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诺
2018-03-12 10:07:15
假期在家搜寻影片看,一张影单中名为《刺猬的优雅》的电影引起我的注意。刺猬、优雅,这两者之间有何关联?随即,搜索影片相关信息,电影改自法国同名畅销小说,作者妙莉叶·芭贝里本身为哲学教授,中文版已由南大出版社2010年出版。大概是专业缘故,宣传海报中的书架和漫天飞舞的书籍格外吸引我,好奇心一路驱使我看完电影。
公寓的门房老太太勒妮头发蓬松毛糙,身材微胖,时常面无表情,语言粗鄙,性格暴躁。她寡居多年,没有受过完备教育,职业是卑微的门房,生活在巴黎的一栋高尚住宅的一楼,养着一只肥猫,若有房客有事来找她,便可从半开的门口见到屋内开着的电视。以上想象十分符合人们对门房的粗俗丑陋、无趣日常生活的刻板印象。
但这一切只是假象,是勒妮的伪装,直到住在楼上的女孩帕洛马发现了勒妮的密室。小女孩帕洛玛她生于富裕家庭,却计划在12岁生日自杀,死之前她不断观察家人富裕生活下的荒诞精神世界并用摄影机记录下来。某一天,她端着摄影机走入勒妮的屋内,发现桌上放着黑巧克力、煮好的茶和谷润一郎的书。
原来勒妮用门房典型形象与外界相处,保护自己,外面的电视只是静音状态下的滚动画面,是用来告诉过客,“噢,这个门房爱看电视”。事实上的她精神世界丰满,拥有自己的书房密室,工作结束后,勒妮便关上门,走进书房拿起一本书坐下,伴着暖黄色灯光静静阅读,她有着清晰的自我认知“我没有孩子, 我不看电视, 不信上帝, 这些都是所有人为了让人生之路能够更便捷而所走的道路。”
那通过阅读体验的人生之路又是什么样子的?我不能笃定喜好阅读的人一定是机智的、有趣的,但他们是一群在精神生活上比较丰富,或者自认为比较丰富的人。也就是说,他们在精神层面强烈地把自己和周围的其它人区分开来,但是又不使用世俗的标准,他们感知着大部分粗人所不不知道的那部分知识、感悟和情感体验。
勒妮语言粗俗,掩饰自己的读书爱好,像刺猬竖起满身的刺防御着自己以外的世界,但新住户小津先生却在初次见面时从简短对话中判断出勒妮是《安娜·卡列尼娜》的读者。小津先生角色极度符合文艺青年幻想的灵魂伴侣,他敏锐感知勒妮身上隐藏的孤独气质,“从外表看,她满身都是刺,是真正意义上的无坚不摧的堡垒,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从内在看,她不折不扣地和刺猬一样的细腻,刺猬是一种伪装成懒洋洋样子的小动物,喜欢封闭自己在无人之境,却有着非凡的优雅。”那间书房密室是她的秘密基地和精神栖息处。
因为不是我们不能认识够多的人转而独自阅读,而是因为友谊如此脆弱,如此容易缩减或消失,容易受时间、空间、不完美的同情和家庭生活及感情生活种种不如意事情的打击,阅读是一种自我认知自我救赎的方式,我们无法通过读得更广泛或深入而直接改变任何人的生活,但那书中世界却是我们的一处藏身地。
近来读到伊塔洛·卡尔维诺的《为什么读经典》有些触动,经典作品是这样一些书,它们对读过并喜爱它们的人构成一种宝贵的经验;但是对那些保留这个机会,等到享受它们的最佳状态来临时才阅读它们的人,它们也仍然是一种丰富的经验。 因为实际情况是,我们年轻时所读的东西,往往价值不大,这又是因为我们没耐性、精神不能集中、缺乏阅读技能,或因为我们缺乏人生经验。这种青少年的阅读可能(也许同时)具有形成性格的作用,理由是它赋予我们未来的经验一种形式或形状,为这些经验提供模式,提供处理这些经验的手段,比较的措辞,把这些经验加以归类的方法,价值的衡量标准,美的范例: 这一切都继续在我们身上起作用,哪怕我们已差不多忘记或完全忘记我们年轻时所读的那本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猬的优雅的更多影评

推荐刺猬的优雅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