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桑——心素如简,人淡如菊。

芒果柠檬甜又酸
2018-03-12 15:42:33

特别好看。民国里的女子总是那么美丽温婉,安静优雅,如静琬、秦桑,都是一样明眸皓齿、清雅如兰的闺阁淑女。表面弱不禁风,实则外柔内刚,自有主张。 秦桑是个淡然的女子,从容淡定,孤高脱俗,温柔坚韧,大气独立,比之静琬少了份热烈,多了份安逸。她就像菊花一样,傲骨隐逸,高洁淡雅。 秦桑虽然知道易连恺和嫡出的大哥、二哥貌合神离,素来有点格格不入,但也只是认为是嫡庶之分,并不知道他们三兄弟之间早就势成水火,不共戴天。易连恺一直把她保护得很好,从来不让她掺和到他们兄弟之间的争斗中来,所以秦桑虽然聪慧,对易家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还是一无所知,即便置身其中,她还是触摸不到问题的核心。连易家那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谨守着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旧式女子的大少奶奶对他们兄弟之间的明争暗斗都心知肚明,可秦桑这样读过新式大学的的女子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秦桑是受过新式教育的新派女子,原本是个自由洒脱的学生,也曾一腔热血上街游行,去抗议内阁的丧权辱国。两年婚姻,她像笼中鸟一样被禁锢在三少奶奶的名分中,原本活泼开朗的俏丽少女,变成了抑郁的旧式少奶奶。 在秦桑的眼里,易连恺就是一个整天寻花问柳,不务正业,脾气暴躁的公子哥。当初家

...
显示全文

特别好看。民国里的女子总是那么美丽温婉,安静优雅,如静琬、秦桑,都是一样明眸皓齿、清雅如兰的闺阁淑女。表面弱不禁风,实则外柔内刚,自有主张。 秦桑是个淡然的女子,从容淡定,孤高脱俗,温柔坚韧,大气独立,比之静琬少了份热烈,多了份安逸。她就像菊花一样,傲骨隐逸,高洁淡雅。 秦桑虽然知道易连恺和嫡出的大哥、二哥貌合神离,素来有点格格不入,但也只是认为是嫡庶之分,并不知道他们三兄弟之间早就势成水火,不共戴天。易连恺一直把她保护得很好,从来不让她掺和到他们兄弟之间的争斗中来,所以秦桑虽然聪慧,对易家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还是一无所知,即便置身其中,她还是触摸不到问题的核心。连易家那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谨守着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旧式女子的大少奶奶对他们兄弟之间的明争暗斗都心知肚明,可秦桑这样读过新式大学的的女子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秦桑是受过新式教育的新派女子,原本是个自由洒脱的学生,也曾一腔热血上街游行,去抗议内阁的丧权辱国。两年婚姻,她像笼中鸟一样被禁锢在三少奶奶的名分中,原本活泼开朗的俏丽少女,变成了抑郁的旧式少奶奶。 在秦桑的眼里,易连恺就是一个整天寻花问柳,不务正业,脾气暴躁的公子哥。当初家逢巨变,她无法抛下年迈的父亲才被迫嫁了易连恺,她对易连恺没有多少期待,只求清清静静地过自己的日子。 她是真的不爱易连恺,嫁给他两年,从未试图去了解他,没存心讨好过他,也没有想过改善他们的夫妻关系,和他一直同床异梦,对他的风流韵事不闻不问,甚至连两个人共同的孩子都不要。一个女人愿意给一个男人生孩子,不一定是爱他,但不愿意给他生孩子,肯定是不爱他。 即便易连恺带了闵红玉回家给秦桑难堪,她也不管,将自己整日关在睡房里,图个眼不见为净。即便易连恺因为闵红玉打了秦桑一耳光、踹了秦桑一脚,并且对秦桑破口大骂,秦桑也不伤心,更没有哭,只是恶心自己落到这样的泥淖里来。 秦桑看起来柔弱,实际上坚强勇敢,不屈不挠。当秦桑孤身回到符远的易宅,被易连慎和易家女眷囚禁在一起,四小姐晓蓉病了,她傲骨铮铮,义愤填膺地怒斥:“告诉易连慎,四小姐病了,是他自己的亲妹子,他便再没人性,也不能看着亲妹子病死!他已经气死了老的,难道还想逼死小的?我知道他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不过他若不把我们这满屋子的女人全杀光了,但凡我们这些女人有一个活着,绝不会轻饶过他!”秦桑用这样的激将法让易连慎中计,易连 慎派来一名马弁引着孙大夫来给晓蓉看病。她先是诱敌深入,然后随机应变,打昏了马弁,捆了孙大夫,镇定自若地移花接木,和四姨娘装扮成他们的样子瞒天过海,准备金蝉脱壳。当她被易连慎撞见了,先是举枪威胁,发现行不通就服软,装可怜,赔礼道歉。就像易连慎形容的那样“你真是我见过的女人中,一等一能干,一等一胆大,也是一等一有勇有谋。”“装起可怜来是真可怜,胆子大起来呢,却连杀人放火都不怕。” 秦桑深明大义,当她得知易连恺要将军港租借给日本人,为了民族大义,她会义正言辞地指责,狠狠给他一巴掌,痛斥他“卖国”,强烈要求离婚;当潘健迟请她帮忙查看李重年发给易连恺的那份电报,因为她觉得潘健迟做的事是对的,所以她会打开易连恺的公文包,翻出译码本,然后借机告诉潘健迟。但是当潘健迟计划除掉慕容沣,她不愿看到挑起战祸、百姓受苦,也会断然拒绝帮助他。这是秦桑做人的底线。 在姚家看戏时,其他人都清楚台上的戏子是她丈夫的情人,秦桑却浑然不知,蒙在鼓里,当易连恺来时借口头疼把秦桑带回家,是因为知道秦桑不爱看京戏、不愿意招待一帮女眷,秦桑心里还是感激的。可是,第二天,当她从姚雨屏口中得知昨日台上的花旦是丈夫的情人闵红玉,在她看来,易连恺特地到姚家来来一趟将自己带走,是省得别人看笑话,而不是像他所说的是因为秦桑不爱应酬才找借口先行离开。在旁人眼里,自己成了活生生的笑话。 得知此事,她心里还是难过的,为什么难过?这阵子易连恺待她格外的温存,所以秦桑对他的态度多少有些改变,觉得他不是那么难以相处,日子还是可以过下去的,对她和易连恺的婚姻还抱有一点希望。可发生了这件让她难堪的事,就把她这段日子和昨天对易连恺的那些好印象全部抹杀了,彻底打击到了秦桑原本已经敞开的心门,秦桑觉得自己是自欺欺人,这才是易连恺浪荡的本性。这样的人,自己是不能托付终身的!然后,她对易连恺就格外的不耐烦,又开始不给他好脸色看,不搭理他,回家后反锁房门把他赶下楼,两个人又开始闹起来。 秦桑和易连恺是患难见真情。当秦桑得知易连恺受伤住院,她担心不已,不顾自己怀有身孕连夜去医院探望,看到易连恺的憔悴虚弱的病态,看到他重伤在身还困难地对她笑,她会心酸落泪地埋怨:“你还笑,好好的一个人出去,现在这个样子……”,她是这样由衷地心疼他受的伤害。 易连恺受重伤,百密一疏被大哥易连怡囚禁在医院,是他们之间的转折。秦桑尽心尽力地照顾他,和他患难与共,知道了他生母之死的真相和他的胸怀大志,尽释前嫌,她开始理解易连恺的苦衷,怜惜他不为人知的遭遇。当她做噩梦,梦到易连恺活不成了,醒来后听着他心跳之声才能安稳入睡。 当秦桑被易连怡囚在老宅,发现二少奶奶匣子里的地契,还有那条手绢,心里肯定百感交集。她不仅知道了易连恺和二嫂、闵红玉之间的纠葛,还发现了易连恺对自己的一片真心。当她发现易连恺就是当年的那个男孩,也知道了易连恺对她的款款深情。 其实,秦桑未必不清楚易连恺是爱她的,只要自己主动示好,易连恺就会上心;但是易连恺的风流韵事让她逃避自己的感情,直到发现了燕云的手帕,才不得不面对,不得不承认,易连恺一直深爱自己。 当她逃脱易连怡的控制,躲到闵红玉的家中,闵红玉问她为什么不往西北去和易连恺夫妻团圆,秦桑回答:“他有他的大事要做,我何必去耽搁他。”此时,秦桑已经知道自己是易连恺的软肋,所以不想威胁他的大业。 秦桑被劫到西北,见到易连恺,流泪哭着说:“船都已经出了符远城,我原以为,再也见不着你了。”而易连恺向她坦白是自己拆散了秦桑和郦望平、把她们家的田全充作军屯、叫人骗了她父亲导致她家的生意一败涂地,还知道潘健迟就是她的初恋情人,更知道潘健迟报的是什么夺妻之恨,把自己之前隐藏起来的真相完全展现给秦桑,不再顾虑他们之间的夫妻情分,也不再想留住秦桑。秦桑本该痛恨他,但她已经恨不起来了。她害怕易连恺会离她而去,不然也不会要和易连恺在一起,不肯分开。 易连恺故意说自己杀了郦望平,只是想知道如果他们两个人同时处于危险之中,秦桑到底会救谁。在他看来,秦桑是不会救他了。易连恺实在太低估自己在秦桑心里的分量了。秦桑会生气,并不是因为有多在乎郦望平,而是因为易连恺把人命轻贱得像蝼蚁一样,更是怀疑易连恺在欺骗她。郦望平在秦桑心里早就不是当年两情相悦的有情人,而是人各有志的陌生人,郦望平只是她过去相识的朋友,易连恺才是她托付一生的丈夫,孰轻孰重,秦桑还是分得清楚的。 秦桑心里很明白,易连恺明明可以把自己留下,却还冒着危险前来见她,是对自己情深意重。她已经意识到形势的危急,希望易连恺能对自己说实话,和他患难与共,生死相随。 易连恺决绝地摔碎了她手上的那对玉镯,摔得粉身碎骨,对她说:“你我夫妻恩断义绝,有如此镯。” 秦桑的眼泪终于掉下来,一滴一滴落在地上。这次,她终于为易连恺落泪了。 当城楼上有人开枪打下了她一只耳环,那一枪令得她心里终于生出寒意。秦桑终于明白易连恺的处境有多危险,他曾经答应过她再不会抛下自己,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绝不会如此。如果易连恺不是快死了,绝不会叫郦望平来的。如果不是郦望平打昏了秦桑,她即便送死也会回去。 秦桑一直觉得不以为然,对这段婚姻、这段感情,从来都是不以为然。因为她不喜欢,因为她不想要,连带易连恺这个人,她都觉得可有可无。可是她一直是知道的,只要她肯,他总会接纳,就像她知道,哪怕她的心去了千山万水之外,而他就在原地等她。这是她本来笃定的事情,她为什么这么笃定?是谁给了她这份自信? 最后一面,易连恺没有说出“我爱你”,秦桑也没有说出心里真正想要说的话。直到生离死别,秦桑才明白,原来易连恺是那样爱着自己,自己也是那样爱着他,可自己一直都没发现。 秦桑是什么时候爱上易连恺的?她和易连恺在一起时,从没想过认真去了解他,等到离开他后,才发现原来自己不能没有他,他已经一点一点走进了她的心里,完全占据了自己的心。她对易连恺的感情后知后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对易连恺动了情,在最后诀别时,才真正明白自己的心意。 秦桑最后肯定是爱上易连恺了,也明白兰坡是那么深刻地爱着她,只是已经太晚了,这份感情易连恺永远都不会知道了。在秦桑爱上了易连恺之后,他却永远离开了秦桑。 回到昌邺,当她打开二少奶奶的沉香木蝴蝶匣子的暗盒,除了闵红玉的那张房契,还有那条叠得整整齐齐的手绢,那件她早就忘了的小事又重新想起。七八岁时,她拿那条手绢替一个不肯打针的男孩包伤口,知道他没有母亲安慰,轻声细语地告诉他:“小哥哥,你别这样,弄疼了自己,你妈妈假若知道,心里也不好过。”那时候那个男孩问过她的名字,她说我叫秦桑,秦桑低绿枝。他把自己的水果糖给她,说:“这块糖给你吃,我叫易连恺。”幼时的邂逅成就了他们日后的缘分。隔了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么久,那个男孩一直没忘记她,可她早就忘了那个人。 《后记》中写道“秦桑还等待着易连恺,她到底会不会知道,镇寒关楼上那纵身一跃,自己已经永远等不到那个人。”是的,秦桑已经永远都等不到易连恺了,但是她还是会用一生来等待他的归来,易连恺值得秦桑等一辈子。还好,秦桑还有他们的孩子,她一定会把孩子生下来的,这是他们爱情最好的证明,也是她等待的希望。 秦桑名字的由来,“秦桑低绿枝”出自李白的《春思》,全诗内容:“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春风不相识,何事入罗帏?”此诗写一位出征军人的妻子在明媚的春日里对丈夫梦绕魂牵的思念,表现思妇的思边之苦及其对爱情的坚贞。这也是秦桑后半生的写照,她会一直等下去。 《迷雾围城》才是真正的来不及说我爱你,不论是易连恺还是秦桑,明明爱着对方,却始终没有表明心迹。即便易连恺和秦桑无法白头偕老,但他们有过那段刻骨铭心的感情,也已不负此生。 曾有人爱过,真好。

20
8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5)

添加回应

人生若如初相见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生若如初相见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