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 黑豹 6.4分

对黑豹的影评,兼反驳马伯庸

苍恣
2018-03-12 17:04:4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马老师说的“主角困惑……世界规则”理论本身是正确的,与Robert McKee在《Story: Substance, Structure, Style and the Principles of Screenwriting》一书中所说的“如果一个故事想要在深度和广度上都探索人类经验的极限,这个故事必须经历相对、矛盾以及负面的负面之轮回”(这里感谢YouTuber超粒方的书籍推荐和文本翻译)的“负面轮回”理论一致。按我的理解,角色所秉持的立场也应当伴随故事共同经历这一轮回,如此才能具备动人的角色成长曲线(Character Arcs)。然而一部电影的主题是否鲜明、角色曲线是否完整,某种程度上取决于观众的解读。不同的观众,对故事背景了解程度不同,其解读影片主题的角度和脑补剧情的能力自然也不同。(当然,观众没有义务在看电影前先了解黑豹的漫画内容,因此在MCU越来越庞大的情况下,单部作品对普通观众是否友好、有限的叙事时空下如何保证电影的独立完整与整个系列的故事线的联系是对编导的考验。)马老师应该并不了解黑豹的漫画设定,他的影评从“一开始,我以为主角的困惑是…”这里起,将内生性过强的预期当作分析工具进行说理,因此虽然他的思考范式是正确的,但分析过程中出了问题。

个人以为,《黑豹》的主题是明确且

...
显示全文
马老师说的“主角困惑……世界规则”理论本身是正确的,与Robert McKee在《Story: Substance, Structure, Style and the Principles of Screenwriting》一书中所说的“如果一个故事想要在深度和广度上都探索人类经验的极限,这个故事必须经历相对、矛盾以及负面的负面之轮回”(这里感谢YouTuber超粒方的书籍推荐和文本翻译)的“负面轮回”理论一致。按我的理解,角色所秉持的立场也应当伴随故事共同经历这一轮回,如此才能具备动人的角色成长曲线(Character Arcs)。然而一部电影的主题是否鲜明、角色曲线是否完整,某种程度上取决于观众的解读。不同的观众,对故事背景了解程度不同,其解读影片主题的角度和脑补剧情的能力自然也不同。(当然,观众没有义务在看电影前先了解黑豹的漫画内容,因此在MCU越来越庞大的情况下,单部作品对普通观众是否友好、有限的叙事时空下如何保证电影的独立完整与整个系列的故事线的联系是对编导的考验。)马老师应该并不了解黑豹的漫画设定,他的影评从“一开始,我以为主角的困惑是…”这里起,将内生性过强的预期当作分析工具进行说理,因此虽然他的思考范式是正确的,但分析过程中出了问题。

个人以为,《黑豹》的主题是明确且得到完整执行的,因此剧作方面并不存在问题。问题出在细节交代不够(包括出于商业考量做了大量删减)或者说虽然交代了但篇幅过小。

1、《黑豹》并不关注特查拉作为王的“资质”。作为一个君主制国家,瓦坎达王位是世袭的,所谓“资质”本就是自律而非他律的问题。而四个部落放弃挑战也侧面说明千百年来黑豹家族对瓦坎达的统治是能服众的(估计也不曾出现影片中兄弟阋墙相残夺嫡的先例,因此武斗决生死的加冕传统也一直得以保留遵守)。影片里白猿部落和埃里克的两次挑战,从片中众人的反应来看,显然都是意料之外的。另从美队3的情节和本片的对话可知,特查拉的人设就是仁慈理性、勇武果敢,并一直都在为当一个好国王做准备,因此电影里几乎没有也不用再花篇幅去关注或交代特查拉是否具备王的“资质”问题。显然特查拉也没有纠结过这个问题。当然,这本就是故事的设定。因此,马老师说的特查拉的困惑和实质性外部压力,影片里不是没有,只不过不是他关于他所想象的“资质”问题。

2、影片的主题是黑豹特查拉如何抉择瓦坎达与世界的关系。其实也近似马老师说的“治国理念”。而复仇/王位争夺战与最后的阻击战都只是推动剧情、完成主题的工具,并非主题本身。只不过,这个主题从困惑到开悟的实现方式,不是通过国际政治这样的宏大叙事,而是通过家族伦理剧式的小格局叙事完成的。通过代表不同政治理念的不同角色在一场小事件里的冲突,黑豹的观点经历“负面轮回”的嬗变,完成了角色成长,也完成了电影主题的圆满交代。这中间还通过两对父子相处、教育模式的对比,来呼应不同“治国理念”的对比。或者说,治国理念和角色秉性是相映成趣的。
我猜如果超粒方做视频分析,大致也会将特查拉的角色曲线归纳为:仁慈→冷漠保守(→狠辣激进)→担当。仁慈这一部分,在美队3中黑豹不被仇恨吞噬、救助队长巴基的部分已经得到过展现。本片中,黑豹在第一次和父亲灵魂对话中,父亲说他有善心,但做王不可有善心。因此黑豹登基之初是收紧仁慈、坚守隐藏瓦坎达的传统而完全不care外人的(保守冷漠),这种选择一开始便和娜吉雅的观点相冲突,而与这种选择/秉性对应的另一个角色便是将军奥克耶——绝对服从传统、效忠王位。奥克耶的丈夫瓦卡比象征的是比奥克耶更激进、比娜吉雅更狠辣、但没有埃里克那么极端的立场——由于父母命丧克劳(白人)之手,他想复仇,同时或许是因为他边境守卫的身份,对于对外扩张他是有想法的,他明确对特查拉说“如果你想征服世界我第会跟随”。与之相比,埃里克同样是因为仇恨(第一仇恨对象特查拉)而秉性狠辣,又因从小遭受歧视+对外侵略颠覆政权杀人无数的军人身份,渴望征服白人世界(第二仇恨对象)。这种类似的经历令瓦卡比和埃里克二人拥有类似的主张并顺利站到同一战线(当然直接原因是埃里克给瓦卡比带来克劳的尸体)。特查拉也曾一度有狠辣的时刻,即在釜山差点当众处决克劳,但这并非他角色曲线的主要构成,很快便被扼制。而最后担当起责任、向世界分享资源、救助同胞的立场,代表角色则是娜吉雅。特查拉在不同角色的影响和对照下,通过发现父亲杀害叔叔的真相+对埃里克的同理心+对先祖传统的否定+娜吉雅的影响,最终到达仁慈而不软弱、坚毅而不冷漠、进取而不极端的担当境界。他将利刃刺入埃里克的心脏,也告诉他“maybe we can still cure you”。
穿插在故事中间的两对父子情节形成了画面和表意上的双重对比:特查卡对特查拉的教育应该是慈爱的——这也解释了特查拉的秉性和当他得知父亲(影片里似乎也有暗示他联想到先祖犯过相同性质的错误)为了保守秘密不惜杀死亲弟时的崩溃——特查卡认为自己没让儿子做好父亲离去的准备(心不够冷)而感到失职;亲王尼布乔和埃里克之间的相处和教育模式电影中虽没有展现,但观众应该能从埃里克在贫困社区打篮球、住在狭小公寓、与父亲对话时冷静的语气等描绘以及通篇没出现母亲的设定里感受到埃里克与父亲生活的困顿,映照一种严厉的培养模式——或许埃里克从小就学会了现实和独立,正如影片最后那些看到飞船的第一反应是砸了卖钱的小孩儿们——而最终尼布乔却因为埃里克并不感念父亲的离去(心不够热)而感到失职。
特查拉幸福地拥有安稳富足的成长环境,完整的家庭,仁爱的父母、妹妹、女友、将军和人民;而埃里克,因为特查卡,拥有的是悲惨的童年与自始至终的孤苦,没有母亲,父亲早死,连“詹姆斯叔叔”都是背叛父亲的间谍,陪伴他的只有象征千万死尸的满身疤痕。残酷的成长处境锻造了他坚冰般的心,因此他可以毫不迟疑地向情人开枪,见到父亲灵魂时也不愿流露出软弱,直到最后,想要建立日不落帝国的他在弥留之际才终于开口请求哥哥带自己看看父亲说过的世上最美的夕阳。

电影没做好的地方是:(1)埃里克的成长经历只是借罗斯之口简略介绍,使我直观上觉得埃里克报父仇夺王位和领导黑人征服世界两个目的之间存在严重割裂。如果能将他因父亲死亡受到的孤苦,因成长过程中遭受歧视感到的愤怒,和从侵略性战争中习得的残忍暴虐这三个一脉相承层层递进的背景故事多花篇幅讲述,便更能让观众理解为何他不仅与白人世界为敌,却也不怜悯黑人同胞臣民。(2)剪掉了瓦卡比和将军之间的一大段戏份,据说这是一段非常棒的戏(导演初剪版4小时,想来还删掉了很多其他角色间的互动戏份),而我也感觉犀牛舔奥克耶脸颊、奥克耶说为了瓦坎达会毫无疑问杀掉瓦卡比那段戏应该是有与之照应的先前段落的,结果成片效果成了瓦卡比和犀牛被女主人降服,结尾大战结束得仓促而荒诞。从其他情节的设计上能感到本片的剧本结构很完整,前面设置的hook在后面一定会有呼应,一如特查拉先前对姆巴库的仁慈换来了姆巴库对他的报答,所以我很期待蓝光版附带的删除片段来验证我的猜测。

当然,不同“治国理念”的对抗确实没在影片中得到充分挖掘、思辩和延展,毕竟在MCU的故事主干下,《黑豹》是没有足够空间叙述长篇史诗的,这种绑缚最典型的例子便是雷神系列里无法呈现雷神作为凡人医生的岁月,因此无法有力解释雷神为何一夜之间成长升华而且还无比钟爱地球。同时,影片中提出的三种立场之间真的有可辩性吗?对外侵略自然是错的,不用验证;隐身遁世已经被瓦坎达的历史证明是安全稳妥的;至于开放分享,虽然作为观众的我认为这只可能给瓦坎达带来灾祸,但在MCU里,还没等到美国觊觎染指,瓦坎达就已经被无限之战的战火烧的生灵涂炭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黑豹的更多影评

推荐黑豹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