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榜 封神榜 7.9分

纣王是昏君还是英主?

刘淼北京1984
2018-03-12 11:29:00
在历史上,桀作为中国第一个暴君,其知名度远不如纣,这是文学作品《封神演义》的功劳。同样,妲己的知名度,也要比妹喜高的多。


妲己是否红颜祸水,这从一开始就难以证明,甚至是否真的确有其人,历史界都有疑问。不过纣王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在几千年来,一直是昏君的代名词。
 
根据《史记》和《尚书》记载,纣王本名是受,姓子(一说彼时姓放在名字后面,譬如微子本名是子微,纣如果不是王,应该被称为受子),在位时称为帝辛。帝辛聪明勇敢,能言善辩,但也因此而轻视臣民,自以为是,乃至穷兵黩武,征伐四方。随着周的崛起,帝辛的周围有人向他告知姬昌的威胁,但他却不为所动,即使一度囚禁了姬昌,还是因为姬昌的手下献上了美女财宝,而放虎归山,甚至还给了姬昌讨伐其他诸侯的权利。
 
晚年的帝辛杀害比干,囚禁箕子,兄长微子逃亡,重臣太师少师投周,可谓众叛亲离。姬昌的儿子姬发在时机成熟时发兵讨伐,双方在牧野展开激战。帝辛临时组建的奴隶为主的大部队临阵倒戈,兵败的他在鹿台自焚,持续六百年的殷商宣告终结,长达八百年的周王朝就此开启。纣和桀一样,都是具有侮辱性的谥号,有残义损善之意。
 
此后几千年里








...
显示全文
在历史上,桀作为中国第一个暴君,其知名度远不如纣,这是文学作品《封神演义》的功劳。同样,妲己的知名度,也要比妹喜高的多。


妲己是否红颜祸水,这从一开始就难以证明,甚至是否真的确有其人,历史界都有疑问。不过纣王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在几千年来,一直是昏君的代名词。
 
根据《史记》和《尚书》记载,纣王本名是受,姓子(一说彼时姓放在名字后面,譬如微子本名是子微,纣如果不是王,应该被称为受子),在位时称为帝辛。帝辛聪明勇敢,能言善辩,但也因此而轻视臣民,自以为是,乃至穷兵黩武,征伐四方。随着周的崛起,帝辛的周围有人向他告知姬昌的威胁,但他却不为所动,即使一度囚禁了姬昌,还是因为姬昌的手下献上了美女财宝,而放虎归山,甚至还给了姬昌讨伐其他诸侯的权利。
 
晚年的帝辛杀害比干,囚禁箕子,兄长微子逃亡,重臣太师少师投周,可谓众叛亲离。姬昌的儿子姬发在时机成熟时发兵讨伐,双方在牧野展开激战。帝辛临时组建的奴隶为主的大部队临阵倒戈,兵败的他在鹿台自焚,持续六百年的殷商宣告终结,长达八百年的周王朝就此开启。纣和桀一样,都是具有侮辱性的谥号,有残义损善之意。
 
此后几千年里,纣王在文人士大夫阶层中一直评价极低,而明朝小说《封神演义》的出现,使纣王荒淫残暴的定位,被广大下层人民所接受。作为亡国之君,又被赋予这样一个文学形象,纣王昏君的帽子,应该永远都无法摘下了。
 
直到有一天,两位知名人士为他进行了“翻案”,一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任主席毛泽东,一位是著名史学家郭沫若。当然,考虑到郭老的党性和人性,说这两位是一位也可以。
 
  早在1952年,毛泽东同志(以下简称毛)参观殷墟的时候就肯定了纣王的能力:“这个人很有本事,能文能武,在历史上有过贡献……”而在1958年的谈话中,毛明确表示纣王和曹操,秦始皇一样,不是坏人,在历史上是有功的。表达了对《史记》记载的不信任,引用了孟子的名言:“尽信书,不如无书”。
 
既然纣王不是昏君,那么为什么殷朝埋葬在他手里?毛在1959年的谈话中提到了原因:“主要是比干反对他,还有箕子反对他,微子反对他。纣王去打徐夷,打了好几年,把那个国家灭掉了。纣王是很有才干的,后头那些坏话都是周朝人讲的,就是不要听。他这个国家为什么分裂?就是因为这三个人都是反对派。而微子最坏,是个汉奸,他派两个人作代表到周朝请兵。武王头一次到孟津观兵回去了,然后又搞了两年,他说可以打了,因为有内应了。纣王把比干杀了,把箕子关起来了,但是对微子没有防备,只晓得他是个反对派,不晓得他通外国。给纣王翻案的就讲这个道理……”此后,毛还不止一次的为纣王翻案,肯定纣王的英雄气概和对历史的贡献。
 
毛说这些话,是否受到了郭沫若的影响,不太好说。但是郭沫若确实在考证历史时,参考了胡适和顾颉刚的说法,揣摩迎合上意,试图为纣王翻案。1959年时,郭沫若曾写七言五十二句的长诗《观圆形殉葬坑》称武王克殷纯属运气使然,纣王在死后遭到了周人抹黑:“武王克殷实侥幸,万恶朝宗集纣躯……殷辛之功迈周武,殷辛之罪有莫须……固当厚今而薄古,亦莫反白而为污……谁如有功于民族,推翻旧案莫踌躇。”郭沫若在当时位高权重,顶着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院长的名号,说出这样的话,显然是有极大的影响力的。至今为纣王翻案者,在提及毛的同时,也必定要提及郭沫若当年的观点言论。
 
那么伟人和大师的结论,足以证明纣王不是昏君吗?如《刘生读史记》第二章所说,司马迁学识渊博,阅历丰富,但他并没因为自己拥有足够的话语权和权威性,直接对历史赋予主观的定论。而毛和郭沫若作为政治方面和学术方面的权威,对历史轻易赋予主观定论的这种做法,是值得商榷的。
 
《百家讲坛》中出现频率最高,受欢迎程度位列三甲的王立群教授,曾多次在讲座和著作中提到,评价历史人物,要把这个历史人物带入到当时的环境中,分析他所做的事情是否有道理,有没有更好的做法,然后再给予评价。毛和郭沫若为纣王翻案,着眼点都放在了他平定东夷,经营东南和开疆拓土的贡献,弱化了他穷兵黩武,排除异己,独断专行的执政上的问题。毛号称通读了二十四史,甚至还有毛版批注的二十四史书籍流传于世,而郭沫若的史学能力也值得肯定,但显然他们在评价纣王时,都忽视了王教授所说的这一点。
 
纣王兵败自杀的根本原因,实际上是在他所处的时代,大一统的思想还没有形成,部族的实力还在王权之上。但从纣王的祖先起数代,殷商都在尝试加强自己的王权,根据就是商朝帝王的传位次序,逐渐由兄弟之间或者叔侄之间,变成了父子之间。在这种情况下,纣王希望通过集权的方式打压部族的利益,任用身份卑微的人才,通过征伐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放到今天来看,客观上尝试打破阶级固化的纣王,似乎是进步思想的代表,但是却完全不符合当时的政治形势,也注定会遭到利益受损者的反抗。牧野之战时,纣王仍拥有绝对的兵力优势,但战斗一开始那些俘虏或奴隶临阵倒戈,这场决定王朝命运的战争以极快速度结束,数百年的王朝自周武王起兵不过一个月就被灭亡。
 
事实证明,当一个君王自视甚高,盲目的扩张版图,完全没想到会后院失火的时候,他的末日就要来临。从这个角度上说,纣王是绝对的昏君。当然,对纣王荒淫,愚昧的一些添油加醋的评价,某种程度上确实是有失公允,《论语》中,孔子的名徒子贡早就说过:“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实际上纣王的能力得到了《史记》的客观评价,即使最终兵败,他也没有像夏桀那样带着妹喜逃亡,而是选择以自焚这种壮烈的方式赴死,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也能算是英主,算是枭雄。
 
可英主,在笔者看来并不算是个褒义词。
 
在历史上,当帝王穷兵黩武,独断专行的时候,对于国家和人民有什么危害?幸运如汉武帝,依靠父辈的基业,生逢卫青和霍去病这样的良将,犹在讨伐匈奴的过程中付出两成人口的代价(汉武帝在位几十年,人口总数约从3400万人降到2800万人,而汉初人口为1300万人,发展至3400万人用了50年左右),尽管取得了广阔的领土,晚年也反省过失,颁布了罪己诏警示后人,但对当时的下层人民来说,仍然是损失惨重,苦不堪言。康熙晚年也有穷兵黩武之嫌,导致国库空虚,所幸雍正力挽狂澜,确保了清朝能够顺利延续下去。这些君王,笔者叫他们霸主,雄主,他们过在当代,利在千秋,不是今天重点讨论的对象。
 
而如果不那么幸运呢?这类帝王,笔者叫他们英主。
 
宋太宗在位期间,不顾文人大臣劝阻,发兵三路强行征伐燕云十六州,结果损失惨重,名将杨业也在战役中战死。此后宋军在和辽军的正面战场上败少胜多,只能采取防守态势。而在辽国的扶植下,西夏的前身党项也逐步发展,最终建国西北,宋朝的被动局面就此延续数百年。
 
隋炀帝好大喜功,草菅人命,一面大兴土木,重修长城,连通运河,一面不顾劝阻,连年征伐高句丽,结果三次战役均以失败告终。国力受到重创,义军揭竿而起,对此感到胆怯的隋炀帝逃到江都,等待他的却只有叛军送他上路的一条皮带,以及身后的一片骂名。
 
南北朝时期的一代英豪苻坚,统一北方后立足未稳就迅速南下,兴兵九十万讨伐东晋。结果淝水之战因为战略失误兵败如山倒,内部反对势力纷纷起兵叛乱,苻坚就此一蹶不振,几年后兵败身死,风声鹤唳音犹在耳,投鞭断流沦为笑谈。
 
这些英主作为一国之君,他们都有英雄的胸襟,豪侠的气魄,远大的志向,却缺乏悲天悯人的情怀,关爱臣民的慈悲和从善如流的睿智。
 
有这样的君王,是人民的不幸,国家的灾难。为他们翻案,就是对历史作为知兴亡的“鉴”的否定。
 
毛的历史观很大程度上受到了他人生经历的影响,在点评纣王的时候,他过多的强调了纣王战略战术上的问题,而忽视了纣王在执政上的错误选择。毛也肯定过曹操,嬴政,武则天,可能从这些人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箕子是纣王的叔父,他在看到纣王开始用象牙筷子吃饭时,意识到这是纣王奢侈腐化的开始,是国家灭亡的征兆,这就是成语“见微知著”的来源。而看到毛为纣王翻案的时候,很熟悉历史的郭老,以及其他人为什么没有这种意识呢?毛后期的一些错误决策,是否也因为自己和周围人“见微而不知著”有关呢?这值得深思。
 
所以,历史真的可以为鉴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封神榜的更多剧评

推荐封神榜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