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来闯入者视角下的日本中产家庭困境

JaneDecember
2018-03-1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借由外来闯入者,暴露中产阶级家庭的矛盾和困境,是日本影视作品中反复出现的母题。最为经典的电影之一莫过于森田芳光上世纪80年代拍摄的《家族游戏》,而去年夏季日剧《猪笼草之梦》依然延续着30多年前的主题,只不过这次这个“闯入者”不再是家族游戏中家教的“上帝”形象,女主未芙由在故事的前三分之四始终是需要这个富裕家庭帮助的人。直到最后一集女主终于完成了从有求于这个家庭到家庭的拯救者的转变。

在乡下长大的未芙由,一夜之间由于母亲病逝,小三带着孩子进门而被原生家庭扫地出门。遗产也被侵占的她只得投靠母亲在东京的亲戚鹿岛田尚子。鹿岛田家世代富裕,未芙由来到这个家庭时,两栋漂亮的洋房里住着五个人:在大商社任职的父亲,全职太太尚子,在名牌大学读书的长男隆平,在私立中学就读的长女美绪,和笼罩在四口之家上的阴影:祖母鹿岛田久子。

本剧通过未芙由想要留在鹿岛田家这条明线带出鹿岛家内部问题的暗线,随着未芙由的依靠对象不断转变:鹿岛家的“主妇尚子——‘一家之主’雄太郎——实际掌权者久子——长男隆平”,观众也随着她不断深入看到鹿岛田家的问题,直到最后发现这个家庭“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直指当代日本中产阶级困境。


未芙由到来的时候,鹿岛田夫妇已经貌合神离,双双出轨。尚子对未芙由的到来十分高兴,但没有经济收入的她在这个家庭没有任何地位可言。很快未芙由就发现尚子虽然看似热心和善良,实际上只是因为在这个家里第一次有人尊重她而感到高兴,自顾不暇的她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帮助未芙由。她面对自己在家的边缘处境采用了消极抵抗:看似顺从丈夫实际上也只是马虎的应对家事,对儿女不上心,做志愿者活动时一边享受和年下男的暧昧一边又假装不知情。

于是未芙由的目标转向了尚子的老公,这个家庭的经济支柱。依附于这位“一家之主”,未芙由在这个家里站住了脚。雄太郎在大商社工作,在家以“一家之主”自居,然而既不尊重妻子也从不过问儿女的教育问题。他的婚姻和工作由于他的出轨和挪用公款事实上早已岌岌可危,但直到他惹怒了母亲久子导致这些问题曝光,这个家庭的其他人包括未芙由都没有意识到所谓的顶梁柱根本靠不住。

未芙由最后找到的靠山是这个家庭的实际掌权者鹿岛田久子:雄太郎的母亲,也是尚子的婆婆,隆平和美绪的祖母。到这里我们已经接近了鹿岛田家危机的真正源头。鹿岛田家的家产在久子名下,甚至对雄太郎的上司她都有一定影响力。而这些权力来自于她的丈夫,也就是隆平和美绪的祖父。鹿岛田家的家业由这位已经去世的祖父奠定,日本二战后经济高速发展依靠的正是祖辈这一代人。父辈从祖辈那里接过了昭和年代的遗产,经历了泡沫经济的尾声和破灭。看似“一家之主”的雄太郎不过是在“吃老本”,而且工作上毫无建树,家庭也经营的一塌糊涂。因此未芙由在发现他靠不住之后选择依靠实际掌权者久子。

从这里开始主线发生质变,久子和未芙由是相互选择的。鹿岛田久子彻底放弃了对父辈的希望,将尚子夫妇赶出家门,接管了对平成一代的控制权。她首先将长女送出国读书,然后长男隆平——鹿岛田家的继承人——在她的要求下准备考公务员。未芙由最终以隆平的未婚妻身份真正加入了鹿岛田家。久子看中了未芙由的能力和品质,相信她能够帮助隆平——帮助鹿岛田家延续辉煌。

直到最后一集之前我们看到的都是一个强悍的鹿岛田家实际掌权人,和一个一心想要依附于鹿岛田家的乡下女孩。但本剧没有停留于此。在最后一集我们看到了久子的脆弱——她毕竟已经年老,鹿岛田家必须依靠年轻一代:隆平和未芙由。(按照传统观念长女美绪是不能继承家业的而且剧中的美绪也实在是扶不上墙的烂泥。)然而看似鹿岛田家唯一的“正常人”隆平,实际上性格软弱也没有什么能力。联想日本社会,昭和的荣光之后,平成年代的年轻人成为“无欲望”的一代,泡沫经济破灭之后,日本社会高度发达但经济长期停滞,因此大多日本年轻人抱着“努力了也没有什么回报,不努力也还过得不错”的信念生活。鹿岛田家在昭和年代积累了的资本经历了父辈的挥霍到年轻一代手里本来也所剩无几。要振兴鹿岛田家,需要很强的野心和能力,这两种东西未芙由有,因此久子选择了她,然而隆平身上并没有。祖母久子肩负着延续鹿岛田家辉煌的使命,从雄太郎到隆平,却都不足以成为鹿岛田家的顶梁柱。这是她的悲哀,也是鹿岛田家的悲哀。

“我选择留在这个家,只是因为可怜你。……逃离了这个家的尚子阿姨很幸福,但你们逃不掉。……你是守护这个家至今的人,我只是后来入手,你觉得谁更狠?”

这是未芙由在本剧最后对久子说的话。鹿岛田家的衰落几乎是必然,折射出的也是从昭和到平成日本社会的变迁。而本剧从女性视角出发,最后给这个无解的问题留下的一线生机也恰恰是这个家庭的女性。尚子和丈夫离婚,和普通人结婚,逃离了鹿岛田家的她经济上虽然大不如从前,但却很幸福。这种态度和“无欲望的一代”事实上有着共同之处,他们不改变现实问题,而改变自己对待现实的态度。女主未芙由却选择留在鹿岛田家,并准备以此为跳板随时到更好的地方去。Fight or flight,未芙由选择了前者。鹿岛田家的衰落反映了日本中产家庭的困境,处于中心位置的男性不可避免的随之走下坡路,而女性由于所处的边缘位置却有了更多的可能。是被拖下水还是利用边缘位置完成反击?至少在《猪笼草之梦》的结尾处,未芙由还保持着胜利者的姿态,她成功的完成了从底层到中产阶级的跨越,然而再往上呢,她的野心和能力还有用武之地吗?

本篇影评同样发表在个人公众号“十二月的影音杂谈”上,欢迎关注。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猪笼草之梦的更多剧评

推荐猪笼草之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