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妖猫,天才的奋力一搏

单狐山小糖
2018-03-14 20:45:54
——似乎在《霸王别姬》之后,中国人对于陈凯歌的电影,总会带有刻板偏见的厌恶。至于为什么,只在后话。

《妖猫传》整部电影所呈现的服化道,灯光,摄影,调度,配乐,特效,剪辑,在国内绝对属于顶尖水平(虽然是中日联合制作),秒杀一众国内大片。如果单单从电影美学来讲,即使在中国电影史上,《妖猫传》也绝对属于巅峰之作。回身纵观电影往来,如果把它当做电影美学的圭臬,亦不为过。
并且,电影的叙事结构,类似骈文般前后对仗工整,技巧惊艳,甚至人物也有镜像对照,不得不让人叹为观止。

特效,奇幻是电影的色彩,不是电影的本质。
然而在我看来,《妖猫传》最值得鼓掌的地方是:视听呈现做到了极致,却没有对电影故事进行抢戏(虽然电影故事太过单薄)。陈凯歌对于视听呈现和电影故事平衡的拿捏,说炉火纯青,不算过誉。
因为当今电影,无论中外,充斥着大量的以特效奇观,诡异影像为主体的影片。这里为了说明,只好拿吕克·贝松的《千星之城》来举例(这里绝对不否认吕克·贝松的电影匠人身份),电影从头至尾完全是用奇观异景来堆砌完成,观影者除了对电影中一些奇特事物发出惊讶外,主观忽视,客观看不到电影的实质——故事。所以这类电






...
显示全文
——似乎在《霸王别姬》之后,中国人对于陈凯歌的电影,总会带有刻板偏见的厌恶。至于为什么,只在后话。

《妖猫传》整部电影所呈现的服化道,灯光,摄影,调度,配乐,特效,剪辑,在国内绝对属于顶尖水平(虽然是中日联合制作),秒杀一众国内大片。如果单单从电影美学来讲,即使在中国电影史上,《妖猫传》也绝对属于巅峰之作。回身纵观电影往来,如果把它当做电影美学的圭臬,亦不为过。
并且,电影的叙事结构,类似骈文般前后对仗工整,技巧惊艳,甚至人物也有镜像对照,不得不让人叹为观止。

特效,奇幻是电影的色彩,不是电影的本质。
然而在我看来,《妖猫传》最值得鼓掌的地方是:视听呈现做到了极致,却没有对电影故事进行抢戏(虽然电影故事太过单薄)。陈凯歌对于视听呈现和电影故事平衡的拿捏,说炉火纯青,不算过誉。
因为当今电影,无论中外,充斥着大量的以特效奇观,诡异影像为主体的影片。这里为了说明,只好拿吕克·贝松的《千星之城》来举例(这里绝对不否认吕克·贝松的电影匠人身份),电影从头至尾完全是用奇观异景来堆砌完成,观影者除了对电影中一些奇特事物发出惊讶外,主观忽视,客观看不到电影的实质——故事。所以这类电影就像“烟花”一样,它有视觉吸引力和璀璨的一瞬间,但过后却是急速陨落,泯灭无声。
打一个比方,一部电影就像一碗打卤面。特效之流是卤子,故事则是面。卤子做的再丰富再好吃,没有面,那也不是食客要的打卤面。只有当你的面足够劲道,足够有味,你的卤子营养丰富,菜码越多,才越能提升整碗面的价值。

演员的选择。
首当其冲我认为选的好的角色是杨玉环。无论是史书记载还是各类艺术作品的描述,杨玉环在大众印象中,百分百属于丰腴型的美人,但陈凯歌却另辟蹊径,不得不说这是有风险性的。但在电影中却是成功的。这不仅仅是因为张榕容高度诠释了杨玉环这个角色,更是因为它的角色定位很清晰,陈凯歌想通过塑造一个新的“杨玉环”形象,来传达一种幻想中盛唐的明丽,恃傲和气质。并且角色形象和电影本身的风格相契合(张榕容和杨玉环都是混血,是另一个小原因)。
其次是白居易的扮演者黄轩,他的演技和努力程度是可以打高分的。但黄轩的面相太正,气质中有些失意人生的味道,所以并不是什么角色都适合(冯小刚选他扮演刘峰才是真正眼光独到和毒到),他在《妖猫传》里,少了一丝青年诗人的狷狂,邪性和神经质。
并不是每个演员都如张译一般有百搭戏路。
至于空海,也许真的是要考虑改编原作和日本市场吧,角色略显鸡肋,甚至换一个人和白居易组队都不太会影响故事走向(如果真的换一个人设,那就可以把空海对“无上密”的需求,根据新人设塑造一个新的需求)。空海让我想到一个篮球圈的老梗,那些饮水机球员,都是既赚着钱,又离球场最近看球的人。或者相声圈的老梗,别人都是坐在台下听相声,而于老师是站在台上听相声。
很多人提到李白不够帅,第一遍的时候我也有同感,但第二遍时候,反而觉得这个李白还是非常符合历史人物形象,非常有味道。

电影“故事”的重要性。
《妖猫传》展现的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其实20分钟足够能说明白,因为它并没有更丰富的故事支线的蔓延,却生生被拉扯成129分钟的好莱坞时长。
我相信陈凯歌改编这个故事时,为了故事构架的工整性和完整性,故事情节一定是填充式的,而不会是一般剧情片那样舒展开来。面对填充式存在的天然硬伤,只好填充意识流的场景和对话,再借用“幻术”这种模糊的概念去缝合弥补故事漏洞。
就像陈凯歌做了一个艺术性的玻璃器皿,他向器皿中倒入砂石,无法填满后,再倒入水。
这使本来就不太丰富的妖猫故事,因为时长反而被越拉越稀薄。陈凯歌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抛出自己创作的意识流和幻术的新理念,看到大众去解读,而沾沾自喜。使得真正的观众明白一会,糊涂一会。最后勉强拼凑了故事大概,也不过是在朝代兴衰,帝王佳人的大背景下的一个复仇的小故事(至于电影提到的阴谋,如果从历史观出发,我真没觉得算是个阴谋)。
关于电影故事,只说两点。
第一点,极乐盛宴。
整部电影除了极乐盛宴和少数一两个场景外(山壁凹洞),基本属于写实风格,陈凯歌也在尽可能的还原甚至略微夸张的呈现盛唐长安的面貌。作为整部电影最高潮最核心的部分,极乐盛宴,无论是从美学角度,还是从电影感官,都是一个至高点:它有全天下最奢靡的酒池和宴会,有全天下权利最大的人——唐王,有全天下最有才华的诗人——李白,有最好的幻术师——黄鹤。作为物质和精神的顶点,杨玉环的出镜则是代表盛唐,至美韶华,一切都是顶点,然而,这里恰恰是整部片子最致命的缺陷。
一切都在写实,唯有此处是虚。
显而易见,建造这样一座怪石嶙峋的宴会内景,是陈凯歌幻想出来的(当然同样是白空二人通过阿部日记幻想),然而在一个虚幻的平台上,所有展现的东西都只能是虚假的,虚假所以没有灵魂,没有灵魂,就缺少一种烘托故事的底蕴,对于整个故事的起因:白杨情愫的生成,反而被架空,游离。

另一点则是故事的根源:偏执到不符合逻辑的少年。
再玄幻的电影故事,角色的原始动机和逻辑性依然是要遵循的。
白龙因为杨玉环随口一句话,自我生出惊人的情愫。
他就要为一个初次见面的女人,舍生忘死,苦守三十载,仇报三代,滥杀无辜(真正的滥杀无辜)。最后还要对一起生活多年,情同手足的丹龙下手。
白龙的所作所为都超出了正常的人物逻辑范畴。
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世上真的有偏执到极点的人,他对一个女人一见钟情,然后漠视一切,漠视自己的生死,漠视他人的生死,包括抚育他的人。
但作为推动电影故事发展的根源:白龙和杨玉环的故事线,居然没有任何展开和铺垫。相比较而言,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托纳托雷的时光三部曲中《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对于这种意识流的情愫,都是通过大段大段的场景来铺垫,来推进。
电影129分钟少些莫名其妙,故作深沉的场景,多些白杨感情铺垫,不好吗?
所以这完全就不再是角色本身的需求,而是是陈凯歌的需求。白龙的人设,完全是被陈凯歌左右,成为他手中的提线木偶,去完成他所赋予的任务。最终人物角色直接从故事中剥离出来,人设坍塌。

    电影主题存在历史悖论。
陈凯歌在电影中构建了自己的情爱观念:他把李隆基塑造成了自负自私,狡诈懦弱的形象。想把白龙塑造成一个貌似坚韧勇敢的少年形象,把杨玉环塑造成一个无罪的形象。这三者,构成整部电影的情感基调。
帝王爱的表象,遇到真正劫难,牺牲贵妃,保全自我。是负面。
少年爱的深邃,生死两岸,毅然守护贵妃三十载,仇报三代。是正面。
如果单单挑出来这样的情感线来描述,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陈凯歌一方面依托历史大背景(历史主线没有变——开元盛世,安禄山造反,马嵬驿赐死杨玉环),那么可以说这部电影是尊重历史的。但又想在历史大背景下,去阐述一种自己认为的爱情观念,唐王的冷血,少年的偏执,这就产生了悖论。
历史中,千古帝王都拥有两面性,一面,他们都是人,有血有肉的人,那肯定有自己的七情六欲,于是产生爱恨情仇妒,他也许会爱上一个女人。但另一面,为了帝王之位,有时候父母手足都可残忍杀害,更何况一个因为荷尔蒙分泌而爱上的女人。
帝国风光时,天下太平,盛世欢歌,一派祥和,帝王爱上一个女人,给予她万千宠爱。但是在帝国风雨飘摇时,帝王的皇位都不稳的时候,需要这个女人牺牲,则成为一种必然。如果到了这个时候,还要去苛责一个帝王仍然拥有一个完美的“爱人”形象。
那那些千千万万,为帝王征战沙场,马革裹尸的百万将士们呢?
他们甚至连自己的坟冢都没有。一片乱葬岗,一群夜游魂。
帝王给予了他们什么?军功?奖赏?那是少数人的。而为什么没有人为那些默默无闻的将士们的牺牲,而去苛责帝王的无情?
当唐王宠爱贵妃的时候从未有人提起唐王的宠爱,而贵妃为唐王去死的时候,陈凯歌却“无情揭露”帝王的薄情。
这本身就是荒谬的。
真正的薄情是什么,陈云樵在春琴可能被妖猫杀的时候,他本有能力去救,反而将门锁上。这是真正的薄情。我并不是在推崇帝王有多么至高无上,也不是贬低“贵妃”的女性形象,而是在强调“人设”。
如果站在历史的角度去创作,那么陈凯歌在指责一个“做对了事情”的帝王,做错了。
如果陈凯歌想构建自己的爱情观,那么可以像《无极》一样,从新构建一个世界观,那样可以随便指责。
“爱江山更美人”,这永远是没有江山的人唱的歌。

价值观太惊悚。
这里按下“谎言与真相”和“执念与放下”不表,只说白龙这个人物行为代表的价值观。
陈凯歌想要通过白龙这个年轻人表达一种正直,坚韧,稍微激进的人生态度,甚至是“守护爱情”的唯美形象。可以肯定的是,《妖猫传》中,陈凯歌把白龙树立成了绝对正面的角色。
但就像在故事根源提到的,白龙因为杨玉环一句感同身受的话,成为他所有行为的原始动机,而做出深度偏执狂的事情来。
在这里,我们换个角度出发,作为帝国的贵妃,每天需要见多少人,说多少句话,而在极乐盛宴上,她作为主人,面对成百上千的认识的,陌生的面孔,偶然遇到两个拾了自己崔翘的小男孩,当一个小男孩身世勾起她的回忆时,她自然而然的随口一说而已,并没有深刻的涵义。
这场对话根本就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类似一个歌星对自己一个小粉丝的话。
况且,杨玉环说那句话的真正意思是什么?并不是向白龙表达同病相怜(白龙根本没有到达这个档次),更不是“寄人篱下”,是开导白龙,让白龙学会感恩,学会报答。
正是带着这样的感恩与报答,“别人一点一滴的好”的意识(况且唐王给予可不止一点一滴),在马嵬驿,杨玉环最后明知是毒酒,毅然饮下的另一个写照(刻画的好)。
但是白龙呢?
他的赌鬼父亲把他抵债给黄鹤,按道理说,一个赌鬼父亲,即使不把他抵债,他的命运也绝对是悲惨的。而在黄鹤身边,即使他寄人篱下是事实,但我相信黄鹤既然教给了他与自己儿子同样的幻术,在生活上也绝不至于虐待他,或者严重偏袒自己儿子。我们看到他们还是少年时的行为举止,穿着打扮,身份地位,完全是相等的。所以这里可以推断黄鹤待白龙如亲子(马嵬驿,黄鹤打断他的腿完全是因为帝王生死攸关一刻,白龙不识大局,属于极其特殊情况,我相信如果是丹龙出来阻止,黄鹤一样会打断丹龙的腿,封建时代,君是至高无上的)。
白龙的命运完全是因为黄鹤才会变得起码比原定人生好。
但是白龙是如何报答黄鹤十几年的养育教导之恩,如何对待亲如手足,一起生活十几年的丹龙的呢?
这里我想陈凯歌为了维护“白龙”的正面形象,没有让他在电影中出现反噬黄鹤的行为,也并没有让他杀死丹龙(反倒是丹龙出来要向他道歉,大家都歉了白龙什么)。但他要杀丹龙的主观意愿,是不争的事实。
白龙完全朝着杨玉环所希望的,相反的方向行事。
而后他附身御猫,更是滥杀无辜。
在马嵬驿当时的形势下,杨玉环的死完全是一种必然(连她自己都明白这种必然性),并不是某一个人的自主意愿,连李隆基都不想杀的。
但陈凯歌不管这些,白龙不管这些,他要杀了所有的“凶手”,还要仇报三代,到后来不止仇报三代,甚至连毫不相干的人(春琴,陈云樵同事,胡玉楼歌姬)都不放过,而且手段残忍。
当我看到最后知道是白龙所为的时候,我感觉到这不再是为杨玉环报仇,完全是单纯的为了发泄自身浓重的戾气。
那只妖猫站在棺椁上,对着白空二人娓娓道来时,我看到的不是一个爱情守护神,而是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丧心病狂的充满意淫的少年杀人魔。
我真的不认为白龙爱杨玉环。
我们试想一下,假如杨玉环活了,知道了白龙的所作所为,她会作何感想?
悲哀。
这就是电影的价值观。我看到了惊悚。
陈凯歌认为,我爱一个人有多深,是要通过替她报仇,杀死所有曾害她的人,还要仇报三代,才能证明如此疯狂爱一个人。
这种爱情观又是多么可笑,可怖。
最后不得不感叹一句,还是年轻人荷尔蒙分泌旺盛,下手狠。

无论是作为妖猫,还是陈凯歌,都是天才,妖猫替一面之缘,片语之缘的杨玉环,奋力一搏。陈凯歌想通过《妖猫传》在影史上,奋力一搏。尽管《妖猫传》存在瑕疵和硬伤,但我依然很喜欢他的视听呈现:中国古典韵味,这也是我孜孜寻求的。


陈凯歌的得失。
《妖猫传》,陈凯歌最想要表达的是“美”。
这种美,是中国一千多年前特有的,古典的,皇室的,东方浪漫主义风格的美。无论这种美的结局是盛放还是凋谢。他通过镜头表述美的方式和呈现,我认为在国产片中,无出其右。当你看过太多的华而不实的烂片时,《妖猫传》的视听真的让人叹服,这是他的优势所在。
这里绕回最开始的那个问题,为什么《霸王别姬》后,大家都刻板偏见的厌恶陈凯歌之后的作品。
答案我从《无极》中找到了。
首先来说我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人去黑《无极》,其实它的整体制作水准,如果满分10分,我觉得在7分到7.5分之间是合理的。后来我认为唯一的原因:
中国人是一群喜欢讲大道理,又最讨厌别人给自己讲大道理的种群。
那些优秀的影片,他们是讲述一个故事。观众看后,产生一种心理投射,引起共鸣。而陈凯歌却像是在,“我给你讲,如何如何”,这种直接硬塞的方式。
观众在家里有父母有媳妇,在学校有老师还有校长,在单位有领导有领导夫人,在路上有交警有红绿灯,终于到了电影院可以当回大爷了,还要让人跳出来说教,告诉观众大道理,内心自然是不悦的。
陈凯歌从《黄土地》第一次拿奖后就端起了架子,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得道长者的身份,去布施,去传道。可惜他生在中国,在中国,除了金钱,除了权势,除了金钱,除了权势,还有什么事物能让人卑躬屈膝,成为簇拥的?
中国人可以向财富低头,可以向权贵低头,却不会向一个“无论有没有才华,却高高在上的人”低头。
虽然郭德纲也飘飘然,但起码能说出来,并且明白,观众是衣食父母。
任何优秀的电影作品,都不是以玩弄观众,故弄玄虚,自我陶醉而被人铭记的。

最后要蛇足的一个问题。
电影故事的缺失和硬伤成为当今电影的普遍现象。
中国从来不缺,并且越来越多,甚至泛滥的是文学天才,而随着老一批编剧的淡出,越来越少,甚至稀缺的是故事天才,这种现象不仅仅存在于中国。
这是因为随着生活节奏的急剧加快,人们很难很难停下脚步,去用心感受这个世界,当人们对生活不再拥有敏锐的“触手”时,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就会越来越少时,所积累的故事也就越来越少,越来越怪诞,苍白,残肢断臂。

文学天才常有,故事天才罕有。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