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幻的舊街道:《解憂雜貨店》的都市社會學

映畫手民
2018-03-12 看过
文/張穎恒

由CR社長(張彧暋博士)、區諾軒及葉錦龍主持,(聽說因為部分主持人過份怠惰而)復播無期的網台節目《火燒萬世橋》,去年曾經有一集由CR社長分享他循着宇野常寬〈郊外文學論〉(《思想地圖》,2011年春季號),遊覽北海道函館的經歷。按照他的觀察,那個跟香港、那不勒斯並稱全球三大夜景的函館夜景,燈光映照的繁榮背後只有虛假。那是因為函館市中心,尤其是火車站附近區域的商店早已倒閉,成為所謂的シャッター通り(廣東話;就是死場的意思),當地居民活動的核心區域早已遷移至城市外圍的郊外(sub-urban),過着美國式的中產生活。但即使如此,淪為舊區的市中心每戶商店的門前仍然懸掛着街燈,維持城市表面的光明。


商店街的興衰

日本電影《解憂雜貨店》就是選取了已經衰敗的舊商店街,作為舞台的故事。根據新雅史《商店街為什麼滅亡──從社會、政治及經濟史探尋再生之路》(可參考湯禎兆評論集《殘酷日本》當中書評〈由商店街到便利店〉),地方都市繁榮的象徵──商店街──並不是日本自古以來的傳統,而是戰後才出現。戰後日本出現學歷社會,勞動法修改後,鄉下出身子弟失去城市謀生的機會,因而流入買賣相關的基層零售行業。

電影中開設浪矢雜貨店的主角浪矢雄治本身是地位低下的家傭,可以推斷教育程度不高,正好吻合當時商店街舖戶店主的社會地位;處於商店街入口的地理位置,以至前舖後居的佈置,符合當時商店街商舖的格局。而正如商店街的歷史,電影中1980年的商店街經已步入衰退,故事中的浪矢雜貨店也隨着店東過身而關門。

商店街衰落,郊外代之興起。郊外就是隨着都市往外圍擴展而出現的新住宅區。都市社區由不同人湧入而形成,猥雜而自給自足,郊外則是均質而舒適高尚環境,居民依賴汽車往返市中心通勤,以通訊工具維持生活。現代新三神器之一的汽車普及化,連帶大型商場、家庭餐廳、超級市場等公路產業的急速發展,以至後來通信販賣的普及,導致依賴鐵道網絡的商店街衰落 [繼續閱讀......]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浪矢解忧杂货店的更多影评

推荐浪矢解忧杂货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