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BYN:圣克雷芒症候群

小哼666
2018-03-13 看过

亨伯特先生称洛丽塔是“生命之光”,Elio说Oliver是“the light of my eye”。黏腻浓稠的夏日时光,对另一个人的窥探,带着禁忌色彩的无限迷恋和眷恋,Call Me By Your Name 有多处让我想起了《洛丽塔》。难以忘怀的初恋,让亨伯特和Elio困顿于一段镀金的夏日时光,无法出走,往后的人生只能在记忆中试图故地重游。

尽管纳博科夫对于亨伯特先生的作为秉持着不批判的态度,但《洛丽塔》中的情绪始终很强烈,对于亨伯特先生的性幻想和情爱的描写太过直白,有趋于病态的嫌疑。相比之下,Call Me By Your Name更为平淡,时刻处于一种似是而非的暧昧之中。电影版尤为明显,省略了Elio的心理描写后,Elio和Oliver的爱情不依靠语言传递,而是靠眼神流转和肢体接触来传达,情愫蕴藏在无处不在的阳光和空气里。亨伯特和Elio同样害怕被人发现自己的爱慕披着禁色,区别在于,亨伯特非常确定自己迷恋少女,Elio却不明确自己是否真的喜欢同性,他一边试探Oliver一边怀疑自己。在这种双重不确定性之下,Call Me By Your Name呈现出一种蒙昧的暧昧,刻意掩饰的暧昧。

暧昧都需要去掩饰,更何况情色。不管是出于对演员的保护,还是导演Luca的考量,电影中的性爱镜头最终被草草带过,Luca甚至表示:怎么会有人想看男演员的penis呢(我:come on,有谁不想呢)?Armie Hammer在采访里说,因为剧中的短裤太短,走光不可避免。Luca紧接着补充,我们后期把Armie的“大蛋蛋”“digitally removed”了,不让它们太明显。连编剧James Ivory都忍不住惋惜,电影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任何“器官”的镜头。可能正是这样的设定,我们才更留心到Oliver主动和Elio说话时,Elio嘴角难掩的喜悦;离别前夕,赤裸的Oliver倚在阳台沉思;以及结尾,Elio望着火炉的莹莹泪光。

在小说里,Elio和Oliver单独对话的机会并不多,篇幅被Elio大段的自述、回忆和联想占据,电影中的对话更少,而且省去了Elio的旁白。可以说,电影里语言被完全削弱了,身体的呈现占了上峰。私以为电影最高明的一点就是引入了雕塑的形象,让雕塑表达欲望和暧昧,指向Oliver。电影里有一幕是Oliver和教授一起看雕塑的幻灯片,教授说这些雕塑的肌肉线条超乎想象地弧度,身体没有一处直线,具有一种永恒的暧昧感。这种暧昧是指身体健美诱惑,但面部始终没有情绪,呈现出不理会甚至不屑的态度,“like they are daring you to desire them”,这种反差挑衅诱惑着观者。这场戏用一种隐晦的方式暗示教授知道Oliver与Elio相互爱慕,也暗示了Oliver等同于那些雕像,刻意疏远会让Elio更加渴望他。电影里有几处平行对照明显传达了雕塑与Oliver互为一体的设定,比如Oliver径直跌入泳池与海里打捞上的雕塑平行对照,Oliver打排球的姿势与幻灯片中的一座雕像对照。

Oliver的侧面与雕像平行对照

跌入泳池的Oliver与打捞上的雕像对照

打排球的Oliver与幻灯片里的雕塑对照

Oliver不光有古希腊雕塑般的身体,成天研究的也是希腊先哲Heraclitus的哲学观点。Heraclitus的著作出了名的艰涩难懂,Oliver不仅需要直接解读他的观点,还要二次解读黑格尔对于Heraclitus的理解。像他研究的对象一样,Oliver的性格非常复杂,表面看起来十分自信的他实际却一直在隐藏,给人一种距离感,我们很难深入到他隐秘的内心。电影里广场表白的那场戏就展示了他善于隐藏的一面,这是全片我最爱的调度,因为整部电影只使用单摄像机,这场戏中间没有打断,是一个完整的镜头,用上扬镜头压缩时间,非常流畅。圆形的广场和音乐的流动性十分契合,广场中间的雕塑恰好可以遮住Oliver,他听到Elio模棱两可的表白后作何反应?我们无法揣度。当他再次出现在镜头里的时候,就开始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电影快到了一半,Oliver对Elio作何态度?不可知。

导演有对场戏做比较详细的讲解,地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t9j-G7vuiw

小说里,Oliver经常和隔壁重病的小女孩Vimini在海边的礁石上谈心,Oliver向她倾诉了很多秘密,包括对Elio的爱慕。这是我们少数能瞥见Oliver的恻隐之心和人性的机会,可惜电影里完全把Vimini这个角色删除了。可能是导演和编剧为了保持Oliver神秘性和距离感,因为Elio的迷恋带着喘息,有幻想有卑微,才会对他爸爸说,“I think he’s better than me”,这种距离感正是Elio脑海中Oliver的投射。Oliver这个角色在电影中不够多面,所幸有雕塑给他做了最好的注解,像古希腊美男子一般的男人,外表已经足够诱人,余下未展露的部分只会激发旁人无限的想象。

和一个白痴学妹聊天的时候,她说不明白为什么要用桃子。撇开桃子本身的情色意味不谈,桃子在这部电影里更像是杏(Apricot)的代替,小说里提到Elio家种的杏比平常的大,是一种长得像桃子的杏。Oliver和教授讨论Apricot这个词的来源时,一旁的Elio内心触动很大,Apricot的拉丁词源praecoquum意为早熟,又因为发音相似,Elio一直想着apricock,apri-cock,cock。踩着梯子摘杏的时候,Oliver紧实圆润的屁股就像树上的杏;Oliver随手扔给Elio一颗杏的时候,Elio会脸红,以为手里握着的是Oliver的Apricock。然后才有了peach scene。有一段关于peach scene的趣闻,Luca一开始以为这只是作者杜撰,实际不可行,直到一天他激动地和甜茶说,我试过了,真的可以耶。

放两段原文大家品品:

“the firm, rounded cheeks of the apricot with their dimple in the middle reminded me of how his body had stretched across the boughs of the tree with his tight, rounded ass echoing the color and the shape of the fruit.”
“It would never have occurred to him that in placing the apricot in my palm he was giving me his ass to hold ”

圣克雷芒综合症是小说的第三章,也是整本小说的灵魂。罗马诗人Alfredo讲了他在曼谷的故事和感受,传递了两种暧昧感,一种是在曼谷这个暧昧不明、含糊不清的城市,Alfredo产生了一种疑似他乡是故乡的错觉,即使周遭的一切都是陌生的。语言已经不起作用,因为整座城市在和你调情,每个人都异常渴望彼此。所有事物都像蒙上面纱,无一明确。诗人甚至忘记自我,完全自由,只由记忆重重叠叠,就像圣克雷芒大教堂,在废墟上重建,被毁,再重建。第二种暧昧是,诗人遇到一位酒店的工作人员,这位工作人员雌雄同体,也不明确说明自己的性别,只问你想让我是男还是女,并一直表达对诗人的喜欢。圣克雷芒综合症是种种界线皆已模糊,唯有用感官去感受、去捕捉。Elio和Oliver在罗马的三天也像是经历了圣克雷芒综合症,全然忘记自己的种种背景,不再抑制,终于可以不在意别人恣意地狂欢和亲热,好像罗马是一个理想的、欢愉的、只有他俩的城市。罗马是一个梦,隔断了他们之前和之后的生活。

导演Luca解释名字的时候说,call me by your name是“complete surrender”,允许自己成为对方,允许对方成为自己,是一种完全的接纳和信任,也是一种完全的给予。Elio形容和Oliver在一起就像终于回到家,“ I had nothing left to hide from him. I had never felt freer or safer in my life”。离别前夕,Elio自问,“ Whom else would I ever be able to call by my name”?

再没有了。

人生的一部分已经留在那个夏天,再也回不去了。

欢迎关注我的公号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更多影评

推荐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