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连恺——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在。

是滑稽呀哈哈哈
2018-03-12 15:39:59

在匪我思存的书里,除了莫绍谦,我最爱易连恺,他是除了禽兽外唯一一个爱美人胜过爱江山的男人。像阮正东、纪南方、雷宇峥这些现代的男主角,我不否认他们也爱女主角,但如果事业和爱情只能选择其一,他们会为了爱人舍弃江山吗?那是因为没有出现要二选一的情况,所以他们的爱情才能纯粹。一旦涉及到身家利益,不过又多了几个易志维和慕容沣罢了,像莫绍谦和易连恺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少了。 在那个荒烟蔓草的年代,权势江山没有给爱情一席之地,可是易连恺把他的整个人生都给了爱情。 易连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是面如冠玉、气宇不凡的翩翩公子,他是风流倜傥、放浪不羁的情场浪子,他是飞扬跋扈、桀骜不驯的纨绔子弟,他是阴险狡诈、工于心计的大帅之子,他是亦正亦邪、捉摸不透的世家公子,他是幼年失恃、身世凄凉的可怜庶子,他还是一往情深、至死不渝的痴情种子。 闵红玉曾经这样形容过他“这个人不过二十余岁,又是世家出身,可是论到心狠手辣,简直无人能出其左右”,就非常清晰地指出了易连恺的性格特点,但也指只是指出了他性格特点的一半,而非全部。他确实心狠手辣,对谁都下得了手,却唯独对秦桑心软。易连恺对他的敌人都是冷酷无情,可是对他在乎的亲人和爱人都是爱护有加。 易连恺是江左巡阅使易继培的第三位公子,表面上玩世不恭,纸醉金迷,实际上满腹心思,最会算计,薄情寡义,深不可测。 他一出场就是一个胡作非为、不务正业的花花公子,流连于脂粉丛中,游戏于风月场里。妻子秦桑大病一场,他连看都不曾回来看一眼,可见为人凉薄。 第一次看出易连恺的心机和城府,是惊马的事。 他们去山里打猎,易连恺骑了宋副官的马,结果那匹马突然受惊狂奔,幸亏潘健迟拼命拉住了辔头,他才没有受伤。易连恺命人卸了鞍子,才发现了马鞍底下竖着数十根银光闪闪的细针。旁人只以为是宋副官下的手或者是有人想谋害易连恺顺便陷害宋副官,让他当替罪羊。从晚上易连恺和潘健迟的一番谈话才明白里面的各种玄机。 原来,惊马之事不过是易连恺自导自演的一出苦肉计,而宋副官正是易连慎安排的潜伏在他身边的卧底。即便潘健迟今日不救易连恺,他也不过狠狠摔上一跤,绝不会有性命之忧。易连恺摔得越狠,易继培就越心疼,潘健迟拉住惊马,只怕还耽搁了易连恺这绝妙的苦肉计。 易连恺这出计滴水不漏,易连慎即便日后知道了,也无可奈何。高督军家的少爷高绍轩当时正陪着他,是绝好的人证, 证明宋副官确实心存不轨,暗算自己。事后,他把宋副官杀人灭口,伪装成畏罪自杀,顺便给易连慎栽赃,让易大帅认为宋副官是事情败露后,被老二灭口。易连恺此计一箭双雕,既除去了易连慎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又让大帅对老二的所作所为不满。 第二次看出易连恺的胆识和谋略,是易连慎在符远起事,他顺利躲过并且绝地反击的事。 中秋节,易连恺带着情人闵红玉一起回家,在火车上,他借故打了秦桑一巴掌并且踹了她一脚,彻底撕破脸,然后带着闵红玉下车扬长而去,让秦桑独自回了符远老家。 原来,在易家老宅里,因为易继培突然提出要免去易连慎在军中的一切职务,易连慎带着实枪荷弹的卫队闯进来兵谏,易继培被气得中风,易连慎趁机篡权,软禁了符远的几位旅长和家里的女眷,秦桑回来后也被关了起来,幸亏易连恺半道下车才幸免于难。 易连慎替秦桑办的洗尘宴,借易连慎之口,再次点出了易连恺的深藏不露,也指出了易连恺对秦桑的一片真心。 当初,易连恺和秦桑的婚事并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是易继培逼着易连恺娶的秦桑,而是易连恺倾心于秦桑,派人上门提亲可是被拒,才出此下策设计秦家的钱庄倒闭、征用田地作军屯,把秦家的生意搞得一败涂地,因此秦桑才会退学回家,被严父所逼嫁给易连恺。 外人都以为是秦桑高攀了易家,却不知是易连恺处心积虑才娶到了心上人。凭易家在江北的地位和易连恺的身份,易连恺完全可以娶对他事业有帮助的家世显赫、背景雄厚的名门千金,就像慕容沣娶程谨之一样来争取她娘家的势力,可他却偏偏娶了只是出身商贾之家、而且心中另有他人的秦桑。秦桑只是个一般的富家千金,她不但不会对他的前程有任何帮助,在关键时刻还会拖累他。但是,即便秦桑会成为易连恺的拖累,易连恺也心甘情愿让秦桑拖累他。如易连慎所说“他倒是真喜欢你,就是喜欢得有点昏了头。” 易连慎更指出了易连恺之所以半道下车,让秦桑独自回来,正是为了保全秦桑。秦桑一个人回来,易连慎不会拿她怎么样;而易连恺却要单枪匹马上西北去说服一众叔伯将领,稍有不慎就会丧命,他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不愿意再拖上秦桑。如果事成,他可以发兵南下围困符远,易连慎更不敢对秦桑不利,肯定要留着秦桑和易连恺谈判;如果事败,他独自死于乱军之中。他这样煞费苦心地替秦桑考虑周全,但是秦桑未必能体谅易连恺的一片苦心。 从他之后的酒后真言才知道,原来易连恺那天在火车上打了秦桑一巴掌,心里好生难过,也曾经犹豫过不顾生死带秦桑一块下车。但当他闯到西北大营去的时候,又觉得侥幸,没有带上秦桑。如果自己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死在乱军之中,秦桑也不会太伤心。因为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他打了秦桑一巴掌,还踹了秦桑一脚,秦桑想起这些事来,一定就不会觉得太伤心了。看到此处,我不禁觉得这个男人的心真细腻,连这些细微的地方都替秦桑考虑到了。 其实,易连恺和秦桑的价值观是有差异的。秦桑认为,如果易连恺真的喜欢她,一定会留自己在他身边,宁可自己陪着他一齐死;而不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他如果要一件东西而到不了手,宁可毁之弃之。他放自己独自回来,不过是烟幕弹而己。在男人眼里,从来只有天下,只有大事,她不过区区一介妇人,无足轻重,不会被人放在心上。易连恺不会为了她放弃三千里江山如画。 秦桑和童雪一样,特别有自知之明,她们太低估了自己在易连恺和莫绍谦心里的地位,而傅圣歆和尹静琬一样,又太高估了自己在易志维和慕容沣心里的地位。 匪大对易连恺和莫绍谦都是采用了欲扬先抑的手法,先把他们坏的地方毫不犹豫地揭露出来,再慢慢把他们身上好的地方写出来;而对易志维和慕容沣采用了相反的手法,先写好的地方,再把坏的对方淋漓尽致地写出来。一个是由坏到好,从地狱到天堂;一个是由好到坏,从天堂到地狱。这么鲜明的对比,巨大的落差,自然会对人物的感想不同。 而且,作者写易志维和慕容沣的好时,我们都认为他们会为了爱人放弃,易志维会放弃仇恨,慕容沣会放弃天下,抱有很大的期望,但是他们没有;作者写易连恺和莫绍谦的坏时,我们都认为他们不会为了爱人放弃,易连恺不会放弃天下,莫绍谦不会放弃仇恨,没有抱有什么期望,但是他们放弃了,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 其实,易连恺心里什么都清楚,他知道秦桑每次主动来找他都有目的,知道他的副官潘健迟是秦桑的初恋情人,甚至知道秦桑动过他的公文包,但是他从来都没有点破,更加没有挑明过。秦桑总是以为他不知道,但是,像易连恺这样心思细腻,观察入微的人怎么会发现不了呢? 当秦桑再次怀孕,易连恺严词警告她不要再和去年一样做同样的事情,原来他早就知道秦桑去年怀孕却打胎的事情。这也是秦桑去年大病一场,易连恺不肯回家的原因。易连恺是非常在乎秦桑和那个孩子的,当他得知秦桑怀孕,是希望秦桑来跟他说的,谁知没有等来喜讯,却盼来了噩耗。秦桑不但没有告知他怀孕的事,反而偷偷去医院,吃了那样伤天害理的一副药,硬把三个月大的孩子打下来,回来还推说是病了。 这次秦桑怀孕,易连恺坚决要求秦桑把孩子生下来,先是威胁恐吓地怒斥,再是低声下气地乞求。他不要姨太太的孩子,只要秦桑的孩子,他自己就是姨太太养的,已经够可怜了,所以他的孩子不要姨太太养。他这样卑微失态,都是因为爱惨了秦桑。 判断一个男人是否爱一个女人,不是看对她好的时候有多好,而是看对她不好的时候,有多不好。秦桑擅自做主把他们的孩子给打了,易连恺即便怒火中烧,痛心疾首,也没有找秦桑兴师问罪,大发雷霆,只是大半年都不回家,他不想看见秦桑,是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对秦桑发火动手,甚至杀了秦桑。 易连恺和秦桑之间感情最大的转折是那次的刺杀。 当易连恺被刺客刺伤、伤势严重躺在医院里,反而被大哥易连怡囚禁。在此危难之际,他抚摸着秦桑手上那对原是他母亲的翠玉镯子,才对秦桑诉说了多年的隐痛。掀开那些撕心裂肺的过往,我们才发现在易连恺冷酷无情的外表下的孤苦和悲痛,原来,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年幼丧母、孤独脆弱的可怜孩子。 他虽然是易继培的儿子,但他是庶出,八岁时生母三姨太云氏又被正房太太迫害而死。 大太太是易继培的原配夫人,也有两个儿子,但早已年老色衰,与丈夫的夫妻情分也所剩无几了。而三姨太年轻貌美,生有一子,深得易继培的宠爱,如果三姨太再多生几个儿子,她还拿什么资本和三姨太争宠和争权呢?府中还能有自己的位置吗?三姨太因此被大太太所忌惮,所以在三姨太威胁到自己地位之前,大太太才会先下手铲除她。趁着大帅当时因为公事还在沧河大营里,不在家中,大太太陷害三姨太和远房表弟私通。虽然是大太太指使的,但她做得滴水不漏,不等易继培回来,那个表舅就莫名其妙病死在狱中,死无对证。等易继培回来了,这件事已经成了一桩说不清道不明的糊涂事。 不得不承认,大太太的心机和手段都厉害,一出手就把三姨太打得无还手之力,彻底戳到了她的罩门。三姨太云氏是个名副其实的侯门千金,后来家道中落,才嫁给易继培为侧室。她出身旗下大家,平生最重声誉,她的自尊和骄傲受不了这种不白之冤,虽然易继培没有责备她,但她视作奇耻大辱,从此后就不再同丈夫讲话了,也因此终日抑郁难解,不到半年就一病不起。她生病的时候,易继培数次想来看她,可是都被她命人拦在房外。最后竟然抑郁至死,临死前也不肯见丈夫一面。 三姨太病到最后都不肯见丈夫最后一面,并不是跟汉朝的李夫人一般自惜容貌,害怕他将来不肯看顾儿子,而是不肯原谅他。只因为他当初接到范先生的急电,若是立即赶回来或者立时命人将那表舅押到沧河去,就不至于死无对证,让自己蒙受这样的冤枉。她一生刚烈要强,却被人构陷污于名节,活活被气死,将她逼死的,正是那位大太太。 她死的时候,易继培倒是痛哭了一场,可是不过半年,又娶了四姨太。当易连恺看到父亲他娶四姨太的时满面笑容的样子,就在心里想,“我这辈子,绝不娶姨太太。 易连恺给秦桑的是妻子的名分,除了秦桑,他不会让其他女人生下他的孩子。这是对秦桑、也是对他自己的尊重。易连恺说绝不纳妾,并非是易家家规严谨,禁止纳妾,即便易家允许纳妾,他也不会再娶什么姨太太、如夫人。他的母亲就是姨太太,结果被陷害含冤而亡;他是姨太太生的孩子,过得小心翼翼,委曲求全,其中酸楚只有他自己明白,他不愿意让孩子再受自己受过的罪。 在他还没有学会爱的时候,就先学会了恨,这是多么可悲的事情。自此,仇恨的种子就埋在了易连恺的心里,并且逐渐成长。小小年纪他就失去了母亲,孤身一人在那个危机四伏的大家庭里艰难地存活了下来。 易连恺是庶出之子,母亲早逝,势单力薄,没有亲人可以依赖,他只能依靠自己。他要生存,要报仇,提防每一个人,只能装糊涂,明明是生子当如孙仲谋,偏偏装成扶不起的阿斗,装得那么像,骗过了父亲和兄长,也骗过了秦桑,即便是在秦桑面前都不曾卸下自己的伪装。表面上一副花天酒地、不学无术的样子,实则为了掩人耳目,韬光养晦,这不仅是他自保的本事,还是他生存的需要。 潘健迟转告了易连恺对秦桑的话“此生能够与夫人相识相知,乃是最不悔之事,将来不论世事如何,却也是值得了。”这段话是潘健迟编造出来的,还是易连恺的真情流露呢? 易连怡以秦桑为要挟,逼着易连恺去西北找易连慎,想借刀杀人。闵红玉通风报信,告诉了易连慎他的行踪,导致易连恺一进西北就被发现,被易连慎扣在了镇寒关。他被易连慎严刑拷打,都没有说出信物的下落。 闵红玉说过潘健迟不能成大事,因为他有意中人,有所羁绊,行事的时候未免缚手缚脚,顾忌良多。做大事的人,不能有儿女私情,婆婆妈妈柔情蜜意,迟早会坏事。所以她不能与潘健迟共事,潘健迟也成不了大事。不仅是潘健迟,易连恺也是如此,因为他心系秦桑,所以他也成不了大事。成大事者往往都是心狠手辣,没有弱点的。 当易连恺已经逃出镇寒关,得知秦桑在那里,他举着枪对着闵红玉一字一句地说:“我敢打保票,秦桑若是少一根头发,你就少一根头发,她若是少了一根指头,你就少一根指头。她若是送了命,你也不用活了,正好替她陪葬。”连闵红玉都不禁反问:“她到底有哪里好,迷得你这般神魂颠倒,连命都不要了?”是呀,秦桑有哪里好,值得易连恺如此深爱?爱到可以舍弃三千里江山如画,爱到可以舍弃自己的身家性命?可易连恺就是爱秦桑,死心塌地,无可救药。明明已经离开易连慎的龙潭虎穴,可以东山再起,但是得知秦桑在那里,主动放弃了唯一的机会。离了镇寒关,行不到三百里,又折返回来,只为了他心心念念的秦桑。如果易连恺真的抛下秦桑一个人走了,那他就是另一个慕容六少,而非易三少了。慕容沣为了天下牺牲了尹静琬,易连恺却为了秦桑放弃了天下。 易连恺重逢秦桑,却对妻子说出所有真相,再无半分隐瞒之意,甚至动手狠狠给了秦桑一巴掌,摔碎了他母亲留下的那对翠玉镯子,对秦桑说:“你我夫妻恩断义绝,有如此镯。” 当他毅然跳下镇寒关,想起刚才摔碎了玉镯,秦桑冰凉的手指、仓皇的眼神,看见了秦桑的伤心,他到倒宁可她并不伤心,当镯子摔得粉身碎骨的时候,他就想过,有那一刻,值得了。他最后一点残存的意识是:下雪了,不知道秦桑会不会觉得冷。这个男人,临死之前想到的还是秦桑的感受。 结尾处,二嫂燕云盒子里的手帕揭开了那段陈年往事,她的那张短笺上写着:“三哥,手绢没有了,你大发雷霆,连你乳母张妈你都驱到乡下去了。我那时候就下定决心,绝不将这条手绢还给你。我确实是个贼,我偷去你视作最为要紧最为宝贵的东西,可怜的是,我却偷不去你的心。”是呀,燕云偷不去易连恺的心,因为他的心早就许给了秦桑,再也容不下别人的存在。当年那个伶俐的女孩一句安慰的话就那么入了易连恺的心。 “这块糖给你吃,我叫易连恺”,最后这句话,让人痛彻心扉。易连恺记了秦桑那么多年,却始终固执地不肯告诉秦桑,选择独自承担一切。对他而言,江山如画,终究抵不上红颜一笑。 爱兰坡,怜兰坡,敬兰坡,忆兰坡!

32
1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5)

添加回应

人生若如初相见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生若如初相见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