接受治疗。

克莱尔把伤心欲绝和自我怀疑写在了脸上,结合先前的一意孤行与歇斯底里,更显出此时的黯然无助。

到了第二季,克莱尔继续与戴米恩·路易斯互相飙戏。最后大结局时,不该炸的炸弹却炸了,本以为未来能和爱人好好在一起的卡莉,突然对布罗迪举起了枪。

在劫后余生的一瞬间,克莱尔说翻脸就翻脸,由惊转怒,再由怒转哀,这个过程中还始终保有一份挥之不去且于心不忍的犹疑。

卡莉最终选择相信布罗迪,并协助已经成为过街老鼠的他逃亡,两人分别时充满了哀伤和难舍。

一直都显得坚强果决的克莱尔,此刻却顺应着气氛,流露出了由内而外的柔弱和眷恋,这种依依不舍在她“自觉讶异”的演绎下更显苦涩。

凭借《国土安全》中的精彩表演,克莱尔2012至2013连续两年蝉联了艾美奖和金球奖剧情类最佳女主角奖,之后四年每次提名也都少不了她的身影。

克莱尔对卡莉这个角色,有着深刻的理解:“她虽然总在制造麻烦、也深陷麻烦之中,但却总能正确!你永远无法猜透她,是这个角色对我最大的吸引力。

多年来,克莱尔能得到许多影迷观众和业内人士的赞赏,正是因为她的不断突破和不可被预知的潜力:从古装到现代,从优雅到癫狂,从单纯到复杂,不一而足。

“演什么像什么”的克莱尔,最不喜欢的事就是重复角色,扮演卡莉的经历固然有趣又有挑战性,但不可能让她一演就是八年——事实上,当初克莱尔听闻《国土安全》还有第二季时也吓了一跳,有意打退堂鼓。

除去本身对角色的喜爱,更因为卡莉的形象和内涵并非一成不变,她永远可以让克莱尔找到全新的演绎方式,这种“改变”不仅仅是外形——尽管卡莉在剧中多次变装,而且经常花样翻新——克莱尔的表演也跟着卡莉这个角色一起在成长。

第一季里孤独痴癫的臆想者,第二季里执着颠沛的先锋官,第三季里矛盾迷惘的失意人,第四季里狠辣果断的女特务,第五季里身不由己的法律顾问,第六季里挣扎疲惫的单亲妈妈……这个角色不会真正“重复”。

第六季中的一段独白,就很能体现她的变化。

达尔在背后下绊子,剥夺了卡莉的监护权,为了夺回女儿,她不得不配合正规渠道的调查,原本只是陈述自己的过往,但在“不自觉中”卡莉流露出了真实情感。

克莱尔在这段戏中做到了欲言又止、欲哭无泪,把情绪掐在了欲发而隐忍的限度上,有着引而不发的精准。

更妙的是,卡莉适时谈到了身故已久的布罗迪,这既是她真的在怀念往昔爱人,也是她借机打感情牌的小技巧——观众欣赏了一场漂亮的戏中戏。

而在最新播出的S7E2里,卡莉为了对付勒索自己的黑客,一筹莫展之际硬是靠色相勾引对方,换来了翻盘的机会。

实际上卡莉“色诱”的历史并不多(但每次都很生猛),如此露骨艳俗的挑逗更是绝无仅有,不禁让人眼前一亮。

克莱尔拿捏这种裸露戏也恰到好处,先勾起兴趣,再诱敌深入,等对方尝到甜头后又立刻反戈一击,在香艳之余还不忘泼冷水降温。

卡莉身上有一种恒久不变的悲剧气质,同时又带着一份变幻莫测的新鲜感,正是得益于克莱尔赋予这位灵魂人物的特殊魅力,《国土安全》才能更有底气与把握保持万年长青。

《国土安全》第七季播出之后,第八季也不会遥远。

我们有理由期待克莱尔·丹妮斯的下一场表演和下一个角色,因为她总能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

【相关文章前段时间在公号上发过了,这次算补发,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公号“有爱评论区”。】

83 有用
10 没用
国土安全 第七季 - 豆瓣

国土安全 第七季

9.1

934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9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国土安全 第七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国土安全 第七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