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翼殺手2049》:你是「人」還是「物」?從海德格、笛卡兒與康德的角度看人本主義

映畫手民
2018-03-12 看过
文/方川明

注意:此非《銀翼殺手2049》影評,而是劇情啓發的(嚴肅)哲學沉思。

 

引言:是人?是物?

老實說,頗多影迷看不懂《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雖說這部科幻電影看來相當淺白,屬於典型的三幕劇直線發展,亦沒有賣弄敘事手法。劇情方面,它承接1982年的《2020》(Blade Runner)的故事,講述新世代銀翼殺手K(Ryan Gosling 飾)追捕四處在逃的仿生人,誤打誤撞(或命運驅使)下,發現自己可能是上集主角Rick Deckard(Harrison Ford 飾)的親生子。結果,為了弄清楚自己的來由及存在意義,K踏上了「抵抗」之路,選擇尋找失蹤多時的Rick……

關於《銀》,不少影迷討論仿生人與人二者之間,誰較有人性的哲學問題。比方說,人造之物K和Joy等投影電子程式,明明是由複製技術及電子編碼造出來的「物」,為甚麼他/她有看似「人」才有的情感?另外,K是被自己童年記憶誘發,繼而行使各種(反抗人類政府的)行動的,但後來卻發現K的回憶是由Ana Stelline製造出來。那麼K到底是有自由意志?還是按程序行事的機械呢?如此等等,無不聚焦在仿生人與人類之間的界線,並試從K、Rick及Joy等「物」的行為,來定義他們是不是及格的人,然後賦予人的稱號。就此,筆者認為這種人本主義框架是成問題的,甚至可以說,人本主義閱讀框架掩蓋了電影、乃至於我們理解(現實中)自身的核心問題。

重點是,當你追查哲學思潮的源流發展,便發現人本主義是飽受抨擊的精神殘渣。簡言之,我們很難定義人是甚麼,甚至觸犯歷史上的敵我二分、主客二分問題。比方說,如果我們從生物學角度、物種的相近外貌、膚色、基因和宗教造物論等(統稱:外在、經驗的因素)作定義的標準,那麼你會發現自己的分類方法跟納粹黨、法西斯主義者的看法無別。就此,我們可看牟宗三等新儒家對孟子惻隱之心的「全新解讀」:之所以要救那位快要掉下井的小孩,並非他/她──看起來跟我一樣是──是人(反例:同樣的情況發生在古希臘城邦,奴隸小孩可於眾目睽睽之下,掉下井並失救致死。原因不是別,因為奴隸不是公民、不是人),而是[有人快要掉下井]喚起了良知,這是一種無條件的執行命令。熟讀哲學的朋友不難察覺,此乃康德的老調重彈:道德律-定言令式。話說回頭,我們必須(嘗試)從非人本主義的框架來解釋K的困境;而在思辨過程的終點,我們甚至發現「人本主義」為甚麼也是問題的一部分 [繼續閱讀......]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