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我相信复仇不是终点

Ricky
2018-03-13 00:17:4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女儿惨被奸杀,凶手却逍遥法外,绝望的母亲竖起三块广告牌质问警察局长,《三块广告牌》的故事由此展开。这样的故事开头会给人带来显而易见的预判,这大概是弱势的母亲为了女儿与恶势力不屈斗争的故事。待到电影一点点展开来,才发现导演毫无此种企图。正邪对立,强弱斗争这种常见的剧情没有发生,主创的野心远比这种高级套路要大得多。

主创聚焦于更加细微的主题,愤怒的宣泄与善良的包容。

故事里由科恩嫂扮演的母亲,像石头一样的坚强也像石头一样的固执。她为了逼迫警方破案竖起的三块广告牌上写着。

“女儿被强奸致死”

“凶手仍未找到”

“为什么,威洛比局长?”

她女儿的案子毫无线索可寻,却坚持把警察局长名字挂在猩红的广告牌上追责。她并非不知道威洛比局长没有懈怠案件,她并不是不知道女儿的案子线索太少无从查起,但是杀害女儿的凶手逍遥法外,除了不断对警局施压,她没有别的办法。她死死抓住最后一个理智的理由,曝光率越高破案的概率越大。哪怕变卖家财,哪怕受人威胁唾骂,哪怕她知道威洛比局长身患绝症,她也坚持不撤下广告牌。

如果这三块牌子没了,她又能为女儿做什么呢?

如果她无能为力

...
显示全文

女儿惨被奸杀,凶手却逍遥法外,绝望的母亲竖起三块广告牌质问警察局长,《三块广告牌》的故事由此展开。这样的故事开头会给人带来显而易见的预判,这大概是弱势的母亲为了女儿与恶势力不屈斗争的故事。待到电影一点点展开来,才发现导演毫无此种企图。正邪对立,强弱斗争这种常见的剧情没有发生,主创的野心远比这种高级套路要大得多。

主创聚焦于更加细微的主题,愤怒的宣泄与善良的包容。

故事里由科恩嫂扮演的母亲,像石头一样的坚强也像石头一样的固执。她为了逼迫警方破案竖起的三块广告牌上写着。

“女儿被强奸致死”

“凶手仍未找到”

“为什么,威洛比局长?”

她女儿的案子毫无线索可寻,却坚持把警察局长名字挂在猩红的广告牌上追责。她并非不知道威洛比局长没有懈怠案件,她并不是不知道女儿的案子线索太少无从查起,但是杀害女儿的凶手逍遥法外,除了不断对警局施压,她没有别的办法。她死死抓住最后一个理智的理由,曝光率越高破案的概率越大。哪怕变卖家财,哪怕受人威胁唾骂,哪怕她知道威洛比局长身患绝症,她也坚持不撤下广告牌。

如果这三块牌子没了,她又能为女儿做什么呢?

如果她无能为力,便只能一遍遍回忆起女儿遇害的最后时刻,她们彼此对骂,她对女儿大吼的那一句,“我也希望你被强奸!”相比于内心的拷问,外界的阻力与苦难某种程度上救赎了她,米尔德里德从一次次的挫折当中获得她在为女儿寻找正义的支撑感。

也是这三块广告牌帮助她压制住了她痛失爱女的愤怒,她说服自己增加曝光率是理智的行为。

所以当三块广告牌被火吞噬,米尔德里德拒绝了新任警察局长的沟通,她不再克制自己的愤怒。她要与外界为敌,凶手的逍遥法外,警察的尽职尽责让小镇上并不存在够格的反派。但是如果真的没有恶人,那么她的一腔怒火要去往何处?广告牌的大火给了她一个理由,这个故事里还有反派,她只是反击。她刻意的以向警局投掷燃烧弹的方式把警察推向自己的对立面,为了制造这个反派角色不惜坐牢。

狄克森这个脑残妈宝种族歧视恐同的警察在威洛比警长的遗书启发之下,选择在最后时刻抢救出米尔德里德女儿的卷宗。他内心深处的好人帮助他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米尔德里德的愤怒宣泄被狄克森的善意所包容。故事由此开启了善的循环,狄克森因为威洛比之死的愤怒暴打了广告代理人,代理人依然善良的以一杯果汁和角度恰好的吸管包容了他的愤怒。

当愤怒有了出口,一切有了变化。米尔德里德在听闻前夫放火烧了广告牌时,第一次没有强硬的打回去,她放下红酒瓶,武器变成一件礼物。狄克森在酒吧面对嫌犯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记下车牌信息,尽力留下嫌疑人的DNA。

反复铺垫的嫌疑人却并非米尔德里德女儿案件的凶手,他是个美国士兵,在别国犯下过类似的案件。狄克森的努力不仅没有帮助米尔德里德找到真凶,甚至连眼前的凶手都因为身份原因无法定罪。狄克森和米尔德里德一同上路,或许他们会执行私刑正义,或许不会。

米尔德里德在路上有了全片唯一一次笑容,是否会开枪的决定不再重要。他们一路飞驰,复仇已不是终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