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北,借我一双慧眼吧!

George
2018-03-1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都说没钱的人才看A片,有钱的人直接“演”A片。电影《大佛普拉斯》里,对于每天只吃一餐(还是人家的剩菜)的拾荒者肚财来说,他连A片也没得看,只能捡人家丢弃的色情杂志和好友(看门人菜埔)一起欣赏,或者撺掇菜埔把老板黄启文的行车记录仪拿下来,一起偷看里面的543。

这里的“543”是台湾南部的一句土语,大概就是“乱七八糟的事儿”的意思,其实是指行车记录仪里面的画面和声音,该画面,大多是一个奔驰车的车标作为前景,车子像巡逻一样驶过大街小巷的画面。不过也有几次,画面虽然还是那个画面,可声音却记录下了黄启文的性福生活(说来有趣,奔驰车标标出了声音主人的社会身份)。甚至有一天,主角黄启文干脆出现在了画面里,完成了那个让他假发脱落的凶杀戏份。

导演把整个电影的画面定位为黑白,可行车记录仪的画面却是彩色,也许不仅仅是“有钱人的世界是彩色的”这么肤浅,而是用颜色告诉我们,平时我们所看到的真相,也许还潜藏着完全不同的面目。

还有黄启文的那顶假发,似乎也成了“伪装”这个词的最好隐喻。

而这里的“543”,也不是由角色说出,而是导演作为旁白说出。导演黄信尧非常风趣,电影还没开始,他就开始以旁白来与观众互动,先是介绍了制片公司、合作伙伴,之后便经常跳出来解说剧情。

也许这是黄信尧带来“间离效果”的一种特别方式。导演的这种亲自解说,经常使剧情变得“陌生化”,迫使观众思考。比如在表现黄启文生活的某一个段落里,导演的旁白说“启文就是这样敢干其他人不敢干的事情”(台词大意),通过导演的解说,我们会去思考黄启文的发家史,进而思考物欲社会之生存法则。这样的间离效果带来的思考,还出现在导演对肚财、菜埔、释迦、土豆等各个人物的“解说”中。

例如影片中肚财第一次来到菜埔的值班室,导演在旁白中说“肚财只有在菜埔这里才会嚣张跋扈起来”(台词大意),迫使观众“出戏”,在脑海中重新构建肚财的形象。

还有影片结尾菜埔坐在肚财的“飞碟”里,旁白说

“坐在肚财的飞碟里面,菜埔在想那个平常只能欺负他的人,现在跑去哪里了?看着床铺的周围,全部都是肚财夹回来的娃娃,和杂志剪下来的美女,菜埔现在才发现,他对肚财竟然这么陌生。我想虽然现在是太空时代,人类早就可以坐太空船去月球,但永远无法探索别人内心的宇宙。”

导演的旁白和“飞碟”里面堆得满满的娃娃、贴得满满的美女,迫使观众重新思考肚财这个角色,在他或狼狈、或机智的表情背后,暗藏着童心和纯真。同时,略带浪漫和悲伤的配乐,又把观众的情绪推起来。使观众达到理性和感性“双重巅峰”。

这一段旁白起到点题的作用。

因为,面对庄严肃穆的大佛,谁会想到叶女士就在里面,谁会想到这座看上去慈悲的佛,却暗藏着罪恶。我们看到的就是真相吗?我们能够探索别人心中的宇宙吗?什么是色,什么又是空?

同样的,与之相反的是黄启文在警察局的那一场戏。此时观众们都已经知道了他的罪恶,可面对警察,他的表演堪称精彩,副议长对警察的那一通“义愤填膺”的谩骂,也使他们的虚伪昭然若揭。这些衣冠楚楚的所谓“父母官”、“艺术家”,金玉其外却败絮其中。这与电影一直使用间离效果迫使观众“认识”、“再认识”所形成的母题是一致的:上层建筑的嘴脸固然看不清,可是身边的老朋友你就完全了解吗?

在这个世界里,形形色色的人都戴了顶“假发”,不是菜埔“买了”叔叔的眼镜就能看清楚的。

《大佛普拉斯》的一个情节非常有趣,就像一个猜谜游戏。菜埔和土豆从电视新闻里看到肚财被逮捕。下一个场景,导演立马跳到了肚财被逮捕的现场,以固定机位记录了全过程,告诉观众真相:警察暴力执法。同时,电影的旁白“我们提供另外一个客观的影像,用最少的剪接,给观众了解事情的经过……”

这一段旁白仿佛是导演的自白,这部电影,不就是一再构建、打破、再重构“客观”影像,让观众了解事情的经过么……而偷窥行车记录仪这种方式,却莫名其妙地成了生活送给我们的“慧眼”。

更多影评,请扫码关注“电影知何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