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真实的“神”

不管田
2018-03-13 20:20:0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不得不说,在影片最后,那位穆斯林失语小女孩看向帕万高呼“叔叔!”“摩罗神万岁!”的时候,我的心房又一次被击中了。

全片贯穿了大量宗教元素,前往神殿拜神请求庇佑是故事的起因,也是女孩妈妈寄托于真主的希望——让孩子能开口说话。

摩罗神的祝福没有立刻应验,真主的保佑没有马上显灵,而猴神大叔不顾一切的保护,近在眼前的离别,让小女孩发出声音了。我相信他们的信仰,但作为没有宗教信仰的我,更感动于人类之间的温情和信义的力量。

男主帕万是个单纯近愚,无比虔诚的印度教徒,信奉哈努曼神猴,见猴必拜。在他心里,他要严格遵守教义,不吃荤,不进其他寺庙,不偷偷摸摸,不说谎。他以近乎苛刻的态度坚守着对信仰的维护,却也在很多事情上显得不会变通——在越境后坚持等在原地获得巴基斯坦军队的批准,老老实实交代自己是偷渡入境,因为说实话出卖了带他钻地道的越境中介断了人家财路,被群殴也不放弃坚持,被威胁会被打死也不放弃坚持,军官已经多次表示可以睁只眼闭只眼,还是要求要在那种情况下获得他的同意才走。真的很傻,很不现实,连累了帮他的人和他要帮的人。但这也才正是电影将对信仰最极致的呈现放在了这个人物身上的表现。也正是他这一点带来的极致坏处,才能让我更好地接受这一点在他身上绽放出的极致光辉。

那位巴基斯坦阿匍,对帕万说:“不是穆斯林又怎样?清真寺欢迎所有人。”

“真主保佑!”

“呃,你们那怎么说。”

“摩罗神万岁。”

“(那,)摩罗神万岁!”

帕万最后离开巴基斯坦国境前,向周围送行的巴基斯坦群众行了穆斯林的礼,他完成了对宗教信仰认识的升华,也让他对哈努曼神的信仰显得更加伟大。在此之前他还是个发现小女孩是穆斯林会头疼无比,连清真寺的门都不愿踏进的哈努曼神信徒。

喜欢电影的一些细节和铺垫,画面的前后呼应。印象最深刻的前后呼应有两处:

一处是影片前段,在印度,帕万与众人以载歌载舞歌颂哈努曼神;而在后半段,帕万带着小女孩莎希达在巴基斯坦的清真神殿,坐在人群里看着一群穆斯林弹唱着他们的真主。

另一处则是在帕万最开始希望通过巴基斯坦驻印度大使馆将莎希达送回巴基斯坦,却不幸遇到印度的示威群众横闯大使馆,一大群印度民众冲上来,推翻了阻隔他们的围栏,帕万和莎希达是无辜的,却无奈挨了激动民众的踢打。

而在电影最终的画面,一边是巴基斯坦人,一边是印度人,两边人乌泱泱涌向国境线的栅栏,巴基斯坦这边的群众冲上去,翻过了栅栏墙,推开了栅栏门,人们齐齐开辟出一条道路,目送帕万越境回国。

前一次是因为仇恨,后一次是为了爱。

关于仇恨与爱,电影里还有另一个表达——那就是帕万在巴基斯坦遇到的自由记者。一开始他与警方一样,认定帕万是印度间谍,并想以此作独家报道卖给各大电视台。但在对帕万的追踪中,他发现事情与他一开始想得完全不同,他没有像之前那样在报道录像里将莎希达塑造成“受过严格训练的六岁同伙”,而是开始帮助帕万送莎希达回家。他尝试向新闻社解释帕万的真实身份和目的,但没有人关心这个爱的故事,因为仇恨才能带来更多关注和利益。

我无法就这样去比较爱与仇恨,但电影用民众为帕万保驾护航的行动,表达出了爱的力量。

还有很多小细节难以一一道来,诸如帕万与莎希达的约定手势、莎希达对手饰的喜爱、自由记者随见随拍的习惯……都是影片优秀的重要因素。

最后不得不说,帕万女朋友一家人三观真的都好正啊。女儿带着帕万当众向父亲表明心意:爸爸,你说过我要以你为原型找丈夫,帕万就是我遇到最接近你的人。父亲尴尬,毕竟上门提亲的一家人还都在,却依然能放下自己的面子改口拒婚,对亲家说:对不起,这门婚事不能定了,因为我女儿不愿意。

所以帕万的女朋友可以理所应当地将莎希达的安危摆在宗教信仰之前,摆在民族矛盾之前。

影片格局大,题材好,关键在于表达出了题材的意义,并且通过很多细节展示出了印巴两国的民俗风情和宗教文化。如印度的种姓制度——话说关于莎希达一开始在印度能受到善待,说实话与男主对她“种姓”的误判有关,过程和结局都还算好,但这种好其实也反映出了另一个画面:如果不会说话的莎希达皮肤黝黑,会不会就被当成是低种姓孩子从而得不到帮助?这也是影片带给我们的对这些文化的反思。

总之,不论主旋律与否,这都是一部非常好的电影,本来想给四星半,但好像没法打半星就只能用四星表达我对它的评价了。在节奏和内容分篇上稍有不足但瑕不掩瑜,更重要的还是,我们确实能够从中获得很多思考的元素,而它给的也许还比我们想象的更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的更多影评

推荐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