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寄生兽的世界里成长

零衣
2018-03-13 10:37:1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主人公新一,如果不是小概率地遇见了寄生兽,并且小概率地没有被寄生兽侵占大脑,也许他会和同学一样过着普通的生活,性格有点文弱但是纤细而善良。在主角光环的围绕下,新一的人生中充满了变化,甚至带有了一些英雄主义。造型见证了他的性格变化:开始时,头发披散在眼前,带着眼睛,看起来非常文弱。后来经历变故,丧失掉了一些人性,逐渐摘掉眼镜,头发梳了起来,而到最后,失去小右以后,重新变成了那个头发披着的大男孩,只不过他更加勇敢,富有谋略,还带了一些运气。

女性角色促进并见证了新一的成长,首先是亲情:

妈妈手上的烫伤作为母爱和牺牲的印记,令新一始终无法释怀。寄生兽刺向他心脏的一刀,杀死了那个纤细敏感的新一,在他的身体和心里都留下了巨大的缺口;田村是无情而可怕的寄生兽,却曾希望像人类一样生活,会对着镜子模仿人类的笑,像人类一样思考哲学问题:我们从哪里来?她选择了生育、听讲座、思考来解答自己的问题,然而解开一个答案,又遇到另一个问题。田村在决定托孤之后,毫不反抗地走向了新一。而原本新一将弑母的仇恨施加在以田村为代表的寄生兽身上,他在她温和平静面庞上找到了母亲的影子,而心里的缺口也被治愈了。我记得番中寄生兽曾提出过,不理解人类的自杀行为。而田村面对警察的枪击毫不理会,甚至没有保护自己,从而失血而死。

其次,爱情:

里美和加奈占有了新一不平凡的青春故事,里美温柔善良而内敛,加奈聪明机敏又外向。其实比起里美,我更认为加奈才是新一的本命。里美是和新一可以一起度过普通人的青春时代,顺理成章地恋爱,甚至结婚生子度过一生,里美真诚地爱着新一,但是对于新一内心深处的秘密却无法触及。但是加奈对于新一来说是更加理解他的存在。自新一重生以后,里美总是蹙着眉头远远地看着新一:“他怎么了?怎么变了?他真陌生、他真冷漠。”而加奈由于一种“直觉”,她明白新一是特别的。从加奈的王子梦,以及不听劝阻,希望坚持相信自己“心有灵犀”的能力,其实可以隐约体会到,她的死是必然。在认识新一之后的短暂人生中,她是一个浪漫可爱又心思单纯的女孩子,在梦里发现新一是她的白马王子,在现实中让他送自己,希望爱慕他的女孩生气,抑或是偷偷跟在他身后,希望他能回过头看自己一眼。

而除了新一的成长,另一个“主人公小右”也在不断的成长。如果不是小概率地没有侵占新一的大脑,也许会和其他的寄生兽一样,“受到与生俱来的命令”,杀戮,吞噬。寄生在右手的小右,出场给人感觉有点不适,但柔软的形态、机械的语气、备战时的警觉和锋利,却让人觉得非常可靠、可信又可爱。从开始“不理解,我只在意自己的性命。”到后来面对侦探的道德绑架大声批判:“他只是一个孩子。”或许小右的“人生信条”依旧是“自己的生命至上”,但是毫无疑问,小右的性格里出现了更多的人性。很难说是这情节推动下的必然,还是人为施加的一种效应,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这样的小右就像是和新一互补的成分:新一在重生后丢失了一些人性,然而小右却不再单纯只是自我主义的寄生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寄生兽 生命的准则的更多剧评

推荐寄生兽 生命的准则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