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我痴迷电影的原因

查理布朗小朋友
2018-03-14 16:36:4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银翼杀手2049》继《敦刻尔克》之后,又掀起了一波口碑两极化的热议,影评人也从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之词,到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质疑出现。这一点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早已料到,所以在影片刚开拍时他就和瑞恩·高斯林达成了统一的看法,他们要做的就是“一次纯粹的艺术表达。”

《银翼杀手2049》我是含泪看完的,直到影片结束了我的心还跳的非常快。作为《银翼杀手》和赛博朋克的粉丝,尽管近几年出现了很多科幻大片,很多都在探讨人工智能、复制人能否生存繁衍这些问题,但是《银翼杀手》依然还是最能够打动我,因为最有特点的还是视觉的赛博朋克、它独特的影像风格。

毫无疑问,这是一部很“挑”观众的电影。不仅是对于主流观众的审美习惯,如果你不是那么喜欢赛博朋克风格、对老版《银翼杀手》没有深厚感情,或者不能完全接受导演的一些反类型的形式手法,那么在观看这部影片时就不太能够浸入其中。

《银翼杀手2049》这种将极具形式感的影像风格发挥到极致的做法,也正是它最受争议的地方。与老版黑暗、潮湿、阴郁的赛博朋克美学不同,续集里更加重视颜色和光对整个氛围的营造,几乎每个角色都有属于自己的光线环境,颜色仿佛在角色身边爆炸,让整

...
显示全文

《银翼杀手2049》继《敦刻尔克》之后,又掀起了一波口碑两极化的热议,影评人也从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之词,到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质疑出现。这一点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早已料到,所以在影片刚开拍时他就和瑞恩·高斯林达成了统一的看法,他们要做的就是“一次纯粹的艺术表达。”

《银翼杀手2049》我是含泪看完的,直到影片结束了我的心还跳的非常快。作为《银翼杀手》和赛博朋克的粉丝,尽管近几年出现了很多科幻大片,很多都在探讨人工智能、复制人能否生存繁衍这些问题,但是《银翼杀手》依然还是最能够打动我,因为最有特点的还是视觉的赛博朋克、它独特的影像风格。

毫无疑问,这是一部很“挑”观众的电影。不仅是对于主流观众的审美习惯,如果你不是那么喜欢赛博朋克风格、对老版《银翼杀手》没有深厚感情,或者不能完全接受导演的一些反类型的形式手法,那么在观看这部影片时就不太能够浸入其中。

《银翼杀手2049》这种将极具形式感的影像风格发挥到极致的做法,也正是它最受争议的地方。与老版黑暗、潮湿、阴郁的赛博朋克美学不同,续集里更加重视颜色和光对整个氛围的营造,几乎每个角色都有属于自己的光线环境,颜色仿佛在角色身边爆炸,让整个场景看上去有种梦幻般的质感。《攻壳机动队》、《黑客帝国》等一系列科幻电影受老版《银翼》视觉风格的影响,画面多以冷色调为主,而《2049》却跳出这个影响,展现的是如诗如画般的影像风格:大漠黄沙、庞大的女体雕像、带有强烈压迫感地巨大建筑,烟、雾、剪影充斥着画面,广袤的空间看起来具有很强的神秘感和末世感,呈现出明显的废土风格。K宛如未来都市的游荡者,废墟上的救世主,穿行在未来感十足的冰冷空间中。在影片中,空间已经不像在传统电影里,只是作为一个叙事背景存在,而是与人物之间建立了某种关系,以此表现人物的状态,代替某些戏剧动作,帮助角色叙述故事。

同样,在配乐上,《2049》也与前作有很大区别。原作配乐更旋律化,利用新兴的电子乐器带来的崭新音色,让整个音乐不仅华丽,更有一种空间感,宏大而充满流行歌特色彩。而续集则几乎完全使用合成器来创作,加入了一些人造音色,如喇嘛诵经的嗓音,这些都是非常微妙的表现。这种配乐产生的效果和《敦刻尔克》的配乐相似,也可能因为都有汉斯·季默参与,他的配乐往往都是一种灌输式的,是确定,而非启迪和诱导,强烈的影像和配乐让人浸泡在这个反乌托邦的世界里。至于对部分观众而言影片稍显沉闷的节奏,也是为了保护这种迷人的浸入感,一些图像需要在银幕上停留足够长的时间,如K漫步在于黄色尘土下的废城中,四处都覆盖在巨大的土黄色迷雾下,它创造出了一种对力量的浸入,神秘而迷人,也是一种对前作的延续。

但部分观众可能会觉得影片对于视觉画面的捕捉大于情感和主旨的表达、形象概念过于用力,这也是为什么说《2049》很“挑”观众的原因。在我看来,科幻片用风格化和形式感来表达反而会更加好看,它对未来的假想,承载着许多困惑和未知,带着思辨的意味,因此,需要一个更严肃的形式来探讨这样的命题。而这种严肃风格的科幻片相对较少,但成就一般都极高,如前作《银翼杀手》和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所以《2049》这样具有强烈个人风格、形式感十足的影片的出现才会让人感到眼前一亮。这也是赛博朋克风格影片最具有吸引力的地方,有几幕我直接被震撼哭,在观影当下,影像带来的冲击比故事内核带来的要大太多了。但是这种具有强烈个人风格的电影也决定了它会有偏两极化的观影反应。

影片同样备受争议的,还有“过于浅显和直白的主题”。应该说《2049》延续了前作的核心探讨:人之为人的独特性究竟是什么。但无奈,前作雷德利·斯科特黑色哲思实在是太超前了,即使放在今天来看也依然是许多科幻片难以企及的高度,因此在这部续集中,我们看到的各种情节点和意象对上一部的承袭其实有很多,与老版具有互文性关系,很多的哲学思辨都是对前作锦上添花的世界观扩充。

尽管基本没有超脱老版,我在这部续集中还是看到了两个闪光点。

第一,它在本质上是与前作有所不同的,《银翼杀手》是“一首关于个体命运的灵歌”,而《银翼杀手2049》则是“关于共同体的命运史诗”。尽管影片似乎为了商业考量,将故事简化了,一些地方处理的过于直白,没有更加深刻的思考,这是一个遗憾。但是,从一些人物设定、小的细节,我们还是可以看出影片试图讲述一个新的故事、更加深层面的延展思考的野心。影片一开始就明确了主角K复制人的身份,跳出了人类,以非人类的复制人的角度来思考人类面对的技术伦理困境,关于存在主义的疑虑。这也是K觉醒的过程,觉醒的是不再困惑“我究竟有没有灵魂”,而是“我就是灵魂”。因此《2049》说的是进化链顶端上,智慧生命产生必经的三个环节:拟真、创世和觉醒。这是一个关于“悟”的过程,类似于“亚当”,亚当经历的是羞耻,K经历的则是“为人的痛苦”。“乔伊”的设定是一个点睛之笔,她从巨大投影中“凤凰涅槃”出来的镜头,是影片最为经典的场面之一,他与K之间的相爱比第一部戴克跟复制人瑞秋相爱走得更远,这其中也包含更多的情感和思考,可惜的是,这部分并未被深挖,虽别致却也浅显。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对K的觉醒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第二点,就是影片关于“记忆的力量”有一个很重要的的探讨。相较于前作,记忆在这一部中显得更为重要。K相信自己是人类、相信自己有灵魂,就是因为他发现记忆中出现的小木马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这段记忆也确实发生过。这是一种过往的力量,若果人类的记忆消失,和过去切断了联系,那该如何证明我们存在过?影片最后的情节反转也没有对这个问题作出回答,如果K跟安娜(记忆建构师)共享着同样的DNA和记忆,那么除了一个是被生下来,一个是被复制的区别之外,两人的根本差异又在哪里呢?对自我身份的疑惑、自我认知的怀疑、甚至于对你的过去究竟是是梦境还是现实的不确定,所有这些问题都是一个美妙的科幻命题。

在看这部影片时,我发现我痴迷的电影,除了有共鸣的故事之外,全是形式画面风格极有特色的影片,哪怕有时故事内核并不太好,特别是赛博朋克这么明显的画面风格,你坐在影院观影的当下,影像带来的冲击是要比故事内核带来的大太多的。

但是,《银翼杀手2049》也只是一部“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影片”。相比《2001太空漫游》、《第三类接触》和《银翼杀手》,它也只能挣扎着接近他们所达到的高度。

前作《银翼杀手》中有很多重现和暗示,且有不少语焉不详之处,这种留白的风格一直延续到《2049》。我们没有见到复制人的诞生过程,没有见到Roy口中“奇迹”的景象。但这种留白才能保证余味,《第三类接触》中角色走入飞船,却看不到他的视角、《2001太空漫游》中看不见外星人、《大白鲨》中鲨鱼没出现的这些时候才是影片最有感染力的时候。

影片结尾,配乐用回了原作非常经典的《Tears in Rain》。

我挚爱前作Roy的雨中独白,也同样为受伤了的K倚靠在雪地台阶上,看着漫天雪花飘降的场景而动容。影片中他第一次触碰到雪,是站在实验室外,他以为自己是人,高兴地、真实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让雪花落在手掌上;第二次,依然是实验室外,经历了身份破灭和痛失爱情后的他,知道了自己是复制人,却也知道自己超越了复制人,他为飘落的雪花而感动,一瞬间同时感受到了自己存在与荒芜。

“《银翼杀手2049》就好像一餐饭,你不记得吃了什么和整个用餐的经历,但是真正印在你回忆中的,也许就是某个味道,某种感觉,是这种特别的触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