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汉子 边城汉子 5.9分

《边城汉子》:勾女、剿匪与一个湘西汉子的炼成

笑独行
2018-03-14 22:52:2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边城汉子》:勾女、剿匪与一个湘西汉子的炼成】
★德辛成己[述记]

【电视剧集《边城汉子》(2010,30)观赏札记】

应该说,这是一部颇具传奇色彩、带有湘西特色的剿匪题材风情年代剧,又有《边城匪事》等别名,故事系根据湘籍作家蒲钰小说《脑袋开花》改编,总体表现包括情节演绎和演员表演堪称经典,尤以前16集对湘西风情男女关系的演绎为引人入胜且耐人寻味,也最是独具魅力和引人遐思。
剧中没有关于主人公们所属民族的明确交代,只是可以知道他们不是“汉人”。经查,作家蒲钰为湖南新晃侗族自治县作协主席,自称是“竿民”的后代,而小说中讲述的也是发生在怀化新晃、芷江和洪江地面上的匪情故事,第一主人公蒲地流的原型就是作者的爷爷。因为剧中的“洪江县城”地处黔、湘、渝边区,所以就有了剧名中的“边城”二字。其实严格地说,蒲地流只属于剧中所说的“十里八寨”,并不是“洪江县城”人,剧名似乎应该叫“边寨汉子”才准确。
关于该剧集故事的主题,一方面可以说是湘西匪情的复杂与剿匪的艰难,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是一个湘西汉子的“炼成”(就像故事开始时旁白所交代的那样)。所以,剧名无论是叫“边城汉子”还是叫“边城匪事”都是很






...
显示全文
【《边城汉子》:勾女、剿匪与一个湘西汉子的炼成】
★德辛成己[述记]

【电视剧集《边城汉子》(2010,30)观赏札记】

应该说,这是一部颇具传奇色彩、带有湘西特色的剿匪题材风情年代剧,又有《边城匪事》等别名,故事系根据湘籍作家蒲钰小说《脑袋开花》改编,总体表现包括情节演绎和演员表演堪称经典,尤以前16集对湘西风情男女关系的演绎为引人入胜且耐人寻味,也最是独具魅力和引人遐思。
剧中没有关于主人公们所属民族的明确交代,只是可以知道他们不是“汉人”。经查,作家蒲钰为湖南新晃侗族自治县作协主席,自称是“竿民”的后代,而小说中讲述的也是发生在怀化新晃、芷江和洪江地面上的匪情故事,第一主人公蒲地流的原型就是作者的爷爷。因为剧中的“洪江县城”地处黔、湘、渝边区,所以就有了剧名中的“边城”二字。其实严格地说,蒲地流只属于剧中所说的“十里八寨”,并不是“洪江县城”人,剧名似乎应该叫“边寨汉子”才准确。
关于该剧集故事的主题,一方面可以说是湘西匪情的复杂与剿匪的艰难,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是一个湘西汉子的“炼成”(就像故事开始时旁白所交代的那样)。所以,剧名无论是叫“边城汉子”还是叫“边城匪事”都是很合适的。或者也可以说,该剧集前16集主要说的是一个湘西汉子的“炼成”,而后14集则主要说的是湘西匪情的复杂与剿匪的艰难吧。
那么,一个湘西汉子到底是怎样“炼成”的呢?作为该剧集的第一主人公,身为乡村秀才练家子的蒲地流(由王斑扮演)可以说是在经历了与三个女人的不同关系后逐渐成熟起来的。
第一个女人是“止不住青春流淌”的邻村姑娘刘翠翠(由白雨扮演),蒲地流与她才子佳人两情相悦,在偷尝禁果后更是迸发出你贪我爱、不可遏制的迷性激情。但这份“相看两不厌”的至性纯情却受阻于刘翠翠的父亲刘富贵执意与妻兄结“扁担亲”,以便让各自的傻儿子有机会为两家延续香火,而事隔一年,当中学毕业的蒲地流在刘翠翠出嫁前一天,带着一张“保长”委任状从洪江县城赶回石头寨自己家里时,武功高强的母亲“婆娘王”也迫使他辜负了刘翠翠。两害相加,“身陷囹圄”的刘翠翠无助无依,于是在“心死”之余为爱轻生,径直“自挂东南枝”(第6集)。
第二个女人是“受不了田园荒芜”的邻村寡妇张正英(由温峥嵘扮演),蒲地流其实在与刘翠翠恋爱前就迷惑于这位姐姐的成熟美艳,意欲娶她为妻,只是因为母亲反对态度强烈决绝才没有了下文。与此同时,张正英又是一个怀有地母之爱和颇有自知之明的女人,不忍心败坏蒲地流的名声、耽误蒲地流的前程,所以不但没有满足蒲地流单纯美好的婚姻愿望(只是表示自己可以做蒲地流的情人),还给蒲地流介绍了辈分比她大、年龄比她小、容貌不比她差的邻居姐妹刘翠翠。
刘翠翠的死让蒲地流痛不欲生、心如死灰,张正英用自己成熟的身体和温暖的怀抱让蒲地流淡忘了心灵的伤痛,重新感受到人生的美好,也让蒲地流耽于爱欲、乐不思蜀,并在母亲被悍匪杨白狼(由申军谊扮演)枪杀后再生迎娶张正英之心,而蒲地流在张正英眼里也是“情天情海幻情身”。如果不是张正英意外遭遇贪财好色的骗子刘半仙(由陈创扮演)下药发情,在欲火焚身、无力抵抗中被不务正业的痞子刘疤子强奸(这段视频在网络上流传甚广,许多影友皆为之惊诧,大呼“实在太黄了”,从而认为该剧集“应该禁播”),觉得自己作为寡妇的身体也不干净了,从而坚定了只能不能嫁给蒲地流、只能做蒲地流情人的决心,蒲地流还真是有可能与张正英做合法夫妻的。
第三个女人是说不上有何好处的邻村姑娘杨翠翠,也是由张正英为蒲地流说合的,貌不惊人(扮演者有一张貌似整过容的脸),说是姑娘,但看着却年龄偏大(按照世俗的观念,也许是更适合过日子的一类女人吧),估计蒲地流的感觉应该只是可以接受,但却谈不上喜欢(这一点从蒲地流后来对她的态度也可以看出来)。而张正英之所以为蒲地流说合杨翠翠,则自然还是为蒲地流的名声和前程考虑,同时也因为杨翠翠与刘翠翠同名。
不过,因为这时候的张正英已经与蒲地流做了“地下夫妻”,所以也不排除其中有出于私心的考虑:一方面,杨翠翠与蒲地流的婚姻可以为自己与蒲地流的私情打掩护;另一方面,杨翠翠貌不惊人,显然不可能让蒲地流很用心,这样一来,蒲地流也就更有条件把力气花在自己身上了。
然而,不幸的是,蒲地流与张正英的“奸情”终究还是被杨翠翠发现了。于是,夺夫之恨让曾经心怀感恩的杨翠翠即刻对张正英恶语相向,并且从此与张正英不共戴天。而蒲地流与张正英却并没有因此终止他们的“地下活动”(虽然她也曾经告诫蒲地流要懂得节欲保缘,让蒲地流明白了欲不节则缘易尽的道理),只是不得不转移“欢爱战场”,有所不便了。说来这种能够让一对男女没羞没臊、不管不顾的迷性关系就是孽缘吧?
恰逢蒲地流在与张正英幽会时为其“保长”职责内面临一个直接影响饥荒寨民生计的危机无法化解而心烦气躁,张正英居然对蒲地流说:“你有什么气就朝我撒,朝我身子撒,随便你怎么折腾!”又说:“弄出个野种来,长大肯定跟你没完!”这是何等不堪入耳的淫言秽语,又是何等走火入魔的孽欲激情!于是,“老天爷”都听不下去了,当即让后一句话一语成谶!后来,张正英为蒲地流生的“野种”儿子刘天火就成了“老天爷”对蒲地流曾经在孽海中沉浮的报复……
至于该剧集海报中提及蒲地流作为“剿匪英雄”与“生命中五个女人”结下“难以割舍”的传奇情缘,那只是博人眼球的噱头。事实上,与蒲地流有肉体关系的女人就是三个,另外两个女人——一个是曾先后蒙他救“身”于痞子身下和救命于日军狱中、后来作为干部回乡工作也救过他的命、与刘翠翠和张正英一样家在枫树寨的山杏(由彭韵洁扮演),一个是曾在少儿时代因剿匪悍将父亲“姚胡子”的关系而短暂地做过他的“关门”学生、一直为他提供残匪动向情报、最后为她殉情的姚岚儿(当红名妓“兰彩儿”)——只能说是他精神上的红颜知己吧。
或者也可以说,山杏的爱貌似根植英雄崇拜,而姚岚的爱则仿佛出于恋父情结。这两个女人被“老天爷”安排出现在蒲地流的生命里,也许只是为了说明蒲地流是一个很讨女人喜欢的男人吧,就像蒲地流的妻子杨翠翠后来深有感触的那样。杨翠翠问山杏为什么蒲地流会那么讨女人喜欢,山杏回答说:一个男人“为人真诚,豪爽仗义,思想觉悟也很高,女人不喜欢才怪呢”!
客观地审视蒲地流与刘翠翠和张正英之间的缘分关系,可以说蒲地流在其中扮演的始终是取多予少、关键时刻帮不上忙的角色:刘翠翠出嫁前一天,中学毕业的蒲地流及时赶回石头寨自己家里,但却因受阻于母亲的霹雳手段而没能如愿前往枫树寨找刘翠翠,所以,当空等了他半年的刘翠翠在无助无依中含恨自尽时,他不在场;
日军打到常德后,蒲地流与张正英的儿子刘老卒一起被抓壮丁(按照片头曾跳跃出现“1939年”这个时间节点字幕,本来应该是1939年的事情,史载1938年11月攻占岳阳为日军侵入湖南地界之始,但常德保卫战却是1943年11月的事情,即使按常德细菌战的时间算,那也是1941年11月),后来与麻坡寨义匪山猫一起打鬼子,又加入中共山南游击队,日本投降后离开游击队回乡,不意又再次被抓壮丁,于是不但耽误了回乡的行程,而且还是“几年后”才得以重新踏上回乡路(剧中没有交代他“被迫上了内战前线”后的情况),所以,当张正英去找自己已成为“抗日英雄”团长的儿子刘老卒不遇,却意外遭遇国民党军宪兵大队三个士兵轮奸(先后两次招来失身之祸,真是令人有“红颜薄命性交多”之叹),无处申冤之余以头撞石狮子身亡时(第16集),当时已经离乡至少六年的他又是不在场。
从剧中讲述的蒲地流的传奇故事看,蒲地流始终是一个淡泊名利的性情中人:在1939年(姑且算是蒲地流开始参加抗战的时间)以前,他是一个在事业上缺乏抱负、在政治上不思进取的人,对共·产·党没有明确的认识也不想有更多的了解,只想让自己的村寨免受土匪侵害,只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甚至还堪称沉迷女色不能自拔;而在1939年以后尤其是1949年以后,他的民族责任感和社会正义感就增强了,不但超越了儿女情长的生活状态,在政治上也进一步坚定了与共·产·党和解放军同舟共济的立场,甚至成了“剿匪英雄”(毫无疑问,这些进步都是由抗战和剿匪经历带来的,标志着一个湘西汉子的最终“炼成”),但在政治上却依然抱着不思进取的态度,同时仍然缺乏强烈的事业心,只想种好本寨本乡的一亩三分地。
至于以展现和演绎湘西匪情的复杂与剿匪的艰难为主的后14集,尤其是与湘西剿匪的历史事实直接相关的情节,因为与其他同类题材和主题电视剧集相去不远,所以就不再讨论了。值得一提的是,其中刘半仙和刘老卒曾有两句道理相近的台词颇具启发性,大致可归纳总结为: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不是面对悲剧,而是预料到悲剧将如何发生却无力阻止。
如果要说该剧集的缺点,那么最大的也许就是在故事发生时间与历史人生背景的结合上失之模糊甚至混乱。比如剧中第7集编排了刘翠翠死后不久蒲地流救助在战斗中受伤的“贺龙部红军”小分队班长张正民(曾是他在洪江县城读中学时的教务长,后来成了洪江县人民政府县长)的情节,但在“贺龙部红军”甚或其他红军队伍进入湘西和怀化的具体时间与这一经历在蒲地流的人生历程中所处的时间节点的匹配上却有问题。
而在这方面,又以第17集的交代最为不堪。看情节明明是抗战胜利后不久的事情(随直接上级前往芷江受降的刘老卒回来后杀了三个宪兵大队轮奸张正英的三个士兵和副大队长),但第二天刘半仙来找刘老卒却说,“现在的形势”是“共军已经打过了长江”,一下子跳过去三四年时间;随后却是抗战胜利后踏上回乡之路、已经快回到家门口的蒲地流再次被抓壮丁的情节,说是“抗战的烽火刚刚平息,国民党反动派就发动了内战”,一下子又倒退了三年;再接下来才又回到了1949年或1950年:解放军进入石头寨,开始剿匪了(史载四野十纵四十七军于1949年5月进入湘西,10月建立湘西军区,1950年1月正式开始剿匪),剿匪大队队长对石头寨的村民们说,“共·产·党即将解放全中国”,还说“我们解放军”已经“消灭了老蒋的八百万正规军”。

【电视剧集《边城汉子》(2010,30)经典语录十一条】
1.这男女之间的感情啊,就像火苗一样,烧得再旺也有熄灭的时候,剩下的就是水。……生活就像水,虽然没有味道,但它会永远地流下去。(第9集)
2.人呐,可以坚持原则,但却不能吃眼前亏啊!(第16集)
3.缩头的不一定是乌龟啊,……山里的毒蛇咬人之前不也得缩脖子吗?(第22集)
4.善用刀剑者,死于刀剑下。(第24集刘半仙引俗语,该俗语或本自《圣经·马太福音》语:“凡动用刀剑者,必死于刀剑之下。”)
5.两个相爱的男女在一起,谁又能管得住自己呢?男人和女人的身子……就犹如干柴烈火,碰在一起就只有燃烧啊!这个燃烧的过程很可能就是一个毁灭的过程。(第26集)
6.越是看上去没事的事越是容易出事。(第27集)
7.人生最难承受的不是死,而是等死。(第28集)
8.这政府的人呐,说起话来就是拐弯抹角的。(第28集)
9.这男人的心呐宽得很,再多的女人也装得下。(第28集)
10.蠢货的第一特征知道是什么吗?就是自以为聪明!(第29集)
11.[做]人呐,最难的就是坚守自己的信念!(第30集)
12.一个人要懂得不负我心才不负我生啊!(第30集)

【附录三则】

【关于剧中提到的“贺龙部红军”进入湘西怀化地界的时间】
剧中第7集编排了刘翠翠死后不久蒲地流救助在战斗中受伤的“贺龙部红军”小分队班长张正民(曾是他在洪江县城读中学时的教务长,后来成了洪江县人民政府县长)的情节,按照片头跳跃出现的“1949年”“1939年”“1928年”“1908”的几个时间节点字幕,这自然应该是1928年的事情,但问题是,1928年实际上还没有出现“红军”的称呼,当时贺龙刚与周逸群等一起组建了“工农革命军”。
史载1928年3月上旬,贺龙组织其旧部和农民武装约3000余人,建立工农革命军,于3月下旬发动桑植起义,攻占桑植县城。7月,部队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军,贺龙任军长,恽代英任党代表(未到任)。而且,好象也没有证据表明,贺龙的“工农革命军”进入过湘西怀化地界。
查怀化大事记,1928年也没有与“贺龙部红军”相关的记载,倒是1931年有一条称:10月,“红军李明瑞部”曾“由城步、武冈、绥宁向洪江挺进”,因“在竹舟江遭国民党军王家烈部阻挡”而“转回桂境”。难道是1930年到1931年之间的事情?
但问题又来了,经查证,1931年10月下旬,时任红七军军长的李明瑞就已经因成为“肃反”对象而在江西于都惨遭杀害了。此前,李明瑞于1931年7月率红七军东渡赣江,到达中央苏区,在江西兴国与红一方面军主力会合,并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三次反“围剿”作战。这就是说,1931年10月,“红军李明瑞部”根本不可能出现在湘西怀化地区。当然,从1930年9月到1931年7月,李明瑞曾指挥部队转战桂、黔、粤、湘、赣五省,也不能排除曾到过湘西怀化地区。
而剧中张正明加入的如果真是“贺龙部红军”,那就应该是1934年末和1935年初的事情了。据怀化大事记记载,“[1934年10月]24日,红二、六军团在印江会师后,中央军委电令深入湘西,力求占领沅陵以牵制敌人。遵照这一指示精神,红二、六军团主力万余人,在贺龙、萧克等的率领下,向湘西挺进,一举攻克永顺、大庸等县城,并于12月5日由大庸向沅陵进发,6日开始攻打沅陵城。……”“12月25日,省政府决定在沅陵设立省政府委员出巡办公处……翌年1月16日开始办公。名为“推进湘西政治”,实为组织反共力量,围堵贺龙红军。”
可剧中蒲地流救助张正民正值刘翠翠死后不久,又明显不是1934年末或1935年初的事情,顶多是1929年冬的事情。因为片头跳跃出现的“1928年”这个时间节点乃是蒲地流与刘翠翠恋爱的时节,半年以后过年回家时,刘翠翠正面临“扁担亲”的威胁,蒲地流让她等他中学毕业,说半年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而蒲地流中学毕业的时间则似乎是1929年夏天。

【关于剧中不断强调的共·产·党打败了国民党八百万军队】
剧中多次借不同主人公之口说共·产·党打败了国民党八百万军队,这个说法似乎是比较“古老”的,记得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也是这么说的。但剧中从1950年1月[四野十纵]四十七军进入湘西剿匪(按照片头曾跳跃出现“1949年”这个时间节点字幕,或者还是1949年)就开始说(甚至还说这和“八百万”军队是正规军),显然是不合历史事实的,因为那时我军在截至1950年6月的整个解放战争中歼灭国民党军总人数的累积统计数字还没出来呢!
所以,听到这个“八百万”不断被重复总感觉有点不是别扭。而且,如今通常也不这么说了,多数是使用430万这个准确反映抗日战争胜利后、解放战争爆发前国民党正规军数量的数字,当时我党正规军的数量为120万,是国民党军的四分之一强。
史载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十纵队]第四十七军于1949年5月南下进抵湘西,解放了大庸、桑植两县。1949年10月,四十七军奉中南军区命令建立湘西军区,军区机关设在沅陵。1950年1月,四十七军正式开始执行中央和湖南省委交给的剿匪任务。
经查,关于我军在解放战争中打败或消灭了国民党八百万军队的说法尽管使用的是累积统计数字,但确实是有依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一九四六年七月至一九五零年六月战绩总结公报》显示:我军在整个人民解放战争中先后消灭国民党正规军554.247万人,非正规军252.888万人,总计歼敌人数为807.135万人(据《湘潮》杂志2008年第4期刊发王作化撰《解放战争时期我军歼敌总数究竟是多少》一文)。
需要指出的是,该战绩总结公报只统计了我军1946年7月1日至1950年6月30日所消灭的国民党正规军及地方部队的总人数,不包括1945年9月3日至1946年6月30日日寇投降后我军反击蒋介石军事进攻所歼灭的国民党军的人数,也不包括在整个解放战争期间我军消灭国民党土匪武装部队的人数(同上)。[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各野战军战史资料统计,若加上这两个部分,则我军从1945年9月到1950年6月总计歼敌1065.8万人。]

【蒲地流的原型是小说《脑袋开花》作者蒲钰的爷爷:蒲钰谈电视剧集《边城汉子》故事源头】
我在我的文章里说我家乡是十里八寨。实际上十里八寨只是我自己的一个说法。我们那里,有八个寨子离乡里都是八里路。/
我家在新晃米贝乡碧李桥村一个叫七坳的地方。以前碧李桥属于芷江五区的碧涌乡,1955年才划归新晃。七坳离最近的寨子比足寨有两里路。七坳的山腰上就住了我和我小哥还有我叔叔三户人家,山顶上还有几户姓杨的人家。/
我家是爷爷那代从比足搬到七坳的。我爷爷叫蒲祖流,也就是我的小说《脑袋开花》主人公蒲地流的原型。
我爷爷、我父亲、我曾祖母都会武功。我家世代是竿子营的飞兵,飞兵就是有轻功的兵,他们从小脚上要绑沙袋的。/
1950年,[四野十纵]47军来[湘西]剿匪,我爷爷和父亲都帮助剿匪,我父亲那年18岁,是47军某部二连士兵,我爷爷是自卫队的。因为帮着解放军,所以,我们一家被称为卖客,卖客是受孤立和歧视的。/
我爷爷是1960年死的,饿死的,1959年的时候,他带头反对乡里收粮过多,被人抓了起来。在牢里,他拔光了自己的眉毛,后来说他有麻风病,放了出来,在寨子外边单独搭了个棚子,1960年的时候,他身子弱,挨不了饿,死了。/
我小时候就听我父亲讲过他和爷爷剿匪的故事,后来,到2005年除夕,守岁,我父亲讲了个通天亮。/
父亲讲爷爷的事情,没有避讳,讲他五六岁的时候看到过爷爷和一个寡妇偷情。……//
德辛成己摘自【竿民蒲钰:在七坳,我们父子就这样生活着_撰文:刘建勇_潇湘晨报_凤凰资讯(新闻)2012年10月23日 00:02】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边城汉子的更多剧评

推荐边城汉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