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周一围谈《三块广告牌》

最爱吃包子
2018-03-13 00:03:1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记录生活不是电影,完全脱离生活也不是电影,这个分寸,法无定法,不是说谁一定对或者不对。前提就是,你通过看一个电影,重新认识你的生活,它才有意义。」

转载自 「吕彦妮」


3月2日,著名导演马丁·麦克唐纳新作——电影《三块广告牌》于中国内地上映。

电影《三块广告牌》之前的点映,收获好评无数

带着「领跑颁奖季」的名头,收获众多拥趸的此片,到底好在哪里?

初春江南的拍摄现场,大唐上元的尘埃里,我和非常喜爱《三块广告牌》的演员周一围一起,从这部电影开始,展开了一场落花流水的对话。


当我和周一围谈论《三块广告牌》时,

...
显示全文

「记录生活不是电影,完全脱离生活也不是电影,这个分寸,法无定法,不是说谁一定对或者不对。前提就是,你通过看一个电影,重新认识你的生活,它才有意义。」

转载自 「吕彦妮」


3月2日,著名导演马丁·麦克唐纳新作——电影《三块广告牌》于中国内地上映。

电影《三块广告牌》之前的点映,收获好评无数

带着「领跑颁奖季」的名头,收获众多拥趸的此片,到底好在哪里?

初春江南的拍摄现场,大唐上元的尘埃里,我和非常喜爱《三块广告牌》的演员周一围一起,从这部电影开始,展开了一场落花流水的对话。


当我和周一围谈论《三块广告牌》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采访、撰文:吕彦妮

电影《撞车》剧照

你喜欢《三块广告牌》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周一围:在这之前还有一个著名的电影叫《撞车》,故事很错综,但是你看着看着会发现,和《三块广告牌》一样的,每个人都没有错,但是交错在一起,就呈现出了一种集体的问题。怎么解决问题?愤怒解决不了问题。

在《三块广告牌》里,每个人都愤怒,都用很极端的手段表达了,让别人无奈了,还了手,但是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只不过是转化为别的形式存在而已。那怎么解决问题呢?《三块广告牌》的最后,他们找到了平静,所以我很喜欢。

我看完之后第一时间的感觉其实是有点遗憾的,关于结尾,不过瘾,好像没有完结。

周一围:你不嗨这个结尾是因为什么,没有解决问题还是没有指明方向?

对,我想知道他们两个后来发生了什么,问题解决了吗……

周一围:哎呀,你仔细看,会发现他们俩最后没有问题了,今天找到凶手了当然好,找不到也没问题,因为他们真正在解决的问题是:自己将来的生活要怎么继续?生活永远会出现新的问题,怎么活?这才是导演今天在讨论的问题。

换句话说,你觉得找到凶手就能解决他们的问题吗?如果找到凶手的话,这就只是一个传统的故事片,而这种故事片其实是很强行的。

谁说找到了就是一种圆满呢?得到的和得不到都是人生。

我们的观看习惯确实是这样的,总喜欢看到一个「结果」。

周一围:不能有结果,这样的事情没有结果才是对的,才是真实的。我们特别喜欢提出问题解决问题,这是中国历来的一个文学传统。但其实你看,法国人的电影里永远是没有答案的,美国人的电影一度也特别喜欢有答案,那是因为好莱坞「鸡贼」了:今天大家生活中都是一脑门子包,所以我们去看电影,希望看到编剧首先给我们设置一些很困难的问题,再经过主人公艰苦卓绝的努力奋斗解决了,观众就很爽,离开电影院的时候仿佛觉得人生其实就是这样的,产生了愉悦,甚至误以为自己生存的困境都被解决了。

其实是假的?

周一围:就是糖衣,吃完之后一时满足,爽了,我吃一口大甜甜圈,这会儿嗨了,没错,绝大多数人是需要这种东西的,而这种东西在欧洲很少见,如果你这么干的话大家会鄙视你,美国这片神奇的土地和今天的中国都很流行这种东西,因为真的是物产丰富,大家就变得很天真,愿意简单地去相信。

可这也是个美国片子啊……

周一围:美国也很幅员辽阔啊,地理文化上分这么几种:一是阴冷多雨的东部——波士顿纽约一带;二是阳光普照的西海岸;还有就是广泛的中部,那完全是几个不同的地方。其实《三块广告牌》的精神核心很美国东北——有知识分子的思辨和考量,它只是把故事放在了一个中西部而已,中部更加蛮力一些。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中部更加蛮力一些。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三块广告牌》的导演马丁·麦克唐纳之前的作品《七个神经病》剧照

我更喜欢马丁·麦克唐纳之前的作品《七个神经病》,那种不合常理、旁逸斜出的东西会更让人有好奇心,更能激发人的灵感和思索,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太「飞」了,那种荒诞不经,念念不忘。

周一围:对,我认同,但是今天的我就是不太愿意接受这些奇奇怪怪的人了,我不愿意看到怪人,不是说我不嗨这种旁逸斜出的概念,我嗨。我演过和在写的丁修,都是旁逸斜出的概念,但是前提是我能不能做到一个基准分数,就是,要让观众能够相信电影里这个人物是真实存在的,这个分寸必须要去拿捏,是前提。

《三块广告牌》可谓是极致的drama了,戏剧性极强,但你却觉得它似乎是真的。这个分寸是非常美妙的一件事。就像《阿甘正传》,都「戏剧性」成什么样了,但不耽误它好看。戏剧性有戏剧性的好处,不戏剧性有不戏剧性的好处。最终一个目的,要让观众相信。

伍迪·哈里森演的警察局长

在你看来,这种真实的戏剧性是通过什么手段、技术完成的?

周一围:编剧安放戏剧性事件的位置和手劲儿。比如伍迪·哈里森演的警察局长,哥们儿癌症晚期,OK,这个设定我可以接受,但是要他的病情什么时候恶化,什么时候从嘴里喷出这口血?非要在事件高潮的时候吐血吗?那就太戏剧化了,所以,就让他在和女主角看起来很正常的言谈中忽然吐血了,这个戏剧性的分寸,我是接受的,好看。

是的,我在看的时候就在琢磨,明明剧情中有太多巧合了,显然是编剧在拎着角色的手脚,让他们在特定的时候出现在特定的地方,做事情,推进剧情发展,但为什么就不会显得很假。

周一围:所以编剧的「高级」就看把戏剧性的事件摆在什么位置。我们做创作,要找到的是公众认知和个体案例之间那个结合的部分,这个部分才是艺术。单纯的个例,不具备艺术的特质,找到个别和公众之间的那个区间,才是创作的要点,单独拍一个特别猎奇的事,没人看。

「女主角在炸警察局的时候,那小警察哥们儿刚好在里面戴着耳机读信,这都是极端的戏剧性,完全是编剧手段」

你自己也在写戏,这个片子在创作上给了你什么启发?

周一围:它让我看见一个可能性,就是这么极端的戏剧性,其实也是可行的,我原来也害怕过度的操纵角色,制造戏剧性,而现在看来,可以。

比如说女主角在炸警察局的时候,那小警察哥们儿刚好在里面戴着耳机读信,这都是极端的戏剧性,完全是编剧手段,你会觉得哪有这么巧但是接下来的事情我接受,因为编剧要让我看的绝不是卖巧,他用这个「巧」让人看到背后的东西,我喜欢。

尤其还有警察局长自杀后那几封信的出现,时机和内容的分寸,我觉得真好。这些点有了之后,这个戏就呈现出了一个极其高级的很奇妙的状态。

我们在写的《丁修传》,原本我在设置情境的时候还会有一些犹豫,现在再做取舍的时候,我会放心地跟同伴说,别怕,没关系,可以。

电影《绣春刀》中,周一围饰演的「丁修」剧照

电影《海边的曼彻斯特》剧照,「《海边的曼彻斯特》和《三块广告牌》是两个极端,戏剧化和反戏剧化」

我记得你也跟我说过,你喜欢《海边的曼彻斯特》,那可是完全的「去戏剧性」啊……

周一围:对,《海边的曼彻斯特》和《三块广告牌》是两个极端,戏剧化和反戏剧化,居然都可以这么好,这很是拓宽了我的视野。

所以艺术就非得做到某种极致才行咯?

周一围:不是。通常来说,小提琴不会飚高音、秀低音、永远high C海豚音,这是一件特别傻的事情,但是反过来,架不住还是有帕尔曼这样的大神在的。所以,统统都不能概而论之……

那咱们现在到底在谈论什么呢?

周一围:中国人讲,大音希声,所谓高术莫用,得有,还得藏着不用,这就是境界了。

你觉得电影跟生活什么关系?

周一围:记录生活不是电影,完全脱离生活也不是电影,这个分寸,法无定法,不是说谁一定对或者不对。前提就是,你通过看一个电影,重新认识你的生活,它才有意义。

艺术是假的,它教导我们去认识真实,《三块广告牌》做到了这一点,它让你看到,我们的生活出了问题,也告诉你可以怎么解决,然后再告诉你,真相是大家的问题其实永远都解决不了。艺术说的全是假话,全是骗人的,但它是在教你如何认识你身边的真实。

以前我们谈论过很多次,你说你目前的生活其实是一个没有什么问题的状态,那你再看电影的时候,你在看什么?

周一围:我在看我没有经历的生活,我在发现我没有发现的生活的道理。别人是怎么样处理问题的,我会换位思考。电影提供的是人类最原始的一种对比心理的满足,我要去看别人的生活。

所以能说成功的电影,或者好的电影,就是能满足大家这种期待的?

周一围:对,好莱坞的电影大部分就是这样的。我们的生活是稀烂的,然后我们看别人的生活也稀烂,别人在稀烂中遇到的跟我同样的问题,问题解决了,我就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仿佛我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一样。这种心理补偿,确实是有意思的一个现象。

电影《让子弹飞》剧照

我们中国的电影人能在现在未来,做出更好的作品吗?

周一围:你知道看完《三块广告牌》之后我翻回去看的一个中国电影是什么吗?是《让子弹飞》,你仔细看,它就是非常戏剧化的戏,但是你会发现他所有假定的东西你都愿意接受:满大街洒钱、洒枪……其实跟真实都不沾边,但是你还是愿意接受,愿意去看他背后想要告诉你的那些道理,那些事。我就发现,老姜拍电影一点都不「电影」,那种超现实如果真要找一个形容的话,应该说,他非常中戏——中国中央戏剧学院,而且他一定是用积极的行动去展现人物的内心,做到极致的时候,就变得有效了。

《三块广告牌》的女主角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她的老公,即科恩兄弟中的乔尔·科恩,所以江湖人称她「科恩嫂」

大家都说科恩嫂的表演很厉害,到底好在哪里?

周一围:……我应该用什么语言来介绍他们呢?……其实说来挺难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向观众介绍一个好演员,如果简单地说,你就是爱看她的戏,就太简单粗暴了。

她演的好是她不常规,她没有在这个人物里演自怨自艾,也没有演各种道德的胜利,她就是坚韧不拔地在应对着每一个人。

大家喜欢科恩嫂的表演,是因为这种不常见,但这种不常见是建立在是某一类型下面的,好比她是一把小提琴,这一次她就只拉一根弦,但还是建立在小提琴范围之内的。

「那个老警察(右),他在这个戏里的分寸特别舒服,戏份少,但真舒服。」

这里面你最喜欢谁的表演?

周一围:那个老警察,他在这个戏里的分寸特别舒服,戏份少,但真舒服。我对他相对了解,他演过很多戏的配角,很好地为主角做搭手。

我们的表演跟人家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周一围:首先因为语言,英语更「懒」一些,说得再显白一些,普通语就不如东北话活灵活现,官话因为规矩,所以就不够有「颜色」。每一种语言都是一张脸。

其次是理念问题,而且有一些是技术观念造成的,我们今天的工业体系经常要求演员,「你大点声,要不然我们录音有底噪,不清楚!」或者摄影会说,演员你得自己「找饭吃,把自己脸露出来。」在美国,演员就按照正常的音调说话,录音师会自己调整;欧洲电影也不会非常严格让演员找光,千万别为了找而找。

我们其实是在退化的,因为要抓紧时间,就渐渐形成了一套工作流程和理念。

今天全世界在谈论和流行的是《海边的曼彻斯特》,我们还在讲「胸口碎大石头」,这个就没办法了。

艺术家赵丹《马路天使》剧照

石挥导演和主演的电影《我这一辈子》剧照

我们从前有过赵丹或者石挥的啊!

周一围:是的,断掉了。但我还不觉得特别悲观,没有「废了」,只是「歇了」,也没完全断。你看《无问西东》那么多人看了会涕零,就是它背后的东西大家看得见,「还好,还好,我们还有」,对中国自有的艺术的感知和自豪感、共鸣还在。

电影《无问西东》「雪地拉琴」剧照

表演的终极目的是什么?

周一围:让观众相信,才是目的。真的痛哭流涕不值得提倡,表演都是假的,没有真的。用「真」来带出「真」和用「假」带出「真」一样高贵。

不高贵的是什么?

周一围:不高贵的是,你真打嘴巴了,观众也没感动;你假打,被观众看出来了。观众相信是最高的,不要告诉我你为它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泪,从前的老艺术家是从来不讲这事儿的。

我好像没有问过你某一个角色是怎么塑造的这样的问题?

周一围:没有,你没问过。我们常常都在追寻我们自己预设的答案,所以不要问,问到最后会发现没有问题了,都不存在,你喜欢吗,喜欢就好了。

你和相知的同行在一起时会谈什么?

周一围:谈对事件和人看法,新发现一件事,或者一个特性很典型的话题人物,会聊一聊彼此的看法。因为在演人嘛,所以要去深挖更极端或者丰富的人格。

这种讨论是带有功利心的吗?

周一围:不能这么说。当然这些观察和讨论是为了工作,但工作有些时候也就是人生的乐趣嘛,那你做这些,到底是为了结果还是为了过程?

你为了什么?

周一围:结果和过程对我来说是一件事。没有结果,有过程也很好;过程很糟糕,结果很好,也很好;又有过程,又有结果当然更好。都挺好的,失败也挺好的,成功也挺好的。

你允许自己失败?

周一围:我不允许失败,可如果失败了,我接受。下回注意。

我觉得表演处处都是悖论。我们刚刚把某一种标准聊透,会忽然出来一个人,一个特例,和之前的标准完全相反的那种,瞬间出来打破那个标准。

周一围:对,人生处处都是悖论,何止表演?

是因为人的多样性吗?

周一围:对,这个就是我们在发现人生嘛,别设限,也没有标准答案,今天看,一个南辕北辙的做法,也未必不能出好结果。

这让我想到,作为观众,其实应该比创作者更有自信。

周一围:我们是一个特别没有自信的民族,我们特别需要别人教导我们应该怎么去看,怎么去做,这个很可悲。而更糟的是,我们又处在一个足够复杂的社会语境里面,「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和「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是同时存在的。

▼▼▼

-FIN-

▼▼▼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