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形物语 水形物语 7.2分

请不要用“政治正确”给自己画地为牢

朴树的那些花儿
2018-03-12 10:34:11
最近关于影片“政治正确”的各种批判甚嚣尘上,觉得有些可笑,不否认导演和编剧会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植入,也不否认会有故事套路和制作上迎合奥斯卡奖的倾向,但不能拿着这么一个概念来抹杀一个好的故事,一种好的讲故事方式,乃至一部好的影片。而且,请问本国的哪一部影片不是“政治正确”的,灯下黑就可以,别人玩这种套路就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了?
        拿水形物语来说,某种程度上的政治正确没什么错,在宏大叙事之外,有人关注边缘化的小人物,讲关于他们的故事,难道不是一种基于人人平等的人道主义关怀?
        这部片子最打动我的,是演员们的演技,女主角和男主角就不用说了,一位是哑女,一位是人鱼,从头到尾只能通过细微表情,稍显夸张的肢体动作来表达内心的情感。眼神会说话说的就是这样的演员,恐惧、痛苦、惊讶、喜悦……所有的情绪都如此饱满地传达和呈现,推动着故事的叙述。几位配角,尤其是大反派的表现也非常可圈可点。
       看到有人拿“人兽交”说事儿,觉得非常丑恶,有句话说的是“红楼一书,道者见道,淫者见淫”,所谓阅读和品鉴的结果,某种程度上都是读者的知识结构甚至内心世界的外化和投射。所以讲这些话的人建议先自我反思下内心如是的丑恶吧。
       说到最后,无论是奥斯卡奖还是诺贝尔奖云云,这些奖从设立至今引发的世界性的关注和讨论,本身就说明了它自身的分量,而能够入围甚至胜出,也充分说明了参选者在全球范围内的实力,不否认某些时候会有一些猫腻的可能,有时候有些奖项背后也有复杂的政治因素。但是这些奖项对电影艺术和科学进步的巨大推动作用是毋庸置疑的,是荣誉也是鼓励,为了更好的艺术,为了更好的生活。
        最后,引用一下鲁迅先生当年拒绝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话,这不是谦虚,更是一种胸怀。鲁迅在信中写到:“九月十七日来信收到了。请你转致半农先生,为我,为中国。但我很抱歉,我不愿意如此。诺贝尔赏金,梁启超自然不配,我也不配,要拿这钱,还欠努力。世界上比我好的作家何限,他们得不到。你看我译的那本《小约翰》,我哪里做得出来,然而这作者就没有得到。或者我所便宜的,是我是中国人,靠着这“中国”两个字罢,那么,与陈焕章在美国做《孔门理财学》而得博士无异了,自己也觉得好笑。我觉得中国实在还没有可得诺贝尔赏金的人,瑞典最好是不要理我们,谁也不给。倘因为黄色脸皮人,格外优待从宽,反足以长中国人的虚荣心,以为真可与别国大作家比肩了,结果将很坏。”
       时过境迁,大国崛起,愿今日的你我,也能有更为宽广的胸怀和更为坦荡的包容性。所以,请不要用“政治正确”给自己画地为牢,因为能圈住的只是自己,而别人,不过是冷眼旁观看某些人示弱露怯的笑话而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水形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形物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