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式绘本风格的“反套路”童话

伯樵·阿苏勒
2018-03-14 21:37:19
【媒体用稿,请勿转载】

    有时觉得自己也有些烦那些在工业上臻至完美的美国动画:起承转合三一律娴熟的剧作、人物形象打磨得精雕细琢的主角、处处设计精心的场景细节、在本身就充斥着奇观的动画画面中再创奇观......这里面当然有《Wall-E》、《头脑特工队》(Inside Out)、《疯狂动物城》(Zootopia)这样的神作,但也不乏《冰雪奇缘》(Frozen)、《飞屋环游记》(Up)这样不尴不尬的失望之作,而跳出迪斯尼、皮克斯这两大工作室之外的话,诸如蓝天工作室产出的败笔和平庸之作就更多了。

    而放眼奖励体系对动画电影的褒奖,美式精致的工业产品仍然挤压着其他国家、其他风格的动画风格,以奥斯卡为例,最佳动画长片的奖项自2002年颁奖以来,除却第75届上《千与千寻》斩获大奖外,其他如《辉夜姬物语》、《艾特熊和赛娜鼠》(Ernest & Celestine)、《魔术师》(L'illusionniste)、《疯狂约会美丽都》(Les triplettes de Belleville)等非美动画佳作都铩羽而归。而非常有非主流风格的动画,也被排斥在评奖之外,比如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的《了不起的狐狸爸爸》(Fantastic Mr. Fox)和蒂姆•



...
显示全文
【媒体用稿,请勿转载】

    有时觉得自己也有些烦那些在工业上臻至完美的美国动画:起承转合三一律娴熟的剧作、人物形象打磨得精雕细琢的主角、处处设计精心的场景细节、在本身就充斥着奇观的动画画面中再创奇观......这里面当然有《Wall-E》、《头脑特工队》(Inside Out)、《疯狂动物城》(Zootopia)这样的神作,但也不乏《冰雪奇缘》(Frozen)、《飞屋环游记》(Up)这样不尴不尬的失望之作,而跳出迪斯尼、皮克斯这两大工作室之外的话,诸如蓝天工作室产出的败笔和平庸之作就更多了。

    而放眼奖励体系对动画电影的褒奖,美式精致的工业产品仍然挤压着其他国家、其他风格的动画风格,以奥斯卡为例,最佳动画长片的奖项自2002年颁奖以来,除却第75届上《千与千寻》斩获大奖外,其他如《辉夜姬物语》、《艾特熊和赛娜鼠》(Ernest & Celestine)、《魔术师》(L'illusionniste)、《疯狂约会美丽都》(Les triplettes de Belleville)等非美动画佳作都铩羽而归。而非常有非主流风格的动画,也被排斥在评奖之外,比如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的《了不起的狐狸爸爸》(Fantastic Mr. Fox)和蒂姆•伯顿(Tim Burton)的《僵尸新娘》(Corpse Bride)。这就更别提一系列以动画为主要表现手段的纪录片了,如《和巴什尔跳华尔兹》(Waltz with Bashir)和《芝加哥10》(Chicago 10)。

    当然,以提名而论的话,我们也能看见世界动画电影的另外两大审美取向,一则当然是以动画电影大国日本为主的创作,更强调故事内核,有着东亚式的审美习惯,偶尔会出现非常日式末日情结、世界系表达的本土特色;而另一取向则当然是以欧洲(尤其是法国)为主,欧式写意的漫画风格、简单的故事主旨、淳朴但细腻的情感表现,闻名于世。

    《大坏狐狸的故事》(Le Grand Méchant Renard et autres contes...)改编自法国漫画家本杰明•雷内(Benjamin Renner)自己编绘的少儿漫画,其作品将田园诗意与水彩晕染相结合;但在故事设定方面却更加戏谑和反套路,其“角色”设定更是反常,比如充满同情心、外强中干但渴望证明自己的“坏”狐狸,脾气火爆、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母鸡、成熟稳重、善良有责任心的小猪、懒惰无用、但却稳如泰山的看家狗...... 《大坏狐狸的故事》的电影由本杰明•雷内和帕特里克•安伯特(Patrick Imbert)共同完成的,而在此之前,雷内就已经导演了著名的《艾特熊和赛娜鼠》,在业界声名鹊起。

    《大坏狐狸的故事》在美术风格上也与传统欧洲动画电影一脉相承——简约的线条、复古的色调搭配,拟水粉风格的场景设计,辅以欧式卡通化的人物形象,没错,这就是最正宗的欧式绘本风格动画电影,不酷炫,但却充满了怀旧气息。

    当然,这种美术风格也决定了动画本身不会像美式动画一样成为时代的参照物(比如《疯狂动物城》),但却极度适合充满怀旧色彩的动画主题。纪念雅克•塔蒂(Jacques Tati)的《魔术师》和《疯狂约会美丽都》无疑走得都是这个路线。而《大坏狐狸的故事》则一脉相承《艾特熊和赛娜鼠》,将怀旧的童话元素,与反套路的轻喜剧设置融合在一起。

    虽然是以童话元素为核心,但欧洲动画的特点与中国儿童动画又截然不同,中国儿童动画经常确实非常低幼,只适合4-8岁左右的儿童观影,陪同的家长多半只能无聊地刷着手机。但是欧洲动画(比如《大坏狐狸》)却经常也让大人看得兴致盎然,除了非常怀旧风而非低幼风(大量的纯色)的美术风格以外,在笑料的设置上,欧洲动画也兼具了让儿童看得哈哈大笑的“热闹”和热闹之外让成年人“会心一笑”的机智。同样,好莱坞的动画片虽然也是全年龄段的电影,但对儿童来说,打动他们的还是表情丰富、长得可爱、“时常倒霉”的卡通形象,以及那些热闹的桥段;但是好莱坞更热衷于讲一个让成年人更感兴趣的精巧故事,而这个故事却鲜有什么抒情性——而这反而是欧洲动画电影最擅长的地方,也是欧洲动画电影同样老少通吃的原因。同时,虽然不像前作《艾特熊和赛娜鼠》那样将稍显成人式的社会议题融入剧情之中,《大坏狐狸》也略有一些种族和解的意味。

    而在叙事性上,欧洲动画电影有故事,但更注重的是具有抒情性、感叹意味的故事,有时带有一些思想性和反思意味;而相比之下,中国动画要么过于低幼,只有一个具有教育意义的故事,而缺乏故事之外的余味;要么又太成人了,是明显做给成人看的动画(比如《大护法》、《大圣归来》)。

    《大坏狐狸的故事》在童话元素之外,更多的是一些无厘头:比如三幕剧中剧的设定、说中国话的猴子、忠厚成熟但却一直很倒霉的猪;而片中三段剧的最后,一直被电影里那些看似“成熟”的大人们认为不存在的“圣诞老人”最后却“真的存在”了,可谓是“打破童话设定”的童话寓言,是一个不走套路的反高潮。这已经不是在儿童范围理解内的编剧设定了,新奇、有趣。

    相比于美式动画电影把动画形象打造地纤毫毕现、栩栩如生,追求(但绝不会靠近)一种近乎照片式的质感时;欧洲的动画则更散点式、个性化,不追求圆融流畅的故事和符合“成长模型”的人物形象,相反更愿意让人物(哪怕是一只猪,或是一只狐狸)停滞在某种性格状态或是成熟状态,并在此基础上,试图充分发挥动画电影、古典审美的优势,同时还能保证极高的完成度——这在当今票房优先、制作发行成本高昂的电影工业界,无疑越来越难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坏狐狸的故事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坏狐狸的故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