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的尴尬

戎夷
2018-03-13 看过
2018-03-15 22:24
这两晚又看了四集:
姚晨。没看完就关掉了。姚晨的性格是容易让人有好感的,能够聚拢一堆人脉的。我曾经以为姚晨是靠武林外传一夜成名的幸运儿,但现在看来,她十几岁开始就已经开始显示了自己的优秀和拼劲。她回答自己身上的问题,给出的答案是欲望多。我立刻想起了凌潇肃。这的确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凌也是聪明而努力,但他直率固执,不够精明。是猛犬而非野狼,能够吸引美丽的狐狸,但留不住它。
白先勇。许是比较西化的知识分子,对于《红楼梦》和《牡丹亭》似乎没有白老那样的深情,但白年少的天才和任性的执着,应该是许非常认同的,所以许从头到尾毕恭毕敬,最深入的问题可能也就是问白崇禧对白老性取向的感觉了(通过《孽子》间接设问)。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蔡澜。谈话在火锅和早茶桌上展开,旁边是蒸腾的人间气息,蔡澜时常爽朗的笑出来,许微笑着看着他,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无比的友好和谐,但其实这是我看到现在觉得最尴尬的一集。蔡澜从头到尾毫不掩饰他豁达享乐的人生态度,而许显然并不太相信,他一再试探着蔡澜的另一面,想要打开那个被蔡澜锁好踢进海里的箱子。而蔡澜对于所有可能走入深刻,走入怀疑的话题都轻轻化解,反过来劝许不要想太多。唯一一次例外,是许在听蔡澜说道他年轻时也看《战争与和平》等,但早就不记得了。许问他不觉是对年轻时的背叛吗?蔡澜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再笑,然后低下头嘬起了饮料吸管。这次谈话也随之结束了。蔡澜拒绝回答,但他其实已经回答了。承认了箱子的存在,承认了上锁,也就承认了另一面的存在,也体现了与之决裂的坚决态度。蔡澜不认为个人能对世界做多少改变,于是他选择用最好的方式度过一生。这让人想起罗胖的话,只管自己和身边的人过的好,不去管别人。蔡澜虽然老了,但他像是这个时代穿越回去的少年。早就开始用今天的方式开始生活。许虽然年轻,倒更像八十年代穿越到今天的大学生。这一期又是尴尬的一期,越尴尬的越好看。
罗大佑。十八年前的许知远长发,瘦削,坐在房间的角落看不清表情,满屋子是有热情有理想的青年。十八年前的罗大佑,完全不油腻的中年,瘦的像盘素菜,领口开到胸口,说话时偶尔低一下头,躲开太多的目光。十八年后,许知远短发,微胖,内心还是个理想主义者,十八年后的罗大佑,穿着别人提供的白衬衫黑裤子,像个商务精英,从容淡定,聊起过去不否定也不再坚持,聊起家人笑的像任何一个平常的父亲。能像罗大佑一样度过一生,是幸福和幸运的。我猜许知远也会这么想。
2018-03-13 07:21:46
今晚刚刚看完罗胖的完整版,开看马东的完整版,先把现有的感想用豆瓣记下来。
说是感想,其实零零碎碎,因为坦白说,并没有看懂所有的地方,我只能看到有些地方许在无力的进攻,而罗在油滑的化解,但当我想要仔细琢磨一下,下一个有趣的点又来了,于是不求甚解。但总体的感觉仍然是罗占据了上风,许的表现与其说是克制,不如说是隔阂。在马东那集里,两个人的确是聊起来了,高投入度导致气氛热闹,但提问的控制力不够,在李诞那集里,许在认真的试图理解和思考对面的年轻人。而罗胖这集,感觉许能理解罗胖的意思,但从头到尾没有吸收几句,但井水不犯河水的好处是许能按自己的节奏提问。如果说马东是天平的中间,那么许和罗就是典型的两端。罗可以算真诚,他不讳言自己所有的功利和现实,罗也不真诚,重点问题都被用不记得,没觉得,和我无关轻轻挡掉了。罗会谈芜湖那个小城,会谈《哲学的故事》,会谈时间,陈氓等老新闻人,但决口不提理想主义,公益事业,对小人物的同理心。他用自己的商业思维的盔甲武装自己,用个人达尔文主义,信息茧房等自创概念的油脂涂抹自己,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毫无破绽如同机器。稍微仔细琢磨一下,许多举例并不严谨深刻,仿佛高中生在《作文素材大全》里看了只言片语,就急不可耐的用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夹杂以一些似是而非的逻辑谬误混淆视听。罗前面似乎还没放开,但到了中期就逐渐展现自己的气场,许只能等他大段大段的自我表达结束后才能赶紧接上一个问题。这种放开导致了“中国为什么没了大师”,“可以当面社交时不需要读书”等我觉得经不起深究的观点。
但抛开对于罗胖种种的吹毛求疵,罗是部分真诚的,也很可能是正确的。这和他的瑕疵并不矛盾,因为瑕疵可能只是他有意为之,是赚钱的需要,而大方向的把握是可以说真话的。我很认同罗对于人的作用近年来逐渐显现的论断,如果他真的早在零几年就发现了这个趋势那就真的很了不起了,这是未来长期且不可逆转的潮流,也是普通人的福音。哪怕豆瓣上能够识文断字的这些占人口少部分的文青,在一百年前也多半是贩夫走卒庄稼汉。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种潮流的受益者。而这种潮流带来的庸俗化,肤浅化可能也只是双生的遗憾。另外这种潮流与其说是普通人的狂欢,不如说是年轻人的狂欢,真正的大多数还是沉默的,而年轻人迎来了有史以来地位最高的时代。年轻人依然没有掌握真正的权力,但终于成了被追捧侍候的对象,像在赌场里挥金如土的福贵,恍然成了世界的主人。互联网的受众这些年已经扩展到了中小学生和中老年人,但主体还是青年,在可见的未来青年依然会是被追捧的主体,只不过青年这个概念覆盖下的男男女女换了一茬又一茬。
想要赚钱,就要放低姿态去赚青年的钱,一波波青年富豪由此诞生,一个个灵活的中年人也纷纷纵身入海,从未有过这么迅速又貌似干净的财富神话。作家,主持人,音乐人,这些传统的文化群体有天然的转身优势,在诱惑前忍不住学起网络流行词,穿上五颜六色,混入青年的队伍冒充同类。但如果知识分子纷纷和群众打成一片,真的是好事吗?会不会还是要有一些人,仍然愿意自觉的远离人群,冷眼旁观,偶尔说出一些让裸体的皇帝不悦的话语?人们越来越强调情商,强调享乐,强调看似追求个性的趋同,这时候许的落伍就显得更加稀有。罗强调自己是在对好书进行解读和销售,帮助人们节省时间,但如果从今往后没有人再坐下来沉思写书了呢?我们是一遍遍解读和销售过去的书中的知识,还是开始把浅薄的言论奉为这个时代的经典呢?一个年轻人如果家境宽裕,不必担心父母,不必为车房愁,当然可以自己选择去做一个不合时宜的异类,否则还是要向罗学习,如何弄潮,但也不要嘲笑许,这种人可能会越来越少,但绝对不能没有。鲁迅的时代西装和马褂并存,我们的时代传统和现代交错,罗和许的尴尬,是难得的尴尬,能够看到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幸运。
另外,感觉如果能够有一个许一样学识和想法,而对年轻人的世界更了解更包容,乃至有点年轻气盛的攻击性的人来做采访者,估计会更精彩,我想看到一个聪明而直接的年轻人,去采访李安,去采访罗胖,不过数来数去,能够同时满足年轻和聪明的,可能都在为自己忙碌,同时满足独立和直接的,可能不是好主持,看来看去,许是我们能拥有的最好采访者了吧,有这么一位作家能出来做节目,真好。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十三邀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十三邀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