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梗:不被待见的 “潘金莲”,三种镜头蜕变人生。

谷臻故事工场
2018-03-12 17:23:16

这部电影一共采用了圆镜头方镜头宽银幕三种不同的镜头形式展现,这使影片在颇具意境之美的同时又做到了与人物剧情的高度契合

戏梗一:圆镜头

李雪莲头一回见王公道,王公道才二十六岁。王公道那时瘦,脸白,身上的肉也白,是个小白孩。小白孩长一对大眼。大眼的人容易浓眉,王公道却是淡眉,淡到没几根眉毛,等于是光的;李雪莲一见他就想笑。但求人办事,不是笑的时候。何况能见到王公道,不是件容易的事,邻居说王公道在家,李雪莲拍王公道家的门,手都拍酸了,屋里不见动静。李雪莲来时背了半布袋芝麻,拎着一只
...
显示全文

这部电影一共采用了圆镜头方镜头宽银幕三种不同的镜头形式展现,这使影片在颇具意境之美的同时又做到了与人物剧情的高度契合

戏梗一:圆镜头

李雪莲头一回见王公道,王公道才二十六岁。王公道那时瘦,脸白,身上的肉也白,是个小白孩。小白孩长一对大眼。大眼的人容易浓眉,王公道却是淡眉,淡到没几根眉毛,等于是光的;李雪莲一见他就想笑。但求人办事,不是笑的时候。何况能见到王公道,不是件容易的事,邻居说王公道在家,李雪莲拍王公道家的门,手都拍酸了,屋里不见动静。李雪莲来时背了半布袋芝麻,拎着一只老母鸡。李雪莲手拍酸了,老母鸡被拎得翅膀也酸了,在尖声嘶叫,最终是鸡把门叫开的。王公道上身披一件法官的制服,下身只穿了一裤衩。李雪莲除了看到他一身白,也瞅见屋里墙上贴一“囍”字,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明白王公道不开门的原因。但夜里找他,就图在家里堵住他;自个儿跑了三十多里,这路也不能白跑。王公道打声哈欠:“找谁呀?” 李雪莲:“王公道。” 王公道:“你谁呀?” 李雪莲:“马家庄马大脸是你表舅吧?” 王公道搔着头想了想,点点头。 李雪莲:“马大脸他老婆娘家是崔家店的你知道吧?” 王公道点点头。 李雪莲:“马大脸他老婆的妹妹嫁到了胡家湾你知道吧?” 王公道搔着头想了想,摇摇头。 李雪莲:“我姨家一个表妹,嫁给了马大脸他老婆她妹妹婆家的叔伯侄子,论起来咱们是亲戚。” 王公道皱皱眉:“你到底啥事吧?” 李雪莲:“我想离婚。”

▲老衲有话说:这一段是小说的开头,有趣的点在于李雪莲七拐八拐和王公道攀关系,作者在这里把“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亲戚”如此表现,显得幽默而现实。

电影中这一段也是开头,除了李雪莲和王公道攀亲戚那一段外还在前面加了她赶路去王公道家的镜头,那段镜头在一开始就展现了小城之山水美。

大家可以明显看到这个部分是由圆镜头拍成的,圆镜头占据了整部影片大部分篇幅,主要用于李雪莲所在地的小城,圆镜头的作用有两个,一是对人物内心聚焦,在小城里李雪莲为了告状导致内心拧巴成了一团,所以用圆来象征;二是融合影片山水风景的质感,我们看到影片开始那段在圆镜头里的景色,使得电影宛若铺陈在绝美画卷中


戏梗二:方镜头

“就这儿吧。” 看着满山的桃花又想:“说是随便找个地方,谁知也不随便。” 拉开自个儿提包的拉链,从里边掏出一根准备好的绳子。左右打量,选了一棵高大粗壮的桃树,往树杈上扔绳子。绳子搭在树杈上,也扫下一地桃花。盘好绳套,又搬过一块石头;人站到石头上,将脖子套在绳套里,将脚下的石头一踢,人就吊在了树上。 但还没等李雪莲喘气,她的双腿,早已被一人抱住。那人边往上举李雪莲的身子,边喘气,边对李雪莲发火:“大姐,咱俩没仇哇,你不该这么害我!” 接着硬是把李雪莲卸了下来。这人是个中年男人:“看你半天了,以为你来偷窝棚的东西呢,谁知你寻死来了。” 李雪莲有些不解:“我死我的,碍着你啥了?” 中年男人又急了:“你说得轻巧,这块桃林,是我承包的。一到秋天,桃儿哪里还值钱,主要靠城里的人来采摘,没看到山坡下有‘采摘园’的牌子吗?大家要知道这里吊死过人,谁还会来呢?” 李雪莲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同时也哭笑不得,自己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李雪莲愣愣地问:“那我该去哪儿呢?” 那人也愣愣地看李雪莲:“真想死呀?” 李雪莲:“人要想死,谁也拦不住。” 那人:“因为啥呢?” 李雪莲:“这事儿一句两句说不清楚。要能说清楚,我也就不死了。” 那人指指对面的山坡:“你要真想死,也帮我做件好事,去对面山坡上,那里也是桃林,花也都开着,那是老曹承包的,他跟我是对头。” 又补充:“俗话说得好,别在一棵树上吊死,换棵树,耽误不了你多大工夫。” 听到这话,李雪莲倒“噗啼”笑了。

▲老衲有话说:小说和电影这段出入不大,都是讲李雪莲上吊的事情。本来李雪莲一心寻死,但遇到承包桃林的范伟,范伟让李雪莲死也死到竞争对手承包的桃林去。这一段被冯小刚和高晓松评价说作者 “心眼贼坏”,正是这种坏让李雪莲“噗啼”一笑,心结瞬间放下了。

而电影中这一段用的方镜头,看过整部影片就知道,李雪莲在北京发生的事情都是用的方镜头。区别于圆镜头的作用有二,一是用镜头方式把北京和小城两个地方区分开来,让观众一看就知道哪里是小城哪里是北京;二是用方形象征大城市的有规矩有方圆,让人感觉端方准则,而不是小城那般人情和圆滑。


戏梗三:宽银幕

听过县公安局老刘的介绍,老董和老薛哭笑不得。一是因为又好气又好笑,想再见老史一回;二是听了“连骨熟肉”的来历,又听了老史的来历,对“又一村”饭馆也有些好奇,既然来到××县,也想吃一回“连骨熟肉”;两人走出公安局,来到大街上;打听着,来到“又一村”。听说找老史,一女服务员把两人带到一包房。包房里有四个人,麻将正打得热火朝天。老史居中坐着。老董当头喝道:“老史,过分啊,为了打麻将,这么欺骗党和政府。” 老薛也喝道:“不但欺骗党和政府,也骗了我们哥儿俩一路。“ 老史打出一张牌,说:“兄弟,话说反了,党和政府,还有你们,应该感谢麻将。” 老薛:“啥意思?” 老史:“本来我想告状,一想到打麻将,就改了主意。不然,趁你们在火车上睡着,我不早跑了?” 又说:“我要跑了,你们哥俩儿身上,会担多大的责任?” 老董老薛愣在那里。老董:“别骗人了,告状,你也得有理由哇。” 老史停下手中的牌:“二十多年前,在下当过县长,你们知道吗?” 老薛:“刚听说。” 老史:“当年撤我的职,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冤案;二十多年来,我该年年告状;但为了党和政府,我含冤负屈,在家煮肉;到头来,我不跟你们计较,你们倒认真了。” 老董老薛愣在那里。开酒厂的老布,不耐烦地朝老董老薛挥挥手:“闲言少叙,这儿忙正事呢。” 又不耐烦地催批发烟酒的老王:“怎么那么肉哇,出牌,快点。” 老王犹豫间,打出一张牌:“二饼。” 开澡堂子的老解大喜,忙将牌推倒:“和了。” 接着嘴里唱起了戏。老王开始埋怨老布,两人吵得不可开交。老史兴奋得红光满面:“痛快。”

▲老衲有话说:这段是结尾部分,小说和电影差别较大。小说中讲的当初李雪莲拦路告状的史县长因为此事被撤职,之后他一直告状。而在最后他却在麻将桌上释怀了,不再告状了。

而电影中则是以史县长变成了商人去北京出差遇到了李雪莲来表现,两人坐到一起畅谈当年的事情,过眼云烟,都付笑谈中。

当主人公不再告状回到生活中时,电影画面变回了正常的宽荧幕,而正常则是宽荧幕所要表达的,意为主人公放下执念回归正常生活。正如影片最后所说,往事如烟,当李雪莲再听到有人说她的故事时,她也跟着笑。

这是我们谷臻故事工场【戏梗】栏目的第8期推文,我们用原著小说和电影镜头对比,来帮助大家解读好故事。

*文字及影视画面属于原版权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潘金莲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潘金莲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