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生于百无聊赖的光怪陆离

truman
2018-03-14 看过
一个小孩,一段暑假,一座老房,一片乡野,一缕阳光,一块树荫,一阵虫鸣,一晚雷雨,再加上一通幻想,既是电影里触不可及的童话,又是记忆中恍若昨日的真实。

傍晚的阳光透过中间安着木条的窗户投出斜斜的影子,一部分照在泛黄的竹篾编织的凉席上,另一部分照在侧趴着睡觉的男孩的脸和手上,孩子的脸因为半枕在手臂上,嘴巴被挤得变了形,微微张开,口水自手臂流到了篾席上。阳光越晒越斜,晒到了孩子的眼,他慢慢醒来,胡乱揉了下眼睛,侧了侧身,变成平躺,惺忪的眼睛并没有什么神,只是呆呆的望着那窗户的阴影,说是阴影,只不过是从几根木条的缝隙间溜进来的阳光投射出来的几根光柱,可依然还是窗户的形状,他就那么望着那几根光柱, 好像真能看透这篾席,看到“窗户”外面去。

盛夏的气温到接近半夜时总算凉快了下来,房前地坝上两根长凳架着凉床,小男孩在上面睡着。凉床是用一根一根的小斑竹编成的,虽然很有弹性,但有时也感觉有点硌。不过男孩睡在上面,逐渐感觉到凉爽的夜风吹过,离地坝不远的田里也一直响着青蛙的叫声,所以睡意也逐渐爬上来,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一两只蚊虫飞近,嗡嗡的在他头上盘旋,寻找落脚的地方。随着嗡嗡的声音突然变小,脸上痒了一下,男孩的小巴掌拍在自己的脸上,却没有打着。脸虽然不痛,但睡意却没了一半。蚊虫又飞近,他再次挥手拍打。一来二去,蚊虫没打着,但却把自己打醒了。夏天的夜空还是如往常一样那么多星星,自从在课文上学了张衡晚上数星星后来成为天文学家的故事,男孩也曾多次尝试着数,可要么数着数着就忘了在哪儿,要么就把自己数睡着了,所以现在干脆就不数了,视线就纯粹在星空上胡乱的游移,脑子也跟着游移。

老房子的房顶白天看起来挺高的,可现在睡在床上听着雨声,再加上大半夜什么也看不见,好像伸手就能接一捧水那么近。雨点一滴一滴砸在房顶的瓦片上,要不是很快就密集了起来,说不定能数清楚有多少滴。雷声也轰隆隆一波一波而来,有的炸雷好像被天公丢到了房顶上,虽然也习惯了,可还是把小男孩吓了一惊。实际上就算是下了雨,一时半会儿闷热也还散不去,不过小男孩还是裹紧了薄被单,把露在外面的脚也缩了进去,然后挪到靠墙的一边,弓着身体脸朝里贴着墙,倒不是害怕,只是喜欢一边听着雷雨声,一边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床是安在屋里靠墙的一边,而墙的下方是一层木板,上方糊着的是石灰,打有记忆开始,房子就是这样了。墙的另一边就是屋后的阳沟,雨水在房顶的瓦槽里汇集,好像一条条小溪,从房檐上流进早就积满水的阳沟里,清脆不绝的声音就在他的耳边响起,哗啦啦的流,小男孩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心也随着流。

......

童年的夏天,午后的口水浸湿了凉席,夏夜的蚊虫赶走了睡意,房顶的雨声响进了心底。还记得那些百无聊赖,却已忘了那些光怪陆离。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给桃子的信的更多影评

推荐给桃子的信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