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手道 空手道 6.1分

《空手道》:陰性化的《激戰》

映畫手民
2018-03-12 看过
文/映畫手民編輯室

關於《空手道》,或許可以從性別的問題開始:為何主角是女性?

過去幾年,不少論者從香港的本土/主體性去討論香港電影,尤其實搏擊類的影片,像《打擂台》(唔打就唔會輸,要打就一定要贏)、《激戰》(怯,你就輸一世)。《打擂台》的梁小龍搏盡最後一口氣,雖然拳輸少壯,但贏了精神;《激戰》的張家輝則是頹了二十年,在四十之年來一個大翻身,所謂從拾自我,在擂台上贏了比賽,也贏了自己的過去。一方是精神,一方是實質的搏鬥技,沒有退路,必須要打,也必須要贏。

都是很雄性的,就像《英雄本色》的Mark哥,唔係要話俾人聽我威,而係要話俾人聽,我冇咗既野可以親手攞噃,奪回自己曾經擁有的,光輝歲月,《打擂台》的梁小龍如是,《激戰》的張家輝如是。《空手道》的平川真理(鄧麗欣)呢?沒有這個輝煌的過去,只有不敢面對失敗的逃避。她本要做強者,要自主人生,要計劃把父親留下來的道場變成劏房,不想面對自己過去的失敗,要否定死去了的父親,要否定空手道,要否定學習空手道原來曾是自己自主的抉擇。

我們也可以說,《空手道》是女版的《激戰》,或是陰性化了《激戰》。杜汶澤曾打趣說《空手道》是真接抄杜琪峯的《柔道龍虎榜》,而我卻覺得,《空手道》的互文對象是《激戰》,人物的設定有可比之處:平川真理與賤輝都是頹廢了的打手,兩部電影都有他們重拾搏鬥的過程,有training montage,也有同性的好友,都是在比賽前勸他們不要去打,最後那場比賽都是贏了。不過,《激戰》的賤輝贏了就是結局,《空手道》贏了,才進入第三幕的resolution。如此,《空手道》格鬥的輸贏並不是電影重心所在,反而反思輸贏才是 [繼續閱讀......]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空手道的更多影评

推荐空手道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