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没有必要重返青春

电影小本本
2018-03-12 23:42:5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夏洛还没出场,电影就旁白到:我这个人这辈子,最缺的就是面子。中年男人的声音,略带沉缓的语调,好像从每个人心里最深处发出的自白。

接着,就是戴着骚包的羽毛胸针,穿着正式过头的西服现身的男猪脚。他甚至不用台词,傻逼气场已经全开:借来的豪车、鼓鼓的红包,奢华的婚礼、曾经暗恋过的新娘、语带嘲讽的同学老师、愤怒的妻子……影片看到这里,我已经笑了3次,包袱和笑料尚可。

电影上映后,开心麻花正式跻身自IP行列,也已经被朋友圈不断安利:国产喜剧好片。要当起一个“好”字,在我心里,还是要求略高的。

老实说,当故事进行到马冬梅在婚礼上当面指责夏洛时,当看见女神嫁的人又老又丑但多金时,我感到了一丝丝乏味。马东梅指责的内容很真实,真实到不像在看电影,真实到可以预感到这段对话不会有预料之外的笑点;校花总是拜金而无脑,除了外貌没有一点多余的性格魅力。电影是造梦的艺术,而喜剧,不该这么符合大众的生活常识和集体意淫。最后夏洛情绪压抑而爆发,渣男面目显现,打了马东梅,逃进卫生间,因为醉酒进入了梦乡。

我是一个有点奇怪的人,外出时去卫生间,永远没有办法一眼就看出洗手台的水龙头是哪种开关方式,有人在旁边时,就看别人怎么开,没人在旁边时,总要捣鼓几次才能打开,这导致了我在看这部电影时,注意到一个奇怪的细节:夏洛在卫生间醒来,用手按了一下快要满出来的水龙头,结果没有成功关掉,他也没有再次尝试。等到他在教室里醒来,于是我意识到这重返青春的场景,应该只是一场梦。和之前带给我乏味的原因一样,还是如此符合我们的生活本质,没有谁能真的重返18岁,除了在梦里。

可惜夏洛的梦一开始也不是美梦,他被同学老师奚落,在学校混的很不如意,就像十多年后在社会上混的一样,故事讲到这儿,观众和夏洛一样,开始特别期待一场人生的逆袭。为什么夏洛这个毫无担当、懦弱、打老婆的男人,甚至他没有表露出一丝一毫值得赞许的性格特质,作为局外人的我们,还是一脸好奇的期待他的逆袭?我不无恶意的揣测,也许是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自己的不如意和无力,在同样情形下,我们只是觉得自己将是有机会逆袭的那一个人吧。

夏洛打了老师、烧了窗帘、强吻了校花,他做了一切他认为痛快解气的事,他以一个成人的心智,做出来的行为,依旧“幼稚”得像个常见的校园恶霸,最后他以为这只是一场美梦,在母亲的谴责带来的自责中,他选择了跳楼,很感人的智商。每个人的梦,都会不合常理,但如果是美梦,有几个人愿意自我舒醒?夏洛选择了结束,他是一个连在梦里,也会对周围世事感到不知所措的人。

要30多岁的沈腾和马丽来演中学生,真的是有点勉强了,幸好开心麻花这个团队,有丰富的话剧舞台基础,也有处理和设置笑料的能力,让观众可以忽略这些不适,其中几个包袱的设计,真的让人捧腹,《一剪梅》配上袁华的台词和带光圈的镜头语言,真的是如魔音绕耳,一见笑喷,再见难忘;王老师,也是十分经典的人物,贪财、刻薄、好面子,但关键时刻又犹如叶问附身,用好身手打跑了欺负学生的小混混;大傻春,老是不够机灵被抓包,面对夏洛的“教导”,当成人生信条去践行;马东梅和秋雅,更是用来呈现夏洛“眼瞎”不识真心的搞笑反差。总之,如果纯粹看喜剧元素,只是这些大大小小的情节和桥段,制作团队已经交上了远远超出同类国产喜剧片水准的成绩单。

可是不知道以前从哪里看见过一句话,大意是说,所有的喜剧表象,其实都来自很悲剧内在因素。虽然听起来有装逼的嫌疑,但我却在电影里实实在在感觉到了夏洛身上的悲剧因素,那就是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他要的是青春时期暗恋的女神吗?应该不是,他并没有多爱秋雅,秋雅更像是一种记不清年代的美人挂画,一旦天天挂在墙上面对面看着,已经没有多么的引人遐想,他在梦里成功后,娶了秋雅,但因为别的情绪,不是很在意她,甚至在看见秋雅出轨的时候,也没有多么的难以接受;他要的是名利吗?好像也不是,在梦中他名利双收,可是照样因为郁闷喜欢喝得人事不知,醉生梦死;那么他要的是一份足以值得珍惜的真情吗?想到这里,似乎越来越接近电影想要传达的主题:珍惜值得珍惜的现在、珍惜身边的人。真的如此吗?电影看下来,我觉得夏洛想要的,也不是这样一份值得珍惜的真情。

马东梅说,你写了那么多好听的歌,我最喜欢听的还是你写给秋雅的那首歌。她曾经几次要求夏洛唱给她听,但夏洛一次都没有答应,就连唱给秋雅听的时候,在电影的处理上,都从来没有唱过一次完整的,其实这是唯一一首他自己的原创,别的都是抄袭,唯一有过的的真心,小部分给了记忆中的秋雅,从来不曾给过马东梅,最后还是马东梅从头到尾,在病房里唱给夏洛听,夏洛觉得很悲伤,从梦里醒了过来,回到了现实。他对马东梅不是完全的爱情,是一种在无力现实中,想要依赖的本能。就像茴香打卤面,没吃到的时候,夏洛说我想这一口好多年了,可是吃到了嘴里,他会留下半碗面汤,他并没有自己认为的那样想念茴香打卤面。无论在梦里还是在现实,夏洛都没有过真正的抓住过自己想要的东西。

影片最开头,他说自己最缺的就是面子。面子,就是世俗中,每个人用来装点自己,让别人认可或仰慕的一切外在标志,可以是美人,可以是豪车、可以是华服、可以是名望、可以是金钱、还可以是让人艳羡的一份真情。夏洛觉得自己一样也不占,一样也没有,可是影片看完,在观众眼里,他分明不是一无所有。他只是,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电影中,夏洛第一次拿起吉他,弹出朴树的《那些花儿》,马东梅在优美的音乐声中骑着自行车远去,晚风吹起她的衣角和马尾,美得好似初恋。也许,不管是谁,都有对美的最质朴的嗅觉,美好的歌儿,美好的人,美好的感情,都很容易打动年轻单纯的心,可是人会长大,有的人知道自己要什么,有的人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慢慢的,就觉得自己要的就是别人都想要的东西,没有能力得到,会不开心,得到后,也没有很开心,周围也许会有一些温暖的所在,于是我们紧紧依附在这温暖的源头上,不撒手,也不愿睁开眼睛看看这个带给我们无力感的世界,就像夏洛做的那样。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mxldk0302——电影小本本,欢迎关注,一起分享好看的电影)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夏洛特烦恼的更多影评

推荐夏洛特烦恼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